NIHIL

挑起慾望的熱浪,
在我的不眠夜裏;
漫無目標地於海邊徘徊,
金錢、毒藥、鮮血
皆停止沸騰後
我無所意指的言語,
若如夢遊者吟唱的L.A. Blues…

 


明日象徵的虛無,
不願向乏味的體制屈服,
而體制終於將所蒐藏的獵槍上膛,
我也等著看看自由與哲學的血汐火花,
但終是要在無聲中摸索,
若如夢遊者走入了天空…

 

誰能麻醉我追尋慾望時的顧慮,
誰就是我的天使;
我顧忌的是與我思想衝突的軍閥,
正深吻著我的肌膚…

 

赤裸的我火熱,
但深鎖靈魂之中的那詩人冰冷;
他以為我需要的是火把,
燒盡整座森林的渴望,
但我僅以血液來領悟與呼息,
仰賴一點我酒醉般的詩意,
那只似迷途的夢遊者,
不斷重覆的囈語…

 

令我厭惡作噁的社會,
從未如此殷勤的卸下面具;
或許只是我的虛無主義,
讓我不需深思箇中連繫,
只管毫不分心地享受你,
像是夢遊者穿上黑衣隱身,
扭曲古怪就留給眾人來聯想…

 

誰能麻醉我過激的覺醒,
誰就是我的虛無天使;
我只需些許的意識,
來分辦我是身躺正或邪的胸膛上…

 

I had my will
Now I am but nihil…

 

ー 約2003年1月 “NIHIL" ©2003 by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靈感源自:

 

封面來源:Fun House (by the Stooges) 唱片封面掃圖。

2016年註記:大約1998年初次接觸到Stooges的Fun House,首次聆聽的震撼感令人難忘;CD被我搞丟了(家常便飯),應該還在儲藏室某處吧! 透過Fun House與此篇假想填詞,令人深刻體會到這般樂音的強勁爆發力,所帶來不僅是生理的亢奮或是情緒的狂張~ 爆發力是可以啟迪人心的,前題是你得懂得如何任它流竄於你的思緒之中。

以前英文很爛,所以會想像這些歌曲在唱什麼,但現在這種想像的樂趣已被剝奪了! 現在都知道他們字字句句在唱什麼,也清楚明白搖滾明星的膚淺與空洞,唉沒辦法的事啦! 倒是,以往至少懂得以這番迂迴又神秘的方式,記述下自己的憤慨與不滿 ~"令我厭惡作噁的社會,從未如此殷勤的卸下面具"~ 或許借用了一些可笑的虛構與空想來包裝,但簡短幾句真實赤裸的狂哮聲語,今日依然隱隱在文字的一撇一捺之間燃燒著……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