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納斯的笑顏

就像封面圖片所陳列的各種維納斯肖像一樣 (來自Mougins Museum of Classical Art)~ 維納斯可以有不同的形貌,以及不同的意涵…Yves KleinAndy WarholHenri Matisse…不同的思維,不同的見解。藝術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定義,不同的美感,以及不同的生成元素…

 

一般而言我們看到"Venus Smiles"~ 維娜斯的微笑,應該會有相當唯美、奇幻的美好遐想。但現在跟你說這是J. G. Ballard短篇故事的標題,你可能會開始覺得…毛毛的 😯 是不是雕像要轉過頭來對我笑啊XD

 

接下來此篇記事將來簡單介紹一下Ballard兩篇跟聲音有關的短篇故事,分別為"Prima Belladonna"以及"Venus Smiles“。以上故事皆收錄於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J. G. Ballard: Volume 1 ,這兩篇大致上算是JGB早期的作品(1956~67吧)。有興趣者可先依關鍵字去查詢相關圖書或電子書檔案。怕被雷打到的人就書先翻一翻裝完避雷針再來,至於雷神的眾親故們,我知道你們有多懶,那就請笑納這JGB懶人包吧! 等一下進入網誌就隨便瞄一瞄滑一滑吧!

 

 

jgbcomshort

圖上: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J. G. Ballard: Volume 1 封面。之前一直對Harper出版社的JGB全集封面設計(七彩色譜+黑白底片)很不以為然,所以當初蒐集的都是Picador出版的,沒想到Harper這一批已經慢慢停產了! 還有那麼點想要||| 因為他們的短篇全集感覺上沒有那麼厚重,但全集已經改版了…剩下被我嫌醜的長篇小說。所以,後來短篇全集就只有看電子書啦>_< 現在Harper新系列的封面就更讚了!  Rushing To Paradise那本好棒!

 

首先…我先跳躍式地表達一下看完這幾篇故事的感想~ JGB好厲害…但也…好恐怖! 相較之下,那些把聲音藝術與裝置藝術的頭銜美化得不可侵犯的彆腳藝術家們,統統都可以去領麻繩了!

 

這次要介紹的短篇故事,兩者之間有些共通性,除了都與奇特的聲音/聲響藝術有關以外,就是故事中的人物們全都住在Vermilion Sands這個虛構的加州高級住宅區,並且同樣的這些Vermilion Sands居民還會在其他的短篇故事中出現,早期JGB有一系列的故事背景都設定為Vermilion Sands;Vermilion Sands同時也是JGB於1971年發行的短篇故事集的書名,每篇故事都旨在呈現/諷剌一些奇幻的科技產物與裝置藝術,除了聲音雕塑品以外,還有具有生命的建築物、奇特的繪畫手法(蒸發繪圖)、雲朵的雕刻、竊聽內容疊錄成抽象聲響,寫詩的電子運算機,催情珍饈、聲狀珠寶…等等。像"Prima Belladonna"所描述的是做為樂器/樂手的變種植物,個人看了十分震驚的"Venus Smiles"則是在講一個具有生命力的聲音雕刻物最後如何造成恐慌。

 

以下粗略介紹一下故事的大綱,雖然內含劇透,卻同時也包括一些不全然影響劇情本義的擾亂因子(源於翻譯上的取捨)。讀者若對這些短篇故事有濃厚興趣或需做專業研究的話,必得自行參閱原著小說。

 

 

Prima Belladonna

男主角與朋友們住在未來世界中的Vermilion Sands住宅區,過著悠閒甚至有些頹廢的生活,不必辛苦工作,大家各自以各自的興趣或發明為職。其中男主角是位園藝家,同時也是位樂器販售商,開了間樂器行,只是他所種植的花木不是一般的花花草草,他賣的樂器也不是薩克斯風、笛子、鋼琴這些傳統的樂器。事實上,他培養了一批會發出聲音並懂得演奏旋律的植物,並且靠著他的培養技術,他可以種出多重合聲的植物(Bob Moog表示…),這些植物與其說是樂器,倒不如說是音樂專輯,就像我們的唱機或IPod一樣,可以"打開"來聆聽。

