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p137)

 

“昇華通常都會對等於「去性化」,也就是,要將以原慾著迷的「粗魯」對象滿足某種基本驅力,轉移到一種「提升」、「有教養」的滿足形式’…例如寫情書來誘惑女人,或是用筆戰來代替人身攻擊。
不過拉岡認為原來的「粗魯」滿足對象還不是原點,原點是與其相反的空無,這才是驅力所環繞的核心點… “

 

本節的重點在於此段:

“…所以,一個平凡的客體,經過一種實體轉化(Transsubstantiation)的過程後,在主體的經濟層面裏,會開始運作得像是一種“不可能的原慾物"的具體表現,也就是說,成為物質化後的虛無

這即為何處於如此巔峰狀態的客體,會展現出一種客體的弔詭性,而這客體只能存在於陰影中,存在於中介/半存活狀態。

但只要我們撥開這層幻影,揭露出真正的實體,這個客體就會崩解,並只殘存一些普通物體的殘渣。"(p138)

 

本節所舉的例子: 海洋生物探險節目之中,海裏美麗優雅又顯得十分神秘詭譎的章魚,看了令人覺得十分具有魅惑力,但當它被抓上岸時,卻頓時變成一灘爛泥般醜陋作噁的怪物 (p138)。

 

所以我們來推論一下吧! 章魚美麗神秘的樣貌,是「原慾物」、「巔峰狀態的客體」,而所謂的「海洋」,就是實體轉化所發生的情境,也是巔峰狀態的客體不得離開的「陰影」、「幻影」與「中介狀態」。真正的實體所殘存的普通物體殘渣,就是撈上岸的噁心怪物。

 

octpu

在海中如此夢幻神秘的章魚哥… (圖片來源:Google/維基)

 

taco2

離開水面的圖礙於版權問題找不到可以轉的(一坨灰灰的像鼻涕但又有觸角…確實看起來蠻噁的),上圖是築地市場在批發的章魚,突然一大堆擺在眼前看了也覺得可怕,不過好像很好吃 😀

 

 

Vertigo:迷魂、迷情

此書以希區考克的Vertigo(中譯:迷魂記)女主角瑪德蓮為例,討論了她在男主角史考提心中如何經歷此番奇特的轉變過程~ 詹姆斯史都華所演的男主角史考提長年來患有嚴重的懼高症,他迷戀上一位名叫瑪德蓮的高貴女子(由大美人Kim Novak所飾),但她卻不幸於一場意外中墜樓身亡。這場意外引發男主角甚為嚴重的創傷症候,但無論如何他都對那女子戀戀不忘。後來,他巧遇了一位長得跟那高貴女子很像的交際花茱蒂,就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罷了,但就算如此,他還是對交際花產生了移情作用吧! 並還一直硬要把有些媚俗的交際花,打扮成高貴女子的模樣。後來茱蒂坦白告訴男主角,所謂的高貴女子不曾存在,那本來就是她了!

 

原來…高貴女瑪德蓮只是茱蒂受雇去扮演的一個角色,原因是為了要將早已謀殺好的屍體(某位身形跟她很像的貴婦),假裝成意外墜樓而罹難的,於是就得再假造出一場意外事故,並利用不知實情的男主角來當目擊證人~ 重點就是事故地點是個鐘樓,主謀者就是要利用男主角懼高症發作時神智不清的心理狀態,來混肴其判斷力。所以茱蒂或瑪德蓮這位假的高貴女子,一開始還花時間誘惑那這位男主角,然後自然男主角就會聽女子的話跟著女子走,最後就目睹了整個(假造)意外事件~ 總之這就是一場騙局。當然當男主角知道實情以後,對那高貴女子的記憶與愛慕便瞬間破滅了。

 

說到這裏,我們已可以理解,高貴女子在男主角眼中,是如何從一個客體的巔峰狀態,轉變成一灘令人作噁的實體殘渣,而那從幻夢(迷戀)轉化成事實(謀殺案)的過程,就像一層層的漩渦一樣真偽交疊…

