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生、未竟

길이란 걷는 것이 아니라 걸으면서 나아가는 것이 중요하다. 나아가지 못하는 길은 길이 아니다.
길은 모두에게 열려 있지만 모두가 그 길을 가질 수 있는 것은 아니다.

路之所以為路,就是為了讓人行走,是為了前進。無法向前走的路,便不是路。
路雖然對所有人都敞開,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走那條路。

 

幾個月之前,幾乎每日皆與家人準時收看韓劇「未生」(미생),甚至平時還會一同討論劇情,真的好久沒這樣子了呢! 但那時萬萬想不到,劇中「未生」此一圍棋術語所衍生的各種理念與想思,不久後竟就突然找上了我,讓我瞬間投入至陌生的境域之中,親身體驗到職場百態的各種意義,以及各種前所未有的衝擊…

 

 

 

唉,柏拉圖的Phaedrus啊 …感覺"服用"了這一篇章之後,從此思絡便受制於語言特有的催幻毒性了呢! 似乎愈來愈多這種狡猾多變的詞義與道理開始找上門來,而我再也無法將門上鎖…

 

每天收看「未生」那段期間,自己倒是沒有過要積極找工作的打算,家人也不再催我,但大家還是都能隱隱感受到一股難耐的低氣壓,並且偶爾會爆發一下,畢竟在家待太久,就是容易與家人有所摩擦。然而那時真的都沒想過,我會像劇中的角色那樣,突然投入陌生的職場,並覆日忙於處理各種接踵而來的現實問題。

 

然後,有一天,我上班了,就這樣。甚至對於這般頓然的情境轉折,沒有什麼適應不良的問題,沒有什麼緊張感或落差感,就像蓋上一本書又打開另一本書一樣。不過上班一陣子之後,我還是決定quit了~ 自己的魷魚自己炒啦 😀  遞出辭呈的前一日,跟家人聊到了「未生」的結局,不禁令人感嘆萬分…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1.05.21

 

……在未生的故事之中,新鮮人張克萊本來是位專攻圍棋的"準選手",但在歷經一些事故之後未能當上選手,因而變得有些自暴自棄,覆日打零工過活,後來在棋社前輩的牽線下,進入大型貿易公司One Inter擔任實習生。不論是辦公室的基本硬體操作,或是貿易相關的知識或外語能力,低學歷的克萊幾乎沒一樣懂的,甚至由於個性使然,以及自小僅專注於棋藝的環境因素,總之一開始他的社交能力完全不行,可以說連與人的溝通應對的常態基準都無法達到。然而在痛苦的適應過程之中,他還是秉持著自己的直覺與信念 (這樣聽來好像很 “熱血",但其實故事呈現的角度還是比較寫實的),並且他慢慢學著將棋盤上的規則與戰略,應用到職場與經商的現實面之中。

 

最後,你不能說克萊「適應」或「融入」了所屬的環境,而是他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位置,而他的位置,來自於他的長官與同事們一同改變局勢,所開闢的一條新道路;當初也因為克萊所帶來的啟發,讓這群人肯冒險賭一把,走出陳腐僵化的經貿體系,自創新局……

 

我們觀眾們,以及在座多位老友們,或許也都有各自的職場未生故事,十年來你們的事情我也聽很多啦。那麼,以我為例的話,這次的情況,跟克萊比起呢,似乎表面看來許多方面是正好相反的:相較之下筆者好像也算是名校+高學歷 (只是這年頭啊,連博士學長們也是領餓餓K罷了…屁屁涕鄉民也最愛挪揄我們文院生了),因此,去應徵的工作所需的專業技能,還算是勝過一般員工,只是年資與經驗值方面甚為缺乏,此外筆者的社交能力也都沒有問題。

 

但是,克萊所熟悉的棋盤,可能就等同於筆者累積多年的文哲與心理學的認知,而克萊每天面對的廠商,或是韓錫律每天跑的"現場",在我的版本之中,則換成了小學的孩童與家長了;克萊的上司吳次長、千科長與金代理,我一個也沒有,而每天所面對的,比較像是安英怡的惡劣上司~ 那些混亂、自私、不守法,甚至總會在一些小事情上展現出暴戾生性的掌權者…而且竟然都是女生版的。

 

 

그래도 살아야만 하는 인생,그래도 살만한 세상.

