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l by Reel, Beat by Beat

BBC Four所製作的紀錄片系列Sound of  Cinema:The Music that Made the Movies (2013) 十分詳盡地介紹西方電影配樂的發展歷史, 也為多部傑出的電影原聲帶提供深入的解析。紀錄片上集The Big Scores介紹早期好萊塢電影配樂創作的光景,以華麗的交響樂曲為主,中集Pop Goes the Soundtrack則著重於流行音樂與電影的結合,呈現電影配樂的多元風貌,內容亦包括一些極具前瞻性的聲效突破,下集New Frontiers則以合成器電子音樂、音效設計與電腦輔助技術的考究為主。

不過,像是全部以搖滾樂曲構成的逍遙騎士(Easy Rider)原聲帶,以及1971年的SHAFT等等被視為cult片的原聲帶佳作,紀錄片就都沒有介紹到了,並且非英語系的歐洲電影、亞洲電影、南美洲電影等等,似乎也都沒提半部。所以若只是依循BBC的紀錄片來研習電影配樂發展歷史,感覺認知的廣泛度有點被限制住了啊! 不過我這裏也只是很主觀地隨興挑些自己喜歡的配樂來聊聊而已(那你幹嘛列那麼多|||),所以呢…想認真研究的讀者們,還是得自己去蒐集資料嘍!

以下內容將篩選一些紀錄片中提到的電影配樂來做延伸討論,也會選一些紀錄片所沒有提到的佳作來聊聊。由於篇幅很長,我也懶得分成上下篇,所以懇請智慧型手機與平板的使用者注意一下…頁面當掉的話,就回家開大電腦來閱讀吧!

 (內文校正中)

 

螢幕快照 2015-05-09 下午4.19.00

紀錄片的主持人在看默片加上劇院管風琴現場配音…真爽!

 

哎呀…打草稿時就開始後悔了||| 這不就跟半年觀影清單一樣難搞嗎!? 排版+片名加超連結就很費時啊||| 而且紀錄片沒提到的配樂,隨便一列就是3~40部了:-( 所以在此只能大略列出一些值得回顧的配樂作品而已。那麼,一些紀錄片中介紹過的電影,我可能還會換個不同曲目來介紹…

 

 

 

Part 1: 紀錄片中提過的配樂作品

 

The Ipcress File (1965) 倫敦間諜戰/伊普克雷斯

dir.  Sidney J. Furie, Music by John Barry

(本片段可能不能嵌入播放,請至Youtube母頁點閱,這片頭很不錯)

 

嘿嘿我後來有看這部片子了,十分流暢的英式間諜小品。根據紀錄片的形容,片頭只是Michael Caine簡單起床泡咖啡的場景,但每一動作皆巧妙地與配樂有所呼應,又不過度矯作,直到配樂結束我們才知道原來他是位間諜啊。片頭字幕、鏡頭的角度與配樂三者適時勾劃出的 “空間感",讓觀眾看了十分舒心。

John Barry以007系列的配樂作品聞名,曲風以爵士、搖滾等等6~70年代盛行的流行音樂元素為主,與傳統好萊塢配樂作曲家所崇向的交響、管絃樂編制大有不同,正好非常適合007、The Ipcress FIle這種突顯優雅與性格的間諜電影。

無論是何種風格的音樂,能與鏡頭語言一同呼吸,並且掌捏得好,不要太過火也不要太突兀,即為優質配樂的共通特性嘍!

此外,這令我聯想到一位紀錄片中似乎沒提到(或我沒注意看)的配樂家Michel Legrand。個人還蠻喜歡他為1968年版本的The Thomas Crown Affair所譜寫的配樂,他的代表作也是蠻多的。

 

 

 

Double Indemnity  (1944) 雙重保險

dir. 偉大的Billy Wilder, Music by Miklós Rózsa

 

應該就是黑色電影配樂的典範了。匈牙利出生的Rózsa,於1930年代開始為好萊塢電影譜寫配樂,風格延續古典音樂的基調,並罕見地將複雜的音調變化以及曲折的旋律線,引進電影配樂之中。如Double Indemnity (1944)與Spellbound (1945),他的配樂會隨劇情的懸疑效果,隨電影整體的冷硬氛圍,以及一些角色所製造出的聲效,來做各種呼應,並且他會以旋律與調性的轉折,來突顯戲劇張力。紀錄片中未提到的電影,如個人十分推崇的經典黑色電影The Asphalt Jungle (1950),以及看不完不怪你的賓漢Ben-Hur (1959)等等,皆出自於Rózsa大師之手。

 

 

 

Bullitt (1968) 警網鐵金剛

dir. Peter Yates, Music by  Lalo Schifrin

 

啊好愛這部電影啊! 十幾年前在百視達租來看的。爵士背景出身的 Lalo Schifrin,最為膾炙人口的配樂創作就屬不可能的任務的主題曲啦! 我家老人很愛看的影集「打擊魔鬼」(The Man from U.N.C.L.E.)配樂也由他所統整,還有70年代克林伊斯威特的警匪動作系列如Dirty Harry等等,也都是他的作品。根據他的bio,他的作品多以廣受歡迎的影集、動作片為主,連「尖峰時刻」都是他做配樂的啊。但就像紀錄片所說的,筆者我也覺得Bullitt與Dirty Harry的配樂才是他的代表作。

Bullitt的配樂極具魅力之處,在於Schifrin是針對Frank Buillit (由林北的童年偶像Steve McQueen所飾)這個角色來量身訂作的。Frank Buillit不只像紀錄片所言的那樣是個"simple guy",Frank還具有冷硬派警探特有的沉著氣質,但更平凡,也更疲累絕望~ 完全是個Jazz Man啊! 悠柔流暢的爵士樂句,穿插汽車引擎的狂嗥,Bullitt最著名的追車橋段堪稱經典,現在的商業動作片很少會花那麼多的時間,與那麼多的巧妙心思,來陳述一段毫無對話的警匪追逐戰~ 有啦,「神隱任務」(Jack Reacher, 2012) 的追車戲還不錯啦 ,也都有參考Bullitt的啦。Schifrin令人喜愛之處在於,他的東西簡單、輕快、動聽,但往往還能精準勾劃出這些角色的性格特質,特別是6~70年代的動作片電影男主角;若他為莎翁劇作或王爾德傳記來配樂的話可能就會很奇怪吧!

