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Cabaret VoltaireThe Voice of America專輯封面

 

在尚未接觸到底特律Techno這塊之前,個人的喜好範疇應該是落在’7~’80年代的工業/後龐音樂、一些IDM的東西、一些童年便超愛的新浪潮與電子流行樂,以及之前說過那些像Rakim、Wu-Tang等九零年代嘻哈黃金時期的名團。工業音樂的領域之中,最喜歡的終究是’80年代中期Cabaret Voltaire,如2X45The Crackdown以及Microphonies

 

 

The Cabs早期的作品也聽很多(全聽了啦),但多半略嫌艱澀,如上圖的The Voice of America就真的很乾,不過Red Mecca的抽象鬼魅,卻也甚為驚艷。那可惜他們晚期佳作就比較少,International Language倒是個例外;休團之後成員Richard H. Kirk以一拖拉庫的各種化名發行了不少個作,那些看來是永遠也挖不完。總之,The Cabs(樂迷對Cabaret Voltaire的簡稱)中期的那三張專輯,真是精緻又詭譎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其創作之視野與概念的呈現手法,也一直令人十分欽佩…

 

DSC_0019

上圖為一些本篇會提到的出版品與器材,包括筆者蒐集的The Crackdown & Microphonies二手黑膠、Double Vision的DVD、REsearch的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意外入鏡的還有很少用的MS20-Mini、Miles Davis的CD 、卡繆與歐威爾小說、籃球卡,以及老男孩Shinhwa的手抄歌詞

 

 

????????????????

tumblr_mtk4kcVRny1s7kvmro1_500

兩張較少見的Cabaret Voltaire宣傳照…

 

 

Sensoria這首歌歌詞的諷喻意味、節奏層次的複雜、影像實驗的異趣、編曲的迴旋結構、整體的流暢感與撼動力…Cabaret Voltaire於此一時期所展現的奇特世界觀,其實對底特律Techno世代的音樂人而言一點也不陌生。

 

不同的工業樂團對於"工業音樂"也皆有不同的定義(或是不同的解構方式)。說到TG的話,他們強調的可能是音樂從搖滾樂的棉花田演化至"工業化",以致旋律、音色、資訊結構的崩解與重組(*p10~11);SPK欲以探究的,則是後現代哲學、科學歷史發展與精神心理狀態這些層面。那Cabaret Voltaire的靈感來源就又不太一樣,他們認為其創作,特別是對於節奏的直覺性,是一種現代都市之中的原始部落音樂,個人覺得如此定義所謂的工業音樂與電子音樂,特別像是Drum ‘n’ BassJungle這些音樂型態,實為十分貼切。以下節錄自Cabaret Voltaire於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的訪談內容(p46, 1st full pg),這裏在討論的正好是Sensoria的音樂錄影帶:

 

R/S: I must say I like the New Guinea images that you modified in your video. You were always using music as Propaganda anyway, to try and provoke people’s mindsーand bodiesー

RICHARD H. KIRK: At the moment we’re trying to do it through the body as a sidestep to the mindーthat’s new tactic.

STEPEHN MALINDER: We’re very interested in rhythm now. The basic inspiration or philosophy is that we’re primitive, but primitive in an urban wayalso primitive in our fascination with the ethnic primitive as well. I’m no saying we’re an ethnic group, but we’re aware (like in the Jajouka musicians) of that primitive force that goes through all of us. Instead of emulating ethnic primitivism we’re modern primitives. I don’t think we contrive ourselves to be that way, I think that’s basically what we areーI think that’s in us. We don’t have a propaganda, we don’t say this is what we’re trying to interpret, the is what we are. To us, the way we work is very natural and the way we feel music is instinctive. Whether we try and make it commercial or whether we try and make it weird, the whole point is that it’s instinctive, and in that sense I think we’re primitive.

