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寫給老朋友看的)

…偷取夜的黑,我們為白晝繪寫屬於我們的語言,
現在看著夜空…看著黑墨水狂潮淹襲我的雙眼,
淹沒我曾對你敘說的一切…

 

 

那些幻夢般的文字,關於獨立、革命、自由的夢想…
那些包覆著夢想的冰冷文字,冰冷符號…
黑夜中,我忘卻了它們的形體,它們忘卻了我的聲語…

 

現在只聽到沉痛與溫暖的嘆吟,脫離了文字,淹進我雙耳裏…
那是愛,那是關懷,那是希望…
正用一種我不曾悉知的言語,告訴我,它們都還在,不曾離去,
也不會被任何事物奪走…

 

夜闇中我摸黑畫了一個圓,讓它們住進來,
這個圓,再繼續描繪成一顆球,
再繼續繪上色彩,再繼續繪上光影線條…讓它看起來會轉動

 

翌日,我回到白晝中,看著同樣的那千百萬顆冰冷的文字,
看著那些被冰冷文字所穿剌的一顆顆心…
但我的心,依舊悸動著…因為我佇立在我的圓圈內,
在我的星球內…我的世界之中

 

這就是為何我寫著無盡的文字,因為在黑夜中、盲目中、狂熱中、絕望中…
它們總是會帶著那些被遺忘的美好事物來拜訪我。

 

政治、暴力、黨派、族群… 別讓這些事物把你搞得如此面目可憎。
那都只是語言話術的遊戲,整個網路,新聞,媒體,抗爭運動,都只是由冰冷的符號所鑄成的迷宮,別迷失了,走出來吧!

若你的心還存有對於他人的關愛,
就用這份心來觀看這個世界,用這股力量來記敘今日所留下的血淚。
我也會繼續陪伴著你們…

 

 

(完)

 

圖像來源:Franz Kline 畫作 via Google搜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