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廢物,女人是怪物,怪物幹掉廢物」ー金綺泳

金綺泳 () 的代表作大部份以男子與女子的性作為媒介,其性媒介既有性慾望的意思,又有社會交換的價值。性行為的目的既可以是傳宗接代,也可以是性慾娛樂,還可以是階級之間相互勾結的仲介交易方式。性的交易媒介何以在兩個聚合點產生電影龜裂效應,金綺泳在這方面的代表作有「下女」《하녀》(1960)、「火女」《화녀》(1970)、「蟲女」《충녀》(1972)、「火女82」《화녀’82》(1982),「肉食動物」《육식동물》(1984)等等。" (p221)

 

 

這次要來聊的是「下女」系列 (包括火女與火女82),那這一次可能又要嚐試一下有別於傳統的電影思考方向了! (又要惡搞了嗎) 所以,介意劇透的人,請先至YT欣賞下女(字幕請自載)火女(有CC英字)等片之後,再來加入我們的討論空間吧!

 

 

 

1960年的「下女」經典片段 (約25:10開始)

 

下女時代

根據「追尋快樂」一書對於金綺泳電影的社會背景所做的描述,「下女」系列的女主角所反應的,是韓國六十、七十年代的社會亂象:"近代化政策的實施,使得年輕女孩得離開窮困的鄉下到城裏打工,她們能做的工作不外乎是公車售票員之類的,或去家裏給人家做幫傭或保姆。這些保姆又稱「食母」,須寄人籬下,且有時薪水微薄。這些年輕小保姆,特別是長得漂亮的,常會變成富家/中上階級家庭男主人的性玩偶,意思是男主人 『不僅按照勞動契約來攫取保姆的勞動成果,還在勞動以外的時間裏攫取她們的肉體奉獻』 (p221),造成了當時的一種社會問題。" (p221&p227)

 

這裏指的「近代化」歷史,可從日本殖民時代、民主化時代、西方化、產業經濟疾速發展等等不同的轉捩點來定義,所以直至韓國的1980年代,都還算是處於近代的範疇內,然後約於90年代韓國便開始跨入後現代社會的階段。(ref. p76&p134)

 

而金綺泳的「下女」系列,其實是一連串的"舊片新拍"。1960年的「下女」算是原版,而1971年的「火女」基本上故事、對白、角色設定等等,都是源自「下女」,但在時代背景與角色人物方面做了一些更動;82年的火女也是繼續翻拍了70年代的火女,而且1984年的肉食動物,也是翻拍於1972年的蟲女,看來這些題材每十年就會被 “更新" 一次呢! 正好跟隨著韓國的近代化發展來演進。不僅如此,韓文片名下女하녀、火女화녀、蟲女충녀、水女수녀…等等,也似乎在玩文字遊戲一般,形成一個連鎖循環。

 

螢幕快照 2015-05-04 下午10.24.52火女劇照

 

基本上大略看過這些片子之後,個人覺得還是1960年的「下女」最具原創性,最具藝術成就,也最令人印象深刻。相較之下「火女」就是"Technicolor Galore" 版本的下女了,所以場景比較華麗,場景也比較會說故事。例如片中的年輕女孩明子(音譯),從鄉下搬至大都市,來做人家家裏的小保姆兼女傭,並常聽友人說漢城有30幾層高的大樓,而我們觀眾也跟隨她的目光,見證那些工廠、交通、都市的吵雜~ 一切皆與家鄉的荒野形成強烈對比。同時,室內場景也從「下女」的二層透天厝,進化到「火女」的摩登別墅了。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11.55.07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11.53.32到了「火女」,連城市與屋子都是角色的一部份了!

 

並且有別於「下女」,「火女」讓觀眾事先認識到明子的精神創傷背景:曾以愛慕的心情看著家鄉那些健壯結實的年輕鐵匠,但後來她卻被(應該是)同樣的那批男子所強暴,縱然她設法還擊並殺害了強暴犯,心裏卻已留下十分嚴重的創傷。然而明子對於性慾所存在的那份矛盾感,在偷窺雇主與妻子行房時又瞬間爆發了。電影看到這裏,我們都還能理解她的錯亂與痛苦,但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錯亂大升級了!