 

 

 

Francis Ford Coppola× David Shire

The Conversation (1974) 對話

 

ㄟ~! 怎麼都選自己最愛的電影來聊啊! 最喜歡紀錄片中所說的 “這是一部關於聲音的電影" ,柯波拉「對話」劇情的重點,是竊聽專家Harry Caul (由Gene Hackman所飾) 所歷經的精神崩解過程。「對話」之中真正的主角,就是來自四面八方、無所不在的各種聲音,而 “配樂" 的部份也針對電影的此一特性來搭配。因此,片頭沒有八股的主題曲,只有彌漫於環境中的各種聲音,就算穿插著簡單的鋼琴樂句,也刻意以疊錄效果來使其失真,而Harry Caul產生妄想的橋段,更以電子合成器調配全然抽像的多層次音色來襯托。

 

 

 

Apocalypse Now (1979) 現代啟示錄

 

Shire在「現代啟示錄」之中所負責的已不是傳統的 “配樂",而是較偏 “音效師/音效設計" (sound design) 的工作。因此現代啟示錄似乎更進一步地捨棄傳統的配樂手法,以音效/音色來襯托鏡頭與角色的呈現,像是片頭就以直升機的聲音取代音樂演奏,而當然,那不是真的直升機的音色,而是以合成器模擬出來的。並且記得現代啟示錄之中配樂樂曲的選擇,更多了 “諷剌" 的意味,像是空襲時使用的華格納名曲 “Ride of the Valkyries" ,像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 也玩盡這種配樂惡搞不是嗎?

所以到了柯波拉與Shire的世代,配樂已不再與音樂劃上等號。然而只仰賴田野錄音與取樣,通常很難製作出 “如實" 的音色,譬如說火車聲錄起來根本不像火車聲,鳥聲也不像鳥聲反而像昆蟲聲,因此這時電子合成器便派上用場了。對於電子合成器認識不深的讀者,可能很難相像它能模擬出什麼聲音,或者是又因過度信賴合成器,而以為它什麼聲音都做得出來。最中肯的說法應該是…合成器可以做出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音效,但不管你買了幾台昂貴的器材,有時你要的就是調不出來,你不要的它卻很輕易就調出來了,也有可能在不斷試驗的過程中,你調出比預期更好的音色。

還有另一個一般觀眾甚難相信的事實~ 特別是80年代之後出生的世代~ 像是槍聲、鳥聲、打拳聲、火車聲、下雨聲、風聲、飛機直升機聲音…我們其實常會不自覺地認為,在電影世界之中所認識的合成聲音,比在現實世界之中聽到的真實聲音,感覺還要來得 “真實",但事實上它們大多都是電子合成音效罷了。所以到底什麼才是是真實呢?

 

 

 

Bernard Herrmann × Alfred Hitchcock

Vertigo (1958) 迷魂記

 

Herrmann是美國土生土長的配樂大師哦! 我也以為他一定是歐洲移民過來的。他的首部配樂代表作理應是歐森威爾斯的「大國民」(Citizen Kane ),依我的判斷(不一定準),他以華格納的leitmotif概念為出發點,沿用了調性不甚明朗的分解和弦+十分極簡的獨奏,來營造出Kane的角色以及劇情的各種層次。他與當代傑出配樂大師不同的,便在於這種基調給人一種獨特的 “奇幻感" 與 “神秘感"。是的,不會有其他人比他更適合來為「迷魂記」譜寫配樂,這部電影所呈現的典雅、黑暗、懸疑、驚悚…華麗複雜與極簡的交疊,正是Hermann曲風的特色吧! 深沉的低音緩緩蘊釀著,並漸漸淡逝~ 我們觀眾此時不知不覺地被引至男主角的視角,與他一同靜靜偷窺女主角一舉一動,然後女主角突然躍入海中,尖銳的無調性弦樂瞬間曝發! 這一幕的完美,令人恨不得少看一些爛電影啊! 這種突如其來的 “嚇人" 音效,至今已經被濫用到變成陳腔爛調了,但經典就是經典,無論看幾次感覺就是不一樣,絕不會被其他的拷貝貓所取代的。

 

 

 

Psycho (1960) 驚魂記

 

如紀錄片所言,本來這段浴室謀殺的橋段是不打算使用任何配樂的,但Hermann堅持為其譜寫一段十分駭人的句段,樂譜如下面的截圖如示,唉真令人驚嘆不已啊~! 三個音三個音一層一層升降,老實說交響/管弦樂有它必須存在的理由,因為…傳統樂器可以做出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抽象音色,並且其質感、張力銳度,無法被電子樂器或取樣音色所取代。

補上吾友AC的話:這段可謂電影蒙太奇最極致的展現!

螢幕快照 2015-05-10 下午11.56.32

 

 

 

 

The Birds (1963) 鳥

 

片頭一開始都是鳥聲,鳥叫聲,風聲與翅膀拍打聲。但就像剛說過的,這些都不會是真實的鳥聲,而是以電子合成器調製而成。根據維基的介紹,片中的鳥聲由Mixtur-Trautonium這款早期的合成器調成的。只能說,一般的鳥聲,絕對不會這麼可怕!

筆者對於這部電影的印象,源自幼稚園時期大人們的轉述,那時腦海中已經想像出那些鳥兒把門啄破,或是鳥群全躲在閣樓中的恐怖情景,十分令人害怕。後來大學時代才真正從頭到尾看完這部電影,一開始想說60年代的電影鏡頭,絕不可能比自己童年的想像還厲害吧! 結果呢…

…我真的很怕這部電影,心理驚悚的效果比我想像的還要嚇人,像是角色們嚇到不敢動,只能微微移動身軀,就這樣一直被動地聆聽鳥啄聲,或是無聲的一刻持續一陣子後,一轉眼看到公園的遊樂設施又全佈滿了鳥群。我怕這部電影怕到…玩合成器時如果調到類似的鳥聲會怕怕的 XD

關於鳥聲的音效調配,請參考維基的說明:"Hitchcock decided to do without any conventional incidental score.[16] Instead, he made use of sound effects and sparse source music in counterpoint to calculated silences. He wanted to use the electroacoustic Mixtur-Trautonium to create the birdcalls and noises. He had first encountered this predecessor to the synthesizer on Berlin radio in the late 1920s. It was invented by Friedrich Trautwein and further developed by Oskar Sala into the Trautonium, which would create some of the bird sounds for this film.[17][18][19]

The director commissioned Sala and Remi Gassmann to design an electronic soundtrack.[16] They are credited with “electronic sound production and composition", and Hitchcock’s previous musical collaborator Bernard Herrmann is credited as “sound consultant"." ーvia wikipedia

 

 

 

Twisted Nerve (1968) 魔鬼天使

dir. Roy Boulting

 

Hermann的配樂創作並不僅止於傳統的交響/管弦編制,60年代的驚悚B級電影Twisted Nerve(我沒看過),主題曲的主體便以吹口哨聲來構成。然後曾幾何時,很多人吹口哨都會吹這首歌…

