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a Membranous Red…

“……帶領我們回到那邊界…回到文字尚未誕生之際,回到發聲尚未演變成叫喊,亦尚未形成話語的一刻;帶領我們回到「重覆」幾近不可能產生的狀態,回歸至概念與聲響之別,意指與意符之別,呼息與語法之別…帶領我們回到轉譯與傳統之自由,以及詮釋之運行,以及心與身、主與僕、神與人、作者與演員等等之間,皆依舊存在差別的狀態。此即言語誕生前夕,此時神學及人文主義的反覆再現,皆尚未被西方戲劇形上學所把持……"(page 240)

 

……帶領我們回到心靈深處,緋紅的色場,生命的時間,光與闇的嗥喊…As a membranous red……

 

 

(完)

 

 

是的,正文已完結,以下是附錄:

 

基本上只要是柏格曼的電影,都不會特別去思考、分析電影的內容與意義。

假如語言與思想,我比任何人都不拿手的話,那或許是因為思索非語言的思想,說談非思想的語言,才是我的長處…我不知道,我想,我也不該知道……

 

所以這次就這樣,就一則標題,一張電影場景的圖片,一段沒頭沒尾的譯文,再接另一段沒頭沒尾的囈語,這些便足以紀錄觀賞Cries And Whispers (1972) 之後所思索、所聯想的為何了~ 其中己包括了多位哲學家、畫家、劇作家的語錄與理念了。

 

“…We’re emotional illiterates. And not only you and I — practically everybody, that’s the depressing thing. We’re taught everything about the body and about agriculture in Madagascar and about the square root of pi, or whatever the hell it’s called, but not a word about the soul. We’re abysmally ignorant, about both ourselves and others…” —  Ingmar Bergman (Scenes From A Marriage,1973)

 

而身為創作者的哭喊與細語……我們看那麼多電影,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讀那麼多書? 為那無法被翻譯,又無法不錯譯的詩文哲理所煩擾,為的又是什麼? 為了學習嗎? 為了成為導演與演員嗎!? 就這樣!? 為了個人成就? 為了研究知識? 為了當學者? 為了展現他人無法輕易取代的卓越遠見?

 

還是…只是為了一個個拿來欺騙自己的表象在努力?

 

有的人有那個野心,沒那個心。有的人有那個心,卻沉迷於言語與理性,因而過份仰賴言語來構塑、詮釋自己的內心與情感,而那就像是硬將自己所擁有的冷漠與傷悲,以及所失去的熱情與天真,全部給一一銬上字字句句所鑄的腳鐐,然後再如似處理牲畜一般,宰殺烹煮這些真心與真情。

 

最後,我們看著這一切的野蠻與殘忍,盛在那精緻高雅的文字托盤上~ 文筆,鏡頭,風格,形式…一盤盤,一部部的電影,一本本的書,一場場的演出…上菜嘍!! 常人的愚眛短見是那食客,個個為這些 “驚世鉅作" 興奮不己…

 

有誰真的是為了想了解自己與別人,而看這些電影,而讀這些書的呢? 為了了解人心,為了聆聽聲語,為了讓自己內心繁雜渾沌的各種激昂,為了所見各種無所理由的冷與痛,為了那不成形的血色肉身,與那光與闇交錯之間所見的矇矓身影…為了幫這些找到一個安逸的家。

 

這個家中,有沒有你? 我沒有看到你的話,你也不會看到我。我會在此處,不是因為我放棄了成就,不是因為我己戰敗,也不是我才華不如你,而是因為無論如何,這裏是我的家。眾人那番對於成就的無理貪求…怎麼說…是啊,縱然那都是常態,縱然那被視為美德,甚至是救贖,但你我皆該心知肚明~ 那都只是個遊戲,不能當真,那也都只是一場場短暫的嚮宴,而招待的菜色實在是太駭人,縱然它看起來是多麼亮麗迷人,品嚐起來是如此可口…

 

Glossopoeia的世界,緋紅如血的房間…形義皆俱的沉默,撐破心胸的悲鳴…請留在電影螢幕外就好,別進來,請繼續夢你的電影夢,繼續偽善,繼續執迷不悟。這個家,讓人世所有真心與真情,皆有家歸不得。

 

不知為何一直想到Camus所說的這段話…

 

“Thus I progressed on the surface of life, in the realm of words as it were, never in reality. All those books barely read, those friends barely loved, those cities barely visited, those women barely possessed! I went through the gestures out of boredom or absent-mindedness.

Then came human beings; they wanted to cling, but there was nothing to cling to, and that was unfortunate–for them. As for me, I forgot. I never remembered anything but myself.”

― Albert CamusThe Fall

 

 

Now, for a few minutes, I can experience perfection and I feel profoundly grateful to my life, which gives me so much…”

 

(附錄完)

 

 

 

圖片來源:Google或自行截圖

附注:開頭句段譯自此書此版本240頁

標題源自此文的介紹:

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great-movie-cries-and-whispers-1972

 

電影資訊

Cries and Whispers (SwedishViskningar och rop, lit. “Whispers and Cries")

dir. Ingmar Bergman (1972)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ies_and_Whispers

http://www.imdb.com/title/tt0069467/

 

 

延伸閱讀:
虛無的無盡山巒
What we see and what we seem are but a dream…
同流之惡
一聲一語,一一說來…
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