 

離職的真正原因不能明說,總之不是全然為了自己的利益,但也不能毫無方法地在原地踏步。確定孩子們無事,都懂得保護自己,也都大略知道未來如何連繫我之後,便巧妙地farewell了。

 

孩子教了我寶貴的一課。不論是多小的孩子,都有自我,都有主見與想法,只是每人呈現的程度與方法不同,且非常多元多變:有的像瘋狗一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愛為所欲為,但其實想法十分細膩敏銳;有的是溫和的順從者,卻時而順從於大人的管教,時而順從於孩子王的搗蛋與叛逆;有些孩子則是天生的觀察者,有一種"透明人"的特質,懂得於各種狀況與事故之中隱身、觀察、思考~ 在大人面前表現出乖巧卻消極的態度,但大人們的惡行與扭曲,他們會靜待時機來據實說述。而就算是被認定為enfant terrible的孩子王,以你我的專業與認知再去重新觀察,便會發現其實是那些隨便斷定孩子行為惡劣的老師,或亂說孩子們患有ADHD或Autism的大人們,才是像"Spanish Inquisition"一樣無惡不為。

 

但是孩子們終究都是弱勢,因為他們並沒有直接掌握在手的權力~ 包括說話權、物質、金權、人脈與手段的應用,小孩子都只能仰賴家人或其他的大人的協助。而所見最糟的情況就是…在當今的現實環境之中,包括教育環境或相關的機構,在常識上、道德上或情理上,已經不能確保任何在場的大人,皆具有保護任何孩童之安全與權益的責任感,相關的專職人員也沒有,簡單說就是沒有 “愛心" 也沒 “責任感"。而當私利與其他因素介入…像是為了賺錢這種簡單的理由,或是拿生存不易為藉口,就可以大肆地抹滅關懷孩童的這份責任感,那麼現實的情況,將很快演變成為大人完全可以「根本不為什麼」,就來任意濫用他們對於孩童的支配權。

 

……而就算是腦筋比30幾歲的你還聰明800倍的小學生,當他們遇到不正義的事情,卻無法獨自處理的時候,瞬間所承受的傷痛 ~那種無助的痛苦,那種無法招架的無力感~ 不但會瞬間侵蝕他們的身心,讓其失控崩潰,也將會在心中留下永遠也褪不去的烙印。孩子們並不像你我有頭腦又有本錢,不像我們還懂法條,懂人情事故,懂心理學,甚至是懂棋藝戰略;孩子們再聰穎再早熟,多半都還不懂得偽裝,不懂耍詐,不懂談判,不懂得人心的醜陋以及現實面的殘酷,因此,一旦與惡質的成年管理人員對峙,受傷的永遠是孩子們,且一定一定會受傷。

 

看著他們無力承受此番傷痛時,你該怎麼辦? 直接站出來保護他們? 是的這個我們一定得做。可是要如何保護? 如何在短時間內應變? 如何 “急救" 而讓孩子們不會沉陷於那種被孤立被誤解的深淵之中? 可能一瞬間幾千頁的解構學哲理與心理分析理論,會在你腦海中閃過,很好,你因此寫了篇論文拿到學位,為自己製造了些虛名,為地球製造了些廢紙…那麼有派得上用場的理論的話,你他媽的就快點應用吧!! 是的,或許你有頭腦你有才智,但就那麼一秒鐘,你便得視情況而行動。

 