 

 

The Cabs中期的另一首佳作The Crackdown,音樂錄音帶大量影射80年代波蘭的共產暴政。

 

不過,之前總覺得The Cabs的音樂,就是少了Afrika Bambaataa的那種”Groove”,因為The Cabs太~太~太腦燒了! 這或許也是早期工業與synth為人垢病的地方,有時實在是太冰冷太艱澀了。個人覺得電子音樂還是要有點身體驅然的厚重節奏感,一種直覺上身體就是會不自主跟著舞動的韻動感。但同時,Bambaataa卻又少了點The Cabs那種洞悉後現代文化光景的深度,所以呢,自從發現了Juan Atkins的這些創作系列,就感覺他的音樂像是從The Cabs與Bambaataa兩種全然不同的曲風,提煉出了一種絕佳的結晶體。不過,不論是底特律Techno,紐約社區的Bambaataa,或是來自工業重鎮Sheffield的the Cabs,生活環境與創作概念上其實皆有甚多的共同點。

 

什麼共同點呢? 這就會讓人先回想到”工業音樂”的起源(Industrial music,由Monte Cazazza定下的詞…我沒聽他的東西)…….不過…先離題說一下(果然又要折磨讀者了):去年在tumblr上面讀到一篇十分精湛的文章,由知名科幻小說家Michel Faber於2009年所撰(即電影「肌膚之侵」Under the Skin原著小說作者),文章內容主要在回憶當年初次閱讀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的感想。首先他提到當年’70末~’80年代社會階層的一種二元對立的衝突,而此種對立源於一種80年代社會氛圍所營造的虛偽外表~美好、樂觀、正面、雅痞~ 由主流的政權與文化族群所打造…所崇信。但是,脫去這虛偽的糖衣之後,卻只見社會真正頹敗、病弱、無助的現實面~ 假裝一切乾淨、整潔、欣欣向榮的社會與政府,根本對於社會中無所不在的汙垢泥濘視而不見(如SPK的首腦Graeme Revell訪談中所言,p95)。但80年代這些次文化領域的前衛創作者,所經歷的,所體會的,所表達的,所認同的,都是那些滿身的污泥與滿腹的痛楚。

 

source:http://www.researchpubs.com/shop/hardback-research-67-industrial-culture-handbook-2/

圖上:RE/SEARCH #6/7: 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

 

Michel Faber認為這本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之中所收錄的訪談內容,似乎不只揭露了這些藝術家於80年代所見的那些社會寫實面~那些被冷漠地忽視的污泥,他們也瞥見了今日2010年的世代,這個對他們而言一點也不新鮮,一點也不陌生的舊世代。

 

我們的生長環境與時代背景,可能就沒法子像Faber那樣親自參與/目睹這些次文化族群活動的興衰,也不能切身體會到當年西方社會光鮮外表之下的寫實面/醜態,但我們隨時都還是可以從音樂創作與一些紀錄片體會到(接近)第一手的感觸。那本Handbook我四年前隨同插畫版的The Atrocity Exhibition直接向出版商訂購,並詳讀了其中幾個章回(有些不認識或不認同的藝人就跳過不看)。不得不說主編列出的推薦書單以及有別於一般音樂雜誌的採訪內容,對於求知欲強烈的電子/工業愛樂迷而言,可真是十分奢華的享受,其中有十分獵奇的次文化話題,也有關於社會、政治、哲學與人權的嚴肅討論:

 

“I’m definitely anti-violence. Even though we might show violence, I think it’s in a negative sense. I’d rather there we no violence. Given that there is, Malcolm X said once: “Violence is neither right nor wrong, it’s an aspect of the situation." Since there is violence , obviously there has to be moreーin order to counter it. I think that’s the way society gets away with a hell of a lot: it pretends to be passive with respect to violence when in fact it’s committing atrocities all the timeーbut they’re hidden. And that’s a log of what SPK’s got to do with it. We’re showing their atrocity exhibition, whereas they don’t choose to show it, even though they perpetrate it all the time. Such as when they try to make juxtapositions with accepting things, like drugs and metal patients, while the same drugs with the same side effects, when administered to soldiers, is the ultimate horror. " ーGraeme Revell of SPK, 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 (1983) p99

 

