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浪費了一生,
貫徹了我的浪漫不羈;
熱血鼓舞我迷失的腳步,
走出響亮的信念,
微微隱現於靡爛的街…

 

我踏著數百個搖滾明星的倒影,
來到這個天外之城,
它朝著烈日的彎緣,
發出一道自由的光束;
就在畢生竭盡之時,
我也坦然的去認識,
上帝為我準備的幽默諷刺,
但我不屬於天堂或涅槃,
只見虛幻的幸福狂想,
現仍酣睡於這死城般的天堂,
於是我問問,
我想溜溜韃,
這天堂的後街在哪?

 

*  *  *  *

 

我浪費了青春,
執著於憤世嫉俗的叛逆;
腳底裝上冷漠的人們無聲來去,
我錯過了愛與被愛的交集,
無奈中只有徘徊,
於這靡爛又真實的街…

 

我唱錯好幾百首搖滾老歌,
才來到這天外之城;
它在月彎的盡頭,
擺著一條繩索,
留給自由的犧牲者;
我收拾了淚水的戰場,
上帝已向命運投下原子彈,
但我不屬於羽翼或光環這些道具,
才知每一個人共同的冀望,
僅是我此刻沉著的笑靨…

 

於是我走向自由的光束,
到處問路,
有沒有一個比較像下城的地方!?

 

我將繼續我的咆哮,
與我的荒謬,
我的潦倒,
思索著同樣毫無意義的議題,
心不在焉地踏步而去,
溜韃於天堂後街,
溜韃於天堂後街…

 

ー約2003年2月 “天堂後街" © 2003  by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靈感來源:"I’m Waiting For The Man" by Velvet Underground, 以及 “Walk On the Wild Side" by Lou Reed。

 

封面圖像:Lou Reed via Google。

 

2016年後記:其實我比較喜歡John Cale(毆)。Velvet Underground自從小學就算蠻喜歡聽的,高中時代也常跟好友們邊聽邊聊樂團成員們的各種軼事,像是Nico的死,The Gift的故事內容,Venus in Fur其實一本書的書名…很多很多。縱然VU有些歌曲的意境美化了一些不該被美化的醜惡事物(e.g. 海洛英毒癮),但基本上他們是相當獨樹一格又相當傑出的音樂家。並且,他們的音樂有種與眾不同的"流速":說是迷幻,又似是細水長流,而那會確實會影響到聽著的思維步調。由此,這種假像式的填詞,便總能忠實地將那種難以言喻的步調給記述下來。所以呢! 寫什麼內容編什麼故事,其實都不重要,重要是句段的流暢感與韻腳步伐…那便是聆聽當下的真實感受了。

 

然後,我真的很可惡,那麼早就為Lou Reed跟David Bowie在寫送別歌曲!? 開玩笑的啦! 都只是譬喻的手法罷了。倒是年輕孩子寫東西時,本來就很容易被一些黑暗的概念所迷縈,無法控制的! 而固然音樂與書寫之所以溫暖,便是因為它們總能夠忠實地陪伴一個個孤立的靈魂,並與他們一同探索人生的面面黑暗面…從現世…到天堂……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