 

螢幕快照 2015-05-04 下午10.23.54非常大膽,也極為性感的一幕:明子透過落地窗與玻璃屏風偷窺男主人與妻子行房。隔了兩層屏遮物耶! 這樣還看得到也算她眼力好(誤),但這也是一種諷喻啦。

 

明子極端偏執的"性從屬"慾望,一開始會讓人覺得有些荒謬,她甚至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與男主人發生關係,而且她還曾被男生給強暴過,那為何還對男主人產生了一種似是「人質情結」的效應呢? 或許明子的創傷症候與心理因素是個關鍵。不過,當我們認識到韓國當年的社會環境之後,再從階級與性別的問題去思考,便能頓時理解明子的瘋狂,到底有所寓意了。縱然金綺泳不是那種執著於社會批判的導演,但我們還是可以說,他的電影讓我們目擊到社會體制的可怕荒謬:時代的變遷,資本主義、物質生活的狂速崛起…一切皆如此疾快,如此盲目,彷彿人情與道德只是功利貪慾眼中的絆腳石罷了。

 

社會的壓迫,男權的暴虐,調教出一群唯利是圖,聚財上癮的 “良家婦女"~ 她們盲目謹守儒教倫理規範,並願以任何手段及犧牲,來維持中產階級地位 (ref. p222)。同時,如此的社會氛圍,也製造出像明子一般錯亂偏激的青春少女。"金綺泳拍攝的「妖女們」都是離開農村到城市的勞動者,她們充滿青春活力,具有充足的性資本,任何時候都能夠成為威脅中上層家庭的對象…" (p 227)

 

然後這些女孩面對男權的懦弱,與婦家的苛刻,終究還是失控了。但是這種失控,卻像是一種無形的復仇一般,逆襲那脆弱的社會體制。而電影中女孩們那些逆襲所招致的失敗,又帶著觀眾們回到現實之中,冷視那依舊殘酷荒謬的社會體制…

 

可是呢…在原版的「下女」之中,同樣的女傭角色名為明淑(音譯),其態度行逕,卻更是令人匪夷所思。明淑似乎多了一種奇特的鬼魅感、懸疑感。若明子是瘋子的話,明淑就是個怪物。明淑外表看似天真單純,樣子根本不像個壞人,但一開始在各種應對與小動作方面,就展現出一種不明的犯罪衝動~ 一種隨時要下毒,隨時想殺人,以使壞為樂的意圖,可謂是十足的壞胚子,也是個靜待時機狩獵的天生怪物。而「火女」裏的明子,相較之下是較為矛盾迷惘的,她一開始只是傻呼呼地處於 “被迫" 的位置,卻在創傷使然的變態行逕之下漸漸進化。似乎毒藥在「火女」片中的象徵性,也較不明顯。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7.47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9.12

 

 

明子與明淑共通的特徵,就是偶然會展露出「牙齒咬嘴唇咬歪歪的」的古怪表情,有一點點孩子氣,有一點點智障!? 但那不經意展現的表情,跟後續的脫序行為不謀而合~ 我們所面對的不是一位繆思,不是清新柔美、氣質出眾的知性美女(就跟2010年版本的全度妍有著天壤之別),她們來自鄉下,她們笨笨的,她們不怎麼有教養,怪怪的,不太懂得掩飾她們的頑惡本性,但也或許如此,她們才能與中產階級的那些窩囊男人們有所共鳴。例如「下女」裏面所描述的,明淑比工廠工女還散漫輕浮,工女至少接受過工廠安排的文化課程所陶冶,只是在食堂打打雜的明淑,便沒有該有的教養、紀律與端莊氣質。所以這樣說起來,「下女」一詞還有另一層涵意哦……

 

明淑趁勢耍了小手段,讓無所防備的男主人與其發生關係,接下來便在心理認知上,展現出強烈、無法控制的佔有慾~ 這種念頭出於要提高自己身份的慾望:明淑為了 “增加身體生理的快感,和改變自己的身份,提出了許多讓男主人為難的要求" (p222)。她以毒藥的威脅,以及各種脫序的行為,來逼迫雇主全家乖乖就範,或許她這樣達成了一種扭曲的征服感與優越感。與「火女」的明子比起,明淑的性自主,性主使意圖非常明顯,她實質上是個掠奪者。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8.47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8.34明淑偷窺男主人教學生彈琴。這裏拍得超好的。女學生是工廠的工女,她說服同學寫情書給男主人,她說服男主人以一對一的方式為她上鋼琴課,還買零食討好男主人的孩子…她懂得以符合社會秩序的手段,來接近心怡的有婦之夫,反之明淑的手段就相當卑劣了…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1.31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3.07明淑以強迫的方式誘惑男主人投懷送抱,這裏的鏡頭掌控也是十分厲害。

