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嚴重劇透,請慎入;未曾觀賞本片的讀者,不建議閱讀本篇筆記。

若仍執意想參考此觀片心得/解碼遊戲,請繼續閱讀…

 

 

幹是哪些白痴一直在屁屁踢V的留言板上說「殺人回憶」(살인의 추억) 之中的真正兇手是那個偵訊室修暖爐的水電工…不是他啦。

害我昨晚熬夜用ipad重新看一次,結果反而發現此片之中的真兇是誰o_O

這部片大家應該都看過了吧!? 好萊塢電影台重播率蠻高的,我個人至今大概看過近八、九次了,每一次看的感覺都不一樣,但其實只有在昨天才真的發現片中的兇手是誰,這驚奇發現,倒也不影響欣賞的品質。

還有,網路上有很多人在那邊瞎猜兇手是誰,那些都不用去管,電影的重點不在猜出兇手是誰,電影有它自己的語言與各種陳述的可能性,這則謀殺故事只是語言的一部份而已。

 

 

一、首先,釐清一些網路上的瞎猜流言: 

說警察是兇手的人,可能是看了今年tVN的影集版「岬童夷」才會這樣說的。電視版的較著重於娛樂效果與心理分析的炫技,並探討post-岬童夷的”拷貝貓”現象,劇情並非旨在呈現當年偵辦華城連環殺人事件的光景。然而在2003年殺人回憶上映後,2007年其實真的有再發生拷貝華城殺人案的謀殺事件。

 

image

 

相較之下,「殺人回憶」則很精緻地改編了真實事件的發生過程,它不是真實的再現,卻也不失真。像真實案件的第一位死者就是一個老太太,並且沒有被強姦的跡象,還有,真實的華城連續殺人案發生過程的"time code"(持續了好幾年哦),電影中並無按照各案件的時間點逐序說明。

 

p.s. 岬童夷是警方為華城連續殺人案兇手所取的綽號,就像Jack the Ripper一樣的原理。

 

還有說是兩人犯案的…個人是覺得他們提到的那位穿女人內褲的色情狂,其實不符合岬童夷那種冷靜觀察、有條不紊地獵捕、宰殺的特質。而且這案子的”隱密性”與”縝密度”,讓人覺得兇手似乎不會將自己的儀式,分享給一個年紀比他大的邋遢中年男子。不過沒有側寫,一切都是假設與嘴泡。

 

說是水電工的人…我想這還算合理的推斷,畢竟警方忙著偵訊第二名嫌犯時,水電工其實有轉頭看偵訊情形。但這比較像是指向整部電影的leimotiv的小小線索而已,當警方去工廠逮補第二名嫌犯時,也都有很多令人可疑的背影與擦身而過的人。

 

 

二、再來,提到一些網友較少提到的發現,算我個人的見解: 

image

 

首爾來的專家蘇太原(金相慶飾),一開始所說的”數據不會說謊”這句話是成立的,但同時,他忘了重點是在”如何問數據”,因為數據雖不說謊,卻也不會只說實話。最後他因急於破案,而”問錯了數據”,錯失了逮人的契機。

 

其實數據,也是一種卜卦,記得朴度文警官(完美的宋康昊飾)還真的去找仙姑問卜嗎? 像女警查到的電台點播,她就問對了,那的確是真兇寫明信片去點的,他們依此抓到的最後一名嫌疑犯就是真兇朴賢奎沒錯,但沒辦法定他的罪。大家可以去google真實案件的兇嫌資料來做比對 。

 

當然這卜卦的”操作要領”,亦即CSI技術與罪犯側寫剖析的概念,這群警察是嚴重欠缺的。以往朴警官的辦案方式,就是沿襲當年韓國的那種專制權威,他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案子能成立他就沒事了。當然,當你看國外影評時,可能會看到有人說…其實八零年代的南韓,根本都還不知道什麼叫連續殺人案,也不知什麼是變態殺人狂。

 

當朴警與蘇警拿嫌犯賢奎的照片給光豪小弟看的時候,他確實認出來了,同時也暗示賢奎曾經把光豪推入火中,害他臉部與手部燒傷。但觀眾可能有想到,光豪是無行為能力者,其實他的證詞也無法當做直接證據。

 

至於光豪為何要自殺,我有點不懂…可能嚇到了吧。他確實是要自殺吧!?因為他還跟朴警官警告說”那裏很危險不要過來”,還怕朴警會被撞到,那是否表示他站在火車軌道上讓火車撞自己,是有意識的行為? 這一段好微妙,光豪說那裏很危險…其實就像片頭的小男孩一樣在重覆朴警官說的話啊!!

