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來閒聊音樂聆聽的習慣,也順便稍稍介紹這首個人一直蠻中意的歌曲,收錄於DJ Shadow1996年發行的經典專輯Endtroducing….. 

曲名取得十分貼切…很適合夜深人靜的午夜時刻來聆聽,算是後嘻哈時代的’round about midnight吧!

原來嘻哈電子音樂也有「夜曲」啊~

為何有些歌曲明明很好聽但聽久了會膩,然後過十幾年後又重聽它的時候會覺得很尷尬,但有些歌曲就不會呢?

 

 

本誌的標題來源即為這三首歌……

 

DJ Shadow – 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

 

Miles Davis的午夜旋律

 

大約於午夜中的午夜…

 

 

1. ‘Round About Midnight, Year 1996

djs1  dj3DJ2

 

以上三張照片(我拍的),即為筆者在1999年購入的初回版CD(紙卡)。內頁中的大型二手唱片行,以及最後這張雜亂的工作室一隅,其實對當年的筆者以及許多聽眾而言,某程度而言是有所的影響力的~ 接觸這張專輯以前,我們對於音樂創作的定義與想像,就是吉他,鼓,練團室這樣的格局,那電子音樂的話,大部份藝人都以超現實與極簡化的構圖來設計,嘻哈則是較為強調團隊/個人的肖像。像圖中黃色筆記紙上面寫著幾秒到幾秒的取樣資料,以及桌上各式各樣的唱片,某方面象徵著一種與眾不同的音樂創作型式,某程度上而言,也顯露了電子音樂十分樸實、 生活化…很小敘述的面向。

 

當然整張專輯的取樣精神,也都呼應了其封面設計。大部份的人對於這張專輯的認知,可能就是止於"全部是取樣的"這種百科知識,因此,想在此提醒各位愛樂者~ 取樣人人都可以學,特別是當今有TraktoriZotope Iris所推出的實用取樣軟體,取樣變得不需天份與深厚經驗,但是…並不是只要熟稔於取樣的技術,就能編寫出如Entroducing一般出色的佳作;你也可以完全利用取樣去編出一首101%的陳腔爛調。重點還是在於敘述,重點還是在於節奏,因此重點還是在於表達,風格,生活,以及文化。

 

 

2. Digging (via urban dictionary):

Digging is the act of looking for vinyl records (wax) in a non-corporate, non-chain-retail establishment. It may mean mom & pop independent record shops, but could also refer to thrift stores, flea markets, estate sales, record shows, or any other sort of second-hand place for vinyl. If the shop’s sign consists of someone’s name, followed by the word “Records" (“Jim’s Records", “Craig’s Records", “Bob’s Books & Vinyl"), chances are you’ll be digging there.

“Digging" is short for “digging the crates", as most of these shops consist of an unorganized room filled with tens of thousands of records shoved in cardboard boxes and milk-crates of all sorts. “Digging" means to comb, or “dig", through these boxes, in search of great vinyl that has slipped under the radar. Most, if not all of these records, are second hand, and sold at prices well-under that of retail music. Haggling is expected.

 

簡譯:Digging指去一些非連鎖店家的唱片行挖尋不限於當代潮流的黑膠唱片,此類店家不限於自營/獨立的唱片行,像雜貨二手店、車庫大拍賣、跳蚤市場都算~ 在於通常這種店家的店名都是以老闆的名字命名的,像是Jim’s Records之類的。

Digging為"digging the crates" 的縮語。筆者補充一下:也有人叫它Crate-digging。Crate泛指"箱子",通常指的是正方形的木箱,而所謂的牛奶箱(塑膠製的),就叫milk crate。在國外的二手店,黑膠大部份都是用廢棄的小木箱與牛奶箱來裝,並且店家不會特別依據曲風做分門別類。在這種二手店買唱片的話,價格都很便宜並且大多可以殺價。

 