 

Twisted Nerve in Kill Bill (2003)

 

係滴! 大部份的人都是透過追殺比爾第一集才認識到Twisted Nerve這首配樂,原來讓扮成護士的女殺手吹口哨是要指「神經病殺人狂來了!」的意思。事實上很多人也都跟我一樣吧,都是透過昆汀泰倫提諾電影裏面的「二手配樂」,才接觸到多位配樂大師的鉅作。而且呢,這些二手配樂本身還會與劇情構成一種複雜的 “互文效果" (inter-contextuality),譬如「惡棍黨工」裏面反納粹者Shosanna一身紅衣倚靠在戲院頂樓窗邊的場景,造型與法斯賓達的Veronika Voss (懷念納粹年代)甚有呼應,形成一種諷喻效果,而此時背景音樂播放的是David Bowie的 “Cat People" (就電影Cat People的主題曲啊),其中歌詞所唱的是 “It’s been so long, And I’ve been putting out fire with gasoline…" 正好預告著接下來Shosanna的縱火計畫。當然這種符號遊戲看久了真的會膩,但不得不承認此番創意若用得對,可以深化電影所傳達的意涵,或營造出比八股劇情更出色的娛樂效果,而配樂的選擇,絕對可以讓這種符號遊戲玩得更起勁。

 

 

 

 

 

Taxi Driver (1976) 計程車司機

dir. Martin Scorsese

 

跟許多人的看法一樣,這是個人最愛的Hermann配樂,因為在Taxi Driver之中,背景音樂就像是魅影一般穿梭自如,完完全全捕捉到紐約街頭的氣息~ 爵士的風味,夜景的沉鬱,錯亂與偏激,自我與外在,虛無與激狂…是的,到了Taxi Driver的年代,Hermann以往那些刻意的靜謬與瞬間的驚吼,已經被磨得更純熟,更多元。根據紀錄片的介紹,此片的配樂構思,也是以像當初為Citizen Kane所做的那樣,先以角色刻劃為出發點。而以影迷的角度來說,Taxi Driver的男主角Travis Bickle若少了Hermann這些配樂的話,或許你不但感覺不出他來自紐約,也看不出他是開計程車的了!

 

 

 

Ennio Morricone × Sergio Leone

For a Few Dollars More  (1965) 黃昏雙鏢客

 

偏心死了,真的都選自己愛看的片而已! 嘿嘿~終於聊到Morricone了! 台灣的七年級生若是Morricone迷的話,或許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會把「教會」The Mission (1986)原聲帶的黑膠唱片供起來拜的人,另一種人則對於克林伊斯威特的「黃昏三部曲」(The Dollars Trilogy) 配樂熟到比自己的身份證字號還熟,同時也對出埃及記、魔鬼剋星的主題曲非常熟悉,但可能不知這些配樂的原作者是誰。

第一種人大概多半是文藝家庭出身,高中或大學時期才從唱片行與雜誌指南認識Morricone,而第二種是士農工商家族出身,從幼稚班的年紀開始看黃俊雄布袋戲,從80年代初的「六合傳」系列看到90年代中的「新雲州大儒俠」系列。像「出埃及記」與「黃昏雙鏢客」皆曾是史艷文的出場曲。所以呢,原來這些布袋戲早就有角色leitmotif配樂的概念了啊! 而且還會用二手配樂來混搭,真是哈賣哈賣太強了~~~

更甚的是,我們鄉下小孩子們連跟玩伴玩扮家家酒的時候,都要哼這些歌或播這些歌曲來搭啊!! 我想我的音樂啟蒙就是布袋戲了,因此,小時候最先認識到的 “正統電影配樂" 便是Morricone的「黃昏雙鏢客」片頭曲。Morricone大概不知道台灣有一整個世代的孩子從小就聽他的西部片配樂吧! 現在再去找這些8~90年代的布袋戲出來看,發現Morricone的配樂用得比想像中還要多啊!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1966) 黃昏三鑣客

 

有人說這是Sergio Leone最棒的電影,我同意它是部100%完美的(通心麵)西部電影 (Spaghetti Western),但個人更推崇的是「狂沙十萬里」,另一部Leone的100%完美西部電影。

Morricone的通心麵西部電影配樂,完美地為Leone呈現出一個虛構的西部世界:一個流浪者、無名英雄、小人、罪犯、正義使者、惡寇們共生共亡的荒漠境地,且比起早期那些狂殺原住民為樂的美國西部牛仔片,通心麵西部片更受東方的武士電影所影響。

而個人覺得Morricone為角色所量身訂作的樂句,比上述其他大師的作品更為細緻~ 除了多層次、多種音色的分層展現以外,整體營造的氛圍,簡直就像是這些角色的DNA。荒野大鏢客的獨行俠、黃昏雙鏢客的復仇者(懷表的滴答聲)、三鑣客的笨拙胖子…他總是有辦法捕捉到各種角色的靈魂,我想就算這是 “先有配樂才有角色" 的情形,也都不令人意外了。甚至Leone電影中的Morricone配樂,都已經融入至劇情之中,成為電影敘事的一部份了;有很多時候看這些片子會覺得像在看音樂錄影帶一樣,不,比音樂錄影帶好看太多了。

像三鑣客配樂令人喜歡之處,就是片頭那段"ah~ah~ahahah~!" 猶似印地安人呼喊的歌聲,加上搭配傳統樂器、民俗樂器與電子音效的演奏音色,一切一切皆讓人感覺  “這種音樂並不是很正經很莊嚴",但又格外吸引人。記得以前我們班上有個Spaghetti Western迷的老外曾提過Sergio CorbucciNavajo Joe,其實Navajo Joe也是Morricone負責配樂的,但不知為何用了筆名的樣子。Navajo Joe同樣也是大量沿用Morricone式的曲風,以印地安人部落音樂的氛圍、民謠演奏、大合唱等等所構成。聽起來頗像原著民版的 “Land of 1000 Dances"  😀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1968) 狂沙十萬里

 

啊Harmonica! Charles BronsonHenry Fonda的最後對決,最出色的西部片橋段之一。穿梭在片中的口琴聲就像是一個流動的伏筆,充滿謎樣的殺手吹奏著它,你不知這殺手的來歷,不知他的目的;你感覺不出他是具正義感的還是邪惡的,你不清楚他為什麼害你,又為什麼要反過來幫你,與他決鬥的人甚至也不清楚何時跟這殺手結仇的。然後最後…他盼到了最佳時機,那迴旋的口琴聲,便帶著我們回到無名殺手所不為人知的過去…Morricone為Bronson的角色譜出所有西部電影作品之中最為悲壯淒美的旋律。這場決鬥的部份,完全由音樂的張力與起伏在引導鏡頭畫面,且這首樂曲不像片中其他的角色配樂那樣反覆出現,它似乎唯獨出現在此一決鬥的橋段。如此的場景與完美的配樂,看了讓人不禁詫異:這真的只是一部…只是一部…西部片嗎?