 

下女系列最耐人尋味之處,就是不論是家庭的支配者或是破壞者,都是女性。這也是金綺泳電影的一大特質。"金綺泳將下女的背景設計在近代和前近代之間,循環往復,迴旋有餘,他隨意選擇了多種性關係,圍繞著性的慾望讓人們醜態百出…在他的電影中,女性不只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她們由於自己難以滿足的肉體慾望和社會慾望而招來更慘痛的懲罰。" (p225-226)

 

所以家中的最大主人,事實上是雇主的妻子:妻子為了家的名譽,為了門面,為了物質方面的考量,甘願把丈夫放給發瘋的下女來玩弄,然後埋首於她的縫紉機,她的養雞場,繼續生產、生產、不斷生產。破壞家庭秩序的明淑,同樣也是女人;她破壞的企圖,可謂是為了純粹奪得女主人的位置。她不但要從下女的位置升級,似乎也要從偷窺者、旁觀者、凝視者的角度,切換、取代那被凝視者的位置,做為性的絕對支配者。而她破壞的動力,就是她那被社會所禁錮的性慾。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5.44角色定位與詮釋,還是原版的「下女」最完美;身為妻子的痛苦與無奈,皆表現得相當細緻。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9.52孩子們也都知道這位女傭大有問題,不敢喝她倒的水。

 

在這系列之中,男主人充其量是外在社會所認同的地位象徵,是父權的權杖,但那似乎都是一種假像罷了。這些男人們,總是如此輕易地就被性慾所支配,淪為女人的俘虜。在「火女」之中的男主角,外型更風流瀟灑,更是女孩心目中的"偶像",內裏卻也比「下女」的男主角更獸化~ 經濟上受妻子控制,因此對其他的女性,就是以武力強制奪得性主權。

 

“…同女人相比,男人反而不那麼複雜,也很少被曲解。由於經濟上的無能,或者個人心理狀態的變化,男人們要麼被描寫成性無能,要麼就是性慾亢進,他們不能適應社會的發展,卻任意玩弄女性,可謂是十足的退化人物。如果按照心理學象佛洛依德的說法,他們一面慾罰著女人又一面糾纏著女人,全然是一群渴求鑽回母親子宮裡的廢物。" (p222)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4.21十分摩登的音樂教室。

 

其他影評或許較少提到的,是下女系列之中的男主人,其工作(與社會定位),皆是以 “教育" 女性之文化涵養為主,這我覺得相當微妙,也甚為諷剌。男性借由文化知識,意圖 “調教" 女人,將其性慾與本能給制約住,給掩飾起來。但同時,男性借由其地位與性魅力,頻頻對這些女孩們放電,接下來再受控於女人的愛慕與性慾,以一種隱晦、扭曲、見不得人的行逕,得到女人賜予他們的"救贖"。像在「肉身動物」之中,甚至有一個橋段是…性功能障礙的男主人,扮成孩童,叼著奶嘴,等著情婦來安慰他。哇1984年耶! 筆者第一次在電視上看過這種變態情節是池袋西口公園XDDD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7.22“我要跟你老公睡!" 這一幕有夠超現實的XD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8.18咬下去!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9.43比裸露還要強烈還要性感的性暗示畫面…

 

 

我覺得「下女」最厲害的部份,就是上圖那段…明淑竟然跑到男主人與妻子的床邊,直接說"我要跟你老公睡!",60年代就有這種鏡頭真的很敢啊! 還有明淑咬男主人的肩膀,吻他的腳,跪在他兩腿之間的鏡頭,這都十分大膽啊! 60年代,在如此保守的韓國,竟然拍得出如此駭人又極具藝術質感的電影,實在是蠻厲害的。 而1960年有多久了呢? 片中的小男孩就是由安聖基伯伯所飾演的!他那時大概只有八~九歲吧!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6.31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46.07俗話說女大十八變,安伯伯是八十八變吧xDD 即興配音一下:"雖然我現在是醜萌,但是我長大後就會變成國民影帝哦!"