基本上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對於工業音樂的定義,便是針對音樂創作的取源、製造、表達、理解等等呈現的方式與概念,比較出與傳統音樂之間所存在著的顯著差異,以及工業音樂與龐克、搖滾音樂的差別。此書甚至以簡明易懂的類比比喻方式,借用”農業”與”工業”的差異來描述工業音樂與傳統音樂之別。最重要的是,此書點出工業世代的創作人,便是生長於二戰之後”無形的戰場餘灰”之中,不論是戰後資本主義的發展、社區的建構、政治的走向,皆催促著此一世代的萌芽。並且,工業世代的創作者的態度,多半是想掙脫第一波龐克音樂那種過度兒戲的姿態,欲以開拓出更具批判力的創作手法~ 籠統地說,工業音樂就是後龐之中的電子音樂激進派吧!

 

特別放上筆者第一次看到的EN影片~ 以前出國遊學時在電視台看到的。那種衝擊性真令人難忘。或許若沒讓我看到這則影片的話,我大概永遠都只是個聽Oasis或Pixies的單純小孩而已吧。

 

DSC_01551121

CD買了三張竟都找不到||| 補丁都捨不得用。最喜歡的是那本Hor Mit Schmerzen/Listen with Pain,在國外看過一次卻沒買下,後悔死了!!! 小時候以為書都不會絕版的就是了,十幾年後才在線上二手書店買到,但書況已經有點不行了,不太敢用力翻閱。小本的Headcleaner是歌詞集,WIRE雜誌2004年的了,以前的WIRE比現在好看多了(唉)。影音消費花費精簡的我 ,拿得出四五樣相關週邊,便表示至少花四五年認真聽過啦! 

 

DSC00947 DSC00948 DSC00949

那本Hor Mit Schmerzen/Listen with Pain內頁長這樣子,黑白印刷+雜誌的紙質,圖文並茂,蠻值得收藏的,但現在應該不容易找了。EN的創作概念與歌詞內涵,總蘊涵甚多與德國歷史文化以及各種文哲思想相關的指涉,因而很難單從聆聽唱片,或從單方面的想像,來了解他們所欲以表達的意念。購買這些專書,閱讀相關訪談,為的並不是蒐集,而是想要深化其音樂作品對於我的影響力。這或許便是聆聽後龐/工業以及欣賞流行音樂之間最大的差異了。

 

收錄於EN紀錄片Liebeslieder(1993)的Hospitalistische Kinder

 

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撰寫於1983年,所以可能還沒辦法訪問到非英語系國家的工業音樂團體,如ENFront242Laibach(受訪了又不知要豪洨什麼)…等等。像個人就認為,我們所認識的EN,倒是十分符合此書對於工業音樂的定義,主要是EN的歌詞內容與創作理念的深度,一向交代得十分清楚,遠比此書中提到的這些擅於玩味拼貼風格的TG、SPK等團體更具代表性。

 

Front 242也是個十分知性,十分具原創性的工業老團。高中時期最先接觸的是Front By Front,但至今還是比較鍾愛他們的首作Geography,不過Allmusic評價跟我的想法正好相反。比較假掰的樂迷可以把團名中的242唸成法文XD

 

在此會提到工業音樂的原因,是因為像Bambaataa與底特律Techno的創作理念,個人認為這些嘻哈與Techno的先鋒,跟工業音樂的創作與精神是相通的,並且沒有什麼”誰是創始者”,或”誰模仿誰”的問題。特別是就地取材的精神:直接思考所在的生活環境(不論是聲音或社會氛圍),然後去拮取元素,並且志於揭露流行音樂所未能揭露的街頭文化或心理層面。曼徹斯特的工業音樂,底特律的Techno,紐約的嘻哈,日本的前衛音樂…異化的環境、迷失的世代… 這些誕生於於不同城市、不同文化的音樂類型,相互之間就是有所共通性,而這其實…沒有那麼難懂吧!?

