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polis #6 : Viva La Disco!

Italo Disco啊! 最近都在考古這一塊。也因為對其認識不深,所以沒辦法詳細地陳述Italo Disco的起源、發展與興衰。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在本文參考資料列出的網站中查閱相關內容。同時,如果文章發佈之後,友群們還有聊到什麼或需要我再補充的,就會再補上來。

其實Italo Disco在80年代紅到炸的時期(83~85年是黃金時期),台灣不是沒機會聽到類似的歌曲,而是合輯卡帶通常不會標明"Italo Disco",寫的頂多是"西洋熱門舞曲"或是"Euro Dance"這些比較籠統的字眼。還是有幾首歌曲童年時代(唸大班的時候哦)就聽過,可能有親戚曾經是Euro dance迷所以平時會播這些歌來聽,更有可能是我自己偷拿大人的卡帶播來聽(扮家家酒還會自行準備配樂),甚至依稀記得以前賣衣服的店家,嘛都很愛播這種吵死人的舞曲來吸引客人。

總之,恍然大悟啊! 原來這種音樂就是Italo Disco啊!

 

原來小時候聽的就是Italo Disco!  

 

Laura Branigan的 “Self Control" (♫哦哦哦!~ 哦哦哦!~ ♬ 喂寫這樣誰看得懂),以及Baltimora的 “Tarzan Boy" (♬哦哦 哦哦 哦哦 哦哦♫,這首哦的比較複雜),這些童年時代常聽的流行勁曲,也都算是沿襲流傳於舞廳的Italo Disco風格所製作的暢銷金曲(恰巧這兩首歌曲的演唱者都己上天堂了)。Self Control其實還有一個男聲的原版,由Raf所唱,編曲內容也十分豐富,甚至有Rap的部份呢! 但Laura Branigan(rest in peace)的版本太具震撼力了,歌聲更為細緻,歌曲又編得層次分明,可謂是80年代流行歌曲的精華展現。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Laura的版本是由Moroder的徒弟所製作:

“The Branigan recording was arranged by Giorgio Moroder‘s protégé Harold Faltermeyer with Robbie Buchanan and produced by Buchanan with Jack White in Germany and Los Angeles. A keyboard hook in Raf’s version was changed to a guitar riff for Branigan’s version and a vocal break was paired with a sharper and repeated percussive element." – wikipedia

 

 

無法想像童年聽的流行音樂竟是這麼讚的東西,且William Friedkin是MV的導演耶! 內容真是獵奇,還玩了波蘭斯基的Repulsion的梗,記得小時候常被這種莫名奇妙的MV給搞得很困惑(會做惡夢吧)。開頭的synth音色比原版厲害太多了,鼓聲的低音鼓以及穿插的吉他聲,各種音色的對比與呼應,各種歌聲的表情,都是原版比不上的精美細節。

 

 

 

原版也是很不錯,編曲的豐富性與歌聲方面都比其他的Italo Disco歌曲還要突出,優點是詮釋上不會像Laura的版本那樣充滿了控制的痕跡。

 

 

尷尬的童年回憶嗎? 不會啦,這些音樂現在聽來並不會覺得俗不可耐啊,或許在90年代會不敢承認愛聽這種東西,但現在不會了。這首可能是Italo Disco風潮中最成功的一首單曲之一,但個人覺得編曲十分制式化啦。樂團的創作實力,歌手的聲音與舞步在那個年代都是相當高水準的,但這首歌的成功,某種程度上,卻也反映了80年代與Italo Disco的靡爛~ one-hit wonders稍縱即逝的虛榮與名氣,以及光鮮美好的流行音樂背後那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後來主唱Jimmy McShane很不幸地罹患愛滋病而於1995年辭世。

 

 

 

什麼是Italo Disco?

Italo disco (sometimes hyphenated, such as Italo-disco,[1] subjected to varying capitalization, or abbreviated as Italo)[1] is a genre of music which originated in Italy and was mainly produced at the end of the 1970s to mid-1980s. The origin of the genre’s name is strongly tied to marketing efforts of the ZYX record label, which began licensing and marketing the music outside of Italy in 1982.[2] Italo disco faded in the late 1980s when Italo house eclipsed it.

