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P69~70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上帝的九兆種名稱 by Arthur C. Clarke

image

 

“從喜瑪拉亞山僧院來的僧侶,為了以下的原因,租了一部電腦並雇用兩位美國電腦專家…根據僧侶的宗教信仰,上帝有許多名字,存在於九個字母的所有可能組合,並且要排除無法產生意義的組合 (例如在每一排中,超過三個子音的組合就得排除)。創造世界的目的為的就是讓所有這些名稱可以被發音或被寫下來…

 


一旦所有名字的發音與書寫都實現了,而創造本身也達成其目的,世界就會銷毀自己。當然這兩個電腦專家的任務就是要做程式設計,以便使印表機列出上帝的九兆種名稱。這兩位專家完成這項工作之後,印表機開始吐出無盡的紙張。所以這兩位專家就回家了,在回程中,對這僧侶荒謬的要求提出了反諷的見解。不久,其中一位看著錶,然後笑著說,大約這個時刻,電腦應該會結束工作。他望著夜晚天空,突然愣住了:星星開始消失,宇宙已開始自毀…

 

一旦,所有上帝的名稱都被寫盡,一旦名稱已全完成符號化,做為病徵(symptom)的這樣一個世界就開始消失。(完)

 

此為「傾斜觀看」第二章所說的一個故事(p69)。這一章太難了。

 

吾友22問說: 他的意思是…..這個世界是建立在符號化的”失真”上?

 

嗯,失真是沒錯的,更進一步來說的話…是符號成型與的未成型兩種過程須同在。所謂無意識,須建立在某種非知識的狀態(non-knowledge);它肯定本體論的條件,就是必須保持”非符號化”,無法經由語言被說出。此即病徵(symptom)最基本定義: 某種形成只存在於主體忽視有關自己某種基本的真相(這裏說得好饒舌啊),因而,只要此意義可納入到主體的象徵符號世界,病徵就會瓦解消失。(p68~69)

 

而至少,這是佛洛依德早期的立場,他相信詮釋過程裡的全知能力。(p68上半段)

 

個人聯想: 以白話來說,就像前幾天我po的故事一樣,人的幻想與現實之間,內與外之間,知與無知之間,主體(個人的)感知方面,都應有相當的差異,兩邊也該有平衡的發展。過度符號化真實性,或是主體過度認知到無意識的東西…自我(所謂的世界)就會瓦解。至少伊底帕斯的論點就是如此。在第三章的部份,紀傑克還會提到伊底帕斯是偵探與精神分析師的一種原形。

 

但問題是,這個原形是以”陽性特質”為出發點去排除”其他性”而成立的,還有像符號化的知識世界,無法避免地造就了心理學隱喻(可引申為形而上)與科學所追求的真實知識的差異,而想不到這可引申到愛因斯坦與霍金斯的科學理論…。好了,第二章就先說到這裏。接下來三~四都在談論偵探小說與希區考克電影了!

 

p.s. 這個故事的確是Arthur C. Clarke1953年的作品,但不知為何,「傾斜觀看」(p69)卻說這是Isaac Asimov的小故事,倒是在本書第25頁的確是有提到Asimov的另一個關於電腦運作問題的小故事Jokester,我想這是譯者的筆誤吧!

 

 

 

(完)

 

 

圖片來源(此文章值得一看):

 

摘錄自: 傾斜觀看 :在大眾文化中遇見拉岡 Looking Awry :Introduction to Jacques Lacan through Popular Culture 作者: 紀傑克 (Slavoj Zizek) ;譯者:蔡淑惠 出版社:桂冠;出版日期:2008/09/01 ISBN:9789577305831 叢書系列:21世紀圖書館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1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