 

平時與他玩樂的友人,介紹了一位長相十分奇特的美女Jane Ciracylides給他認識,Jane是一位來自秘魯的美艷歌伶,剛搬來Vermilion Sands居住,並在夜店駐唱。至於她的"奇特之處",便在於其異於常人的"泛金色光耀"的肌膚色澤,以及一雙像昆蟲形狀般的眼瞳,因此有人說她可能是"突變",而她的歌聲,也算是她獨有的一種"超能力",她可以透過歌聲與音波,塑化出各種事物的形態,像是透過聲波勾畫出一隻會咬人的蝎子。但無論她的長相多奇特或超能力多可怕,她終究迷倒了所有人。主角以及他的每位男性友人都為之傾迷,但友人們多已成家,而單身的主角,似乎又成天沉迷於園藝的生意之中,一開始還不甚擅於與Jane應對。

 

初訪男主角的溫室,Jane非常喜歡這些會唱歌的植物,她會跟著這些植物哼哼唱唱的,但是當她發現了一株巨型的蘭花Khan-Arachnid orchid,或是說當那株蘭花發現了Jane,怪事發生了,蘭花開始變得亢奮,開始走音,開始枯萎…似乎蘭花與Jane之間有種相互愛慕又相互妒忌的情感。男主角發現這下虧大了,因為他種的所有的發聲植物,都是靠這株蘭花在"調音"的,並且每株發聲植物的價格皆相當可觀,因此男主角禁止Jane再去探望那株蘭花。縱然如此,男主角還是愛上了Jane,而Jane,還是對那朵蘭花念念不忘。

 

男主角與Jane愈走愈近,最後變成情侶關係,男主角無法忍受Jane的好勝心與投機取巧的惡習,但對她的迷戀愈陷愈深。故事發展到最後,一日男主角回家查看溫室時,發現照明設備全都壞了,卻聽到花朵在高聲歌唱,他隨即發現那株巨型的蘭花正發出耀眼奪目的金色光芒,並且突然長到平時的三倍高度,接近9呎高,更甚的是,它的枝葉脹得超大的又像發火一般,花萼也澎脹得像水桶一般…這株蘭花更不斷發出了無比響亮的狂吼。

 

然後主角就眼睜睜地看著受其魅惑的Jane走向那失控的蘭花株,她就這樣被花給吃進去,主角奮力想把Jane拉出來,她卻一直把男主角的手給甩開。最後那朵花與Jane合而為一,不斷歌唱到翌日便恢復到原來的大小,隨即枯萎死去。(完)

 

 

 

 

 

Venus Smiles

角色名稱:主角Mr. Hamilton,主角的秘書Carol,友人Raymond Mayo,鄰居Blackett以及怪誕藝術家Lorraine Drexel。

 

高級住宅區Vermilion Sands有一個負責推廣藝術的委員會,他們優先贊助社區當地的藝術家,並會投票討論來遴選出一些可做為公共設施的藝術裝置。無奈這次參與遴選的藝術家,素質而言都十分…差勁,委員們很無奈地選出相較之下稍為好一點的藝術家,即Lorraine Drexel。可是! Lorraine最後竟然拿委員會的錢,做出了一個怪到無法言喻的「聲音雕像」,社區的居民與委員們看了都傻眼了,Hamilton的秘書Carol偷偷跟他抱怨說:花了5000元做了這什麼鬼東西!? 一堆破銅爛鐵! 而且還不斷製造出難聽死了的噪音!

 

身為委員會的一員,Hamilton百般無奈,他跟Raymond Mayo以及秘書Carol看著這奇怪的聲音雕像,也真不知該說什麼,Mayo提議乾脆把它拆一拆拿去回收,至少鐵熔一熔還有用。Hamilton自嘲自諷地說至少Expo 75或維尼斯雙年展對Vermilion Sands來說都很"passé"了!