7-03

這個就是所謂的Milk Crate,近正方型的尺寸正好可以放黑膠唱片。P.S. 因為Google搜圖結果中適合的圖片在使用權限上沒有確切的標明,所以最後選了我們MIT台灣工廠的產品來做解說,附上連結順便提供給需要牛奶箱來裝黑膠的DJ們參考。

 

這裏筆者再說明一下好了,雖然我沒有確切的digging的經驗,但遊學時朋友曾經帶我去逛過泛似當舖的二手雜貨店與二手唱片行,基本上完全符合上述的digging地點的定義。在這些二手店裏,黑膠一張大概台幣40~80元就有了,筆者那時就買了幾張台幣40多元的Talking Heads專輯,還有一套台幣大約120元的Physical Graffiti有的店家對於音樂類型有所涉獵的話,還是會做大略的分門別類,但基本上都並不會刻意將店做什麼陳列與設計,所以文青們恐怕無法適應這種唱片行的純粹感(簡陋),而且要找"一般"的唱片並不容易,譬如說你想要Aphex Twin的舊作還是什麼的,不太可能找到,這種店家的貨色多半是爵士、放克、Disco、鄉村、老搖滾與過氣的80年代舞曲。

 

那為什麼有的DJ那麼注重所謂的digging呢?這與DJ的創作模式有關,DJ除了播歌以外,還大致分成兩類~ 要不就強調刷碟技術的展現(Turntablism),因此得找一些或許聽來普通,但刷起來很有特色的唱片,要不就大量仰賴取樣(sampling)的技巧,因此digging就是其取樣材料的主要來源。

 

Digging的精神就是隨興與驚喜,digging所dig的是片段,也是歷史、記憶與遺忘…

 

來段J Dilla的黑膠唱片蒐藏介紹~

 

正好本文所談論的DJ Shadow,在這部探討DJ文化的紀錄片之中,介紹了他家鄉那裏的一家大型二手唱片行。想認識一下Turntablism文化的讀者,可以抽空來欣賞一下整部紀錄片:

 

 

DJ Shadow在片中的訪談最後說了一段蠻發人深省的話:無論你發了什麼著名的專輯,十年二十年過後,你的唱片終究會來到這裏…被人遺忘的唱片堆。

 

那筆者我其實從來都不是一個稱值的唱片蒐藏家。筆者不為人知的三大秘密就是:1) CD/唱片其實買得很少 2)不知道什麼叫潔癖 3)不會後滾翻,哈哈哈哈。買不買實體唱片,我想這不是是非對錯的問題,也不是"可以理解"或"無法理解"的問題,就看你的態度為何,只要心態上不是貪小便宜,也不是很揮霍的話,都沒關係,而重點是不買CD並不代表就是貪小便宜,買一堆CD也不代表浪費錢,這都沒有直接的因果關聯的。

 

這四五年來(也就是花了十幾萬購買合成器與音響以來),我CD/唱片平均一年買一張,台語歌的不算,線上付費下載的(e.g. Bandcamp、iTunes)不算。主要原因是筆者對於奢侈品的消費分配習慣,算是已經定型:CD與唱片的訂價,個人覺得真的有那麼點奢侈,因此就把零用錢花在買書了,像J.G. Ballard原文小說已經蒐集半套了,Samuel Beckett的精選也是買整套的,更曾花近萬元買某位哲學家的原文書。並且,有時還會直接跟國外的出版社訂書,或買一些舊版的二手書。

 

那我當然也很想買一堆黑膠唱片來聽啊,可是…一台好一點的Deck要上萬,一張全新的黑膠加運費也要好幾百,但同時,一台中小型的合成器大概兩萬有找…在乘品因月買3~40張全新黑膠就這個價格了,才3~40張耶! 因此確切地說,我將聆聽享受的成本,削減為知識汲取的訴求而已。不過相對之下,這樣創作的成本提高了,而蒐集嗜好持續則以閱讀為主,因為那是必須的~ 聽mp3或wav還可接受,讀電子書我真的沒辦法適應。

 