 

然而電影配樂與音樂之別,恐怕各位看了以下這則現場演出就會有所體悉~ 沒有Charles Bronson所飾的殺手,只有樂手演奏口琴,音樂瞬間就讓人感覺不一樣了~

 

 

 

記得以前所閱讀過的Leone與Morricone的訪談,裏面提到狂沙十萬里裏面的Cheyenne這個角色的配樂如何譜寫的:Leone就坐在彈著鋼琴的Morricone旁邊,一直說 “不對,不對~! Cheyenne這個人就是…騎著他的馬仔,馬的腳步一扣、一扣的…" 就像他的形象一樣有點笨拙,有點滑稽,帶領著他的gang…然後Morricone編出的leitmotif就是有一種童趣的詼諧感,同時亦充斥著一股荒漠光景的氛圍。 Leone與Morricone其實自小學就是同班同學了,能有這樣的友情與合作默契真令人羨慕啊…

 

 

 

個人最喜歡「狂沙十萬里」的原因,除了它有黃昏三部曲所沒有的複雜敘事線(劇本由Leone,Dario ArgentoBernardo Bertolucci所著,哇你咧!!!!),它也有其他西部電影所沒有的角色~ 一位比男人更有頭腦,更有勇氣的當家女主角Jill (由完美的Claudia Cardinale所飾)。 Morricone亦為Jill這個角色譜寫出十分優雅唯美的句段,搭配著沒有歌詞的女高音吟唱,令人乍感此部電影的格局確實深具史詩的規模與氣勢。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1984) 四海兄弟

 

紀錄片裏所沒提到的~ 「四海兄弟」即Leone生前的最後一部電影,依舊由Morricone負責配樂。當然完全不像西部電影那般活潑激狂了,而是充滿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淒美與透明感~ 聲聲語語皆隨著電影的時空,不斷來回穿梭於記憶與現實之間。令人頗感意外的是,四海兄弟的配樂,是在電影尚未完全拍攝完成之前就已經錄好,甚至就像狂沙十萬里一樣,會直接在拍攝場地播放配樂(這個要學起來!!)。以前一位老朋友很喜歡這首曲子所以特別放上來紀念他一下。

 

 

 

The Battle of Algiers (1966) 阿爾及爾之役

dir. Gillo Pontecorvo

 

與Leone合作的電影以外,Morricone的配樂名作實在是太多了,基本上他的曲風十分多元,且常與同為義大利籍的導演合作~ 新天堂樂園、教會…然後Pasolini很多部電影也由他負責配樂的部份,連L’Avventura都是他的作品,然後像The Big GundownThe Hellbenders這些西部片的音樂也都很不錯…亞蘭德倫主演的「西西里幫」The Sicilian Clan 原聲帶個人也十分喜愛,但印象中電影好像根本沒看過。以前iPod一台灌6000多首歌不是在豪洨的,光是Morricone的配樂就不知有幾首了。

 

 

 

那除了Leone的作品以外,個人最~最最喜歡的Morricone電影配樂,其實是他與導演Gillo Pontecorvo一同合作的「阿爾及爾之役」,當然這部電影是個人all-time最愛之一,可能讀者很難理解~ 需汲取靈感時我會看這部電影,好體驗一下全然有別於一般電影的聲聲響響。其中這段由小鼓所引領的 “Algiers November 1, 1954″ 把乍似紛亂的備戰鏡頭,一下子提升到 “革命" 、"戰爭" 的層次,強化阿爾及爾獨立之戰的那些革命者的氣勢。片中描述阿爾及爾獨立戰役的寫實游擊巷戰,加上非線性的敘事線構造,對電影配樂師而言實為一大挑戰,只能說Morricone與Pontecorvo真是太有遠見了!

唯有鼓聲可以引領戰爭…

後來「惡棍黨工」以及其他好萊塢電影也曾沿用"Algiers November 1, 1954″來做配樂,但個人覺得那個意境與效果都變得索然無味了!

 

 

 

David Lynch + Angelo Badalamenti

Blue Velvet (1985) 藍絲絨

 

老歌於大衛林區電影中所展現的意象為何? 這裏隨便一位忠實讀者都是20幾年資歷的林區迷,所以就請您們自行思考了。紀錄片中所介紹的內容是關於Bobby Vinton版本的老歌 “Blue Velvet" 如何在片中改由女主角Isabella Rossellini來翻唱,然而,「藍絲絨」之中的老歌新唱,還有更惡名昭彰的另一橋段,即濃妝怪男Ben(Dean Stockwell)對嘴演唱 Roy Orbison的老歌 “In Dreams“… 突然覺得這段有點Fellini的影子…

 

 

 

Mulholland Drive (2001) 穆赫蘭大道

 

在大衛林區的電影世界之中,"對嘴假唱" 的寓意並不止於Ben的那番神秘怪誕的姿態。在「穆赫蘭大道」之中的Club Silencio場景,電影配樂與假唱的概念,被推衍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聲音先行於演奏動作之前出現,歌手在台上昏倒後,歌聲依舊遼繞。不但如此,女歌手所清唱的並不是什麼經典歌劇,而是以西班牙語翻唱 Roy Orbison (又是他!)的曲子 “Crying"…

“At the hinge of the film is a scene in an unusual late night theater called Club Silencio where a performer announces “No hay banda (there is no band)… but yet we hear a band", variated between English, Spanish and French. Described as “the most original and stunning sequence in an original and stunning film",[35] Rebekah del Rio‘s Spanish a cappella rendition of “Crying“, named “Llorando“, is praised as “show-stopping …except that there’s no show to stop" in the sparsely attended Club Silencio.[47]" ーWikipedia

什麼是真實? 什麼是幻境? 在電影的世界之中,聲音本身就是一種幻術,真實本身也是一種幻術…

有趣的是Angelo Badalamenti在「穆赫蘭大道」還有客串一角,他出現的那個場景也是挺超現實的……

 

 

 

Twin Peaks (1990–1991)

 

