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se Now / 革命之循環

但革命是…?

講重點: 當系統中的一個環節,過度地相信/依附系統,便會產生溢越的脫序行為,進而危害到整個系統的運作,因此那系統就務必淘汰它,而淘汰它的方式往往都是借用與其對立的力量將其消滅,依此不斷循環。這在革命行動中,是一種十分普遍的運作模式…

 

Cap05

 

紀傑克(Slavoj Žižek)在”歡迎光臨真實荒漠”之中,提及電影”現代啟示錄重生版”(2000, dir. Francis Coppola), 與所謂”革命”之本質與衍生現象的各種分析(麥田中譯版請翻閱p.71~75),摘錄/簡述/筆記如下:

 

●”庫爾茲上校(Kurtz,馬龍白蘭度演的那位大光頭): 過份地認同軍事力量系統,因此變成了連系統都要將之消滅的一種’溢越’。(p.72)”

 

●”現代啟示錄所要傳達的就是觀察權力(Power)如何產生它自身的衍生物,而且權力還必須透過模仿它所對抗的過剩運作方式來消滅自己。(p.71~73)”

 

●”(承上)這不也跟今日公眾媒體描述成極端邪惡化身的人物(the embodiments od radical Evil)是一樣的道理嗎? 這不就是隱藏在以下事實之後的真相: 也就是賓拉登與塔利班政權是以曾經為CIA所支持的阿富汗的反蘇聯游擊戰運動(anti-Sovient guerrilla movement)一份子的身分崛起,以及巴拿馬的諾列加(Noriega)是一位前CIA探員? 在這些例子中,美國難道不是在對抗自己的過剩? 同樣的道理不是早就已經適用於法西斯主義? 自由的西方必須結合共產主義才能摧毀它自己的副產物。(p.73)”

 

●”紀傑克不禁想提議另一個故事版本: 主角結合越共的力量毀掉Kurtz,就是意謂著生產其超我過剩,然後還被迫得消滅這個系統,一種惡性循環的集體政治行動面向: 不再依賴超我猥褻(superego obscenity)的革命暴力。這”不可能”的行動卻真真實實地發生於每一次真正的革命過程。(p.73)”

 


除了現代啟示錄以外,接下來紀傑克再舉例愛森斯坦(
Sergei Eisenstein)的”十月”與”恐怖伊凡”(即Ivan the Terrible)的例子(p.73~75)。

 

image

image

恐怖伊凡劇照(好想看!)
怎樣,看到這裏,有沒有覺得庫爾茲上校其實也不陌生吧? 我們倒不如廣泛地思考當今執政的威權,是否早走到這種”溢越”的地步了。
十年來看過現代啟示錄各種版本數次,原文原著黑暗之心在高中與大學時期都有整本看完。所以以愛書人的角度來說,我是同意紀傑克的說述,同時,也別忘了原著的敘述手法亦運用鏡淵理論(夢中夢,故事中還有故事),這與生產過剩的惡性暴力循環有相輔相成的效果。

 

固然,紀傑克也有提到各位都很喜歡的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的”消耗的概念”(The Notion of Expenditure)並在註解(p.74)中提及消費與消耗之別,前者是滿足需要,後者是一種”著迷”的現象,寧願以很大的代價去換取某種事物,例如迷戀地位,這是具有象徵意義的。←有沒有覺得愈聽愈耳熟,覺得好像慢慢在拼湊一張拼圖一般:p

 

image

他演得真的超棒的~

 

稍微跳針一下,馬龍白蘭度詮釋的庫爾茲固然是十分精湛的。但如所敘述的”過剩的權力、連系統也想消滅”,美國文學著作中還有另一個經典的反派角色。險路勿近小說原著作者Cormac McCarthy於1985年完成的小說”血色子午線”(Blood Meridian)(其實這本書我還沒看完),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描述透過一位流浪的小男孩,目睹美國開國拓荒時代於美墨邊境發生的一連串政治、犯罪、幫派、殘殺、虐待等等事件。其中Judge Holden我覺得是個更可怕更失控的角色。現今美國電影文化的尺度,還沒辦法將這部小說搬上大螢幕。選角就是很大的問題了,你要如何找到適合的男主角,來詮釋一個身高約莫200公分,身材肌肉壯碩得不像人像怪物,皮膚慘白,面容詭異猙獰又冰冷,平時獵印地安人人頭為樂,雞姦男人小男孩的…美國人~ 一個象徵美國建國、美國精神之真面目的殘暴怪物。

 

……

有沒有聯想到這個了? 首先請先了解一樣病理學的 http://zh.wikipedia.org/wiki/自體免疫性疾病

 

然後回想紀傑克剛提到的”賓拉登曾經是美國CIA培養的精英”。明明是自己養的白血球戰隊,為何白血球戰隊都叛國了!? 都反而回頭來攻擊自已呢? 原因很難一次釐清,可能是PTSD,可能是國家機器與意識型態太過僵化,可能是民主制度癱瘓,也可能是極端父權主義的猖狂。自911以來,恐怖攻擊的模式不再是傳統的國對國的戰爭,而是這種滲透式的,並且是防御系統失控的”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吊詭模式。超級腦燒的美國影集反恐危機(Homeland)”便在探討這種微妙的戰爭概念。

 

然而”滲透”的戰爭模式也不是全新的產物,回想英文的”剌客” Assasination一詞的字源你就會恍然大悟了。

 

…不過我們還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這也是我之前說過的,但以前都只運用在美學與創作的範疇: 如何制止一個催眠師繼續催眠其他人? 答案就是想辦法騙他讓他對著鏡子催眠自己。”重複”的運行是一個很詭詐的手法,當你讓一個人在原地鬼打牆,你就能遠遠看著他不停在做一些愚蠢的動作,你就很清楚自己與那個瘋子的不同,但若這個人就是操控你的催眠師或傀儡師,那你可能就完全活在他所營造的鬼打牆境域中,以為這就是所有、唯一的真實。有點像日本神怪卡通在說的”設結界”的概念啦。

 

 

小結:

革命、戰爭有很多時侯可以參考文學、科學與醫學/病理學,會發現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發展模式是相似、相通並相輔相成的。

 

可能我們現在必須要做的,就是去解構剖析什麼是民主,什麼是革命,什麼是獨立,什麼是正義,因為事實上我們用來構思這些重要概念的思維脈絡,是十分貧瘠殘弱的。

 

而也在此番思維/討論過程中,了解到文學、電影與哲學思想能夠帶給我們的啟發是難能想像的強大。

 

 

圖書資料:

歡迎光臨真實荒漠 

作者:斯拉維‧紀傑克(Slavoj Žižek)

主編:朱元鴻校閱、導讀:林淑芬譯者:王文姿

麥田,出版日2006/10/4,ISBN:9789861731575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lcome_to_the_Desert_of_the_Real

電影圖片來源:

http://www.dvdbeaver.com/film/DVDCompare3/apocalypsenow3.htm

http://www.filmcaptures.com/apocalypse-now

伊凡的少年時代圖片來源: Tumblr搜圖。

 

電影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Apocalypse_Now

http://www.imdb.com/title/tt0078788/

現代啟示錄 影片預告http://youtu.be/CxENJ2LwecY

Tumblr上面好圖太多啦 http://www.tumblr.com/search/apocalypse+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