其實偶爾還是會失心瘋地狂買數張唱片啦,畢竟還是有特賣會不是嗎,可是那也大概每一年兩年一次而己嘍,要我蒐集到上百張是不太可能啦。不過,最近看到臉友會去台中的店家挖一張3~40元的CD,覺得還蠻羨慕的。林北的"行政區"優良的唱片行是有兩家,不過從大學至今只各成功走訪一次,因為店家的營業時段不太固定,而且其中有一家是同學帶的,記不得確切地點,太難找了。但那種俗嘎靠北的二手店就好像不存在了。最近有空的話,還是會找時間去類似的店家挖挖寶。

 

那麼網路挖寶呢?幾年前曾透過Discogs買過Cabaret Voltaire的二手黑膠,且以最便宜的海運購得(然後等三個月到貨xD)。不過Discogs的二手唱片不是你要的每一張都有,價格也隨賣家高興而定,因此一切隨緣。

 

instvodc1

筆者的二手黑膠,Cabaret VoltaireMicro-Phonies,定價3塊錢美金;不過這張並無收錄12″版的Sensoria。無奈這一兩年的黑膠風潮導致現在Discogs的二手黑膠都漲價了,運費也漲了 😦

 

那個人覺得以DJing為志的愛樂者,實體唱片的digging固然是蠻必要的,但像我們這種業餘愛樂者,就可以以"虛擬digging"來取代,然而那只是為了考古與長知識用,並不代表我推崇"數位取代類比"的論點。數位產業為了維持競爭力,總把自己與類比的差異以時代的落後與先進來劃份,但事實上,那不是科技進步與否的差異,而只是構造上與功能上的差異,說穿了就是不同的事物罷了,優劣全看用途與功能的適當發揮。近年來黑膠唱片銷量的興起,就代表著黑膠與虛擬數位音樂有相當顯者的差異,黑膠無法被mp3下載所取代,因此兩者發展出了不同路線的商機,反觀,CD音質與高品質mp3或wave檔的差異愈來愈小了。

 

至於下載、串流或Youtube聽音樂的音質問題的話…由於我最近四五年都在考古電音、舞曲相關的音樂,所以多半選擇12吋唱片的版本來試聽,12吋不但編曲型式多為舞廳播歌來設計,且音響的重度比一般黑膠或CD 更重。當然這類的歌曲轉成數位音檔後,聽來是不會比聽唱片來得過癮啦! 但由於著重節奏部,因此音色音質的差異,應該不會像其他類型的音樂差得那麼多。若說是爵士、前衛與人聲較為突顯的流行歌曲的話,建議還是得買CD來聽嘍! 像是Scott Walker的The Drift只在youtube上聽就顯得有點過份了!

 

筆者雖然很有系統地老在Youtube與Spotify做digital-digging(這我的自創語),但創作時所使用的合成器一半是純類比,一半是虛擬類比,就算原先對數位類比沒有成見,但知道適合自已的,就是以觸感、音色的張力與重度為優勢的類比器材,不過我不講究類比的血統,100%純類比有時聲音太硬不適合;100%數位我也有使用過,可能適合案子交差的訴求,但不適合自己的表達風格。

 

先不說類比好或數位好,只說類比與數位的差別相當大:類比就是不一樣,類比像是油畫,數位像是樂高積木,有的人很會玩樂高(我小姪子就是),但我是調色高手,大家拿手的事情皆不同。同時合成器音色調配時的微度拿捏,很多時候就是靠手感與直覺的,而這種手感不但十分關鍵,且無法被觸控螢幕或滑鼠所取代,就像是畫家需要的不只是構圖能力,手也要巧,臂力腕力也得十分靈活,而油畫的皺摺刻紋帶給觀者的視覺流動性,或是淡淡的顏料緊咬無上底漆的畫布的奇特效果,始終無法被電腦繪圖所取代。但數位不是不好,你有聽過麵攤的廣告招牌花兩個月用油畫畫成的嗎?