 

所以,本節對於迷魂記的結論,就是"幻見掌控真實情境,人們是不可能帶著面具,而本身不付出某些代價。" (p140) 覺得這句話還蠻有道理的。

 

那到底所謂的Vertigo是什麼?看完上述敘述後,我們發現,迷魂記的原文片名"Vertigo"(昏眩)一詞事實上是有其寓意的。男主角看了會頭暈的深淵、漩渦象徵著什麼呢?此書認為那個深淵是「他者」的黑洞深淵~ 曾被幻見客體隱藏的魅惑空間。而原本令男主角的感到不適的懼高症,可以說是「他者的空缺」所激發出來而令他感到困惑的「暈眩」(p143)。當然,我們都知道所謂的「他者」,也算是建立在自我、 外在、 主體客體的基礎概念,當你沒有「他者」的概念而陷入一種極端自陷、病自戀的狀態,你的現實感就會崩解了。

 

個人看過電影後的直覺,則是覺得那些不時出現在片中的漩渦標記(很多哦!女主角的頭髮,鏡子,樓梯間的設計…etc),甚至是「戲中戲」與「重覆死亡」的設定,就像是「真」與「假」,「虛」與「實」的交疊處或相接的密門,而男主角就像是迷失在這些真假虛實之間,他沒辦法看清,也沒辦法做切換與掌握,不過我會覺得電影中所構造出的深淵,是與我們觀眾相互凝視的。

 

 

 

以下為非專業隨想/閒聊/筆記心得:

 

元祖偶像 (本段於2015年6月之後有再更新)

在讀這一節的時候,會聯想到為什麼影劇明星出門都得戴帽偽裝~ 他們平時都在媒體的海洋中,因此很怕成為上了岸的章魚哥,哈哈哈。

 

日本與韓國的偶像產業,似乎總是很懂得構製那片讓客體轉至巔峰狀態的迷幻海洋,特別是韓國SM娛樂所培育的偶像團體,以及日本傑尼斯年輕男星們吧! AKB系列更不用說了~ 極端的修片與形象矯正/整容,更複雜/創新的歌迷活動與置入性行銷,性暗示與置入性行銷密不可分…然而個人覺得傑尼斯「去性化」的美化效果是最為顯著的 ,此外我也認為至今日本男團,似乎比較少像韓國的2PM那種所謂「野獸偶像」的形象~ 也就是很MAN、很性感、很狂野又強勁的雄性特質,但今日的韓國女團,又沒辦法做到像日本的Perfume一樣簡單大方、新銳又脫俗。

 

少年對

好懷念啊~ 不過我算是SMAP世代了;喜歡少年隊是因為小虎隊以及其他台灣歌手都曾翻唱過他們的歌曲。

 

有興趣的朋友,或許可以從日本80年代的シブがき隊(澀柿子隊)、少年隊,以及韓國80年代的소방차 (消防車)開始慢慢研究東亞偶像男團客體形象的發展與演化,就交給你們啦XD

 

筆者小學時期曾經訂閱過一年份的Myojo哦! 就是SMAP還有森且行的年代! (哇剛查維基才知森桑退團去當賽車選手,帥啊!) 還有更小的時候超愛阿姨從外國帶回來的NKOTB(街頭玩童)踢恤~ 雖然不知圖案所代表的是什麼團體,但就覺得很酷炫~ 班上只有我穿外國人圖案的衣服,好拉風耶。縱然如此,好像除了小虎隊以外,一直都不曾瘋狂熱衷於「偶像派」的歌手,倒是以迷戀偶像的行逕熱愛過許多搖滾樂團吧! 現在想想,似乎90年代許多另類搖滾樂團,不也只是以偶像派的方式來行銷而已嘛! 比較忠於自我的可能就屬Pearl Jam了。

 