「雙峰」算是林區與Angelo Badalamenti的合作系列之中,首部奠定風格的代表作,也應該是所有大衛林區電影之中,最唯美最細緻的原聲帶系列了。除了紀錄片中所介紹的"Laura Palmer’s Theme" (在影集中做為片尾曲)之外,整部影集還有許多十分豐富的配樂內容與主題曲~ 爵士、搖滾、俏皮的輕音樂…應有盡有,恐怕純粹聽40幾分鐘的原聲帶CD也不夠哦,建議老老實實地把第一季全部看過啦! (好想看藍光版啊)

 

像這段Julee Cruise於酒吧舞台上演唱 “The World Spins" 的場景,原聲帶就沒有收錄了(怎麼會)。這是筆者最喜歡的一個場景了…柔美,神秘,感傷…

 

 

 

 

電子音樂系列:

Saturday Night Fever (1977) 週末夜狂熱

dir. John Badham, Music by  Barry Gibb Maurice Gibb Robin Gibb & David Shire

 

電影不怎麼好看,雖然有捕捉到70年代青年們的空虛與迷茫,但劇情真的不怎麼樣,跳著看有歌曲的部份就差不多了,所以純粹是因為Disco的主題,主角們的舞技,以及配樂太厲害而聞名的。週末夜狂熱這種片,也算是一種Exploitation片子,或是一種 “flick" 吧,但通常這種片子若好看的話,配樂與、角色與對白至少其中一種會格外突出。

 

 

 

A Clockwork Orange (1971) 發條橘子

dir. Stanley Kubrick, Music by  Walter Carlos

 

啊,17~8歲時讀了原著,看了VHS與原聲帶,就此踏入了Wendy Carlos的世界。紀錄片中Wendy的受訪片段我還是第一次看過,原來她尚未變性之前說話聲音就已經很像女生了。Wendy以Moog的模組合成器一丁一點地重新編製巴哈與貝多芬的交響樂曲,真的非常厲害,要調配得如此精準又如此悅耳真的是不容易。

至於電影的話,它是部傑出的經典作品,不過個人至今依舊認為風格化暴力的效果玩得過火,都把原著小說的精神全給搞砸了,真的差很多,原著中的Alex絕非電影中所刻劃的那般。所以個人覺得最好的欣賞方式,還是邊聽原聲帶邊讀Anthony Burgess的原版小說! 但原文中的Nadsat自創語讀來還蠻令人頭痛的。甚至Malcolm McDowell的演出,對我而言還沒有Lindsay Anderson的「如果…」來得令人喜歡,因為電影版真的太風格化了。

 

 

 

Blade Runner (1982) 銀翼殺手

dir. Ridley Scott, Music by Vangelis

 

寫到這裏,有點自覺自已所生長的背景與世代,與所介紹的配樂大師們全然不同~ 配樂/音樂的啟蒙源自布袋戲,而且電子音樂/合成器的音樂創作過了30歲才有所基礎。甚至像是什麼叫做 “哲學",也是在小學時代觀賞Wowow電影台所播放的「銀翼殺手」才得知,因為報紙的節目介紹寫述說 “…充滿哲學意味的結局" 之類的東西,我還問學校的導師說什麼是哲學啊! 哈哈哈。所以我的學習環境,就是各種文化的拼貼,與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嫁接~ 所謂的 “傳統" 、"科班" 皆是甚為遙不可及 (不過我勉強算是文哲科班出身)。

那之前看Wowow電影台的 “好處" 就是沒有中文字幕,只有日文字幕,家裏老人說看得懂但也無法確切翻譯,所以欣賞電影時,都是著重在畫面與背景音樂上面。Polanski、市川崑、機動警察、AKIRA…小學時代透過Wowow認識了好多經典作品啊!

 

 

 

Blade Runner對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哲學,科幻,電影,配樂,電子音樂,PKD的世界…這部電影就像是一顆落入心田的小種子一般,而它不只茁張出各種思維,也改變了心田的土質。現在書架上都還有UbikVALIS這些小說呢! (但看不完)

Vangelis (唸作  /væŋˈɡɛlɨs/,共三音節且重音在後~ 類似 “van-gay-lis" )為Balde Runner所譜寫的配樂,可算是科幻電影之中最為如夢似幻的原聲帶了,因為嚴格來說,一般科幻電影說穿了娛樂成份居多,因此比較仰賴一些步調較為輕快的,音色較為 “Acid" 、較為gimmickry的音效來搭配,或是以一些炫麗到咄咄逼人的特殊音色來營造氛圍,然而Blade Runner的配樂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片頭的旋律穿插著絢麗又神秘的琶音,片尾曲緊湊又同時格局遼闊,且由於全部採用電子合成器來編曲,因此現今聽來仍有一股強烈的80年代風味,卻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過氣。

 

 

 

Midnight Express (1978) 午夜快車

dir.  Alan Parker, Music by Giorgio Moroder

 

這是筆者最愛的電影之一,而「午夜快車」 的這首 “The Chase" 也是個人十分推崇的Moroder代表作,光聽音樂實在蠻難想像午夜快車是如此嚴肅的一部電影。但說實在的,除了 “The Chase" 以外,其他的歌曲與其他配樂的搭配手法,現今看來可能會覺得有點媚俗。

 

 

 

此外,紀錄片沒說到的Moroder其他配樂名作,還有「疤面煞星」Scarface 以及「閃舞」Flashdance 等等80年代極為賣座的電影。

 

 

 

流行歌曲配樂:

流行歌曲的配樂,指的是直接使用已經發行的現成音樂歌曲來搭配電影,不再請配樂師特別為電影譜寫專屬的原聲帶。這有好有壞,好處是省了配樂師的費用,壞處是你得付原作者版稅,還要忙著連絡作者跟他們談價碼。更進一步來說的話,個人認為若導演腦海中已經為主角想像出一段全新的背景旋律,或是依稀有那麼一點聲聲影影的話,找你所信任的配樂師幫你捕捉出來,或是要依照電影的需求來製作專屬的配樂,畢竟,拿現成音樂來配,往往會配得坑坑洞洞的,變得很破碎很雜亂。無論如何,一部電影的背景音樂其實不必配得太滿,並且最好歌與歌之間的調性與音色能夠有所契合,有所呼應。

某些個人還蠻喜歡的著名導演,例如NWR,他的作品在配樂方面雖然有極佳的口碑,但我偏偏一直覺得他很多部片都配得很不順,甚至原聲帶賣最好的那幾部我也覺得有點怪怪的,跟本文一開頭介紹的The Ipcress FIle那種 “不過度又不破碎" 的流順感差很多,但sound design的部份是沒問題啦。這個我們就不再繼續談下去,倒是紀錄片中所舉的例子都還蠻令人喜愛的:

 

 

Mean Street (1973) 殘酷大街

dir. Martin Scorsese, Music by Various Artists

“Jumpin’ Jack Flash" by  The Rolling Stones

 