 

而他們眼中的Lorraine Drexel,印象中曾是個模特兒,氣質獨特,活像從Aubrey Beardsley所繪的莎樂美系列蹦出來的人物,聽說跟Giacometti與John Cage是熟識(好諷剌), 與已故搖滾巨星有一腿,熱衷於一些秘教、印度傳統樂,會利用像鉻這種化料來製作雕刻品…聽來很不錯,所以當初Hamilton一下子就簽她來製作藝術裝置了,哪想得到她交出來的東西這麼誇張。

 

“Sound and Quantum: Generative Synthesis 3″~ 光是看到藝術裝置的名稱也覺得怪怪的,但藝術裝置本身的造型,更讓人說不出話來! 本以為至少會有個"人形"的架構,但這是什麼?又有吸聲幕簾(就舞台或歌劇院常看到的紅幕簾),又有好大一隻天線…三隻錘形的腳架,佈滿尖剌與十字鐵絲網(crosspieces)之類的,從一個底座台一路延伸到一個不明的三角頂點,更扯的是,還有一個殘破的奇怪鐵片夾在腳架上8-O,依稀看得出原本是Buick的散熱器;這鐵片還彎成一個巨大的U型,U型的兩端向外伸展而去,然後一排音效電路的東西(sonic cores,晶片、電路板之類的東西)就這樣旋繞著它,活像一個巨型繭狀物體所長出的尖齒,然後整個裝置都還被焊上了金屬絲線與葉片,而且分佈得很凌亂。(p.s. 這一段的描述好難懂,我英文太爛所以就大概翻譯一下而已,詳情請看原文)

 

裝置的形狀毫無美感並毫無邏輯…甚至猙獰駭人,但這就算了,可怕的是,它還不斷發出惱人的號角聲響,光是發表會時台下的觀眾已經快受不了,觀眾一直在噓主持人,Lorraine也氣得提早離席,留得尷尬的主持人Hamilton不知所措。後來他們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個裝置,Hamilton就先把它帶回家放在後院,Mayo致電Lorraine詢問她的意見看要不要拿回去,但Lorraine的回答十分曖昧,她不想拿回去,還說這藝術品是屬於大家的,還說"你們會慢慢喜歡上它的"。

 

過了一星期後,有一天Carol很緊張地跟Hamilton說"我覺得它在動"。"它看起來不太一樣","或許是下雨過後地面鬆動了吧!","不,你再仔細看就會發現它真的動了"。後來Hamilton也覺得不太對勁,他記得他有要求這個裝置的規格,高度要有兩公尺高,怎麼現在看到Carol赤腳站在它旁邊,它只有比Carol高大約三吋而已!? 然後他們後來又發現裝置上的U型彎好像倒吊了! 再過一陣子,它長得像一棵小棵的樹一樣大了! 而它奇特的聲響也一直在變,之前是有點像馬勒,現在反而比較像布拉姆斯。Mayo看到時,已經認不出這是當初Lorraine的那個piece了。

 

他們三人再仔細觀查這個裝置藝術,發現焊在上面的那些金屬線絲與葉片一直在重覆衍生,而且生出來的形狀還是維持Lorraine的"手路",可是它發出的音響會一直變化,現在長成小樹了,感覺旋律線又變得比較像浪漫主義後期的作品。Hamilton與Mayo覺得既然這東西有生命,就放任它去長,看會長到什麼時候,若真有問題再來"砍樹"吧。

 

不過這個裝置愈來愈奇怪,不但蔓生的範圍擴大,還開始以螺旋狀的方向向上成長。Hamilton的鄰居不但都看得見這怪東西,也都被這怪東西所發出的"音樂"吵到不得安寧了。Hamilton其中一位鄰居Dr. Blackett,聽說博學多聞並且略懂些雕刻藝術,便跟Hamilton一起來研究樹上的那些音效電路片。他們發現這些電路片幾乎都是由塑膠製成,內含迴旋運動(circumnutation)的構造與光合作用的功能,幾乎就像植物一樣。Blackett接下來推敲,這個裝置會一直自然生長,是因為它會從空氣中拮取與其同素異形(allotropic)的氧化亞鐵(ferrous oxide),也就是說,它會從空氣中蒐集鐵鏽來不斷"合成"出新的部份。

