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夢誌撰於 2016/04/22

 

昨晚錄完音之後,便拖著恍惚疲累的身心就寢。

 

對於Prince的事情無法思考太多,總之仍處震驚與否定的狀態,而且我一直無法接受網際網路那般無情的”迅速”~ 四分鐘、五分鐘之內一則死訊就傳了幾百遍。我不管,讓它洗版洗到我想接受再說。

 

但是進入夢鄉之後,奇妙的事情又發生了,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奇妙,不過與倒是Prince無關…

 

 

夢境開始時,我來到了所謂的 ”夢境機場”,簡單地辦理了 ”通關手續” 之後,我被告知有人會來接我,果然出了機場不久,就有兩位男子匆匆忙忙地跑來為我帶路了。這次這兩位男的都是標準的亞洲面孔,其中一位年紀跟我差不多,從談吐內容聽來他跟我似乎是許久不見的深交,可我從來從都沒見過他啊! 另一位大概小我們十來歲吧,而且會不時跟年紀大的那位說韓文,還是腔調非常非常奇特的韓文。

 

走向機場的停車場時,年紀輕的小弟讓我猜他們開哪一台車來的,我就一直在瞎猜,另一位則說:「不是要讓你猜,而是要讓你設計,你試試看吧!」我本來鎖定了一台看來相當華麗的墨綠色SUV,但畢竟我是生手,一到車門時,車子瞬間就變成了另一台磗紅色的二手發財車~大概是禮車版的發財車吧,車身超長的! 超好笑的。

 

「沒關係,車子的形態還沒固定,等一下還可以變」

 

進入車子之後,我坐後座,他們倆坐前面。夜晚開車本來就挻危險的,又何況是在路況全然不明的夢境之中啊! 而原來那位年紀跟我差不多的男生,是位「職業車手」,他是在這個世界之中的駕駛專家。一上路不久,我們就誤闖了完全沒路燈的暗路,因此只能憑車燈依稀辨認路的走向。後來情況愈來愈不妙啊! 路愈來愈暗,路旁的樹愈來愈多,路愈來愈彎曲,我們來不及轉彎,車輪開始輾到樹根,發出咔咔咔的可怕怪聲,然後眼前頓時一片昏暗,什麼也看不到。

 

「沒關係,不要怕,一下子就過去了,別想太多,想著你要去的路就好,大家坐穩了!」

真的只過一瞬間,我們就回到高速公路上了。

「我們去看球賽吧! 好久沒看了! 順便去買些零食回家吃」

 

應小弟的要求,我們去看球賽,而且是今年的NBA季後賽耶! 是火箭對戰勇士的Game 1,而其實在現實世界之中,這場比賽上星期六就結束了。我們甚至還搶到板凳區後方的VIP席,因為我們想跟Andre Iguodala打招呼。奇怪,現實之中發生的事情,現實中還活著的人,通常只會破碎地映現在一些淺夢裏,怎麼會出現在如此深層的夢境之中? 在球場內的走道,還遇到Kobe老大XDDD 太瘋狂了啦! 他喬裝成為一般觀眾,我還開玩笑地跑去問他退休後都在幹嘛,難道都把時間花在喬裝趕場嗎? 他笑笑地回應之後便揮揮手跟我說再見。這絕對是夢啊! 在現實中如果我這麼北七的話,不被他的保安打死,也會被他本人狠瞪吧! 回到座位後我立馬跟小弟炫耀剛遇到了誰。

 

在球場的超市我們買了一些軟糖,是那種剛吃的時候味道超酸的水果軟糖~ 色彩相當鮮艷,外皮裹著一層白色糖粉…也就是在現實世界之中我死也不碰的東西! 我們用自助結帳櫃來付錢,花了點功夫搞定了之後,便坐上車子準備回家。

 

我們得先把小弟送回家,所以這一段就由他帶路。在極具未來感的高速公路行駛了一陣子後,我們下了交流道來到小弟所住的城市…

 

不知是幾點幾分,天空似明似暗。大道兩旁的遠處,座落著巨大的工地,超巨大的! 我們還看見四處座落著許多吊掛設備與工程中的建物。此外,沿著大道所見的房屋與店家,則皆高低不齊,並還充斥著一些大大小小的看板。除了路燈以外,看板與屋樓皆繫有零星的霓虹燈~ 紅色、藍色、粉紅色、淺綠色、黃色…還挻豐富的,但感覺亮度都不太夠。

 

看起來這些建物、招牌以及燈泡的顏色,正與天空似藍似紫的微弱光暉漸漸融合在一起,彷彿物件的色彩會向外溢至空氣之中,甚至像是變成蒸氣或煙霧一般散發出去。然而整體而言,景象還不至於到朦朧的地步,就是這樣才奇特。這裏是最好行駛的路段了,我與車手都十分喜歡眼前所見的情景…

 

「這種街景幾乎全世界每一個城市都有,且幾乎都長得這個樣子,但沒人記得,人只想記得每個城市與眾不同的景點……」

「可是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情景,連在電影之中也都沒看過……」

 

小弟回家之後,車手載我去了另一個地方,路途上雖又遇到暗路但也是一樣一下子就消失了。我來到一間豪宅,除了極緻奢華的擺飾外,看得出裝潢有股相當鮮明的童趣。

 

走進辦公室,一位濃妝艷抹的中年Trans開始跟我談合約。原來他是我的客戶,而我負責為他所拍攝的電影設計一些造景與服裝,而這次見面的目的,是為了要敲定酬勞。不過,這位客戶有種非常執迷不悟的小氣心態,彷彿因為他知道他所在的世界,人們基本上沒有實利方面的經濟考量,所以他就只想為所欲為,就這樣僅為樂趣而任性地拖欠員工的酬勞…

 

後來事情談攏之後,我走出會議室,才看見有一群女孩子一直在等我,她們個個的衣裝都十分別緻可愛,原來全是我的同事與部屬,一樣也會利用想像力來創造事物。她們問我結果如何,看來是我幫他們爭取到了應得的酬勞了。但是,我當下就覺得很奇怪了…我會服裝設計哦!? 而且還是這麼卡哇伊的鬼東西!? 在這個世界之中我應該只是個藍領階級的裝潢工耶,感覺我應該是被安排去客串做做調停人而已吧!