 

 

好了,電影就介紹到這裏了。首次欣賞金綺泳的作品,個人的感受是…好cult啊! 寫實的成份有,獵奇的成份也有,狗血的成份也不少。然後飾演第一代「下女」的女主角,聽說演完這部片之後,由於給觀眾的負面印象太深,所以也沒辦法繼續接戲了! 很可惜啊,真的演得很出色的說! 畢竟60年代看電影的人都蠻入戲的,婦女們會看到痛哭流涕還穿錯鞋子回家,更會直指著螢幕破罵影片中的主角,就好像我國世間情的忠實觀眾一樣吧! 這位女演員(이은심)會讓我亂想起年輕時的Barbara Steele,或是Haji,總之覺得她可以演出韓版的黑色星期日XD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5.53.32氣質很歌德啊!

 

就像「追尋快樂」一書所說的,金綺泳的電影,不在乎什麼深層的道德闡述,他拍這些電影也不為了為男人或女人發聲,所以女人在他的電影中如此可怕錯亂,男人如此軟弱無能,他也不會為他們的行逕套上什麼說道的內容來合理化。盡情發揮性的題材,如此玩味,如此寫實,卻又同時不屑道德說教的電影導演,還會讓我聯想到Russ Meyer的一些經典作品嘍!

 

“…他有時候也會利用某些人物來發洩內心的不平,會指責韓國男人如何瘋狂地虐待女子,以致都變成了虐待狂。雖然這種指責批判貫穿電影的始終,但這並不是金綺泳拍攝影片的初衷,也不是出於對女性的同情心,更不是站在女性立場上為女性辯護,而是為了進一步揭開嚴酷的現實。" (p226)

 

“金綺泳分明在電影中涉及了近代化問題,但對於近代化是支持還是反對,他沒有表示自己的態度,也沒有對近代文化的犧牲者、那些出身農村的女人們給予任何同情或支持。正如金綺泳個己所闡明的那樣:自己關注的是「男人與女人以性作為媒介的關係」,他說「我不是在研究美術,我只是按照自己的興趣隨心所所地進行創作而已。性的描寫也是一樣,這些觀眾們都己經看到了。」" (p227&228)

 

“…他甚至說過,所謂性,就是在有了性行為的同時也具有了社會交易價值。在他的電影中,先猛吹一通性慾望,然後立即轉移目標,將性慾望轉變成性從屬慾望,讓女性之間展開了爭風吃醋的鬥爭。待鬥爭發展到一定的階段之後,再用「快樂的性行為」進行置換處理。故事情節到達高潮的時候,性便在「一個階段勾結另一個階級」的連環中被引用,成為故事情節進一步發展的動力。當然,這不是所有電影都一貫、均衡和有比例地運用的方式。這種方式的結局一定是「對悲慘現實的縫合」。但是不管從哪個方面看,看過金綺泳的「下女」後,有一點是非常明確的:即女人們在電影中是「永遠不能贏的失敗者」。" (p228)

 

螢幕快照 2015-05-05 下午6.03.32最後,明淑逼迫男主人與她一起服毒殉情,男主人忍受服毒的痛苦,硬撐著要走下樓與妻子會合。這時在地上掙扎爬行的明淑,硬拖著男主人的腳大叫"老公!老公!" 不讓他下樓,男主人不管她就這樣繼續走。明淑死拖著男主人的腳不放,整個人呈倒立的姿勢被拖行,因而當男主人每走一步,她的頭就狠撞台階一次~ “啊! 啊! 啊!" 撞了好幾層,最後她就這樣橫死在台階上… 還是老話一句…哦拍得好棒! 好厲害啊!

 

(新)補上奉俊昊的介紹:

如其所言,1960年的「下女」是一部根據真實事件所改編的犯罪通俗劇(crime melodrama),並且故事情節不止著重於女人性慾的刻畫,更影射了當年政治、社會的氛圍。像是電影中兩層樓的住家,便具有地位的象徵作用,因為60年代在南韓只有中產階級以上的人才會住雙層樓房,一般人只住平房。因此,在片中那通往二樓的樓梯,便隱含殊多意念~ 行動不便的大女兒撐著拐杖努力爬向二樓,明淑死也不放手地在樓梯上被拖行至死……大家都可以更進一步去思考背後的涵意嘍!