 

過一陣子之後,這裝置藝術已經長到有15呎長,蔓延至整個花埔了。問題是不同的枝端,似乎開始製造不同的噪音,一邊好像還懂得演奏像孟德爾頌或舒伯特的樂句,另一邊卻好像在揣摩Igor Stravinsky與Stockhausen的那種切分音的節奏(看到這邊我不爭氣地笑了)。接下來,它長得更快了,枝蔓都已經十分接近Carol的房間了! 吵雜的聲響固然已達擾民的程度,連警方都過來關切了,後來在Carol的拜託之下,Hamilton與Mayo便試著要把整個裝置給拆解了,沒想到這裝置現在長得比拆除的速度還快,他們費了一番力氣才趕上速度,終於把整個裝置給拆掉了,全送去資源回收廠了。

 

沒想到他們拆除的舉動,惹惱了Lorraine,Lorraine竟然告他們! 經過好一陣子的訴訟之後,Lorraine還獲賠3萬元。聽取審判結果之後,Hamilton、Mayo與Carol三人很無奈地離開法庭,但就在還沒走出法院的時候,Hamilton感覺某種熟悉卻詭異的震動… 他問Mayo說法院什麼時候蓋好的? 室內鋼架何時完工的? 四個月前吧!Mayo這樣回答,法院最近才完工,目前大樓內還有很多地方尚未裝修完成。Hamilton繼續問:那麼你覺得隨便一塊被回收的破銅爛鐵,要多久才會在回收的過程中再製成建材? Mayo說大概要好幾年吧…除非直接送達煉鋼廠,那就是…一個月內吧!

 

Hamilton聽完後開始大笑,"你們仔細聽聽看吧! Lorraine Drexel在這裏啊!" 他們三位便往法院頂樓去,發現了各種塑料製成的支架與板條正要運送上來,接下來他們發現建材之中,還有那些令人熟悉的音效電路殘駭。Mayo哀號說:完了,這棟建築物完蛋了,想想這些建材會發出的聲響,肯定過一陣子就會塌了。Carol則氣憤地回Mayo"都會停止的! 都會拆掉的!",Hamilton則對著他們倆笑說:不止這棟建築,還有其他的房子,其他的船隻、飛機與無數的汽車…只要一丁點的殘骸,就可以不斷蔓生~ 而他們就算把壞掉的房子或車子拆解,它們還會透過資源回收復活過來!

這只是個開始,不久之後,整個世界都會開始唱起歌來! (完)

 

 

 

~ Synthesizing Surreality

 

“The word “Ballardian" conveys dystopian modernity, claustrophobic psychodrama and the alienating, pathologising impact of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on the human psyche." – Chris Power, A brief survey of the short story part 26: JG Ballard

 

這是我首次閱讀JGB這些Vermilion Sands相關的早期作品,以往翻閱短篇故事選輯時,都習慣看中間與後面一些比較接近The Atrocity Exhibition (1969)的篇章,鮮少有意願從頭開始看。感覺上這兩篇1956~57年發表的早期作品,陳述架構較為簡略,諷剌與奇幻的表達更為直接,沒像之前介紹過的The Overloaded Man (1967)那樣具有多層次的敘述紋理,更沒有The Atrocity Exhibition那般極富實驗性的精密解構企圖(把讀者搞死的意圖)。而基本上結合超現實主義+精神病理兩種元素的發揮,倒是從這兩篇早期作品就運用得不錯了,但似乎超現實的情節部份較為著重。相較之下,1960年的The Voices of Time與1961年的Studio 5, The Stars,精神病理的意念就更活躍了。

 