 

基本上戰後環境會在不同的文化背景與時代氛圍之下,獨自發展出各種不同的創作型態。然而從歷史的角度,或是宏觀的角度來看,這些不同的樂風,都在大略相近的時間點,透過了獨立的思考與創新的表達方式,成功捕捉到了藝術與資訊媒材在戰後30年所呈現的各種異變與衝擊。

 

同時,若詳細考古過底特律Techno製作人的訪談的話,你會發現這些人其實非常愛聽當年歐洲的新浪潮(new-wave)、synth-pop、工業音樂與電子音樂,像是UltravoxArt of NoiseDAF這些的。像之前在WIRE的訪談中讀到Derrick May與Carl Craig還曾經去Wax Trax!送Demo片,哈哈。記得Kenny Larkin首作“Azimuth”(這張很抽像了哦),Wax Trax!有幫忙發過~ 這些二代底特律Techno的作品,已經發展到十分具有詩意與實驗性的程度了。

 

 

 

底特律Techno創作者深受歐洲新浪潮與工業音樂的影響,緣由應該還是來自於一些地方電台DJ的大力放送,以及當年興盛的芝加哥浩室風潮。若你有看相關的紀錄片的話,就會聽過Electrifying Mojo這位底特律當地著名的DJ吧! Kevin Saunderson在Universal Techno之中也有特別介紹過這位DJ。根據維基的描述,EM甚至會在主持音樂節目時,朗誦一些他寫的詩詞,都是一些關心底特律的衰敗與種種問題。說到這裏,會突然覺得DJ文化式微之後的今日,什麼音樂大家都是隨選隨聽~ 刻意聆聽電台秀已非必要,那這樣的方便性是否間接扼殺了知識的傳承呢?

 

說到這裏,再來舉一個例子吧! DAF的分支團體Liaisons Dangereuses這首名曲”Los niños del parque”(1981年發行),據稱深深影響了芝加哥浩室與底特律Techno的發展。雖然幾年來沒有確切搜尋到哪些浩室/Techno製作人曾經取樣過這首歌,但光是知道Ron Hardy曾經播過這首歌就夠了!!(Ron播的為Two of China於1986年發行的混音版本)。

 

哇哦! 想不到Ron Hardy可以把一首工業電子作品混得這麼兇! 相較之下Two of China的版本還蠻乖的啊。這完全打破了我對於浩室舞廳的刻板印象啊! 顯然這些DJ是很懂工業音樂的。有人說這個live大概是Ron Hardy最棒的DJ演出之一。(歌單在此)

 

Liaisons Dangereuses同名專輯個人也曾經考古過,基本上DAF、Liaisons Dangereuses,以及Chris & Cosey早期作品我都十分熱愛,甚至之前還有網友介紹我聽CHBB這個DAF另一分團的作品;NDW則在3~4年前稍有透過幾張十分厲害的合輯認識過,就Der PlanGrauzonePalais SchaumburgX-Mal Deutschland…等等。

 

Grauzone的北極熊之歌

 

個人鍾愛的Chris & Cosey專輯"Heartbeat"。以前初次聽完後的感想是:原來NIN與Ministry真的都在模仿這些老派的工業大將。

 

不過…再進一步細聽,甚至試著要學習從中取樣的過程之中,個人觀感上便開始覺得Liaisons Dangereuses雖十分精湛,但實在是”很乾”,且又像剛才才說過的,少了某種”Groove”。但是…若再聽Mike Ink/Gas還是Basic Channel,就會發現這些’90年代中發跡的頂尖電子音樂人,對於聲音的概念已超越常態的認知,算是結合當年德國工業/新浪潮那種解構樂音與聲響的敏銳度,再加上底特律Techno那番強勁、強韌的永續韻動感。但基本上,德國/歐洲的Tehcho還是比較analytical,沒有底特律老將的sensational。

 

