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Rain Dogs

唯有黑與白的世界

下起了大雨

從未擔憂過的你

開始困惑

因你不懂

雨水它是何種顏色

 

 

它使人即興跳起舞

它使小喇叭變調

摩天輪的孩童

感覺近了天堂

海上的船夫

感覺入了地獄

而你始終

困惑擔憂

雨水它是黑色或白色

 

慾望也被挑起

誘惑也被燃起

你看著雨中的少年

墨黑雨傘與黑絲絨大衣

輕盈悠走

於他所選擇的顏色中

你想像另一女孩

白皙的肌膚

穿上新織的麻紗

輕盈飛舞

於你為她選擇的顏色中

 

唯有黑與白的這小鎮

大雨下起彷彿哀吟

我雖是文人

但我的雙眼中

皆早看不見顏色

手風琴隨雨滴奏些小調

就已足夠

 

而你始終困惑

因為你的天真已脫逃

而你註然要面對

這一個選擇

選擇那雨水的顏色

 

若你為它創造新的色彩

你會為大家創造新的世界

但我已試過

他們始終不予理會…

 

 

ー2003年4月  “Re: Rain Dogs" © by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靈感來源:"Rain Dogs" by Tom Waits

 

封面圖像:Tom Waits by Adrian Boot (via Google)

 

 

2017年後記(撰寫中):

 

寫作不只是一種藝術,也是一門科學…特別是腦科學。在這篇小品完成之前,22年的生命經驗之中,似乎沒遇過什麼寫不出來的 “作文" 題材,亦彷彿…寫作就是把看到的什麼與想到的什麼,全給紀錄下來、描繪出來,除此之外,寫作不會存在。但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寫作…那就像是一種幻覺~ 你以為你能以文字解釋一切,以為文字萬能,但事實上是…你反而離所見所思更加遙遠…但卻渾然不知。

 

然後,有一段時間開始覆日聆聽Tom Waits的四張專輯(Rain Dogs 、Bone MachineBlood Money 與Alice) …雖沒刻意去揣摩他個什麼,但正好就在那段時間,詩作開始產生非常劇烈的變化:開始有些渾沌、未成型卻極為強烈的感受,頻頻如似漩渦般不斷於腦海中捲動,捲動、波動…直到它找到確切的詞語。從此,我的用字開始變得精簡,開始寫起詩的結構的東西,並且字與字之間彷彿有種神秘的間隙,有時寫出來的瞬間還會頭昏昏的麻麻的。並且,從此開始,詩作所敘述的內容開始有完整情境了,或像是有一個個巨大又難以捉摸的主題或遐思,來主導筆下的字句,因此也使得詩文中的隱喻、措詞與敘述的各個轉折點,相互之間皆變得有所連鎖性。總之,就是漸漸開始體驗一種文字、話語會比構思與計畫還要快出現的現象,同時寫作的動機、動作與動能,皆已擺脫各番既定的意涵。

 

找出舊日記來看,發現那段時間常常感冒請假在家,而且還提到聽Tom Waits的專輯會頻頻有種"腦漿湧塞"的昏眩感…但又偏偏非常喜愛他的敘述手法。彷彿孩童時代所知的"描寫" 或 “敘述",是要寫得愈美愈正確,而且美還要美在字面的工整推衍,美在措辭的品味,但自從自己開始摸索所謂敘述、譬喻的手法之後,覺得以往追求的"美感"是既諂媚又無比空洞的。原來我可以描寫人可有多頹廢,世道有多淒涼,人性有多荒謬…一個個美麗的女子,一個個的貪婪的賭客,一個個誠實的瘋子,一張張偽善的臉龐…然後冷冷為他們鼓掌叫好…

 

而這首Rain Dogs,我以前拿給朋友看時,他們說這首叫做"黑白雨"。就這樣,這段短詩相當忠誠地訴出自己的思緒與世界觀,是諷喻,是想像,是關於所在之處的模樣。這陣聲如沙嗓的大雨,至今仍於心中不時下起…雨在我的作品之中總是極具象徵性,但我不會明白解釋它到底代表著什麼…因為答案早在首首詩語之中。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