首先我們來談談Prima Belladonna,在這則十分超現實的故事之中,我們依稀感覺得到突變美女Jane Ciracylides與發聲植物Khan-Arachnid orchid除了相互散發"性誘"的魅力以外,亦有很多相似之處~ 兩者都是異端的存在,都具有超乎常人/常態的奇特超能力,而且都有十分不穩定、難以預測的性情。像Schuyler(1993)就以榮格爾的Anima的概念,去分析Jane Ciracylides、Lorraine Drexel以及Studio 5, The Stars的Aurora Day,不過純粹從讀者的角度而言,大概就是覺得蠻佩服JGB能創造出這些個個具有超能力的"瘋女人",算是一種科幻題材中的Femme Fatal原型吧! 那個人是覺得心理分析的東西在JGB的世界觀之中一向都不是照本宣科在呈現的,應該是反過來要讓精神分析師頭痛這些現象該怎麼解釋吧!

 

 

Prima Belladonna還讓我聯想到童年時對於大自然中一些奇形怪狀的植物,總有股莫名的強烈恐懼。首先會聯想到我們小時候的一部電影叫「奇形異花」(英:Little Shop Of Horror, 1986)~ 其實這部片拍得很不錯耶! 此外還有自然百科叢書之中介紹過的各種色澤鮮豔形狀卻十分古怪駭人的"食蟲植物",像是捕蠅草、毛氈苔、豬籠草這些的,以前還看過百科叢書裏面刊出青蛙與老鼠被較大型的捕蠅草或豬籠草咬進去的畫面||| 看完做過好多惡夢到現在(20幾年後)都還記得 😥 食蟲植物這種違反常態的植物,就很像Prima Belladonna裏面的聲響植物給人的感覺~結合了各種曖昧不明、不知會發生什麼事、無法控制、無法預測的焦慮感。宇宙奧妙/大自然、科技發展以及心理狀態這三大元素,似乎也都給人這種無法控制/預測的恐懼。我們發現,JGB似乎很巧妙地透過超現實主義的手法,以十分kitchen-sink的日常小故事,來融合這些元素,達到相當的戲劇張力。

 

至於Venus Smiles,這個故事就更有意思了。囂婆Lorraine Drexel確實是發明了一種絕無僅有的裝置,或者說是一種"聲音病毒",這東西的構造與生成方式真的蠻厲害的,利用空氣與化學作用,不斷合成出自己的複製體,老實說若電子零件可以這樣生產還不錯嘛不是嗎,這比3D列印還屌啊!

 

可是Lorraine的"藝術作品",說不上具有啟迪人心的美感或深層的意涵 (相較之下本文封面的那些維納斯雕像都超可愛的啊)。若有人覺得至少她創造出了新生命…不,它是靠"合成"的模式來複製,因此如Blackett所言,它不能算是"生命體"。那我們是否要改以將其視為一種"電子合成器"來看待?不,它顯然沒有做為電子音樂(家)該有的整合能力,甚至也沒有噪音藝術家捕捉聲響張力的能耐,老實說,照故事的敘述來看,它比猩猩小龐與狗狗詹姆士亂彈電子琴還沒靈性! 它只會失控地製造難聽的聲響(連蕭煌奇也看不下去了,連舅舅廣重也聽不下去了XD) 進一步來探討,個人私自認為,除非搬出理論來"狡辯"它的藝術價值,不然Lorraine的創作,沒有什麼實質意義與價值,也沒有美感,沒有人性,就是一種純粹的發明,一種走火入魔,趨於形式,並且僅在概念上沾到邊的藝術品。

 

感覺JGB這個故事有點在諷剌一些自命不凡的20世紀前衛/實驗藝術創作者,或許都是那些Susan SontagPaul Virilio(於Art and Fear)曾經批判過的藝術家吧,也有點像是在諷剌那些不知為何竟能得到政府補助計畫的三流藝術家嘍…嘿嘿…。 那以筆者個人的觀點來說,是覺得…覺得蠻欣慰的~ 至少JGB早在50年代末就在鼓勵我們去質疑、批判藝術家,並試圖去解構,去重新思考藝術、人性、科技為何物,而不是在「藝術無價」、「一切皆是藝術」的籠統見解之下,毫無判斷力地接受各種純粹泛於形式與靠主張宣言撐場面的產物,同樣的道理也套用於對於科技的批判。