 

有網友提到朴警去嫌犯賢奎住處翻閱相本時,好像有看到兇手拍了一張爬樹的人的照片,個人覺得那很可能是很會爬電線桿的光豪尚未毀容時的照片…這張照片只有人影,人臉看不見。

 

電影的後半段,我們觀眾終於站在兇手的角度,看他如何觀看他的獵物。聰明又冷靜的兇手,可能第一次遇到這種同時出現兩個獵物的情形,他後來選了女高中生。

 

由於女醫是朴警的女友,我們可想而知,若嫌犯選了女醫犯案,將會有另一結局…

 

有網友說因為女高中生透露了兇手的相關訊息才會被滅口,個人覺得從兇手眼睛一下看女醫師,一下看女學生的游移與徬徨狀態來說,他是想破壞原本的程序,讓警察更摸不著頭緒。若他要報復女高中生,早就一路跟縱她出門了。

 

個人覺得這部電影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做給現實世界中真正的真兇看的。老實說,一想到「殺人回憶」是指真兇親自走入電影院觀看自己的殺人回憶,而且片尾的時候,片中的朴警官就直視著螢幕外的他,就覺得…還蠻噱的!

 

看過奉俊昊的「駭人怪物」的話,就知道他的電影常會舉例陳述一些美國如何盲目地制約、影響韓國而產生的負面效果。像警察與智障小弟光豪一起看美國警匪動作影集那一幕就十分地諷剌,後來的DNA驗證結果更具相當的批判性。

 

image

(上圖) “阿爸!” 左→右: 一個智障,一個粗暴,一個官僚、辦案草率又沒有方法…三位一起看美國的警匪片影集,怪諷剌的。

 

只是…這部電影厲害的地方,是在於假如你假設賢奎是清白的話,整個故事線的邏輯還是不受影響的,但若假設賢奎就是兇手,還是都說得通。之前看這部片的時候,我都是假設賢奎不是真兇,也因此發現像下雨天與電台點播,嚴格說來皆只是circumstances(情況證據而已),而且只要兇手刻意破壞模式,摻入一些擾亂因子,這些情況證據就會變成連巧合也不是了。

 

同時,光豪不是能力行為者,其目擊證據也站不住腳…除非你站在觀眾的立場,思考他為什麼要自殺,我後來也是從光豪的自殺才理解到賢奎是兇手。光豪的自殺是一個謎…當你相信那是有意義的,你的思路就會不同;當你相信那是沒有意義的,那你就會相信兇手另有其人。我認為那有意義,因為光豪死前重覆了朴警說的話。還有,最後女高中生被殺並不是在下雨天,只是在雨天被發現屍體,這也破壞了雨天行兇的模式。

 

若你去查詢此連續殺人案的相關資料,就知道這個賢奎應該最有可能是真兇了,不過到底有沒有確切的直接證據可以將他定罪,這個我想只有當年辦案的警方才知道了。

 

 

三、電影就是電影: 

image

 

當然這部電影的功能,不只是一封警方傳給真兇的公開信而已。在片中的真兇,也不全然等同於螢幕外的真兇。這部電影的角色,其實都還有相當程度的象徵意味。

 

瑣碎地說,個人覺得兇手可以象徵挑戰韓國當年的專制社會的幽靈,也可以說是韓國當年的政局,甚至是戰爭,孕育出了兇手這般的惡魔。

 

更進一步來探討,蘇警官終於受不了而想一槍斃了賢奎時,他說“殺了你也沒人會在乎",個人覺得這句話十分關鍵,勾劃出本片的重點,就是因為體制的專制,辦案手法的落伍,警方只會栽贓了事的態度,反映出這些女子的死亡,就像是真的死了也沒人在乎,或也沒法辦在乎…在那種體制之下,若我是警察我也會想動用私刑殺了賢奎,反正人命不值錢…然而這就將是無止盡的以暴制暴循環了,幸好朴警阻止了蘇警。

 

而當朴警抓著賢奎的臉看時…賢奎堅決又同時掙扎的表情,個人看了會覺得他雖有秀氣的外表…臉龐卻已經去人性化,看他走入山洞又俐落地躲過亂槍的掃射…他爬起來後看著警官們的冷眼表情,隨即走入山洞後消失,我會覺得,這就像是國家機器製造出的完美武器…一個系統的完美著作,但必須將其消除…而我們就這樣放過了他,看著他走入了時光、歷史的深淵之中…