還有在去年,透過Carl CraigRinse FM客座主持的節目,認識了底特律Techno另一經典老將Surburban Knight (本名James Pennigton,他的專輯My Sol Dark Direction甚為驚艷,若在二手CD店看到這張CD,就搶吧!)。聽SK的歌就覺得那種Groove找到了! SK的作品,明顯令人感覺得到歐洲工業音樂/EBM移植到底特律Techno的環境中,產生出了更瑰麗的結晶體了。是吧! 就是這個吧! 德國工業/EBM與Techno的混血變種,就是這首歌吧! 初次聆聽的當下是有這種感想啦! 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原版的”Los niños del parque”與SK這個版本的”The Art of Stalking” (1990)。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不論是DAF或Juan Atkins等藝人,他們當年(‘7~’80年代)所使用的器材,如KORG MS系列的鍵盤合成器,或像是Oberheim DMX鼓機,音色方面都有工業城鄉環境那種鋼鐵、冷硬、機械聲的特性。此外,看紀錄片說的,底特律Techno剛發跡時,可能一個城市裏只有一兩台TR 808909,然後大家就輪流借用,因此社群音樂活動與師徒制度就變得理所當然(因此”排外”也變得理所當然,問Richie Hawtin就知道啦)。

 

Oberheim_DX
Korg_MS-20_(this_is_next)

圖上:Oberheim DMX;圖下:DAF的愛用合成器 Korg MS-20 (筆者有一台複刻版MS-20 mini)

 

同時,別忘了,德國、英國、美國的許多城市在20世紀中末都是工業重鎮~ Kraftwerk與DAF都是來自於杜塞道夫Düsseldorf 、Throbbing Gristle來自曼徹斯特…伯明罕更不用說了,Goldie原來也是伯明罕人,美國則有克里夫蘭、底特律…etc.,因此這些城市所出產的工業、EBM、NDW與Techno等等音樂風格的音色,皆富含各種非音樂性的…剛硬冷峻的鋼鐵敲打聲響。然後隨著時代的變遷,以及都市機能的演化/衰落,這些鏗鏗鏘鏘的節奏與聲響,本身也會繼續蛻變。

 

說到工業重鎮,英國北方工業城雪菲爾Sheffield,出產了許多電子音樂奇才,電音廠牌Warp就是在雪菲爾成立的,而藝人方面除了Cabaret Voltaire以及帶給我們美好童年回憶的Pulp以外,還有The Human LeagueHeaven 17ABCClock DVA…以及LFO  😥  😥  😥

 

 

現在重看Mark Bell(Rest In Peace 1971~2014)這段訪談會有些心酸吧…不過似乎文章寫到介紹LFO的時候,有種一切都開始make sense的暢快感,也彷彿各種關於城市、文化、國籍、膚色、時代與曲風的界定與爭論都變得如此微不足道。一下子Juan Atkins一下子又Mark Bell…你看看我有多寵愛你們的耳朵啊XD

 

 

剛在Spotify重聽LFO的經典佳作Frequencies,穿插的廣告剛好是U2的新專輯,這才突然覺得…他媽的U2真的爆難聽的XD

 

從另一角度來探討的話,雖說宏觀而言工業重鎮的環境對於電子音樂具有深厚的影響力,但合成器/電子樂器的精簡化與普遍化,所帶來的效應更是不可忽視。像EBM與Techno這一代的樂手,可能不像EN那樣還真的跑到廢棄工廠去取材了! 也不像TG那樣直接在荒廢/改造的紡織工廠成立錄音室~ 新一代工業/電子音樂人的音源取材以及表演宗旨,皆已不像最早期的工業樂團了。在此得提醒讀者一下,雖然EN與TG的作品表面上都看來很瘋狂不羈,但光是聽他們作品音色的精細度,就知道他們必定花很多工夫去雕琢、取材。

 

我想,重點在於…外在的工業環境或科技環境,終究會隨時間"內化"成為創作人記憶、表達、思考與聆聽習慣的一部份,而這才是真正讓電子音樂充滿張力與無限魅惑力的關鍵要素(這種內化過程也一直是J. G. Ballard小說常見的題材)。所以,其實你不一定要在"共時"的時空之下創作、呼應所見所聞的環境,不一定要"就地取材",不一定要"田野錄音",不一定要住在曼徹斯特,不一定要來自底特律…你的創作可以回憶、召喚、預見環境的變遷~ 世界的變遷,時代的變遷;你可以剪輯心中那些濃縮、累積、腐蝕、歪斜、荒廢的記憶之中的各種環境與聲音,就像一捲捲的菲林膠卷,一段段的鼓聲loop。80年代生長於台灣的你我,30幾年來所經歷的,即為變異得十分疾速,十分劇烈的農工業轉化與政治動亂…光是對這段迷失的歷史/回憶的追溯,我們就早該激發比所謂的Industrial或Techno更為精緻、深厚的藝術表達風格了~ 問題在於我們誰敢真摰地回視那血淋淋的過去呢?