 

另外我喜歡這個故事還有兩個原因,首先Venus Smiles一直讓我聯想到塚本晉也的鐵男~ 失控的金屬物質與人的身體結合之後,不知為何不斷生出來,並且侵蝕人類,改造人體,然後繼續"傳染",繼續蔓生下去…像Venus Smiles與鐵男這種故事多少都隱隱暗示著人性與科技產物之間相互毀滅又相輔相成的微妙關係。

 

 

另一個原因則是與電子音樂創作有關。透過科技來讓藝術創作內容自動隨機無限衍生…這個概念在Studio 5, The Stars也有提到(這個故事甚至比Venus Smiles還精緻),也就是科技已發達到能夠利用電腦程式來口語化James Joyce的文本(哈哈這個好絕),並大量仰賴運算程式以及字詞庫來拼湊出各種格律的詞句,可是由於科技的便利,大家反而都不懂得如何寫詩了! 「依賴科技」的惡習是此篇故事的重點,不過這個故事的結局是~ 大家在經歷了Aurora Day這位瘋女人的震撼教育之後,似乎重新拾回那種"有靈感"、"有事件可以討論"的充實感,紛紛自己動筆寫起詩來了。Studio 5故事中倒有幾個情景還蠻驚悚的…

 

而在現實生活中…文字的複製/貼上的方便性、言談的極簡化,以及「模仿>複製>創造」的傾向,隨著臉書、推特這種溝通模式十分自我中心的社群網站,愈來愈變得很…很歇斯底里吧! 目前就是「小歐威爾世代」就對了。「自動化」的定義變成與「自主化」沒有什麼衝突性了,大家自以為有主見卻不知這種主見是源於資訊同質化的流通模式所"沾染"上的。

 

不過,直接透過科技產物的演算模式來創作詩詞,這在現實生活中應該還未被發明出,或者是說還未被普及化吧! 倒是…人腦大概會自己先於冥冥之中服從於某些演算模式的命令了。但影像設計或是電子音樂倒是有類似的創作模式。

 

舉例而言,小時候常聽的 Duran Duran,他們那首Save A prayer的前奏以及Rio的一些句段,就是以Roland Jupiter系列合成器的琶音效果(Arpeggiator)下去調配出來的。而合成器的琶音通常可設定為向高音、向低音或亂數形式來呈現,因此你可能只要按一個琴鍵,它便會無限循環地跑出運算的結果。

 

 

而到了DAW/軟體世代,這種自動化的效果當然是更厲害了。像LogicAbleton Live就有不少節奏的pattern以及音色的filter(e.g. Beat Repeat),是可以在(半)自動的情況下演算出節奏或樂句的。使用者可能只是先預錄一個簡單的四四拍節奏,隨性選擇一個pattern,就可能讓這四四拍變成可以瞬間變速的切分/碎拍,理論上變化的range若不比傳統硬體合成器還多元,至少會更方便( p.s. 後來購得Moog Sub 37之後就覺得Beat Repeat的功能不夠厲害)。只是,這樣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在於創作的可能性大大擴展了,它或許讓你就算沒布拉姆斯的巧手,也能做出不錯的演奏內容。

 

壞處是有的人搞出這些隨機運算而成的再製句段,卻沒有再去雕琢,沒有再去選擇、取捨,也沒再關心句段是否好聽,更不管音質是否穩定,反而只是強調句段本身的「實驗性」與「與眾不同」,就算自行寫程式的音樂人,也會有人不自覺地顯露出這種愚眛的傲慢。

 

這不禁令人感嘆,科技的方便性,似乎讓音樂創作變得人人可做,讓音樂家的頭銜變得像兒戲一樣人人可以自稱,卻更讓創作的內容變得平庸潦草。同時,那些堅持走"復興"路線的人,卻反而更加沉陷於自己的執念之中,而搞得神經錯亂又荒腔走板…今日的創作環境某方面而言還蠻像Studio 5的故事內容那樣啊。不過這都不是最可惡的,畢竟人人有摸索與自high的權力,特別是年輕的初學者。個人覺得最可惡的,就是科技的方便性…似乎無法避免地引來了布爾喬亞與消費狂熱派,個個如蝗蟲過境般瞬間掠奪了音樂創作的…靈性,就也有點像JGB所說的那樣 ~ “Bourgeois life is crushing the imagination from this planet…"