 

 

 

後記/雜談:下人世代

有時電影所描述的,不只是一個特定時代的縮影,而是一種不斷循環,不斷死而復生的現象。60年代的「下女」、70年代的「火女」、80年代的「火女82」…到了2010年還有林常樹新版「下女」,以及2012年男版下女的「慾望交易」(돈의 맛,錢之味) 也算是一延伸。歷經將近60年,這個故事題材依舊給人一種莫名的吸引力。而現今所謂的「婆媽劇」 更不用說了,「下女」系列的侍女小三,「蟲女」系列的代理孕母,都依舊是近期韓劇常見的老梗。我想今日狗血劇的口味,其DNA與這些60~70年代的電影脫不了關係,觀眾也大多是6~70年代看這些電影長大的世代。現今大約40~60歲的觀眾,以前小時候大概就是跟著阿嬤與媽媽去戲院看這些文藝/情慾電影,看到忘我還穿錯鞋子回家嘍。

 

chd2010不行啦,由全度妍來飾演下女實在是太美了啦太性感了太優雅了啦太知性了啦! 不搭啦!

 

個人覺得2010年的「下女」怪難看的,畫面性感程度也只有「快樂至死」的四十分之一吧! 與原版比來,比較像是一部過度風格化的歌德式 “chick flick" 柳! 男主人換金康宇來演我一定閉嘴! 哈哈! 可是我們家阿金與全度妍的輩份差太多了,卻又在「慾望交易」裏面,被當年飾演火女的給吃掉啦!  那一幕對身為 “金康控" 的筆者而言看了蠻感傷的(拍拍),哈哈哈! 不過呢,有誰說「 下女」這系列一定得拍得多深沉多精緻呢?  況且金綺泳在80年代出品的情慾片也都變得很浮誇了啊! 嚴謹的敘事邏輯,饒富哲理的意涵,深邃的人物刻畫…這些都不是觀看下女系列該要求的品質。

 

20120406_1333693456_52752100_1752572819_5YmFId1B_311比2010年的下女好看很多的「慾望交易」(個人覺得直譯片名 “金錢之味" 比較好聽),劇情也編得較為完整。女主角好像是劉智泰的老婆的樣子。片中有一橋段是富家媽媽與兒孫們在看2010年的下女,然後男主角被抓去美術館的放映室審問時,後方螢幕播放的是1960年原版的下女,所以呢…

 

那麼,這個小女僕被男主人給剝屑利用的社會問題,在今日的社會裏是否依舊是種存在的亂象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跳脫框架來思考吧! 那金權至上、資本至上,城鄉差距甚大的社會結構,是否已在經濟衰退之後的21世紀又回歸了呢?

 

所以! 2015年新版的「下女」,在筆者的腦補之下 ,變成了以下的故事情節~「下人世代」XD:

 

之前曾經聽在高等教育界/學術界的資深學長姐們,聊過類似的問題,也就是師生戀的問題。當學術極端商業化之後,經費的銷核,研究成果的考績,行政權職的掌握,將教師(教授)與學生(研究生、助理)的關係拉得更緊,師生戀也成了一種變相的共犯結構。或許一些只是單純 “暗戀" 師長的小女孩,或是一些被教授用畢業門檻威脅的孩子們,就這樣漸漸被利用來做一些遊走法律邊緣或是確切的不法行為…如報假帳,論文代寫,竊取競爭對手的研究內容,做人頭戶,幫忙洗錢等等。

 

而那些年齡4~50幾的叫獸們,不但執迷於中產階級生活的舒適,似乎更對於過往那種迂腐的社會結構…還有所寄戀,對他們而言,小保姆,小秘書,小助教不就也是性玩偶的一種,撥撥經費就能養她們了,自古以來社會本來就是這樣子的,他們依此來自我催眠。

 

更甚的是,那令人眷戀的過往年代已去,他們的青春亦逝,生理與心理的狀態都在走下坡,家裏孩子都長大了,家庭關係也變得冰冷乏味…但是,垂老的他們,卻仍在一群還沒踏入社會的學生面前,扮演著良師、指引者的角色~ 似乎還有那麼點被崇拜、被愛慕的光輝縈繞著他們。最重要的,是那種晚輩對其絕對服從,那種有權力能夠輕易主宰年輕孩子的快感,讓他們懦弱的心開始扭曲…

 

執迷於這番妄念的老叫獸們,漸漸無法控制那種無上優越感的展現,因為那種優越感同時也是性慾的展現,他們的教學內容便開始變得略顯自我中心,不斷強調自己的研究成果的重要性,甚至自誇研究成果推翻了以前的科學家的理論。傳授知識的職責,就此腐化為自我膨脹的舞台。

 

而專業知識與其相比甚有懸殊的學生們,或許因為沒有自我思考的能力,大多就這樣滿足於這種教師的教課內容,就覺得自己已經學很多了,畢竟人家去國外拿學歷的,且反正期末考考得好,我們學生拿得到學歷,社會也就會認同我們了,何必想那麼多? 何必懷疑教師自吹自捧的真實性呢? 還說什麼國際競爭力? 誰不是為了找到好工作在混那張文憑的?