而在特定的情況之下,是的,你所面對的就是暴力,就是它了,使勁力氣打向你的就是它,文哲歷史中所定義的也是它;這次你所面對的,可能是人性最赤裸最醜陋…卻又最不血腥的一種暴力…挻棘手的,但你應該還可以應付,可是對孩子而言太沉重了。當孩童承受不了大人那種已經修飾到可謂"精緻化"的暴行,他們會本能大爆發地以暴制暴~ 失控蠻幹,這時心靈會受重傷的就是孩子這一邊了,他們會廝啞抓狂到全身無力,也換不到一丁點可以理解的公平公正。這種情況之下,沒錯,你只有一秒鐘思考該如何幫助孩子脫離如此錯亂的狀態。

 

甚至,你得替孩子們闢路~ 因為他們顯然陷入了大人們符號迷宮之中所設的陷阱:大人有企圖地誘發孩童來反叛或變得兇暴失控,依此來宣洩大人們自己那卑劣又見不得人的「執爽」。而就算你早看得出大人的心理問題,也看得出陷阱設在哪裏,但無論你察覺後感覺有多噁心有多難過,你都得快點幫上忙…快點啊沒時間了該怎麼辦……你的直覺還是蹦了出來…而你幫到他們了,但是,你以後大概也混不下去了……

 

「怎麼會這樣?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但無論結果如何,你沒時間問為什麼。你也不能拿歷史上或是小說電影之中更嚴重的暴行來比較,不能因為比較之後,就感覺起來不算嚴重,便一眛漠視,便讓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或許因此我才會提「未生」,以一個杜撰的故事來說,它較為貼近寫實。也或許,就是因為我們覆日沉浸在戰亂的歷史考究之中,以及層出不窮的犯罪報導(媒體,媒體,媒體!!),所以對於是非對錯,對於日常生活之中發生的各種事件,已皆感到相當地麻木。而說不定那些惡質的成年人,施暴行暴之餘,心中反覆思考的只是上網團購買買進口品牌的大衣……

 

寫到這裏又想起高中的好友Mark,之前有一篇日記曾提到他。Mark曾經遭遇過更難以想像的慘痛經歷,而在他六、七年前辭世之後,他沒機會看到後來所推出的韓國電影「熔爐」(因為Mark這部電影我看不下去),更機沒會盼到Gay Marriage合法的一日。Mark一直讓我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殘酷很不公平,但或許某年某日某一小時的某一分鐘,我們可能曾經感覺到擁有彼此的友誼與協助,是世界上唯一公平的事情…不論他在天之靈還記不記得我,就算他早忘了我,我也不想背叛他心中那個從前的我。

 

看著其他輕易地順從職場環境而墮落的年輕員工…真的會讓人有種錯亂感,大家都做的事,就是對的事嗎? 後來我問家人說,你要我變得像他們一樣嗎? 「當然不行啊!!」家人甚至趁我上韓文課時,跑去拜訪一位我自認沒辦法幫到而要先捨棄的孩子。或許工作穩定與金錢收入是一個人必備的生活基準,或許我一直達不到"像樣"的標準值而成天被嘮叨,但我確實有真心了解我的家人與朋友,這或許,也是一種無形的富有吧! 但還是會心酸就是了。

 

幫到一個,算一個,這種邏輯以往只從醫生或救難人員口中聽過。現實與知識領域的最大不同,在於知識教育訓練我們去思考解決大問題的複雜方法,讓我們不斷紙上談兵,不斷演練,依此來雕琢出一個個更加接近完整的論述。然後,我們便沉陷於這番追求之中,而漸漸地,你我反而因此離現實愈來愈遠,縱然這距離感是必要的。

 

然後,"遁入"現實之後,理論全狗屎,你我總是被分秒間的時空環境所限制,總得急中生智才能喘口氣過活~ 這才是現實。現實就是…我們是棋子,而非棋手,現實就是…我們啥也做不了,現實就是…見招拆招,見一個幫一個,幫到了就快點忘了吧! 沒幫到也來不及沉痛,還會有下一個,你依此前進,一步,一步,但有時你得為了前進而轉向,有時你得為了轉向而退後一步…