 

不過,就算是只在Youtube上聽歌,我可是用一對KRK Rockit5接Mackie的混音台來聽來自iMAC的音樂播放! 算是拿錄音器材來挪用,這算中/高價位的視聽享受了吧,用Rockit5聽沈文程還蠻爽的。所以,我就算是digi-digging,但音質的誤差值都在可接受範圍之內。若愛樂者們想以YT或Spotify這些免費線上平台取代實體CD的聆聽享受,電腦、喇叭耳機的品質必然要提升,同時要注意YT音檔的音質。

 

另一個適合digi-digging的免費平台是8tracks,8tracks全是由用戶自行編製的"合輯",限制一個合輯的曲目內不可以有兩首相同作曲者的歌曲,限制聽者不可以倒轉,不可列出曲目,不可以連按快轉四次,並且像Spotify一樣,累積一定播放率的話樂手會收到費用…就以這些設定讓線上播放合法化。8tracks的好處是用戶有些以心情記事與回憶來編合輯,有的是以研究精神在陳列音樂歷史,因此是個相當實用的學習平台。而缺點呢,大概就是APP的系統不穩定吧!

 

個人喜歡8tracks的"隨機性",有時當你已經知道要聽什麼而找什麼專輯來聽的時候,某方面而言沒有什麼新鮮感。但在8tracks就不一樣了,內行的鄉民總是會放一些超好聽的非主打歌,以80年代的新浪潮而言,後期的Roxy Music總是讓人驚艷~ 每次都被嚇到,Bryan Ferry的歌聲真是他媽的神奇啊!

 

 

最近還有人把Eric B. & Rakim所取樣的歌曲做成一個合輯,哈這個我在YT有編過清單! 還有Afrika Bambaataa的推薦系列→這個留待未來的Zulu Nation特輯(若有寫的話)再來聊。

 

 

 

3. Insight, foresight, more sight
The clock on the wall reads a quarter past midnight…

雖然Entroducing…..是個人聆聽經驗中首張全取樣作品,但它給人的感覺蠻順暢的,沒有什麼明顯的拼貼感。而讓我深刻體會取樣拼貼之魅力的,反而是Jungle BrothersStraight out the Jungle (1988)以及高中時代曾經風光一時的Propellerheads唯一專輯Decksandrumsandrockandroll

 

其中聽得覺得最順的,是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這首,可是! 頗令人意外的是,這首是專輯之中取樣數最多的歌曲! 那五顆零!?

 

根據維基以及WhoSampled的資料,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包括以下這些歌曲的取樣:

 

“Sower of Seeds" by Baraka (人聲)

“Sekoilu Seestyy" (English: “The Madness Subsides") by Pekka Pohjola (多種元素)

“Releasing Hypnotical Gases" by Organized Konfusion (人聲)

The Human Abstract" by David Axelrod (音色效果)

“Dolmen Music" Part 1&2 by Meredith Monk (人聲/旋律基調)

“Biography" by Meredith Monk (旋律基調)

“Outta State" by Akinyele (人聲)

“California Soul" by Marlena Shaw  

“Life Could" by Rotary Connection (鼓聲)

 

曲目的數量還不算什麼,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這些原曲聽起來與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都差蠻多的。以下列舉幾首曲子來聊聊:

 

像這首Sower of Seeds是一首1973年發行的泛靈魂/輕搖滾作品

 

 

而"Sekoilu Seestyy" 其實是一首泛Fusion-Jazz的作品,發行年代為1974年,由來自芬蘭的名貝斯手Pekka Pohjola所錄製,這首98%是純演奏,非常悠美動聽~

 

 

下一首The Human Abstract,就相當地Whao!了初次聆聽的時就Whao!了好幾次。David Axelrod是一位泛爵士/靈魂/前衛的作曲家。根據維基的資料, De La Soul、 Madlib(即Quasimoto)、 DJ Premier都曾sample過David Axelrod的作品。若不知該從哪張專輯開始聽的話,可參考Allmusic的專輯列表與評論。

 

絕不建議對這首歌視而不見! 快聽! 整張專輯都很棒~

 