 

…說難聽點,你不快點跟著巴結人家嗎? 人家老叫獸都在瞪你了呢! 要讓他在台上繼續等下去嗎? 就算你知道這一切都不對,忍一下就過去了啊! 聽老人家放屁鬼扯不就也是聽聽就好嗎?

 

然後好死不死我那荷爾蒙過剩的學長,就雞巴到跟叫獸辯論了起來 XD  他說叫獸的回應都是看著班上的女孩子們回答的,要博取她們的認同為先吧! 且叫獸到最後都會跟他放大絕了,直接跳向下一個問題,不回答他的評論。那接下來我們這些小嘍囉們,就開始聽學長的滿腔怨言。或許我們又熬夜聊了他的學術理念,幫他找資料,幫他驗證了老教授的錯誤何在,或許我們又胡扯各種陰謀論,各種小道消息,包括老師們的政治傾向、總是升遷很快等等問題,但到最後,帥氣學長也只是像婆婆媽媽們一樣,嘀嘀咕咕地聊人家是非罷了,最後還是得乖乖交作業拿學分好畢業吧!

 

那番無力感…我們出社會後又找到了什麼工作呢? 研究所又怎樣? 公司的採買員、補習班的兼職,幸運一點的考上公職,或像我一樣因為負擔不起大都市的房租與生活費,就在鄉下家陪爸媽順便做做音樂…唉,似乎書剩我在讀了,似乎知識的力量,只剩我在乎了。 “早知道就跟那死老頭嗆到底!! 反正爛命一條!" 以為未來掌握在我們的手上,所以不跟老頭子計較;以為反正我們還有彼此,所以不跟上一輩的人計較。但那番無力感…侵蝕心靈的速度可真快啊!

 

過一陣子後,帥氣學長同班的學姐,有一天聚餐時跟我們說到幾件奇怪的事…好像是學長的死對頭叫獸,每次都帶同一位女助理出國開會吧! 那位助理好像是他們的學妹吧,可是好像也不是跟我同屆的,但她很久以前跟我一起上過通識課之類的所以還有印象。學長姐們還提到一些不太尋常的線索,但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們了,腦補豪洨成份居多,聽聽就好。

 

我甚至跟他們說:不可能啦! 那女孩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傻女孩,她很單純,就笨拙笨拙的,蠻天真的吧,沒啥心機,說不上漂亮,但是好像蠻勤勞的啊! 不過她跟我興趣差很多,感覺只是個讀死書的,對她而言老師說什麼都對,且跟我的政治傾向也全然南轅北轍,根本沒啥話可聊的啊,畢竟b&q的腦成份跟我對沖…但或許就是因為她的「血統純正」吧,相較之下我們都只是 “bad blood" 而已吧!

 

因為我以前對於 “小三" 的印象,都是連續劇演的那些伶俐陰險的狠角色,所以覺得她不可能。之前聽學長姐聊八卦時,更覺得他們所指涉的對象,好像沒那個頭腦,也根本沒啥性魅力吧! (那是我眼光太高吧!) 所以不會信以為真,但看完下女系列之後,是覺得有些可怕,因為明子與明淑這些女孩子,都不是什麼相當聰明的女孩…

 

只是讓我深感無奈的是,曾幾何時,爸媽的時代的狗血戲梗,他們的時代的社會不平等、大男人主義與盲目追求中產階級生活品質的種種亂象,似乎在近幾年的 “22k黑暗期" 再次回歸了! 而且還沒踏出社會就遇得到了呢!