 

就Venus Smiles, Studio 5與電子音樂創作的討論內容來說,我的結論是…一般對於科技不甚了解的人,無法理解"科技始於人性"這句話的意義,同樣不熟悉電子音樂的人,也不知道音色要精美的話,其實敏銳的"觸覺"以及"手感",對於合成器調配的過程非常重要,就像畫油畫一樣不是只有大腦的構圖能力要好,拿畫筆的腕力也很重要。

 

那些形式上、數理上的運作機制確實能有效地為音樂創作者省去許多時間,但我想那是要為了讓更多的時間花費在必須花時間思索、雕琢的部份,而不是為了縮短生產的時間。執迷於數理形式的效率,對藝術創作而言是一種毒害,同樣地堅持土法煉鋼、抵制科技的浪漫理想,就像Studio 5, The Stars的Aurora一樣,也太矯枉過正啦。

 

 

 

 小結:

JGB這個Vermilion Sands系列真令人大開眼界,除了科幻與超現實的元素處理得十分有趣以外,多少也感覺這些短篇故事都有那種泛似Body Horror的質感,只是JGB世界之中的怪誕、驚悚與奇幻,都不是皮毛功夫的血腥效果而已。老實說看他這些短篇故事,有些令人回想起以前閱讀江戶川亂步夢野久作的感覺,只是JGB的題材多以反烏托邦以及後現代社會怪象為主。同時也會覺得氛圍有點像波赫士的夢境配上Kraftwerk的感覺,哈哈。

 

感覺再繼續看下去,很快就會覺得柯能堡的Videodrome只算得上是枕邊故事了!

 

下次大概會再選兩篇"時間"相關的短篇故事來寫心得~應該會是(十幾年沒重讀的) The Voice of TimeChronopolis。不過最近空閒時間都在看韓國黑幫電影,所以不知啥時才會看書啦~

 

 

 

(完)

 

 

封面圖像來源:

Social Custom Gallery, Mougins Museum of Classical Art

photo by Museeinfo @ 13:30, 5 September 2012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ocial-custom-gallery.jpg 

 

 

參考圖書/文章: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Jung Man: Love, Death and Art in J. G. Ballard’s Vermilion Sands

by William M. Schuyler, Jr.

in New York Review of Science Fiction no. 57 (May
1993): 1, 8-11, and no. 58 (June 1993): 14-19.

http://www.jgballard.ca/criticism/schuyler_analyses_vermilion_sands.html

Resonances: Noise and Contemporary Music

by Michael GoddardBenjamin HalliganNicola Spelman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3

ISBN: 1441118373, 9781441118370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mILFAgAAQBAJ&pg=PA346&lpg=PA346&dq=Resonances:+Noise+and+Contemporary+Music+download&source=bl&ots=Rj9N-K8hOj&sig=hrqX98KlHLzphwrSqEYrbgwFgtY&hl=zh-TW&sa=X&ei=OD6gVPK8NOW4mwX2-oL4AQ&ved=0CFEQ6AEwBzgK#v=onepage&q=ballard&f

Modernism, Postmodernism, and the Short Story in English
Postmodern studies第 48 卷ISSN 0923-0483

by Jorge Sacido  Rodopi Publishing, 2012

ISBN: 9401208328, 978940120832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iON9fOXVu8QC&dq=ballard+venus+smile&hl=zh-TW&source=gbs_navlinks_s

https://www.academia.edu/1828890/The_Writing_Machine_Ballard_in_Modern_and_Postmodern_Short_Story_Theory

A brief survey of the short story part 26: JG Ballard

by Chris Power

http://www.theguardian.com/books/booksblog/2010/jun/10/short-story-j-g-ballard

 

 

延伸閱讀:

Meet The Overloaded Man

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