Italo disco fused Italian and foreign pop and dance music. Initially borrowing from hi-NRG and post-disco (accentuating the sounds of the former), it developed into a diverse genre. The genre employed drum machinessynthesizers, and occasionally vocoders and was usually sung in English. sour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Italo_disco

 

Italo Disco是Disco的後裔,而就個人的分析來說,Italo Disco集結了DiscoHi-NRG等曲風的精華,但編曲會更精簡更格式化,合成器的音色都不會太複雜艱澀,並且放克、靈魂樂的元素就較為淡化了。不止如此,旋律線變得十分「平面化」,調性與分解和弦的推衍,大概學鋼琴一兩年的小孩子也懂,有很多歌聽來就真的像是C大調的兒歌一樣,很catchy,甚至當年的DJ還有這種說法:

In 1981 Mr. Petrus made an interesting point explaining his philosophy: “The X-factor in Italian music is having too much melody“. – The Roots of “Italo Disco"

 

 

這首Italo Disco名曲P. Lion的Happy Children就是很好的例子,集結所有最流行的元素,但聽起來並不平庸。雖然旋律聽來總是有那麼點油膩,但節奏的部份很紮實很棒。

 

這首也是很棒,把所有Italo Disco的"cliché"都湊在一起,但還是充滿層次與驚喜。不要覺得為什麼MV搞這種巴洛克風,巴洛克的發源地就是羅馬啊! (抓到重點了,難道這些電子音樂不也是一種現代化的巴洛克紋理嗎?)

 

 

 

然後這兩首歌我真的有印象,小時候一定有聽過吧。話說我二舅移民去雪國之前就是我的保姆(之一),他以前好像很懂音樂,說不定他是Eurobeat的愛好者柳,所以感覺自己好像還沒上幼稚園之前就聽過很多西洋的舞曲/電子音樂。後來他幫我買草蜢的「忘情森巴舞」卡帶,一聽就說那是翻唱自某某團的歌曲。最近想起這件事之後去google,發現原唱Micro Chip League這個德國電子團體連個維基介紹也無||| 這首真的在80年代大紅過,特別是Euro House scene吧,而正好我的奇妙家人有聽過吧。

 

原唱也好好聽~~ (但草蜢的版本也不差耶)

 

想說連我家人都聽過,怎可能搜尋Italo Disco的繁中相關文章,都只找到一些零星的內容呢? 後來想到既然印象中除了泰山男孩以外,非常確定Ken Laszlo有聽過,那就查他的名字來看看中文網頁的搜尋結果,這才發現Mobile01有一串很精彩的討論,也發現原來羅百吉翻唱了一些Italo Disco的名曲(原來他有翻唱哦)。

 

根據Mobile01達人的討論,才知台灣以前的舞廳也會播這些歐洲的舞曲,那我們鄉下人就只有買卡帶回家聽,或坐客運去大都市逛街買衣服時,才會聽店家播來聽啦。不過這次我自己找來聽的歌曲,基本上還是以合成器音色/編曲較出色的作品為主,太pop-ish或太俗不可耐的歌曲就沒選來聽了。

 

很諷剌的是…上了國中高中之後,長輩們與年長的哥哥姐姐也都沒再提到這些音樂了,國內國外都是一樣的情形吧。7~80年代的音樂,除了Japan、Duran Duran、Depeche Mode、Roxy Music、David Bowie、Talking Heads、Eurhythmics、Kate Bush這些另類音樂雜誌依舊於90年代大力推崇的代表性人物以外,我高中~大學時代幾乎都沒在聽什麼80年代流行音樂了。

