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污點

Holbein的名畫〈使節〉(The Ambassadors) 畫中底部出現了變形、突兀的污點。但也就是這個污點(其實是骷髏頭輪廓)才揭示出這幅畫的真正涵意~所有充斥於這幅畫裏的俗世財物、藝術品與知識都是沒用的,這個汙點將這幅畫去自然性,將所有元素都變成可疑的,因此才開啟了追尋意義的深淵~即任何一事物都不是其所呈現的的狀態,每件事都需加以詮釋…

 

…每件事物都具有某種附加、剩餘的意義。這個確立、熟悉的的意義基礎被開啟~我們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種完全曖眛的狀態,但這樣的匱乏迫使我們製造一種新的隱藏意義:這就是無盡的驅動力量。在匱缺與剩餘意義之間擺盪,構成了主體性的適當面向。經由這「陽具 」汙點,被觀看的圖化就形成了主體化:它可以回觀我們,我們也不再是客觀的觀察者了。( p151)

 

 

 

holbenab

此為<使節>的全圖,可見圖畫底部一個角度傾斜的骷髏頭,似乎脫離了整體的構圖邏輯,就這樣突然蹦出來~

 

“…拉岡用這種方式來界定陽具意符,一個「沒有意指的意符」( a signifier without signified),也因這狀況,意指的效應就變得可能:這幅畫的「陽具」要素,是一種無意義的污痕,將這幅畫去自然性,將所有的元素變成「可疑的」。"(p151)

 

哇…現在我們已經讀到傾斜觀看的第五章了呢。此章一開始以比擬的方式,將電影製作的過程,很巧妙地分成「口腔期」、「肛門期」與「陽具期」三部份來探討(p147~150),不過比擬始終是比擬,不是絕對的事實,或許從事電影創作的專業人員,會有更詳盡的解說方式。那由於我的讀者之中,或許偶爾會有幾位從事專業的電影/影像創作的友人來訪,所以我想這段就不做解說,畢竟我是外行人,怕我的摘錄角度與敘述流程太業餘,有礙於這些電影人所須講究的專業、精細探索,所以就請你們有興趣的話自行查閱此書吧! 我就只介紹我有把握的部份:

 

 

Scott Walker – Clara


編曲複雜,面向多元的Clara,算是Scott Walker的專輯The Drift之中一首相當具有代表性的歌曲。

 

特別提到Scott Walker,是因為覺得他從Tilt開始,創作範疇就蠻完整地在呈現這種「陽具期」創作層面。同時像松本俊夫Derek Jarman、或BergmanPersona,都一直有這種在不斷干擾電影劇情世界的污點,像是攝影機入鏡,戲中戲以及畫面汙漬效果等等的手法。當然紀傑克認為電影創作最終的剪接與故事流程等等整體的整合,須做到這種陽具期的階段。

 

同時,筆者自己已很習慣在摸索的情況之下創做音樂,那之後再回頭審視創作過程中的蛻變與成長,也是挺有趣的。像之前有些作品,事實上就是完全衝著這種污點來做為創作要領,但我全然不知道那與什麼陽具期或污點有關,因此基本上稱之為"裂痕"、"裂縫"~ 劃破分分秒秒之間,現實與幻境之間,劃破自我與外在之間的裂痕。或許意思算有點到位了。然而就算現在看過這些心理分析的理論了,卻還是覺得,自己的感知經驗比較原始,比較深刻,就像是一塊腥味濃郁的生肉擺在眼前,不過不知該如何煮它,反之,以理論記載的知識,就像是已經加工煮好的肉品,雖然方便食用又有營養,但口感與味道已變淡了。

 

詭異的是…無論是十年前二十年前或是現在,流行音樂的創作環境對於這種「陽具期」或我所稱的裂縫,似乎還是很抗拒,無形之中還是在壓迫創作者去做一些比較pop,比較friendly的作品。或許這得從拜物、資本主義的根源去探討吧!

 

Scott Walker自90年代末以來的專輯作品,永遠存在著各種顯見或隱形的污點,在"破壞"歌曲整體的構造。說是解構主義還有那麼些刻板,因為相較之下,SW似乎更重視於呈現各種精銳獨特的"殘酷性"與"荒謬感"。

 

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談,像我好像還可以輕易地佈置一些顯性的污點,譬如邊緣音色與空間格局的詭異蛻變~ 拜科技所賜,這種格局上的反常設定變得不難做到,但是…Scott Walker還會在韻律紋理上動手腳,使得聲道一邊悠緩,另一邊已是急促,像是一邊是顯微鏡的視角,另一邊卻是望遠鏡,而整體聽來聽似破碎,卻又具相當精妙的凝聚力~ 空間還算簡單,絕湛的是時間方面的處理…

 