 

片中賢奎對於警察濫用權威所做出的冷酷、不畏懼、不妥協的乖張態度,讓這個惡魔般的角色,同時還含有反映、批判社會的意圖。當然這是此部電影賦于此角色的功能,現實中真兇的性格與動機我們不得而知。因此我才會說”電影終究是電影”。

 

觀眾一定會認為,警方若能多用點心力,多點辦案分析的技術,或許早就破案了,就不用在那邊用爛招逼供,也不會相互拳打腳踢了。沒有技術與關懷,權力的使用始終是粗糙蠻橫的。從華城連續殺人案此一微觀的特例,可以令電影的觀者初步體會到受極權所阻礙的國家,就是沒有那個技術去防範各種未知的危險與治安問題,卻同時會衍生出各種無法想像的暴力手段與傷害事件。

 

就如朴警官說的…美國人用腦辦案,韓國小得像我的屌一樣,所以韓國人用腳辦案。朴警官的原搭檔就是只會用腳辦案,用腳到處跑,用腳踹,用蠻力,用暴力宣洩來解決事情,當他的暴力傾向無法依附於警察的權威之下,他就失控亂打人。最後他什麼人也捉不到,然後有一天他被迫要截肢了,最後啥案子也辦不了…這多少也象徵著當年韓國的政治局勢與社會氛圍啊。

 

而DNA的鑑定技術,不用拿它來做什麼大型的譬喻象徵,我們就最基本的來說吧! 就算象徵著科學、文明甚至是民主法治的鑑定技術,就算它是外來的產物,而你對它滿心期待,但當它跨越太平洋送到你手中之後,你也要懂得用它,才有辦法。

 

所以說,這則華城連續殺人案,從物證與人證來說,除了生還者的口供以外,沒一項合格的。而口供目前能做的也只有鎖定兇嫌,依然無法將其定罪。

 

回到電影本身來思考: 電影一開始時,一個小男孩老在那邊模仿朴警說話,片尾則是換一個小女孩與朴警對話,朴警在問她看到了什麼人…在我看來…本片的最後一幕,朴警終究還是”模仿”了真兇的行為,在那邊看那個水溝,就如電影開始的男孩子一樣。而別忘了,昨天我也發現光豪小弟死前正在模仿朴警說話。

 

模仿與重覆,在偵訊過程中也觀察得到,例如警方說什麼,被抓來的代罪羔羊就得跟著說什麼。徐警遵循的數據與模式(patterns),也是以重覆性為觀察重點。

 

片尾時,小女孩則是先看見了真兇,再看見了與真兇行為動作重覆的朴警…構成了此片的一種鏡淵循環吧! 而這鏡淵循環所象徵的意義,恐怕遠深於各種部落格影評所提到的那些體制、性別、權力的轉換哦! 這就由你們去觀察吧! 但別忘了,你我也都瞬間重覆/拷貝了朴警最後的表情/心情了…

 

我們甚至可以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 why serial? 為什麼這些連續殺人案本身也持續在重覆、演進…

 

所以老話一句~ 電影,就是電影啊!

 

整部電影本身就是一個重覆/拷貝,自身中的內容亦在不斷自我重覆…是啊有點陳腔爛調,哈哈!

 

Robert Ebert網站於2012年發表了這篇詳盡的影評,撰稿人正好是韓國人,並且7~80年代時正好也是個小孩子,他提到連片中的膏藥也是童年回憶中在阿嬤家裏看過的,像是車子,衣裝…以至整個政治的氛圍,都如此精準地重現了。

 

http://www.rogerebert.com/far-flung-correspondents/a-south-korean-zodiac

 

image

 

最後,片中的兇手是誰,真的是這位賢奎嗎? 我想從罪犯剖析的角度而言已蠻吻合的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導演的這番解說與幕後花絮(要翻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BduUAVTVuQ/?FR=LIAN

 

 

(續)

 

 

圖片來源:

http://www.dvdbeaver.com/film2/DVDReviews49/memories_of_murder_blu-ray.htm

電影資料:

살인의 추억 英: Memories of Murder 中: 殺人回憶

dir. 奉俊昊 봉준호 Bong Joon-ho

http://www.imdb.com/title/tt0353969/

http://en.wikipedia.org/wiki/Memories_of_Murder

http://zh.wikipedia.org/wiki/殺人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