其實呢,一般的歌迷大都能分辨追星與現實生活的差異,不就是種嗜好嘛! 但這些偶像產業,終究還是養出了一些很偏激的粉絲~深陷於中而無法與現實中的異性產生正常的戀愛關係~ 一種很法西斯式的崇拜,很肛門期的愛物行逕。

 

重點是…這些藝人本身是想上岸也"上不了岸" ( 上岸就變章魚哥了啊)。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實為辛苦,更聽說有的(不論男女)還成為廠商/上司的性玩偶之類的。然後同業的競爭者,不但會匿名在社群網站上攻擊對手,還會設陷阱讓這些俊男美女們出糗,使其完美的客體狀態瞬間破滅,嚴重一點就是不雅照或偷拍性愛光碟流出,而通常女藝人受的傷最重,真的很不公平。偶像明星們因為工作環境與交友不慎的關係,或被經紀公司有策略地「餵毒」,而成為毒蟲的案例,更是層出不窮啊。

 

不過,像書中的例子都是電影/小說中男人女人之間的迷戀,因此客體的巔峰所呈現的完美無瑕,似乎總令人著迷得無法自拔,剛提到的一些追星重度中毒者也有類似的情形。然而,在現實情境之中,我想…不一定真的人人都會為巔峰化的客體而迷成這樣子的啦!

 

身為公眾人物/偶像明星,或是團體中較令人欽羨的領袖人物,當他們客體巔峰化/物質化成虛無的狀態時,不必等到幻影散退露出實體,就已有可能令人感到作噁,或因嫉妒而產生反感,因為人對於不真實的事物,或是過於美好的事物,甚至是與自己差距太大的事物,還是會有種莫名的排斥感的。

 

同時,每個人對於所謂領袖氣質的定義也不同,像崇拜龐克樂團的孩子,應該不會太喜歡那些校隊的當家四分衛吧。當然一般人也不一定對於現實物的殘渣全無好感。不過,重點還是此書中提到的那種"落差感"啦!

 

真實的殘渣不一定是噁心可怕的~ 舉個輕鬆的例子好了! 前陣子看過一集Running Man還蠻有趣的~ 這裏指的是第209集「三角謎題競賽」,沒錯筆者曾是Running Man忠實觀眾,但韓流只是略懂! 剛好這個節目常邀請當紅偶像藝人去做犧牲形象的活動,所以覺得還蠻惡趣的~ 像是叫金秀賢去雞舍活抓土雞,哈哈,那集看得超爽der。

 

三角謎題競賽這集之中,嘉賓剛好分成"元祖偶像隊"與"新偶像隊"兩隊~ 原來所謂的元祖偶像,雖泛指8~90年代韓國的偶像團體,但事實上來的佳賓,都是一些過氣/退休的"ex-偶像"啦,重點是大家都變了! 身材走樣+走兩步就腰酸背痛! 像H.O.T.的文熙俊就變成了只剩滿滿的喜感的胖子。這些應該都是我國高中時叱吒風雲的超級偶像,以前班上的男同學還有人特地去剪安七炫的髮型,台灣的音樂節目也常播他們的MV,天啊那什麼年代啊! (就湖人大戰國王隊的時代啊! ) 但現在這些"元祖"們,其實也就都只有30幾歲40幾歲而已,卻好像NBA球星一樣都已到退休年齡了! 基本上就都素人化或諧星化了,大多也沒啥演藝事業了,若不是當主持人的話,就成了綜藝節目的通告咖吧! 然後身材與形象完全都走了樣,這種落差感反而造成一種幽默感啦! 