 

離開豪宅後,剛才那位車手又來接我了。他這次是騎重機摩托車過來,並說載我回家之前,想要再騎到城裏去兜兜風。所以我們又回到剛才走過的那一段路。

 

很奇怪,明明地上開闢的道路都已足夠,但一路上我們還看見許多曲折古怪的高架橋與快速道,不但路線全是多餘的,而且這些路橋本身還衍生了一些根本沒必要的彎道與岔路。

 

我問車手那些高架橋與交流道是怎麼一回事,跟現實世界一樣是政府蓋來收回扣的嗎? 他說那些路都是怪物。

 

「不需存在的事物就是怪物,這些怪物靠車輛的寄生而存在,它們靠車胎痕跡來體會存在感…」

 

他說的有點玄,但不知為何聽來好熟悉啊! 不過街景真的很美,很迷幻,很神秘,又很真實。我一直在猜時間,到底是半夜幾點了,是不是天快亮了,但卻又沒有夜半時分的沉厚感,也沒瞧見任何關於晨曦的一丁點跡象。

 

…夢到這種情境,感覺有種淨化心靈的作用。或許我不是個普通人,我喜歡的事物跟別人不同,跟朋友們也不同,而且…我其實不喜歡太過奇幻太天馬行空的事物,換另一角度說,就是對於形態的綺麗效果不甚感興趣。

 

但我也不是個聰明人,所以無法透過言語的表達,讓人知道我喜歡的事物是什麼,因此有時我也不知自己喜歡的到底是什麼。

 

而眼前的情景,這就是我最喜歡的事物~ 在每個城市都有的夜景之中…迷失的時間,神秘的視野,陌生的摰友,倒錯的對話,於夢境中的一段路程隨風奔馳……

 

這都挻像21世紀的Einsturzende Neubauten。以前的年代,房子與道路沒有這麼先進,而且人對於科技、工業與環境的世界觀,還有對於速度的感受,都還沒演進到像我們現在這樣的地步。不過,所有的奇想與神話,全都死去了。

 

但至少,與Neubauten類似的狂憤感、異化感與孤立感,都依舊存在,只是它們已化作更為細微,更為瑣碎的知覺…就像是”奈米化”了一般。

 

這也像是公路電影的Einsturzende Neubauten吧! 我們不再聚集於廢墟裏面歌唱咆哮,而是在崩壞的城市光景之中,騎著摩托車,身軀與靈魂皆隨著速度融化於風中……

 

「騎過去就過去了,只要抓住瞬間的感覺就好,不要思考太多,在這個世界之中不可以思考太多。」車手這樣跟我說。

 

回到他的住處之後,我們看看電視,並把剛才買的那些零食吃一吃之後就呼呼大睡了。睡醒之後…我就回到現實世界之中了。

 

 

(完)

 

 

後記:

 

昨天睡前花了六小時錄音,過程算蠻呆板的,不過等轉檔的時間,我有斷斷續續地看了兩輪Repo Man (Emilio Estevez年輕時好可愛!),所以或許有些關於「開車」以及「公路」的橋段,可能源自於睡前看的片子,但是都沒有半點完全移花接木的情境,這就跟以往的夢境差很多了。

 

比較奇妙的是,我現在可以在夢境中與人對話,在夢境中思考,也可以稍稍控制一些小東西,然而像是Kobe的橋段與Trans的部份,還是深深感覺不太對勁,難道之前遇到的那位「電影人」不是我夢中的想像產物,而是真正存在的一個人嗎?

 

還有「夢境機場」…

 

像我說的,我不算是個聰明的人,而若連我也有去過(夢過)所謂的「夢境機場」的話,那麼大衛林區呢!? 自從最近開始常夢到在另一世界打零工以來,一直覺得「穆荷蘭大道」的電影流程,很多地方都挻像是在”另一世界”發生的事情…的「白描」記述。

 

並且,記述這些夢境,感覺也是十分舒暢的。我不必刻意地「造像」,文字不必如似傀儡般地受我的特定意圖來擺弄,一切都不斷流動、乍現、捕捉、修補…然後忘卻。

 

書寫確實是一種忘卻的方式:記述夢境,便是忘卻夢境,好讓夢境中所見的殊多神秘情景,下沉至距現實有段深度的心海深處。記述的字語,則只是一條條的釣線,或一個個的浮標。

 

…兩個月之後,自己所創作的這首歌曲"Nightcruising in Dreamland XX“,便稍有捕捉/保存了這段夢境中的情景~ 那乘著車於風中奔馳的感覺,如似會呼吸的街景,不知是深夜還是清晨的奇幻天色…令人感覺彷彿…靈魂的嗥吼,便是音樂中的聲聲韻韻。

就像是影印夢境的音樂~~~每次重聽時,都會感覺呼息之中,存有夢境裏的空氣。。。

 

 

(後記完)

 

 

p.s. 個人夢誌系列不開放分享,敬請見諒~

並且,為了不讓一連串的夢誌佔據版面,部份內容較為零星的夢誌將會把登入日期改為「2010年1月」,如此貼文便會在較後面的頁數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