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痕…

躍入現實與我之間的一道裂痕…

●裂痕、永續、狂喜、省悟

連繫現實之內與現實之外的裂縫…就是我: 我的身體,我的器官,我的想思,我的記憶,我的恐懼…

 

 

在之前的筆記上面寫道:

“…在圖畫中不經意出現的裂縫與斷裂,或像是電影中時空、虛實之間的錯置跳接,的確都可以透過結構的安排來完成。但若說,我要的是讓這一首歌本身,變成聽者本身現實中、時空中、意識中的一道裂痕,而不只是交給聽者一首具有裂痕的超現實作品,或是一首拿來裝飾欣賞用的作品…那這首歌必須同時是一把刀,也是一道傷口,而這種無比的張力,已經不是光靠結構與音色便可達成的了,靠的還是作者與聽者的領悟。

 

殘酷是為一種領悟,殘酷是為一種藝術… 一把刀,一道傷口…

 

而或許…對我而言,這個現實或生命本身就存在著許多裂痕與錯置,音樂創作固然是一道裂痕,但時間與生命本身的交錯就是裂痕,我自身的存在也就是那裂痕。音樂的破壞力不是來自於音量或其闡述的內容,而是它對時間的破壞,還有時間同時對它的破壞。

 

當你體會到時間一分一秒、每一瞬間不斷在殺死你與你身邊所有想要珍惜的事物、所有只有你記得的美好回憶、所有應該被認同卻早被放棄與遺忘的事物…每一瞬間…每一瞬間,那種斷然、無力扭轉的殘酷感

 

有時,你只想棄下一切,逃離至自己的內心深處……

 

在心中這兒是夜色中的一片沙漠,你看著遠天,你想炸裂一顆超新星,你想讓它燒熾著黑暗,燒到它被光火所吞滅,綻亮的火焰散放著這世界未有的色彩。你想看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色彩,你希望你的雙眼不屬於這個世界。

 

而剩餘的一切種種如沙粒般流散…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記憶,所有的慾望與悔錯…

一切一切無法改變我所不斷的擁有,不斷的失去。

時間,毀滅了一切。。。

 

你會更加地盲目浸濡於繪聲繪影中,你想用蜜糖般的語彙,用巧妙的譬喻文法串成項鍊,你不想面對時間與生命的短暫。但創作讓你不得不面對這一切,創作會淘汰軟弱、故障的心智~~

 

或許堅定地走下去,你會更好過一些。。。

至少不會讓暴力侵蝕掉愛、希望與溫暖這些美好事物。”

我想,目前還沒有找到更好的詞句來取代或改造這段說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