 

mkj1nkin2

上圖應該是對SHINee的泰民說的啊從V線條到U線條是沙洨XDD 歲月不饒人,Candy時期的青春ㄟ肉體,卻沒有現今實體(的肥肥)殘渣來得有幽默感。 胖才可愛啊! 胖又嘮叨,競賽又老是輸…這樣才親切啦! (截圖自影片)

 

再嘮叨一下好了,以前MTV與Channel [V]成天狂播H.O.T的Outside Castle,同學們也很愛聊這首歌,當時對所謂日本視覺樂團不算陌生的我,看到韓團這種有點太over的視覺效果,確實是挻反感的~ 或許正是因為形象客體化得太徹底而感覺不適。然而,最近看神話的烔完哥在電視節目中喇滴賽,才知SM的老闆李秀滿曾經將日本視覺系的帶入韓流男團||| 原來如此啊-_-||| 好吧…那我覺得烔完所形容的舞台效果不像X呷胖,比較像聖飢魔或是克勞賽大人,哈哈哈~ 偏偏筆者以前就是因為這首嚐試視覺路線的「YO!(惡童報告書)」而開始對神話…的玟雨有好感的,那時確實對根本不知是誰的 “魔神仔" 有些些Orz的印象。。。 (等一下因為提到Yo!現在才突然想到文熙俊自稱"文YOYO" XDDDDDDDDDD)

 

001d094935da1342ec3d4cH.O.T於90年代末的造型;好像看到京、薰與Die了 !!! 還有心夜XDD p.s. 文yoyo是上排最左!

 

後來烔完哥還提到以前H.O.T為了維持巨星形象,平時神秘低調就算了,連出門去個超市也得畫妝+seto頭髮  (令人想到以前Oricon的主編說過Malice Mizer的歌迷會穿COS裝去投票,更神!) 反之神話成員都只穿運動服騎單車去練舞,下班就喝酒逛街+狎鷗亭趴趴走,造型方面也casual很多,比較"街頭頑童風"吧XD 以前對他們的印象就是穿垃圾袋上台的孩子們~ Baggy pants的全盛時代啊!

 

這樣看來,當年H.O.T最後進化成「極端客體化」的路線,上不了岸啦! 但對當時還甚為年輕的成員來說,確實是一種負擔吧! 並且當年的那種造型概念,今日看來都感覺挻過時的了啊(而且也可以說是抄襲的),何必呢!? 無論如何呢,還是希望他們可以重組,蠻期待他們的2015年進化體…看能否呈現出符合這個年代的冷艷與超現實氣韻。

 

反之,最近看了同期老團G.O.D.與神話於「柳熙烈的寫生簿」的現場演出,總之就是「哇~~~!」 神話他們重新演繹2004年的暢銷曲Brand New,就覺得他們真的是挻厲害的哦! 申彗星的歌聲啊 ❤ 同時G.O.D的길 (路) 今日聽來還是很溫暖啊! 好像正是我所需要聽的,嘿嘿。青春是短暫的,好歌是雋永的啊! 現今當紅的韓流男團,能有幾首單曲還會在十年後依舊聽來不退流行呢? 撐得過五年魔咒與兵役嗎? 雖然不會特別瘋迷這一塊,但都希望大家未來全部都繼續走紅下去,這些孩子真的很辛苦啊~ 犧牲人生中最寶貴的青春年華,體驗瞬間的光鮮華麗,隨即落為潮流的餘渣…太殘酷了。不過神話與G.O.D.兩隊合起來的話,給人感覺好像幽遊白書哦! 就幽助,藏馬飛影,健康第一,小閰王,戶愚呂兄弟那些的XDDD

 

反正就是很好聽的流行歌曲~

 

 

 

歐巴自毀形象救蒼生XDDDD 神話放送第一季超好看的啊;玟雨的屁屁操確實有效XD

 

哈哈~ 各位讀完這段元祖韓流偶像的介紹,再回想我之前寫的那些關於電子音樂、藝術電影與文哲/心理分析的文章之後,會不會也有種客體幻象急速崩解的錯愕感呢? 三八啦! 大家也跟我一起來 Eusha! Eusha! 一下吧 😈  😈

 

莫非…本誌的讀者們在現實生活中其實就像…  😮 

eric不現木圖片來源:http://kpopn.com/2013/08/10/187837 via Google

 