 

下一步等著你的是誰,是什麼狀況,你要幫的人誰先誰後…僅管聰穎的你可以預估局勢,但實質行動上到底能做到什麼,你是不能控制的,或許有時得看運氣,也得看自己的能耐與肚量到哪裏~ 沒能力就沒能力,肚量小就肚量小,總之能走幾步算幾步,能幫幾個算幾個。這就是我首次所面臨的「未生」的局面,只是我所處的這個棋盤,不是單純的圍棋棋盤,而是一層層虛實交錯,符號秩序與現實不斷輪替,正邪善惡持續幻化的時間激流。

 

你可能一下班就痛哭一場,但翌日你說不定又會看到孩童們滿溢微笑地迎接你來上班。那一瞬間你篤定你一定得留下來不能離職,但是,你不是孩子了! 這種工作最怕發生的,就是與孩子們的心智同化,你不斷站在他們的立場思考,而忘了你身為成人的認知與謀略,才可以保護他們。你跟他們不同,你得再把自己製造的廢紙虛名拿出來重新審視,從家庭問題,社會問題,心理與行為認知的問題,全部再仔細思考一番,你得與家人與好友們討論,分享心得…然後,想出一個別讓孩子的微笑又再消失的最佳辦法,而這個方法也不能讓你自己的鬥志與信念都被抹煞掉了。所以,結論就是,別逞強,別只顧著揮霍你的愛心與衝勁,你必須得另闢一條路,因此你得先退一步…

 

所以,說不定你一開始就演錯角色了,你根本就是吳次長吧!

 

不是所有人都能走那條路…就算那條路不但可使我名利雙收,也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更有所需協助的人們,走那條路我不能前進;不是所有人都能走上這條路…這條路是我該走的,卻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我的至親好友們無法理解,他們崇向的還是學論與藝術的觀世角度,或許他們再多厭世再多愛自虐,說穿了也是僅守私利,不像我這樣老把自己搞得狼狽不堪的。因為這幾年來的歷鍊,特別是求學與職場所經歷的種種,我的價值觀與人生觀,已經與十年來結識的眾多朋友們背道而馳,甚至我也感覺得出他們稍有鄙視我的意圖,是啊,我沒選擇藝術,我沒選擇為了理想而積極奮鬥,反正就一直都很誠實、很忠於自我地在耍賴,也沒辦法維持一份穩定的好工作,變成打零活大王,成天面對各種瑣碎的小現實小幻見,老把「成就心」當痰吐掉…但我想我還是一直在默默尋覓一條真正屬於我的道路,而現在,一切還是「未生」。

 

 

넌 잘 모르겠지만,바둑에 이런 말이 있어. 미생,완생… 우린 아직 다 미생이야.

 

「未生」大略是指情勢走向尚未明朗之意,「未竟」則是尚未達成的意思;在一般口語與文章之中,未竟多半用來指稱一人的心願、理想與目標尚未達到。一般人一生之中或許有大半輩子,會自以為活在一個安逸、祥和、美好、公平、合乎邏輯的文明社會體系~ 一個實際上可能只是大量憑藉文化常識以及高階的學理知識所構塑出來的假象。然而,你我卻從未被教育該如何去面對這光鮮表象的邊邊角角~ 那些陰暗角落所湧現的各種真實面,各種黑暗面。

 