因為這部還在我的Watchlist,所以不想講太多。如紀錄片中的介紹所言,這些流行音樂幾乎是電影導演生活的原聲帶了,所以他們在構思電影的時候自然會連同這些歌曲一起納入考量。並且,現成的經典歌曲用在電影之中還有另一功能,就是諷剌暗喻的效果~ 可能歌詞的內容可以用來塑造角色的人格特質,或是為電影的故事來做個伏筆。Mean Street這裏就用得很好。

 

 

 

PULP FICTION (1994) 黑色追緝令

dir. Quentin Tarantino, Music by Various Artists

Misirlou" by  Dick Dale and His Del Tones

 

「黑色追緝令」的邏輯構造自成一體,而且原聲帶不但都是活用現成的歌曲來搭配,曲風的品味更是 “上道" 到令人膛目結舌,太內行了! Al Green、Chuck Berry、 Ricky Nelson 、Dusty Springfield 、Kool & The Gang…那固然是一種刻意營造的風格化懷舊氛圍,但每首歌搭在每一個場景竟然都配得那麼恰當,真的是令人難以置信~ 這絕對是特例,一般的電影沒辦法這樣搞的啦。 Pulp Fiction現在我家車子裏都還有原聲帶的CD,哈哈! 那個人更愛Jackie Brown的原聲帶,把70年代的Blaxplosation風味翻玩得十分帶勁,片中還特別介紹了The Delfonics的 “Didn’t I (Blow Your Mind This Time)" ❤

 

 

 

啊Chuck Berry啊Chuck Berry,說它是在諷剌週末夜狂熱也不為過,真的很神奇,而這也絕非1920~30年代的Pulp Fiction~ 垃圾小說的故事中看得到的場景(筆者有買這種所謂的垃圾小說~ Black LizardBlack Mask stories) 。泰倫提諾的電影總會讓人找到愛上舊音樂的新方式啊! 像是原本是阿公的輩份在聽的Chuck Berry經由Mia與Vincent的重新詮釋,變成酷到不行,還有Dick Dale的Misirlou則是從原本清涼俐落的沖浪音樂,瞬間化身成黑暗強勁的的黑色電影片頭曲!

 

You Never Can Tell" by  Chuck Berry

 

 

 

 

 

Part 2: 遺珠嚴選(cult片居多) 🙂

以下為BBC的紀錄片所沒介紹到的電影配樂佳作,想到什麼就聊什麼罷了不必認真研究我的選片標準為何:

 

 

Easy Rider (1969) 逍遙騎士

dir. Dennis Hopper, Music by Various Artists

“The Pusher" by  Steppenwolf

 

60年代精神的精華之作,對我而言,此部電影至少將搖滾樂的自由奔放給妥善保存起來了,為了音樂而重溫這部電影,還比聽那些老團重組的騙錢專輯還來得有意義。Steppenwolf的 “Born to Be Wild" 最令人口味無窮,其他如The Electric PrunesThe ByrdsJimi Hendrix的歌曲也都搭得很不錯,配樂選曲整體而言十分融和。原來這是剪輯師邊剪片邊用自己的record collection編出來的原聲帶啊! 光是版稅就付了近100萬美元,比製片成本還高,哈哈哈哈這個好玩~~

“The movie’s “groundbreaking"[25] soundtrack featured The BandThe Byrds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 and Steppenwolf.[25] Editor Donn Cambern used various music from his own record collection to make watching hours of bike footage more interesting during editing.[11] Most of Cambern’s music was used, with licensing costs of $1 million, more than the film’s budget.[11]" ーWikipedia

 

 

 

殺しの烙印 Branded to Kill  (1967) 殺手烙印

dir. 鈴木清順, Music by 山本直純

 

鈴木清順早期黑幫電影的配樂都很不錯,而「殺手烙印」大概是鈴木清順拍得最精緻(也最為風格化)的代表作了。片中的歌曲雖皆承襲60年代日本風味的爵士與藍調,但我想可能是基於電影風格的需求,所以曲風變得更極簡、更講究品味,因而不太像那些60年代很泛濫很八股的布魯斯風味,所以這張原聲帶今日聽來依然獨具特色。

 

 

 

Shaft (1971) 黑街神探

dir. Gordon Parks, Music by  Isaac Hayes & Johnny Allen

 

Blaxploitation電影經典配樂之一…Curtis MayfieldSuper Fly (1972)也是絕讚。尖叫!!!每次聽Isaac Hayes的 “Shaft" 都會異常興奮,性感死了真他媽的超性感的這音樂。編曲方面也是很有耐心地堆了許多層次~ 放克感十足的wah-wah音效,一丁一點慢慢顯露的各種音色,精緻程度讓人聯想起 “Papa was a Rolling Stone",感覺像是快樂版或性愛版的Papa was a rolling stone吧!

 

Who’s the black private dick that’s a sex machine to all the chicks?

Who is the man that would risk his neck for his brother man?

(小時候以為合音天使回答的是 “Shaq!" )

 

這首歌不用看電影直接聽也很讚! 這個Live版本超嗨的啦~~~

 

 

還可以更爽~ 史上最佳Blaxploitation電影配樂,請至Fact雜誌的此篇報導查詢:

Soundtrack groove: The 20 best blaxploitation records from the 1970s

 

YT歌單在此:

 

 

 

 

Black Orpheus (1959) 黑色奧菲斯

dir. Marcel Camus, Music by  Luiz BonfáAntônio Carlos Jobim & João Gilberto

 

 

The Color of Pomegranates (Նռան գույնը, Sayat Nova, 1968) 石榴的顏色

dir. Sergei Parajanov, Music by Tigran Mansuryan

 

「黑色奧菲斯」與「石榴的顏色」的電影世界之中,臉龐、聲音、語言、色彩、時間…之間是沒有絕對分野的~ 聲音是色彩,色彩是語言…甚至覺得所謂 “配樂" 的 “配" 這個字的概念,在這些電影之中說不通。會有此番感悟是因為上次重看石榴的顏色的時候,莫名產生了 “聯覺" 效應,所以味覺、嗅覺與聽覺及視覺混肴了… 之前完全沒有類似經驗。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2001太空漫遊

dir. Stanley Kubrick, Music by  Various Artists

最棒的scene~

 

這是我心目中的最佳科幻電影配樂。首次欣賞此片時便記得片頭的冗長靜默,讓我乍以為是電視機出問題了! 哈哈。是的,有時最佳的配樂不一定是音樂或音效,而是無聲,溢出常態感官的無聲,然後用這種支配觀眾的聲音落差,來形構出太空船每一個倉門所區隔出來的空間,以及每一星球與星球之間的距離。此外,此片運用了很多抽象的空氣聲,不過今日檢視維基百科上的介紹,似乎皆著重於記述古典音樂的應用,我猜那些顯然由電子合成器所調配出的空氣聲與持續的雜音,理應是由Alex North所錄製的吧!

