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2

看著我的這番天色,是否笑看著我這雙渺小如沙的眼珠呢? 這副眼珠觀看各式渺小微觀的人生百態算夠大了。但天空有多大,心就有多廣敞。靈魂這個器官,包涵了這世界的每一景。超越我視野與思維的景色,超越渺小的我與渺小的日覆一日…

 

 

…怎麼說呢,感覺被雷擊了一般,有好強大的力量讓人沸騰了起來,文字會碎掉哦!而且符號之間亦真亦假的關係頓然變成玩笑。你會和天空一起嘲笑人類自傲的文明,天啊,走了那麼多世紀,死了這麼多人,融了那麼多冰,還有人相信著各種可笑的紀律。但你也會無奈,因為事實是,你與那一片說變就變的雲朵一樣,只擁有像沙一般弱小的權力。你也只是一團氣,在時空中隨之漂移。而我一直在等待落地成雨的那一天。

 

圖像來源:A Black Bird With Snow Covered Red Hills by Georgia O’Keeffe (1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