 

p.s. 從小到大一直在聽Duran Duran。重金鼠、嘻哈、Grunge、IDM、前衛音樂、爵士…很多音樂與藝人的作品都聽過一陣子就不想再回頭聽了,或是最近四五年才開始常聽,唯獨DD從幼稚園、小學、國中…到現在都有斷斷續續聽,斷續得很平均,且都沒斷根過。DD鍵盤手Nick Rhodes是我小學時代的偶像(魔鬼剋星、Michael Jordan、兄弟象、西武獅、小虎隊、林志穎然後Duran Duran 😀 ),天啊你們都不覺得他爆帥的嗎? 還曾經準時收看他們MTV Unplugged的首播咧! 但到現在才知道Rio的前奏複雜成這樣子…靠那個琶音太殺了啦! 不過現在只希望自己玩合成器時有Nick Rhodes大約10%的厲害就好(10%很多了,有3%就得偷笑了)。

 

後來因為Youtube的興起,改變了音樂欣賞的習慣,讓「新」音樂的定義不再與發行日期有絕對關係,這才開始聽一些80年代的東西,但一開始是以Cabaret Voltaire、Detroit Techno、Old School Hip-hop/Electro為主,不會去聽那些One-hit wonder或Eurobeat的東西,因為目的不是為了懷舊,而是為了考古一些根本沒聽過的東西。那之後又有"I love the ’80’s“之類的節目,以及8tracks的各種80年代大補貼歌單,才更進一步喚醒我們這些6~7年級生的童年回憶。我個人也是因為要考古電子音樂才會有機會再聽到這些小時候聽過的歌曲啊!

 

跳tone一下,音樂世界中所謂的"high energy"是什麼感覺? 那Disco、Hi-NRG與House的元素同時展現是什麼感覺? 愛聽Frankie Knuckles的人絕對不會再問這些問題! 覺得跟唱詩班的狂熱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啦。

 

而且…歌詞強調的性解放與享樂主義,以及沿襲DiscoHi-NRG那種釋放Homosexual Energy的意圖,跟芝加哥的浩室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更直接。有幾首歌的歌詞聽了會覺得…幸好我家只有我懂英文,哈哈哈!

 

他要跟你Boom Boom哦! 這首就厲害了,應該被禁過! 舞曲就是要這樣gay到無怨無悔啊!

 

那我也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義大利人唱這些舞曲都唱英文的? 偶爾有一兩句義大利話,但整體而言都是英文為主耶! 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拍速都不會非常快耶,超過120bpm或到達130pbm的歌曲應該很難找到(除非像是Boom Boom那種混合Hi-NRG元素的歌曲)。倒是…沒記錯的話,Giorgio Moroder曾說過120bpm是最近於人類心跳的拍速,而在紀錄片Modulations之中則有浩室DJ提過130bpm是會讓人舞一直跳下去的拍數。

 

個人的經驗是,不同的拍速,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技術與不同的表達之別,而超過120bpm的話,旋律要塞複雜豐富的音色,譬如迴音做得很精緻或是琶音很多層次感的東西(也就是合成器音樂的"抒情感"啦),就變得相當困難。那我最喜歡的是…就跟坐電聯車/火車的速度感最相近的拍速,所以120就很夠用了。

 

而Italo Disco也在Larry Levan、Frankie Knuckle、Ron Hardy三位芝加哥浩室頂尖DJ的推崇下,於北美的地下音樂界、電台與舞廳竄紅,不過基本上主流市場方面,Italo Disco始終未能在海外得到像在歐洲那樣的禮遇。

 

考古完Italo Disco會覺得Daft Punk抄很大哦! 而Italo Disco的另一特性就是…都不是很嚴肅的東西,不像Techno那樣刁鑽犀利,也少了浩室的細膩感性,沒有Trip-Hop/Downtempo的暗黑詭譎,沒有工業音樂/EBM的頹廢峻冷,總之就是不必動腦的音樂,但說沒有靈魂也不太對。缺點則是除了一些經典佳作以外,都太泛於刻板大敘述的基調,所以僅是派對音樂的層次而已。若不是自己編歌單的話,同類的歌曲聽不到十首就覺得累了 😦

 

而聽過幾百首Italo Disco歌曲之後(說要考古不是開玩笑的),個人最愛還是Mr. Flagio這首Take A Chance,這首歌幾乎集結了所有Italo Disco的精華元素:Vocoder、合音天使、一路到底的節奏(鼓聲好Q好耐聽啊)、令人瘋狂的Bassline、有所表達的歌詞、充滿流行元素的旋律線、編曲俐落…且與其他歌曲比起來轉折(驚喜)較多,感覺作曲者還是想藉由歌曲表達自我。