所以呢,我們青少年時代崇拜偶像的過程,多半就是分不清海洋與岸上的差別,但年紀大了,感覺會不同吧! 反觀有些藝人年紀大了就一直整容一直想要保持外在的年輕形象,那其實很病態,這就讓人想到柯能堡今年的片子Maps to the Stars

 

那我們讀這些解說的時候,可能以為客體的巔峰化,需要相當講究的美化媒介,像希區考克電影、偶像明星、綜藝節目這些的,基本上都是十分精緻的影像產物。但個人又發現這個假設其實不一定正確。例如學運期間很多粗糙的自拍畫面或以簡便攝影裝置所紀錄的素人演說影片(說到這個就想大叫一聲"阿北沒電了!"),事實上這種影片也存在著客體巔峰化/客體被環境的幻影所美化的現象,所以情境與個人氣質、角色扮演、姿態動作的呈現才是最關鍵的,同時觀者的角度也是極具影響力的。那抽離了學運抗爭的環境,同樣的人可能就不覺得有啥領袖魅力了,甚至覺得"原來也只是這樣而已"。重點還是在於我們觀眾要如何懂得分辨何為幻影何為真實嘍! (p.s. 我去年11月就寫這段了,所以…)

 

因此,所謂的"政治素人"到底是什麼?真正存在嗎?

 

 

 

附註:何謂病態自戀者

稍微在此說明一下何謂病態自戀者。此書的下一章節就有提到:病態自戀者只知道社會的遊戲規則,因此特愛依此操控他人,但他自己本身沒有倫理的認知與責任,倫理也不受他律性的個體所制約(身份地位、團體、法律、社會環境結構) (p160)。

 

意思是…一般而言,有些人有自覺的倫理觀,有些人沒有,但沒有的人,至少都還會怕他人的責備與法律制裁。但病態自戀者是這些全都沒有了,卻還是懂何時該在社會場域之中偽裝幹嘛的,只是他的偽裝目的與根據都已不正常了。

 

病態自戀者的言語使用,會有相當詭異不妥的現象。一般人用言語來賦乎命令時,像是"你是我的主人",這命令與事實之間,還有個緩衝/不相等的斷錯關係,甚至聽的人可以隨時反駁,聽的人若真的認同了,達成協議了,這命令與事實之間還是照樣沒有絕對相等的關係,一切都還有變異,語言與實物之間的指涉本來就是活的…但病態自戀者不能理解這麼多,對他們而言,自己的命令完全相等於自己所認知的事實,其他一律否定、攻擊、排斥(請參閱p170~171)。

 

所以,病態自戀者因此會歇斯底里地將自己的執念,強制於自己與別人身上。對他們而言沒有現實感,沒有真實感,沒有象徵秩序…就都沒有區別。老實說看到這裏就覺得政客與隨機殺人犯在這方面的病態還真不相上下! 說不定是彼此的拷貝貓,也說不定社會上愈多這種病態自戀型的案例,就代表愈多政治人物自戀的形象太泛濫~ 這個已是法西斯的研究範疇了,只能說台灣大眾一直一直都對此病態處於傾迷/沒有免疫的狀態。

 

倒是,個人覺得"自戀"這詞好像有些太正面,一般人看到自戀兩個字會想到的是自我感覺良好、很臭屁、很像"花輪"(嗨~寶貝!xD)的那種形像罷了,事實上病態自戀者不是如此,他們不但自陷,自溺,還會自虐並施虐於他人,所以…或許口語上"自溺"會比較貼切,但在此的自戀是英語的Narcissism翻譯過來的專業術語啦,所以不能給人家亂改,就當做是一種延伸意涵,且重點是在"病態"兩字。因為我的讀者可能直覺上比較傾向於以口語與常識的角度來解讀(但口語與常識的角度也很重要),所以在此特別解說一下。

 

而本文一開始提到的段落:關於文雅、升華的身體欲求或滿足~ 我想,正常的範疇而言,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大概就是臉書的筆戰吧。在網路世代之前,這類的疏發,就是語言書信以及一些體育競技活動為主,基本上有時會覺得"語言"就是為了這種爛差事而存在的啦! 但是像今日的臉書與推特,很容易令人失去主體之內在/外在的距離,加上我們對於心靈方面的認知教養嚴重不足,因此蠻容易產生一些輕微的"病態式自戀"症候,導致一些筆戰、po文與跟縱狂行逕變得具有殺傷力。

 

當然,無所不在的偶像明星商機與法西斯政治結構,那些上不了岸的章魚(哈哈哈好喜歡這個隱喻)最終還是會促使這種病態自戀猖狂吧!