那我想一般的通俗流行音樂,重點可能不在於荒謬與殘酷的展現,因此沒辦法也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 做得活像一幅Max Ernst的畫作;原則上流行音樂,在不捨棄創作深度的前題之下,還是得講究一定程度上的"可聽性",使得每一層音軌,都得契合某一特定的拍速,且要合得很穩。像工業傳奇團體Coil有一些作品在概念上跟SW的理念是相通的,但基本上Coil的拍速也都還算是穩定的;強調舞韻動感的電子音樂,與前衛音樂畢竟還是不同的…然而早期工業音樂,就正好處於通俗電子音樂與前衛實驗音樂之間的灰色地帶。

 

Coil的佳作甚多,實在難以一一列出,個人認為若要先從「陽具期」的概念來聯想,同時又要顧及可聽性,更還得與Scott Walker那種精細又不平衡的編曲手法做比較的話,或許Horse Rotorvator (1986)非常值得給讀者們來試聽看看~

 

看過這段解說之後,讀者們再去回想一些標榜為前衛音樂才子的創作,可能會開始質疑其作品的深度,好像前衛也只前衛在表面形式上面而已。嗯嗯,個人也覺得或許對於音樂的認知累積達一定程度之後,會慢慢發現一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音樂風格類型學,跟實質的創作內容都已脫節~ 名與物之間已無法相互指涉。只是…當我們說"不要再將音樂分類了!",也不代表就開始要以渾沌、含糊的方式去聆聽音樂。或許像我這樣借用哲學或心理分析的思維來討論也行,或許以微觀的文化現象來探究亦可~ 總之替代方法很多啦。不過空洞輕浮到只能聽完即丟的音樂,確實很難多做什麼剖析~ 或許…音樂類型的存在,對這些沒類型就什麼也沒有的東西,還是有其必要吧!

 

 

 

Persona

 

若要即刻理解本章所提的「陽具期」,還有名畫<使節>之中那骷髏頭的用意為何的話,個人覺得柏格曼的電影Persona開頭的5分多鐘的蒙太奇,即為十分合適的例子。

 

這部電影我看過很多次(但拒絕一次從頭到尾分析它,一次也不想),至今…還是覺得這段開場白的精緻度,連我們自己的想像力都無法媲美。而且比較這段影片以及<使節>帶給我的印象,很快地就發現…時間,在時間上插入污點或裂痕,才是最關鍵的。

 

筆者認為此章的用詞~ (陽具上的)"污點",給人一種泛視覺觀感的概念,固然也是一種引申自人體結構的比擬,這確實是很有道理的比擬。不過,還是得提醒一下讀者,ZZK要強調的那種「陽具期」~那番在匱缺與剩餘意義之間擺盪的無盡驅動力量,在20~21世紀圖畫、 電影與音樂創作的領域之中,早就不止於這種靜態的、視覺、空間的構思之中 (P.S. 圖畫也有"時間的繪畫"啊~ Francis Bacon)。所以,在此筆者較傾向於"強調"時間、時延之中的污點…所以,一開始直覺上我就稱之為"裂痕",而非污點。

 

 

 

小結:

綜合最近幾篇筆記心得所提到的概念…首先,大他者須不知全情,人類可以拿事實做謊騙,再來是過度昇華的客體,是如何在真實浮現之後頓然褪化成一灘真實的殘渣…最後加上今天聊的變型污點的概念,我們可以再進一步聯想:流行音樂/娛樂產業與政治力量,是不想要你長大的~不想你進入陽具期,不想要你進一步思考藝術的多層意涵,更不想要你看見客體的真實面,它要你受制於一些不存在的幻影,為的是什麼? 名利的運作或許就是如此吧。而如此的病態,最後會養出一個對於政治與真相皆十分冷感的世代,除了失控地自我沉溺以外,對於社會秩序的判斷,將產生嚴重的認知問題。藝文創作"被收編"的關鍵,或許就在於這種「陽具期」的創作特質是否存在,是否沉穩不惑。但最後,還是得強調,流行、政治對於「陽具期」的排斥…這都得從拜物與資本主義的根源探討起。

 

這個陽具污點,還可以以更簡單的方式來解說,那我們就再回到"視覺"的觀角來談吧: 藝術品構造上本來就有一層表面,但藝術也同時須有內涵。為了破除表面,我們需要開口,需要污點去破壞形態,不能讓藝術成為純形態。因此,你很難找到純粹形態可愛怡人並且沒有內涵的藝術品,那種東西應該只是卡通不是藝術,叫動漫週邊產品,動漫週邊若同時是藝術品,也太嚇人。事實上幾個世紀以來,傑出的藝術品,與其當代的流行常規相比的話,沒有一件不古怪的。可是流行文化的普遍風氣,是叫我們去為那古怪而感到作噁~

 