或許Monolith出現時所使用的配樂一般觀眾聽來覺得有點可怕,但其實電子音樂/電子合成器/鍵盤的玩家對這種音色應該都不陌生吧!

雖然是部未來感十足的科幻片,但除了一般人無法辨知的合成雜音之外,片中好像沒有一丁點的 “電子音樂" ~ 沒有可愛的電子琴聲。

 

 

 

Django (1966) 迪亞戈

dir. Sergio Corbucci, Music by  Luis Enríquez Bacalov

 

 

Django Unchained (2012) 決殺令

dir. Quentin Tarantino, Music by Various Artists

 

Luis Bacalov是另一位常與通心麵西部片導演合作的配樂家,個人喜歡的是他為電影所譜寫的主題曲。像是Django與His Name was King,正好兩首都被泰倫提諾的「決殺令」拿來翻玩,甚至決殺令的片頭就是一系列的仿古翻玩,場景與鏡頭的特寫手法皆是。個人覺得原版的Django很好看,且我正好是在決殺令推出之前就先看過,因此稍微了解「決殺令」哪些部份是在對原版的Django致敬。

 

His Name was King"  (1971)

 

決殺令之中個人最愛的二手配樂是Bacalov為 Lo Chiamavano King (His Name was King) 所寫的主題曲。導演很巧妙地將Dr. King Schultz (Christoph Waltz) 與His Name was King的John ‘King’ Marley (Richard Harrison)做了嫁接 (好想看這部電影啊),而且觀眾對於Dr. King的聯想固然還包括金恩博士嘍! His Name was King在片中配得相當完美,沒聽過的人甚至會誤以為這是一首新歌呢!

 

 

 

Escape From New York (1981)

dir. John Carpenter, Music by  John Carpenter & Alan Howarth

 

剛跟朋友在臉書上聊才發現竟然漏了John Carpenter! 卡本特厲害之處在於他還會為自己的電影譜寫配樂。滿滿的童年回憶啊! 好想回到小時候來重看「妖怪大鬧唐人街」啊!! 或許現今看來,卡本特的作品不論是電影的內容或配樂的剪輯,都有點campy了,但他電影就當漫畫看就好,而配樂就是復古電子搖滾專輯了! 特別是Escape From New York,算是他的最佳原聲帶嘍,而其他像The FogHalloweenThe Thing 的配樂也都不錯。

 

 

 

Lucifer Rising (1972) 

dir. Kenneth Anger, Music by Bobby Beausoleil

 

 

完全配過頭了! 電影配樂配得太過火的 “佳例",就是Kenneth Anger的Luficer Rising了。提這個有點老掉牙啦,不過我們還是來回味一下就是了。 基本上Anger早期的片子都是未經允許盜用老歌來做配樂,最名有的莫過於Scorpio Rising,而且他的使用方式,根本不是刻意安插一些歌曲的片段來做配樂,而是就給你從頭播到尾,像是邊拍片邊聽這些音樂一樣嘍! Lucifer Rising本來要由Jimmi Page負責配樂的譜寫,但有些糾紛所以他中途退出,因此最後都由Bobby Beausoleil在獄中完成,是的Bobby是片中的男主角之一,也是曼森家族屠殺案的共犯之一,很驚人吧…

 

 

 

 

Drowning By  Numbers (1988)

dir.  Peter Greenaway, Music by Michael Nyman

 

Michael Nyman算是我心目中電影配樂師的理想雛型,對於 “配樂" 之概念的構思與推衍,起初是以他的作品為基準來考量的,但參考比較多的是他的非配樂音樂作品。所以…就不便透露太多啦哈哈哈。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戦場の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1983) 俘虜

dir. 大島渚, Music by 坂本龍一

 

紀錄片之中沒有提到任何東方音樂人的配樂作品,實在是有點奇怪。放上這首來按奈一下我的忠實讀者們。 在片中演出又負責配樂的例子真的不多啦~ 正好上面的Lucifer Rising與此部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就是如此啦!

 

…I`ll go walking in circles
While doubting the very ground beneath me
Trying to show unquestioning faith in everything
Here am I, a lifetime away from you
The blood of Christ, or a change of  heart…

 

 

 

Pola X  

dir. Leos Carax, Music by  Scott Walker

 

 

 

根本就天生絕配啊,可是Carax久久才會發行一部電影,Scott Walker也是每隔3~6年才會發行音樂專輯,所以就只有在Pola X碰頭了,不知有沒有人發現Carax的「花都魅影」(Holy Motor) 與Walker的Bish Bosch是同一年發片的呢!? Pola X片中有一個場景是一群類似左派地下組織+前衛藝術份子所組成的團體,在一座廢棄工廠泊居,並在那裏錄製泛工業音樂風格的實驗音樂,那一段連同片頭的配樂根本打臉一堆自稱啥米咧噪音/聲音藝術家的泛泛之輩。那時的Walker應該還處於Tilt (1995)時期,較傾向於鋼鐵音色的抽象風格。然後在片頭引述哈姆雷特名言 "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再加黑白影像的戰爭畫面蒙太奇,又搭配聲樂般的男聲…這真的只有Carax+Walker才做得出來!

 

 

 

Pink Floyd – The Wall

dir. Alan Parker & Gerald Scarfe, Music by  Pink Floyd with Bob Ezrin & Michael Kamen

“Comfortably Numb"

 

這是電影原聲帶的 “反例",The Wall是為音樂專輯的概念與歌曲內容所量身訂作的電影,所以片中的場景、劇情、角色與畫面剪接等等,皆以音樂歌曲為基礎來構思。

其中個人最愛的部份是男主角回憶童年的橋段,特別是歌曲 “Comfortably Numb"所描述的部份,算是片中較為紮實,較不搞噱頭的一個段落~ 這一段的畫面與歌聲,一切一切彷彿如同一場夢境一般,隨著沉睡的呼息而展現…又隨之消逝。

昨天重看這一段的時候還蠻感慨的,這種真切的好音樂,就像是透明無瑕的流動體,沒有語言符號等等雜質的過度意會,但是這般脫離型態的真摰,有時就會化為一把直接剌向心頭的利刃~ 或許你的心不畏任何虛無、俗媚或扭曲妖邪的事物,但終究會被最直接的真實所傷,而真實所傷的,皆是那些侵蝕人心的黑暗、恐懼、懦弱…只是沒人敢說真實所帶來的痛苦容易承受,沒人敢說那比迷失於黑暗之中來得好受。要讓創作能隨時間的流轉延續下去,就得讓它先穿透你那停滯於時間之中的心吧!