 

 

 

 小結:

其實這一節介紹的內容十分重要,簡單一個客體的疏離化與美化效果,事實上可以引伸至各種面向來談論,從最簡單的談戀愛,追星迷偶像,到精神分析,甚至是政治、法西斯的層次都可以見到這種客體轉化的例子。

 

上一節我們提過如何確立「內在」與「外在」的分別以及緩衝距離,並且不要因為外在的社會秩序具有"失真性",就一眛抗拒它。而這種"距離"的觀念,則繼續在此章的介紹中以微觀的方式進一步觀察。上一節給我們的啟示是一個人的社會定位無論是基於幻象般的規則或秩序,某程度上它得保持明確,那這一節所談的,是我們與他者之間的距離,總是會受一些主體與客體的表現與觀感而有所變動~ 客體可能因為你的欲望投射而失真,而你也可以因為在見證真實時,反而感到不安難受。重點還是一樣,保持距離,不能太近,不能太遠,然而欲望是湧動的,是空洞的,是不定的,沒有一個既定的指令可以有效制約它…

 

我們的社會,基本上是蠻鼓勵我們以激動、認真、衷心的方式去迷戀偶像的。以前從來都不反對自己與週遭的朋友追星,也覺得把歌手當做自己的情人一般談論都蠻可愛蠻風趣的。不過,這幾年來慢慢覺得這種文化確實有其十分虛偽的一面,並且這些虛偽、黑暗面,早就在侵蝕那些偶像藝人的心靈了,而我們若再繼續大肆物化這些藝人,繼續瘋狂地迷戀崇拜…這樣子…好像…很沒人性吧! 但這都是我個人見解罷了,原則上我不管他人怎麼想啦。

 

真正的感想是…或許愛情這回事,不是著迷於那些客體的幻象,而是在真實之中體會到心靈上的認同與好感。真實不一定唯美,真實總是帶著尷尬、笨拙與不完美…真實不會一塵不染,真實說不定滿身汙垢與醜陋的疤痕~ 這些汙垢與疤痕的歷史,就是他/她需要你的愛的理由。

 

沒有這種愛一個人,或愛一件事物,或愛一塊土地的決心,那麼你的愛將會迷失於真偽交疊的漩渦之中~ 你將沉陷於病態自戀的深淵之中…

 

 

(完)

 

 

 

圖片來源:

希區考克電影「迷魂記」(Vertigo) 劇照截圖

Running Man影片截圖

章魚一: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f/Octopus_at_Kelly_Tarlton%27s.jpg

章魚二: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9/Octopuses_in_Tsukiji.JPG

 

少年隊照片來自Google搜圖

 

神話Eric宅在家打電動的圖片來自 (via Google)

http://kpopn.com/2013/08/10/187837/

 

若圖片刊登有所不妥敬請告知~

 

摘錄自:
傾斜觀看 :在大眾文化中遇見拉岡
第二篇: 有關希區考克,我們是永遠不曾知道太多 第四章: 不受騙者如何犯錯 (p.115~136)
Looking Awry :Introduction to Jacques Lacan through Popular Culture
作者: 紀傑克 (Slavoj Zizek) ;譯者:蔡淑惠
出版社:桂冠;出版日期:2008/09/01
ISBN:9789577305831 叢書系列:21世紀圖書館

 

 

 

延伸閱讀:

偵探的本質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The Black House

Store of the Worlds

Apocalypse Now / 革命之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