我們可以籠統地說,沙林傑的 The Catcher in the Rye (順便讀一下相關的短篇故事 The Laughing Man 吧) 描述的是青少年的心智面對社會假象的崩解,所感受到的強烈衝擊。曾跟朋友開玩笑說若Holden來上我的班他會先瘋掉。不過,青少年至青年時代的你我,其實也只是轉而投向了藝術文學(包括電影、流行音樂與漫畫)的符號世界。藝文的符號世界,確實是更加貼近社會的現實面,以及人性心境的現實領域,但創作這玩意兒,多多少少會使些小手段,施一點魔法,沾染一點毒素,好把黑暗與痛楚給浪漫化,或是給予一些 “遲來的正義",讓人生中壓根兒殘酷到毫無意義的殘酷,稍顯有點意思…直到傻傻等待的我們,發現Godot只是半路遇上大塞車 😀

 

那祥和的社會假象,不管多幼稚多可悲,終究還是可以保護孩童們尚未發展完全的心智,那畢竟是一個社會秩序的基準,你不能一眛地毀掉它,也不能讓其他人毀掉它,因為孩子們會一起被毀掉~ 這說得容易,但真正體會到時會覺得心很痛。可是…今日所見的是,那假象所存在的動機,以及其維持的方式(手段),甚至是擴展的規模,已經全然違背初衷,全然扭曲,變成一個極端崇向物化(甚至是死欲)的機制。這樣的一個機制,對我們成人來說反正就是狗屁倒灶的same old story, same old history,但對孩子們而言,就是所有夢想與希望死亡的地方。

 

夢想的死亡有多可怕…在職場上遇到最可怕的事物,不是惡質的管理人員,也不是失控的年幼孩童,而是小學剛畢業的資優生。這些資優生們平時不畏突顯自己的優秀,亦總被大人們瘋狂讚美,被當招生的搖錢樹,而實際上,他們更愛偷偷嘲笑出身低劣的年幼孩童,還有費心照顧他們的我,他們也總是冷眼旁觀著孩子們遭受不公平的對待,彷彿他們虛無的優越感,就僅僅建立在岐視之上。非常直率的我,曾經直接嗆他們,後來與其交談時,聽他們的言談如此溫和有禮卻實為空洞,還有得體的措辭,甚至對話中哪個點該活潑發笑,哪個點該嚴肅聲明皆掌握得如此精確…令人覺得…不寒而慄。這種孩子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如此的教育體制終究還是製造出了一批小惡魔,令人回想起Haneke的「白色緞帶」。

 

固然我所見證的種種(還有很多沒提到的事啊),拼湊起來看的話,已不是個案,而是顯露了整個社會體制的腐敗,特別是階級衝突的問題。與友人討論的內容之中,也提到民生、經濟以及教育制度方面的問題,總之我們所面臨的是一個剪不斷的連瑣效應,所以,真的只能幫一個算一個了;假如掌握不同權力,負責不同專業技能的人皆能出一份心力的話,也能救一個算一個的話,或許社會體制不會淪為今日如此的局面,但那真的只是一個 “big if" 了。

 

我(也只能)相信,宗教信仰及人文哲理普遍所追尋的,還是希望能夠透過對於人性與歷史的透徹理解,找出方法來建構一個切切實實地邁向平和、正義並充滿關懷的社會體制。此即我們共同的「未竟」,就像民主制度與法治社會的演進系統一般,不斷地修正,不懈地朝向「完生」、「成竟」來前進。只是這如此無路用的我,在孩童的眼神之中看見了這番未竟所面臨的極大阻礙,而政客們與哲學家們,卻依舊只看得見自己想看見的種種假象~ 那金碧輝煌的理想國造景,那至高無上的金權,與那源源不絕的商機,而孩子們,也只是他們追求欲望的道具,所以當他們無法追求所想要得到的,當他們煩悶空虛,就拿這些道具摔來玩…被摔被踢的我可以幫忙救走,但那些被塑造成資優精英的killing machine的道具,抱歉! 大人們就請等著自食惡果吧!

