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Hair…..

原來Golden Hair的原唱是Syd Barrett耶~

(以下為個人日記的摘錄段落)

 

 

…就像我曾經說過說的,Gregg Araki的Teenage Apocalypse Trilogy (Totally F***ed Up [1993], The Doom Generation [1995] & Nowhere [1997] )對於性向與男女關係的刻畫,其實還是比較理想化的。Mysterious Skin就不一樣了,但M片中所謂的”理想”或是幻想,是源自主角選擇性的記憶方式(算是一種嚴重的移情作用!?歡迎討論),而他會有那番理想,就意味著心靈已受到嚴重的創傷、侵蝕,當然他的那份理想也隨著劇情的發展,承受現實所帶來的殘酷衝擊,然後慢慢的覺醒……而這個覺醒過程,我還是會說,它仍是有那麼一點點理想,並且美好,但是這是必要的理想,因為旨在回歸現實,帶來希望。

 

要敘述這段感想是相當困難的…我高中時代的某位好友跟片中的主角遭遇有點像,但他沒辦法理想化傷害他的那個人(怎麼可能有那麼帥的molester),傷害的過程可是難以想像,並且在性向不確定的青少年時期,他所承受的壓力與危險真的很沉重…天啊那真的很危險~ 霸凌就算了,要注意的竟然是私刑與生命危險,而不是”我到底該不該出櫃? 同性戀到底是對是錯?” 這些小問題。

 

那種創傷,你會因為身為朋友、身為他人美好回憶的一部份,而產生一種巨大無比的無力感…而那種無力感,確實也會侵蝕人心。

 

侵蝕…一開始以為只是抓傷,然後感覺它其實是瘀傷,過了十幾年後,你很確定那是道深深的傷痕,你也必須承受它、確記它,因為人只有活著時才有記憶…必須幫他記住,並幫他轉化(因為他已經不在人世了)。

 

但我想當年他若看了這本小說或是電影的版本,說不定就會豁然開朗,至少會不再如此困惑吧。

 

上個月重看Mysterious Skin時就真的比較百感交集,所以專屬於這部電影的心得筆記遲遲無法完成,或許寫好後會PO上來吧。聯想到朋友時,都會感覺胸口有一個刀片製成的渦流正在絞碎我的心一樣,但都已經三十好幾歲了,沒辦法也沒精力沉溺在傷痛的深淵之中了,唯有透過理解與寄托,才能適時制癒。

 

不過因為是Gregg Araki的語言,或因為是Slowdive的韻律,也因為是真實的故事改編,並且沒有過度扭曲的陳敘,或是”效果性”的那種歇斯底里式的悲憤,所以這部電影竟然有種奇特的療癒作用,也或許只對於我才有這種效用吧,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老實說我也不在乎。

 

只是,要療癒,就得先幫你找出傷口,而這樣就又會不慎弄傷了你,可是若不這樣子的話,就只能對你進行哄騙式的安撫了,就只是安慰劑了! 這段形容,似乎點出了電影普遍存在的功能…與問題: 有的電影可以整頓你與現實之間的關係,讓你脫離那些縈繞你的傷痛與迷惑,有的則會催化感官來破壞你與現實之間的連繫,讓你深陷一種不斷侵蝕你的取悅之癮癖。

 

所以對於人性的寫實呈現,不論是純真、虛無、迷失、痛苦與錯亂,Gregg Araki就是有種…怎麼說…很游擊式、有些隨興並自然的捕捉方式吧!

 

寫到這裏,感覺專屬於Mysterious Skin的影評沒必要寫了~ 不想打擾到其他人重新欣賞這部電影的雅緻。草稿的開頭如下:

 

…在我眼中它甚至有種語言未及的觸感,一種視覺無法捕捉,一種唯有透過瞥見與回溯才能體會的律感,而它總是不斷帶來突來的醒覺與心碎,如毒藥滲入肌膚一般地扎剌…

 

 

(完)

 

 

註:

圖片來源:

http://www.dvdbeaver.com/film4/blu-ray_reviews_61/mysterious_skin_blu-ray.htm

 

電影相關資料:

http://www.imdb.com/title/tt0370986/?ref_=nm_flmg_dr_4

http://en.wikipedia.org/wiki/Mysterious_Skin

 

(劇本) http://www.script-o-rama.com/movie_scripts/m/mysterious-skin-script-transcript-araki.html

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mysterious-skin-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