那麼,再以青年創作者的思維來談論的話,我們可以說…一個踏實、求真的創作歷程與學習(摸索)過程之中,確實多半會像本章一開始的說法一樣,作者會循序進入如同心理成長的三大階段,而其中,最關鍵、最繁瑣、最困難,亦是最會令人迷失、孤立的階段,就是最後的「陽具期」,渡過這個時期之後,創作理念才可稱為"成熟"。雖然至今我們都說得好像就像孩子們成長一樣,好像營養夠了陽具成熟了自然就會邁入這個階段~ 十幾歲、二十幾歲、三十幾歲,時間到了就到了,但事實上,對創作的發展而言,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對於青年創者作而言,這是個十分危險、玩命的階段…要探索語言之外的語言,意義之中的意義,要看清社會秩序的幻象,要看清他者與自我之間的距離,還要如撲火一般試觸不可觸的真實領域…這個「陽具期」,你要將其"正常化"也不對,要將其"異端化"也不行 ,甚至要將其符碼化與否,也不容易…或許有人能陪伴你,帶領你,但絕對沒有人能從頭到尾指點你,訓練你,甚至會有人等著剝屑你、傷害正好如此脆弱的你。並且,你得抱著"可能沒半個人會幫你"的決心才走得下去,甚至你還得有點幽默感來助你渡過難關,因此,有的人能咬緊牙關撐過去,有的人可能就懸掛在某一階段之中的某一次階段,動彈不得,游移不定。

 

而當你的世界觀尚未成熟到可以安然承受這種層面的認知與表達,往往你的創作動力已將你推向那番領域了 (你太早熟了),因此你太快碰觸到符號秩序之外的"真實",縱然這份真實屬於你自己的內心狀態,全是你的血肉與DNA,你也沒辦法承受…這就演變成一種無形的戰鬥,無盡的掙扎,甚至會帶給你無比難耐的焦慮,與充滿毀滅性的恐懼。

 

但是,曾經有誰告訴我們…創作歷程,本來就得走上這一步…承受過這種掙扎,你的心靈才會沿生出抗體與免疫力。

也沒有人告訴我們,有些藝術家光有名聲與滿滿的匠氣,卻沒有這個膽識與如此紮實的摸索過程~ 只有藝術家的名,沒有藝術家應有的價值與深度,他們來得快,去得也快,紅得快,枯萎得更快,所以我們根本不需崇拜他們也不需妒忌。早點知道這點不是就會比較輕鬆嗎?

好想有人告訴我們…這條路還是有溫暖的,還是會有同伴的,反之那條你當初憑著直覺而拒絕的道路,或許外表平實、光鮮,但事實上陷阱重重,並且冰冷虛無…

 

在座的讀者,不論是音樂創作、電影/文字創作,或是探索自己的性向的過程之中,多少都曾走過這段十分難熬的階段,或許有的還沒走過(也不必走),或許有的走到一半已不敢再走下去…

 

像我,我已走出自己的迷林了,但這才發現,之後的路也就是這樣子了,不會有更遠、更具什麼歷史意義的成就等著我,可是我終於了解到我能做的是什麼,我要的是什麼。但你們有的人的願景跟我不同,你們有些人說不定真的有辦法走到自己所訂下的終點。那我能做的,好像也只有像這樣寫寫筆記做做音樂,把自己的認知與經驗交付給你們,算是當個護身符湊合著用了!

 

我認識的人之中,或許有的人的創作,將享有偉大藝術家的高度,但那不會是我。我就只是一個邊游牧邊採集小幻見的零活工~ 只有小球戰術,只有run and gun…我的思維DNA大概就是這一類的,而能認識到自己的思維趨向為何,這感覺真好!

 

 

所以,零工有零工的長處,散漫有散漫的好處,遊手好閒有遊手好閒的優勢,魯蛇有魯蛇的責任 😀 既然我有這些奇特的平凡功能,那就好好善用我吧! 哈哈~

 

 

(完)

 

 

 

摘錄自:
傾斜觀看 :在大眾文化中遇見拉岡
第二篇: 有關希區考克,我們是永遠不曾知道太多
第五章: 希區考克式的污痕 (p.147~180)
Looking Awry :Introduction to Jacques Lacan through Popular Culture
作者: 紀傑克 (Slavoj Zizek) ;譯者:蔡淑惠
出版社:桂冠;出版日期:2008/09/01
ISBN:9789577305831 叢書系列:21世紀圖書館

 

 

圖片來源: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8/88/Hans_Holbein_the_Younger_-The_AmbassadorsGoogle_Art_Project.jpg/1039px-Hans_Holbein_the_YoungerThe_Ambassadors-_Google_Art_Project.jpg

 

延伸閱讀: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偵探的本質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The Black House

Store of the Worlds

Apocalypse Now / 革命之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