像是,體會過缺少父愛之苦,以及曾經深陷絕望孤立的聽眾們…我想當我們認真欣賞此部電影時,心裡一定萬分難受,我也有這種經驗,人生中有一次這樣的經驗就夠了。然而現在我們都30幾了,唉,是否果真都變成 “comfortably numb" 了呢? 是啊或許吧,我多少也有這種感覺呢……

 

 

 

小結:

 

引述「穆赫蘭大道」的台詞:

“No hay banda (there is no band)… but yet we hear a band"

 

所以你所聽到的,僅是你的聆聽,而你所看到的,只是你的觀看,這就是電影的魔力…

 

配樂的技巧與手法而言,有依照劇情與鏡頭畫面起伏來編寫曲調、音量與音效的方式,也有為每一個角色來譜寫leitmotif的方式;個人認為對於配樂創作而言,leitmotif的概念很重要,且它會比樂理上的定義更廣泛,創作者除了要從古典音樂、現代音樂、流行音樂的各個不同分支去觀察之外,亦需從電影原理、文學、哲學與美學等角度去重新審視它。

配樂的創作過程為何,這都要看導演與配樂師的合作流程。很熟的合作伙伴之間,確實是可以先錄曲子再拍片,但一般而言,導演的言述還是沒有鏡頭語言來得容易掌控,除非是Leone與Morricone吧! 筆者製作配樂的經驗不是十分充足,但是唯一的一次經驗,便令人深切感受到鏡頭語言的厲害~ 你可以用眼睛來聆聽旋律與聲音~ 當然那是因為影片拍得很好才能這樣子。

而商業方面的考量的話,嗯…便宜的配樂師可能經驗不足會給你亂配,通常失敗的配樂作品首先給觀眾的感覺不是配得坑坑洞洞的,而是配得像 “鬼片",表示過度刻意去營造效果,並完全不懂鏡頭語言是為何物。這就請各位去考查一下史上最爛電影The Room是怎麼配樂的了! 配得比The Room爛就真的很爛,哈哈哈…

然而…知名的配樂師,卻又不一定跟導演合得來,因而這種看名氣選配樂師的情況之下,往往配樂師僅會以一種 “套路" 的模式,來湊出一些較為八股,較為千篇一律的配樂內容;比較好一點的情況是內容配得不錯,但導演透過配樂感覺不到電影的 “voice"。甚至前幾年還有一個 “剽竊" 的例子不是嗎? 花大錢請人家做抄襲的作品,說實在還蠻虧的~ 但想用配樂將平庸的電影提升至史詩般的浩大效果…怎樣,是要跟Leni Riefenstahl輒誰比較法西斯是吧?

所以,看完這套紀錄片之後,蠻能理解為何一位成功的電影導演,背後都會有一位合作多年的配樂師。總而言之,搭得來的配樂師可遇不可求啦!

而配樂風格的話…像紀錄片中提到柯恩兄弟的「巴頓芬克」、「險路勿近」等等電影,或是Darren Aronofsky的電影,已都廣泛運用無調性、極簡、單音、抽象的配樂內容了。確實,"旋律性" 對電影配樂而言,有時是十分棘手的。但同時,古典樂的用途會比想像中還大,很多時候就算是抽象的實驗電影,或是藝術電影,其實也都搭得起來,反而現代音樂沒想像中常見,也沒想像中好搭。剛都一直沒提到,個人還十分喜愛金基德「援交天使」的配樂內容,Erik SatieGymnopédies用得很好。

再從經濟考量來看的話,我也推崇更極簡的配樂內容,因為…那蠻能壓低成本的。總價20幾萬的宅錄配備或合成器器材來做,應該就做得來了,不用花到上百萬,不用特別去錄音室錄,但前題是…你得是合成器高手,而高手又有很多種,有的只會豪洨光說不練,有的只會買器材買來放,有的擅於音色調配但不懂編曲,有的懂編曲但不懂配樂…總之,Good luck啦! 如果業餘的配樂師,沒有5首以上可供參考的錄音作品的話,真的要小心。然而,若因題材與編制所要求,真的 “需要" 請國家級的交響樂團來演奏的話,那錢還是得花下去。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不支持純靠軟體製作音樂,因為太泛濫了,且聽了耳朵很容易疲勞。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電影是不一定需要配樂的,特別是實驗電影嘍。

 

總之,個人的感想是…配樂到底對電影而言是什麼? 沒有一定的答案,以譬喻法來說的話…若一部電影是一個完整的人體的話,你的配樂可能會作為人的皮膚,骨頭,血液,肉身,眼睛,呼吸…性格…情緒…記憶…靈魂…幽魂。若一部電影是一個夢境,一個現實的話,你的配樂也有可能作為夢境中的另一個夢境,或劃破現實的一道裂痕。

身為音樂人以及愛樂者,你我並非一眛製造音樂的工廠生產線,也非盲目的音樂消費者,而是為記憶、人生、經驗在製作配樂:有時是滿滿俠義情懷的西部片配樂,有時是逕自低吟的藍調小曲,有時是聲影繽紛的嘉年華會,有時是不悅耳的無調性抽象機械聲,有時是無法停卻的靜默,有時是孩童時代記憶中的雨聲~ 當雨滴落在眼珠上,我們用眼珠子聽的聲音…

 

若人生能簡單一點的話,就不用自己創作了,借幾首Morricone配樂來湊合著用就好了,人生能簡單成那樣,該有多好啊!!

 

This is  my  life, music by Ennio Morricone…not included in Morricone’s discography xD

螢幕快照 2015-05-09 下午4.01.04

 

 

 

最後………

來一首King Curtis版本的"A Whiter Shade of Pale" ,

 

再一首我家吉米仔的"All Along the Watchtower"

 

因為我是21th Century Withnailer~  所以這些才真的是我年過三十之後的人蔘的主題曲……

 

 

 

(完)

 

圖片來源:BBC紀錄片Sound of  Cinema:The Music that Made the Movies畫面截圖,封面為1933年版本的 「金剛」的菲林片。

 

參考資料與連結全己嵌於內文之中。

 

 

延伸閱讀:

What we see and what we seem are but a dream…

石榴的顏色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J. G. Ballard的 “The Voices of Time" 閱讀筆記)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波赫士迷宮探險記)

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虐殺器官」閱讀筆記)

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工業音樂」考古堪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