 

教育學術之所以腐敗,青年之所以迷失,社會之所以冷漠紛亂… 我以往都是以很嚴肅的觀察角度去審視,像是國家、政治問題,像是法西斯、仇女、資源分配不均…都是以這些大範圍的廣泛層面來思考。

 

而像金綺泳的電影,又把我帶回了那小眾、微觀的餐桌上了。然而我所關切的大問題,與學長姐們七嘴八舌聊的八卦,似乎還是有相互關聯之處,值得深思。只是他們就像電影導演一樣,並不在乎談論內容的道德問題與社會問題,只想談論所見證的事實,或有所感觸的杜撰。而我…也不介意他們說閒話的庸俗心態,因為我,還是會繼續逕自思考下去…

 

下人世代啊… 工作的意義形同奴役,高等知識的學習歷程,不但變成了一種荼毒心靈的過程,更是年輕人被老一輩拿來圖利、剝屑的一環。 拿到文憑出來後,薪資竟又倒退了 😦 思想不值錢,初衷不值錢,獨立思考賺不了幾個臭錢,那為何又要在課堂上 ,在電視上闡述人文、科學價值的偉大,還有什麼獨立思考的重要性…

 

既然你們根本不要我們得到,就不要說是我們沒資格沒能力得到,害我們還在那邊努力不懈;書是你們教的,孩子也是你們荼毒的,都是你們的樂園,都是你們的舞台,爸媽生我們這些孩子也只是在生產一些來服侍你們的下人罷了,只有你們可以是科學家,只有你們可以是藝術家,錢都是你們的,只有你們享盡一切,人都那麼老了還不放手… 學長說最近想起那個學妹,還是令人覺得噁心~ 學妹的性資本,竟勝過學長的赤子之心。我是覺得蠻心寒的。

 

柏拉圖Phaedrus :文字的發明者特烏斯向法老王炫耀說:「書寫使埃及人更聰明,並提高他們的記憶力,我的發明是一種即適合於記憶又適合於智慧的"藥"。」但法老王說:「你發明的藥不是有助於記憶,而是有助於回憶,並誘發忘卻的"毒";你所給予的不是真理,而是真理的假相。」

 

而當特定的,不正當的,扭曲的主張、野心、成就、偏見、與虛榮的慾念,一層層加註於語言支配者的文字話語之中,這般的講課內容與教育方針,對孩子們而言,是藥,還是毒?

 

有的孩子中毒了,有的孩子根本不當一回事,課上完早就忘了,反正書寫是用來忘卻的嘛! 誰說忘卻不是種良藥呢? 有的孩子把毒給吐出來了,有的孩子則比較狡猾,他們始終是與毒對立的藥,與藥對立的毒,不斷在幻變…

 

唉我真的不太擅於腦補,說的都是真事,真正夢到的事。其實那些老叫獸的下場為何,我並不感興趣。無論如何,日子還是要過的。只是,看完下女系列之後,倒有個疑問…那些中毒的孩子們,會像金綺泳故事中的女孩們一樣,反過來毒害當初餵毒給他們的老頭嗎? 快叫怪物幹掉廢物啊!! 學長你覺得呢? 這就留給讀者們繼續腦補下去了~

 

…而當齊克果說柏拉圖的Phaedrus是個諷喻的故事,一開始我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現在倒是懂了! 咦這句話誰寫的? 為何突然出現在這裏? 箇中寓意只有我的朋友們才有可能猜到了…

 

 

 

(完)

 

 

圖片來源:影片自行截圖,Google

 

電影資訊:

下女 The Housemaid (하녀, Hanyeo)

dir.   Kim Ki-young  (October 10, 1919[1] – February 5, 1998)

出品時間:November 3, 1960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Housemaid_(1960_film)

 

火女 Woman of Fire (Hangul화녀RRHwanyeo)

dir.  April 1, 1971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man_of_Fire

 

其他電影資訊請見內文的文字超連結。

 

 

圖書資料:

書名:追尋快樂-戰後韓國電影與社會文化

作者:  李孝仁、張敏 出版社:三聯 出版日期:2006/04/01

ISBN:9620425553  出版地:香港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35617

 

 

參考資料:

http://ko.wikipedia.org/wiki/김기영(영화감독)

http://en.wikipedia.org/wiki/Kim_Ki-young

http://www.imdb.com/title/tt0150980

https://mubi.com/cast_members/17808

http://miniminimovie.com/2012/10/27/the-insect-woman

 

延伸閱讀:
虛無的無盡山巒 (林權澤的「曼陀羅」筆記)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心理分析)

https://anexcursion.wordpress.com/tag/韓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