 

Meredith Monk則是一位自70年代開始就持續發行過甚多傑出作品的作曲家/歌唱家/舞蹈家,讀者們可能比我還熟悉她的作品。這首"Dolmen Music",個人覺得是專輯中算最為詭譎也最具創意的取樣材料。

 

 

 

至於Marlena ShawCalifornia Soul (1969),確實大鼓鼓聲的部份與Rotary Connection 的 “Life Could" 很像。然而此篇日誌發表之後不久,有人在WhoSampled提出糾正,筆者聽過幾次後也是覺得比較像Life Cloud。 Marlena Shaw的California Soul其實我還蠻常聽的,基本上是覺得不太像是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的Drum Loop,但也有可能我們都搞錯了~ 總之有機會再仔細聽聽看:

 

 

 

至於Organized Konfusion的話…啊90年代初的Underground Hip-Hop啊,我當年年紀還太小,那時認得De La Soul就已經很強了,所以對於OK一直只有淡淡的印象。可怕的是聽他們這首經典歌曲"Releasing Hypnotical Gases",就感覺他們的編曲內涵已經超越當代的嘻哈很多了,會令人稍稍聯想到Gary Clail & Tackhead那一伙電音強人(但還沒那麼電那麼瘋),籠統地說亦有點像Hip-Hop快要蛻變成Trip-Hop前身的那種重節奏迷幻風格,但基調還是嘻哈的血液。然後這首Releasing Hypnotical Gases的歌詞…哇!!!! 所以說呢,嘻哈怎會只是低俗的街頭音樂? 那些貶低嘻哈的人懂文學與詩作嗎? 事實是…一首稱得上經典的嘻哈歌曲,需要至少五首詩篇的質量來構成,這首"Releasing Hypnotical Gases" 便是典範之一…天啊讀到下巴掉到腳趾頭上…

 

As you look from whenceforth I come, riding the wind
Thus eliminating competition from bird’s-eye view
I’m descending in helicopters, in a village raid
Flesh will burn when exposed to the poetical germ grenade

I’m highly intoxicating your mind, when I’m operating
On cell walls to membranes, cytoplasms to protoplasms
Disintegrate ’em, eliminate ’em, now no one has ’em in battle
I display a nuclear ray that’ll destroy bone marrow in cattle

Thereby destroying the entire food supply
That’s crawling with AIDS, maggots, flies
It’s ironic when a demonic government utilizes bionics
And a six million dollar man to capture me

Clever, however, you could never ever begin to apprehend
A hologram who’s determined to fight solely
To defend in wars a land of the holy
I threw a rock and I ran

‘Cause I couldn’t stand anymore
Within the depths of the sand
So don’t ask me who’s sane
‘Cause the hypnotical gases are eating my brain

Oxygen levels, check it, hydrogen levels, check it
Nitrogen levels, check it

Twenty-thousand leagues down below
Minus one-hundred and forty-three degrees
Seize the info, gather the archaeologists
The aftermath needs to follow this ’cause it’s deep…

這張一定要來認真仔細聽啊! 第7首"Prisoners Of Wars"有夠讚! 然後第8首"The Rough Side Of Town" (副歌一直人喊"South Side! South Side!")瞬間讓人聯想到KRS-One的South Bronx

專輯資訊請至Allmusic的介紹

 

 

總而言之,這首Midnight In A Perfect World大都是由’60~80年代的作品所拼湊而成的。從這首曲子就可明白,通俗音樂雖然大致上被定義為以旋律、節奏、人聲與樂器演奏所構成,但沒人規定這些演奏的內容來源為何,而換以前衛音樂的角度來說,便是沒人規定演奏的方式為何。並且,旋律與節奏的定義可以很廣泛,也很可以很巔覆。你可以以最反常的方式,做出最怡人動聽的作品,同樣也可以以最平常的方式,做出最艱澀難嚥的歌曲,一切都看你的表達為何。

 