 

關於雪菲爾的創作環境以及合成器的進化歷程,可參考BBC Synth Britannia的此段介紹,特別是The Human League、OMDJohn Foxx的解說內容:

 

 

…總之,別小看電子合成器的厲害。我從不覺得合成器是純粹的樂器,也不是樂器的模仿物而已。對我而言,彈奏一台中小型的類比合成器,似乎就可以很有效率地轉化腦海中一層又一層的畫面、視覺的感知與記憶,甚至是一些未成型又無法文字化的感覺~ 你心中的一些聲聲語語與想思,是很難全部用鋼琴、吉他、鼓這些音色音階都很固定的原音樂器來轉譯,也很難用單調抽象的噪音來詮釋。個人覺得合成器就像是一個音樂人的第二顆腦袋,或像是一個製夢機~ 就好像用聲音在拍電影一樣。

 

透過合成器,要調配出各種抽像、非音樂的音色,實在不是難事,就看你選的器材,以及你的耳朵與你的概念、意圖為何了~ 你可以調一堆卡通音來編寫泡泡糖流行音樂,也可以調一些工業味很重或充滿雜音的奇特音色。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構造出長期累積的聆聽記憶,你可以重現童年工業世代的聲聲噪噪,再將其與今日所處的聲音環境融合。但無論你怎麼玩怎麼調,你恐怕都沒辦法像這位達人如此熟稔於揉合各種音色與節奏紋理,而製作出的作品又總是如此獨特又多元。他真的很厲害…

 

Meat Beat Manifesto的Jack Dangers:與模組合成器同居的男人。說是器材試音,其實他把所有試音的片段都編成一首歌了吧! 像黑豬肉版的Aphex Twin~ 比較Q 😀

 

第一次聽這首歌已是14年前的事了!14年之後還是覺得這首很讚。哦那個Bassline….聽了好爽好爽(要聽CD的音質才夠好啦)

 

說到Meat Beat Manifesto,他們可算是我的愛樂歷程啟蒙之一啊,國中時在Tower看到Satyricon的CD產生了好奇心(封面怪怪的),後來就一頭栽進MBM的魔幻世界之中了;高二時愛聽MBM、AFX、DJ Shadows與Roni Size,天啊那什年代啊。一開始MBM曲風深受工業音樂影響(拼貼、取樣、政治宣言…etc),但發展到中期,已脫離工業音樂的色彩,並融合更多元的元素,也朝影像實驗的領域發展。節奏的迷幻感與厚重複雜的合成音效,加上各種意想不到的取樣片段,且沒有明顯的所謂黑人/白人樂風之別…MBM的風格確實是十分活潑多變,且十分難以定塑,編曲/構思方面之靈活與縝密,也令人相當敬佩。似乎也因為如此,MBM造成了某種cult式的地下風潮,但鮮少在主流的領域拓展其知名度。寫到這裏我還回想到了文章一開始對於Cabaret Voltaire的描述,確實可以來做個比較。有些樂評說MBM影響了Trip Hop的成形,其實這說法是可以認同的。

 

假如有一天你懷疑我是否被洗腦還是附身了,那就問我最愛的MBM專輯是哪張,林北化成灰也會回答你:是Satyricon!!

 

 

快轉到2010年代…今日有一些高手,懂得大量透過"軟體",來製作甚具時代精神的音樂作品,Burial就是這方面的奇才,更有趣的是他所使用的軟體與器材似乎都不是什麼特別特異或難操作的東西。但無論如何,無論是田野錄音、合成器或軟體…要做得出完美並具影響力的作品,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啊!