 

想在最短時間內了解Italo Disco的風格為何,就先從這首歌開始聽~

 

其實這首歌是翻唱自Material的哦||| 但Mr. Flagio的版本好聽太多了。

 

另外一首個人很愛的Italo Disco金曲是Kano的Another Life,不過前奏很愛但中間的副歌就覺得還好。Kano幾乎每一首歌聽來都很不錯。原來Kano棒球打完就去義大利玩Disco了啊(好冷~~~~)

 

 

 

原來這些都算Italo Disco!

 

有看過電影「午夜特快車」(Midnight Express)的影迷應該對那部電影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吧,其配樂由Moroder所製作,這首Chase是最棒的一首。

 

當然Giorgio Moroder是Disco/Italo Disco的上古神獸之一嘍! 開玩笑,舅舅摸肉的柳~! Donna Summer的Disco金曲"I Feel Love"由Moroder全程透過Moog Modular合成器編寫而成~ 將精密的合成器電子音樂,與享樂至上的Disco動感舞曲做出完美結合,從此開創了電音新世代~

 

This is SONIC ECSTASY!

 

轉啊轉啊~ 停不下來啊

 

“My name is Giovanni Giorgio, but everyone’s calling me Giorgio." 這首歌前幾天才在友人的臉書上看到。開頭的獨白很有意思,歌曲內容沒正宗Moroder那麼重口味,但還是蠻動聽的。

 

Moroder的音樂讓人覺得他非常了解音樂節奏中的韻動感,那種無法被旋律音符所制約的野性。順著這野性去構思音色與編曲,才做得出如此精湛的作品。市面上還是有很多電子音樂的流派,較為強調形式架構上的創新,而忽略節奏律動層面,還是有人喜歡聽那種東西的,而我個人是覺得電子音樂的精緻面,不能少了節奏的律感與野性,所以今後較不會浪費時間在不精緻的電子音樂上面嘍~

 

另外一位Italo Disco的上古神獸則是Alexander Robotnick,算也是推動Italo Disco風潮的大人物之一。這首電音迷必聽的經典作品Problemes D’Amour,個人是覺得是比Italo Disco曲風更加厲害上千萬倍,沒有煽情又八股的旋律線,節奏紋理也更強勁並更複雜。超厲害的~

 

 

沒錯,大家兒時回憶中的Gazbo也是Italo Disco哦! I like Chopin也算是Italo Disco金曲(夭壽全世界賣了八百萬張),但就個人的記憶,這不是比較像new wave/new-romantic之類的抒情歌曲嗎? 但現在給它再聽一次,是啊,前奏的音色,節奏、旋律、歌聲…整體的元素全部都是Italo Disco,只是沒有Italo Disco那種勁舞快歌的氛圍罷了,要蕭邦老人家跳Disco也太殘忍了XDD

 

Extended version的前奏陳鋪更為細膩~

 

原來草蜢的「再見Rainy Day」是I love Chopin旋律加上Paid in Full節奏風格的完美結合XDDDDDDD 舞姿超美der~~ (p.s. 譚詠麟則將這首歌翻成"我愛雀斑"…好像「雀斑」廣東話跟英文的"Chopin"有點像哦 😀 )

 

p.s. 至於筆者我為什麼老是在挖80年代的東西…那是因為,個人覺得啦! 2010世代的創作者,所追溯的記憶之中最光鮮美好,又同時最暴戾慘烈的世代,就是80年代了,而且是以孩童的觀點去見證的。80年代就是我們的樂園、戰場與謎夢。搖滾樂、二戰、嬉皮,現在看來不止離我們有點太遠,甚至已顯露出各種愚眛可笑的意識形態把戲。我們已無法依附於那些上一代所依附的文化元素與時代精神,早已感到與其異化了,而我們所處的當代,也沒有一個真正能代表我們的生活、時代與思想的藝術風格。