然而嘻哈音樂的取樣與拼貼,絕非僅限於20世紀初達達/超現實主義那般著重於形式的取巧與巔覆。取樣與拼貼就已是生活中的一部份,你的記憶,思想與對話,本來就是各種時空的拼貼了。而若以嘻哈的發展歷史來思考的話,DJing與取樣拼貼對於’7~80年代的勞工階級孩童而言,則是一種替代學琴的玩音樂管道~ 就地取材,大部份人家中都有唱片與唱盤,卻不一定有鋼琴與吉他。

 

嘻哈從來都不是一種刻意打造的意識,它不像剛提的那些20世紀初的藝術運動,以特定的知識份子為主還得搞搞小團體寫寫什麼宣言的。嘻哈算是一種自然聚散的複合體,它基本結構就是將對於現實環境之想思(都會、街頭、社會、歷史、文化),透過一種強烈的個人表達欲望,以及為個人表達風格所量身訂做的特殊形式,投射在對於音樂的記憶(從爵士算起,一路到靈魂、放克、Disco…etc)。嘻哈也算是20世紀通俗音樂類型之中最具廣泛的"小敘述"特質的一種了。

 

所以嘻哈是突顯呈現手法與風格的,因此它註然會脫離制式的音樂型式,而要成功掙脫制式的表達,要忠於表現自我的話,需要的關鍵要素還是如BambaataaKRS One所主張的…知識。知識讓人覺醒,知識讓人懂得觀察,知識讓人懂得解構時空,知識讓人懂得反抗體制。而Entroducing…..就算是一張十分理想的嘻哈精神作品,它犀利創新的部份十分前衛十分知性,但同時流暢溫和的部份會送聽眾進入時光隧道。

 

嘻哈有MC的口技,有街頭塗鴉,有b-boy街舞,有DJing。街頭塗鴉又有分throw up、tag、sticker、wildstyle等等的類別,往Djing的角度再去觀察,就有Turntablism,也有digging。這些次類別的存在,還是為了更精緻地呈現嘻哈精神那種貼近生活的態度。

 

所以,一個花巨資蒐集黑膠唱片的人,或是去店家只找自己預定要買唱片的人,這都與digging沒啥關係,但隨興並隨機在網路資源之中找尋可用的材料或是聽一些沒聽過的東西,這都還算是digging吧! 而個人認為digging與考古對於音樂創作的學習者而言是必要的,對於愛樂者而言,則是一種會令人感到十分輕鬆有趣的音樂享受方式。

 

 

 

4. Dive Into A Perfect World

 

再來重看一次這個MV

 

這首歌的音樂錄音帶也以切割畫面、蒙太奇與多重敘述線來呈現,並且片中的出現的樂手與取樣的原曲大都沒啥關係。其中一個敘述線也展示了DJ Shadow去唱片行digging的過程。

 

專輯完整試聽請至:

 

 

就先這樣了,下次再聊別的音樂作品吧!

 

 

(完)

 

買碟證明:Deluxe雙CD再版或黑膠複刻對我而言都沒差……因為這張99年買的西滴目前都還可以聽…

entroduced1

 

P. S. 本篇於2016年3月8日有針對取樣歌曲介紹再做內容更新。

 

專輯資料:

 

Endtroducing…..

Performed & produced by DJ Shadow

Release date:November 19, 1996

Recorded1994–96 at The Glue Factory in San FranciscoCalifornia

GenreInstrumental hip hoptrip hopabstract

LabelMo’ Wax

http://en.wikipedia.org/wiki/Endtroducing…..

Allmusic五顆星滿分評價

http://www.allmusic.com/album/endtroducing-mw0000082992

取樣資料:

http://www.whosampled.com/DJ-Shadow/Midnight-in-a-Perfect-World/samples

 

延伸閱讀:

Introducing…Time is Illmatic

Technopolis #1:Ready! One~ Two~ Three~ Go~~~!

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Technopolis #3:High-Tech Soul Brothers

Let there be House!!

KNoW thE LedGe (Hip-Hip America 閱讀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