 

新世代之聲~ 每個世代都有一些怪傑懂得以自創的獨特方式,構製出刻畫時代精神的作品…

喂Burial你何時要發新專輯啊……………

 

 

新世代之聲~其實這兩三年以來,(快倒的)Soundcloud爆增了不少聽完Flying LotusFour Tet之後依樣畫葫蘆的業餘音樂人,但模仿貓們唯能學在皮毛上,因而節奏韻感處理得相當慘不忍睹,似乎是誤解了拼貼混音的真髓,所以將音樂的韻動性搞得面目全非。像FlyLo這樣大量使用軟體/App製作音樂並非想像中容易,特別是rhythm session的調配。並且,對於音樂歷史文化的了解,遠比使用什麼媒介來錄音重要多了,這就是拷貝貓所欠缺的啦。

 

簡單來說的話,原音、類比、數位與軟體的音樂創作,就像是蓋木屋、磚屋、鋼筋水泥與鐵皮屋之別。拿蓋木屋的要領來蓋鐵皮屋是不行的,反之亦然,而這些不同的房屋材質,也無絕對的優劣之別,皆需以環境、用途與資金等等方面來做考量。不過,對有些人而言,類比與數位,終究會是手工麵與機械製麵的差異哦!但也有人覺得泡麵反而比較好吃啊不是嗎?

 

扯了這麼多了,總而言之…個人還是認為,基本上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的論述,雖然針對的是相較之下略為冷門又小眾的工業音樂領域,但主編與受訪者們,還是精確地掌握20~21世紀流行音樂的發展面向,並且參訪的藝人們所提出的各種創作概念,包括各種反制媒體的主張,以及批判社會的表達,對於今日的創作者而言,依然十分具有影響力。不過,無庸置疑的是…現今的世代,不論是創作的規模,或許創作者須突破的各種框架與常規,已與當年的工業世代有相當的差距了!

 

現在當然已經不流行工業與Techno了! 不過當代音樂欣賞似乎也隨著資訊科技的發達,產生了一種十分奇特的聆聽族群:考古系! 以往可能過時的專輯就不會在唱片行看到,但現在,只要關鍵字搜得到,看你要聽Italo Disco、IDM還是Motown都不是難事,像我這兩天才首次聽過Bronski Beat的專輯The Age of ConsentYello的精選輯,雖說這些80年代團體給人有些"太油"的感覺,但說實在的他們的編曲能力好強,都是電子音樂的先鋒元老。同時,年紀都過30了,對我來說聽音樂已經不能與消費快感或品味的象徵劃上等號了,也不再會有崇拜偶像、追星與趕流行的心態,樂評的豪洨與鄉民的唬爛也都聽到麻痹了,所以既然有選擇,就只想專心於電子音樂的欣賞與考古。既然已有上百個,上萬個網誌都忙著介紹最新最流行的各種音樂,我想缺我一個沒差吧!?

 

是的,工業、都會、廢墟的環境與聲響,終究會內化變成記憶與思想的一部份。同時,新世代的霓虹燈夜景、都會迷林、虛擬符號的無盡激流…會再與過往不論是工業的、靈魂的、浩室的、Techno的記憶,相互交媾、衝擊、結合、結晶:Drum N’ Bass、Jungle、Grime、Garage…繼續發展出各種不同的變體。

 

我們不再以線性的方式來經驗時代的流變了,但這說不定表示對於過往的眷念…或遺忘,只會以更激進的形式來呈現。

 

 

(續)

 

 

*圖書資料:

Industrial Culture Handbook

本文節錄內容來自2006年的精裝二版

ISBN-10: 1889307165

ISBN-13: 978-1889307169

http://www.amazon.com/Industrial-Culture-Handbook-V-Vale/dp/1889307165 

 

 

延伸閱讀:
Technopolis #1:Ready! One~ Two~ Three~ Go~~~!
Technopolis #3:High-Tech Soul Brothers
Technopolis #4:Underpass!!!
Technopolis #8:Rot..And…Assimilate….
Let there be House!!
KNoW thE LedGe (Hip-Hip America 閱讀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