既然沒一樣真誠,沒一樣值得追崇,那就對自己的回憶真誠吧! 認同,就先認同自己吧! 總之,我們可能就像是新一代的lost generation吧。

但是…80年代的本土音樂對我而言,還是比西洋音樂來得更具影響力。有些東西是記在腦子裏的,有些則是烙在心上面的;知識、技術、世界文化屬於前者,成長環境的風土氣韻則屬後者。像黃俊雄布袋戲那些挾雜各種東西洋流行音樂的配樂系列,還有有別於翻唱日本演歌,而偏愛恰恰或吉倫巴這些輕快節奏,並大量使用電子琴來編製的八零年代台語流行歌曲,這些對我的聆聽與創作的「動機」而言是最具影響力的,而東洋或西洋電子音樂,則是屬於創作風格、方法、內容方面的影響。但無論音樂來自何方,這些都是童年回憶的一大部份。

不過,好像喝ㄋㄟㄋㄟ包尿布的時代,真的被灌聽很多80年代西洋電音舞曲哦…

但說到80’s,我很討厭neo 80’s… 那等於是把80年代的光鮮面給刻板化、符碼化再加以複刻,80年代的"raw power",80年代homosexual-energy透過電子音樂所表達的張力,對neo 80’s而言好像不曾發生過啊0_0 

 

 

小結:

Italo Disco的氣氛總是脫離不了頹靡浮誇與享樂至上兩大特質。然而,哈哈…若不知狂喜為何感覺,若不知一個人聽音樂到底能high成怎樣,又怎能體會黑暗的黑呢XDD

 

Italo Disco使用合成器編曲時,Lead通常是做得最好的,有時我們在忙於調配複雜特異的音效時,都忘了去思考該如何以最純粹的音色發揮至最大功效~ 因為旋律要最完美,節奏要最完美,才能用最簡單的音色形式來呈現吧。

 

80年代的電子音樂最珍貴之處,終究是張力、力度的突顯,而那多半與創作人的表達主張有關。雖然這些釋放張力與動能的歌曲,多半出自於男同性戀音樂人的作品,但我想性向只是一個開端,他們所解放的,是比性別性向、詞彙類別、旋律樂理更深一層的涵意與思想。很可惜他們如此的遠見礙於享樂狂歡給人的刻板印象,也礙於主流市場潮流的迅速演化,所以作品就這樣被曲解,被當笑柄,然後被遺忘。浩室的東西還比較有文化色彩因而得以一直流變、演化,但Italo相較之下雖有復興的跡象,但演化的多元性略遜一籌。

 

然後我一週內聽了近200首Italo Disco,連洗碗時都會哼唱Happy Children了,想說這樣洗腦過之後再來玩玩錄音的話,會不會也做出Italo Disco的調調呢? 結果…

 

…我的腦並不好洗啊,鼓聲與旋律編出來還是不一樣的東西,旋律方面還比較好控制,可是就是會很有意識地拒絕編出那種太油太滿的東西,但節奏則是一直憑直覺在處理的,那已經是長年累積的經驗與臨場反應在主宰整個編寫過程了,且往往節奏編出來才在煩惱到底要加什麼旋律。我想除了聽了那麼多年的Moroder以外,只有那首Take A Chance的氛圍與層次感有被我吸收到,其他的就聽聽覺得好聽而已。

 

 

(完)

 

封面圖像來源:

https://pixabay.com/photo-727116

 

參考網頁 References

http://www.euro-flash.net/italo.php

http://en.wikipedia.org/wiki/Eurobeat

http://en.wikipedia.org/wiki/Italo_disco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7&t=1494629

 

延伸閱讀:

Technopolis #4:Underpass!!! ~ John Foxx介紹

TECHNOPOLIS #1:READY! ONE~ TWO~ THREE~ GO ~ 底特律電音pt.1

Technopolis #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工業/電子音樂風潮

Technopolis #3:High-Tech Soul Brothers ~ 底特律電音pt.2

Midnight…in a perfect world ~ 嘻哈、取樣、唱片、午夜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