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分裂

 

悲愴在我舌下轉動,
動與靜僅是愛與迷失的分籬;
情感隨時針變動,
變化固化了不能選擇的我…

 

 

而存在…
存在何止是難解的謎樣?

 

我的表情映於水中,
水無法表達的留給沉默,
水已扭曲的留給情感去衍生

 

我的冀望碎散成風,
風煽動著慾望,
無所目的地激發我

 

思想縫合已知未知,
我卻是愛與孤獨的裂縫;
血肉的知覺反鎖心底,
內心不願尋求一型體,
我因而碎裂…

 

而存在…
存在開始於毅然踏出的下一步……

 

愛的意義哲理也不及,
若如悲的意義救贖也難將以剔去,
而存在,
開始於那被驚動的寂寥,
認出了你的腳步…

 

絕望直奔我胸谷,
心胸僅是沒有引力的天地;
爆裂的理性引出靈魂,
靈魂為我的麻木傷痛…

 

而存在…
存在開始於一切意義失去後……

 

存在的我倒映為消失,
水仍傳達的身影留給愛去俘虜,
愛不能彌補的空洞留給時間去消除…

 

我的無望順風而流,
風併發的冷意,
無所惡意的悲憫我;
悲愴沒有緣由地,
矇矓地描繪出的我存在的型體;
時間沒有選擇地,
決定了無法抉擇的我…

 

而存在…
存在遠遠結束於幻想消失後……

 

愛由動靜的抉擇起始,
若如意志蛻化於戰勝逆境的一刻,
而存在,
結束於愛的衍生;
愛的衍生,
開始於併吞存在……

 

而永久…
何止無盡的存在……

 

ー2003年 “享受分裂" © 2003 by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年手稿:

DSC_0327

 

靈感來源:"Love Will Tear Us Apart" by Joy Division

 

圖像來源:Google搜圖。

 

2003年後記:

如往常一樣在深夜寫作,悶荒了所以拿出Joy Division聽聽,雖然這cd可是在我尚未出國、尚未墮落、尚未開始創作…不知死活的時候就很喜愛,可是它今天對我而言還是如此神秘謎樣,但一點也不模糊,非常的清澈細緻。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也是這樣做音樂的,如此無羈又完美,存在著一種奇特的邏輯。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人,佇立於情感與情感之間靜靜看著兩旁的情感,而他眼中那般過激的熱望,全然不符於他心神的失落,讓你我身為那兩個有情感的人,深感殘酷……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老問題又從那兒找到了新的答覆。

而這般知悟的贈禮就是寫~~這時不寫點東西來紀錄它不行。

 

2016年後記:

根本完全是跟著"Love Will Tear Us Apart"的旋律節奏寫出來的! 這樣寫都不會害臊嗎? 看了都覺得怪彆扭的啊~ 哈哈!

之前提過這種「假想填詞」的實質功能,其實是利用文字與韻腳,來捕捉聆聽到的樂音步調,所以書寫的內容或是故事的構思較不重要。倒是,現在重讀這篇填詞,都還蠻喜歡所表達的意境的。當年似乎乘著某種靈感的狂潮,把自己茫然面對人生時的各種想法記述了下來。然而文中的這些問題都問得漂亮,卻也註然找不到正確解答…

並且,閱讀這些句段的時候,自己的記憶還回到了小學第一次看Love Will Tear Us Apart的音樂錄影帶的時候 (大約是1990年,MTV台剛成立時) ~ 反覆開閉的紅門,一直嘟嘟嘟的低沉聲音(貝斯與主唱)。童年對於LWTUA的節奏步調的奇特觀感,似乎也涵括於中了呢!

至於「文青」熱愛Joy Division的問題…嗯,前陣子我不是夢到去曼徹斯特幫當地的樂團打雜嗎? 然後發現獨立樂團的老闆把年輕人當牲口般對待…餵毒、趕鴨子上架、不斷轉賣…或許那都揭露了我潛意識裏對於搖滾樂以及文青世代的質疑吧! 不過,在年輕的時後是會這樣的:因為聽重金屬的人都是老粗所以討厭老粗,因為信奉上帝的人都很虛偽所以討厭上帝,因為文青都聽Joy Division與The Smith了所以不聽他們。但到頭來,我討厭的只是老粗,偽善者以及文青,不是重金屬、上帝與後龐音樂。這就是意識形態為人垢病之處吧! 總之,個人的觀維與文青們差異太大,而且他們對我威脅性不大,我太獨了! (也太毒了)… 並且讀讀這些以前寫的記述,也發現自己的聆聽方式與心得感想,都不是一兩個來去匆匆的文化潮流就可以摧毀的。

畢竟高傲的他們無論如何以文哲引言來偽裝,他們所消費的就只是品味,而從不掩飾自己的消沉愚眛的我,所探尋的終究僅是那永遠無解「存在」…

 

to IAN C.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