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1919 Impromptus

所有看起來像間諜的紳士

在仲夏午后的外庭不約而同地

端起了咖啡杯

 

陽光真有如此迷人?

更不見美妙紅唇的飛吻

難道如此沉悶的一天

也值得喝采舉杯?

 

 

我不想想起紐約

我也不想想著巴黎

奔途的過站皆是一樣

來不及體會這兒的美

心就早已迷失個精光

 

一片看似懸疑的浪漫景緻

像是一張張聲音做成的明信片

一首首淡述戀情的船歌

 

天空真有異國美景?

只見廣場湧入各種語言的驚嘆

難道只令人更加憶起鄉愁的地方

也值得親臨造訪?

 

當你唱盤上放的是柏林

我正在回味我1919年的巴黎

我們不曾改變的聲音

環遊全世界

全世界只記得我們來自紐約

 

因為在寧靜午後的街區

我們仍聽見那些古怪的把戲

竄動於和藹單純的人群

墮落與孤寂的筆劃

依舊通行於異鄉的招牌上

 

誰知道

我們又嗅到了一群樂隊

將來演奏我們的Sweet Jane?

 

只有家中不同國域的唱盤

才令人頗感世界各種容貌正由我踏行

有時我妄想那不同的時代

將遺留於不同的城市

等我來去探勘

但很多年代

皆留下一些唱片

它們說的

比城市的無言還多了點幾則軼事…

 

ー2004年 “Paris 1919 Impromptus" by ©Anexcur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年手稿 w/ Fear的再版唱片封套:

DSC_0334

 

靈感來源:John Cale 專輯 " Paris 1919″

封面圖像:John Cale 專輯" Paris 1919″ (detail)

 

2016年後記:Vintage ViolenceParis 1919Slow DazzleHelen of Troy 以及 Fear…大學時代曾經十分投入地鑽研這些John Cale的傑出個作。這首Paris 1919 Impromptus也算是預告了歷時近兩年的「假想填詞」單元即將接近尾聲,之後就很少再依循如此的模式來創作了。 說是 Impromptus(即興曲)也真的是 Impromptus,我看手稿也沒有太大的更動,沒有撕頁與面目全非的塗改。有趣的是,這首作品是以靈感來源的歌曲原唱者John Cale為第一人稱,且雖然不像Mr. Stardust或是那「一大堆」聽Leonard Cohen所寫的作品那麼地精銳,但此作的表達蠻令人窩心的,就是純粹想像,純粹喜歡音樂的表白…

 

p.s.「假想填詞」系列恕不提供分享,敬請見諒。本系列嚴格限制親友間的分享管道,並持續關注訪客流量。
© Anexcusion.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本文所有原創內容禁止轉載、抄襲、剽竊、挪用或另作他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