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

憂鬱

你是否

看透夜的淒迷

 

任何色彩此刻的心情

是否就是憂鬱?

深藍色的憂鬱

 

 

我留下片面的省思

沉著的你及時感知

 

任何所有的色彩相同的心事

是你口中的憂鬱

深藍色的憂鬱

 

過客般的浪漫與不羈

你笑看它短促的綺麗

多麼諷刺的寓意

 

你匆促體驗奔放與細膩

~纏綿與柔情

反覆的明日已又來臨

無聲地…

 

我留下千言萬語來陪伴你

而你只有孤寂,孤寂地無息的旋律

 

所有任何心情的色彩融合於此夜之後

就成了你的憂鬱

深藍色的旋律

 

人生此途我倆奔趕於夜路

愛的撲影帶來太多困惑、感嘆與碎心

好一繽紛的感情

但若執著又不渝

此生也未必有迷惘中所尋之涵意

而明日總是反覆地延續

失憶般地延續

是否這就是憂鬱?

我倆深陷的憂鬱…

 

 

月光是否認識你?

在你的眼眸中揮不去

月光是否愛上了你?

你早已看透她的淒迷

明日,又將幻化

表情,略朦上迷離

心情,依然憂鬱

 

我留連於你的心海夜空中的一片深藍

而你為我激起不羈不渝的浪漫

任何所有的色彩自由綻放

而你就是憂鬱

深藍夜色中的旋律

 

CREDIT: Thelonius Monk與John Coltrane所合作的Ruby, My Dear。逐字編出直覺與想像,就是填詞,也許是"精煉"開始變成目標的首作。可謂一生中唯一智商加倍的一天。寫這篇後寫作就變得很順了。

 

ー2003年8月 “憂鬱"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靈感來源:其實只有Coltrane的版本才對…

 

2004年後記:

“…但是爵士樂,樂器本身就在說話! 而且不是吟詩,是一般的對話一樣,簡易生動,卻又有依著什麼事物的一貫邏輯~ 情感,你知道快樂的事物,說到第幾句大約就要說出悲傷了。而爵士所說的話,又像是有口音,充滿文化氣息,像方言一樣。這到底是什麼語言? 就是爵士的語言。聽第一次的時候,根本只感覺到彈珠在滾,唱盤在轉,非常遲鈍麻木,後來反覆聽到腦子記熟它的段落與轉折之後,才逐字將此刻心中的感覺譜出…

最微妙的地方在於…你可以分辨出每一樂句的意思,像是這一句一定不是描敘性的名詞形容詞,這一句一定是動詞,或是諷喻、感嘆、陶醉,就像和人說話一樣,真是太神奇了!

像是字數加多的句段,就是曲子之中加速變奏的部份,至於「月光…」那一段,就是Monk開口說話了。

這次的經驗,使我明白以往的寫作模式總是套鎖在一個過於規律化的邏輯,因為其實流行歌都是一段段的,很呆板工整吧! “

然後筆記上還寫之前聽過的爵士樂就只有史努比的配樂XDDDD

 

monkruby

字跡一向超醜… 然後還畫了一個孟克史努比…好傻好八珍

 

2016年後記:

現在此刻正巧也是"Around Midnight",也找了幾張Monk的專輯來邊寫邊聽。十幾年來,平靜的午夜時分,一分一秒、一日、一年地不斷累積,難怪書寫的年輪,總是摻雜著Thelonius Monk的痕跡啊!

十幾年來一直很喜歡自己寫的這首作品。播放著唱片,你在一天中的短暫幾分鐘,落入了時代洪流的分支之中,而那裏是樂句之間的縫隙,是演奏者的腳邊,在那兒,你找到了個小小的空位,屬於你的perfect spot。你悄稍地坐下來聆聽,書寫,思忖,陶醉…他們是他們,你是你,但你感到相當滿足,不再迷失,不再孤獨。你的書寫記下了當時的情景,這些字句不會被人讚嘆,不會被人喜愛,但它真實地記述了你的心情,你的靈魂所在,那小小的空位,你甚至給它畫了張地圖~ 以晶純、直白的語言。而往後只要一再閱讀它、聆聽它,你就可以找回屬於你的小小空位。

關於喜歡自己的書寫作品…我明白有些人是極度渴望被認同的,不論以什麼話術來包裝,他們潛意識中認為書寫的成就與價值,是源自書寫被人如何評賞,特別是其"程度"、"技術"的卓越超凡,意即書寫是輔助他們奪得社會定位的利器,若如傀儡所需的繩線一般。這些人不論多年輕,不論多老,一旦有了這種執念,幾乎一輩子都改不過來,也幾乎一輩子寫不出好東西,並浪費一輩子在輕視其他人。一些幸運的傢伙會登上暢銷書排行榜,一些衰尾的傢伙會來上你的文學課,批改你的作文。

沒辦法,這就是社會體制與教育制度所定奪的"書寫之成就",而就我所知,無論是政治、宗教的獨裁霸權,或是普遍極端物化的社會價值觀,它們不喜歡文字如幽靈般來去自如又活潑多變的本質,更不喜歡文字言說稍縱即逝的脆弱,老實說有時我也不喜歡。然而文字、語言與意涵,皆共享著人類的生命力,因此它們會生,會成長,會老,會死。可是…那些愚眛的執權者所作的,就像是在鞭打年幼的文字,分化成年的文字,又幫垂老的文字猛整形猛拉皮。所以有時我會覺得閱讀社群網站那些網紅的發言,還有政客們病態極至的對話,就像是看那些好萊塢過氣明星的臉蛋與皮膚,好迂腐,好醜,好虛假,好形式化,好"加州"哦!

當然你也可以不甩這些,完完全全不屑這個世界。

但是,你得先懂得如何書寫,並享受箇中的樂趣。

所以後來,大概就是透過寫出這首作品的心暖感,年紀輕輕的我才初步學習到 “如何" 不去甩這些有的沒有的。並且,在開始閱讀Lorca與Rimbaud的期間(2005年8月,書都有寫購書日期!),我也學到自己不是唯一這樣想的,不過你我也都該有覺悟啦! 我們是一輩子也寫不出比這些詩人更好的東西的啦! 然而,你若能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只有那小小的空位也能滿足的話,那也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福氣,不是嗎? 我知道我就是這種人,雖然偶爾與人比較時會心酸,但只要還有另一天,另一個午夜時分,就能夠再度沉著,再度心暖……

你懂我的意思的吾友,長居天堂角的Mark…

 

 

「假想填詞」系列的其他文章,請至:

https://anexcursion.wordpress.com/tag/假想填詞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 2003~2016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許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