 

讓最無權無勢的我,在最單純平凡的生活場景瞬間之中,見證社會種種黑暗面,這也表示整個社會體系,已經走到甚為病入膏肓的地步了。友人可能會認為至少我還能安然在此動筆記述,已經算不錯了,但說實在的,我也只是把所聽聞的孩童狂嗥與哭泣,轉化為顆顆音韻起伏的聲聲句句,而無論寫出多少字,都依舊恨不得那些哭泣從來不曾發生。

 

好,自己的事就先說到這裏了。反正不但是未生,還是未竟,所以說也說不完了……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1.09.34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0.43.16

無奈的「千金」二人組啊…吳次長你在哪啊! 歐滴咖!? 次長:Right here at وادي رم 😀 😀

 

回到「未生」。最終集(EP20)是個人的最愛。在各方主管單位竭力遊說之下,One Inter的高層還是無法破例雇用低學歷的克萊為正職人員,可見大企業的官僚與迂腐,已成其謀生的模式,就像是…腐敗對它而言,也是一種養份吧! 的確,別說正處巔峰的大公司,就算是已在走下坡的大企業,也不會因為一兩個具有遠見的小人物所開創的新局,而有所動容,更別說冒險了。常態即是如此,但常態是否就等同是正確? 或許這正犀利地諷剌韓國今日的企業型態,卻也同時令人不禁思考:成功的最大敵人並不是失敗,而是「已經成功」,而規則最好的朋友,不是規則的遵守,而是規則的變通…個人覺得此即 “未生" 的另一解讀方式。

 

這時,我們已知離職的吳次長自己去創業了,開了間小型的貿易公司,一年後場景轉至約旦(是的你沒看錯,中東的約旦),而克萊竟然發揮了以前為棋藝所鍛鍊的驚人體力,像生化人一樣狂追偷走商業機密的徐進,不懈地穿梭於異國的街道與屋頂! 此幕與其他集數那些冰冷的辦公室與西裝,還有木納呆板的張克萊,顯然有著相當大的落差啊! 令人深刻感受到「他們還真的選擇了一條非常不同的路呢!」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1.07.59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0.52.46

路是人走出來的:圖上為克萊與吳次長原本的戰場,圖下則是新戰場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0.47.06 螢幕快照 2015-07-07 下午10.48.21

最有意思的一幕,可以跟放在文章開頭的劇照做比較。吳次長與克萊漫步在卡茲尼神殿(哇靠),吳次長還引用了Robert Frost 的 “The Road Not Taken",鏡頭亦帶到神殿附近各種蜿蜒的道路,他們暢談貿易經商的歷史,並聊及夢想以及"路的選擇"…

 

最後,想特地說明一下,大部份的「未生」劇迷,可能不太能適應我這種甚是脫序的衍生記述,當然麻吉好友們早就習慣啦! 但說實在的,我也很羨慕各種未生相關的部落文~ 各種美好的勵志感言,就算千篇一律,讀起來卻一點也不虛假啊! 其實這齣劇同樣也給我許多正面的影響。

 

然而,假若每個人的職場甘苦談,都可以僅以幾段熱血又勵志的感言輕鬆帶過的話,或許「未生」這部漫畫便不會被畫出來了,而所改編的劇集,也不會引起那麼多的共鳴了;假如"職場困境"相關的故事,都以漫畫世界中常見的敘述邏輯來處理,那麼,看一般的熱血漫畫就很夠了啦,相較之下,「未生」是個不曾落入"說故事的窠臼" 的好故事。而我,現在仔細想想,若沒看過未生的話,說不定面臨職場的種種困境時,會沉陷於苦惱之中而"想不開"呢! 但就像我說的,真恨不得今天在此所寫的各種感言不曾存在,恨不得「未生」對我而言就是部很有意思的漫畫,但那樣的人生就無法體悟未生了,更談不上邁向完生了。

 

對於「未生」有興趣的讀者,我也建議你們有空去看看韓國的談話性節目Healing Camp為未生作者尹胎鎬老師所做的專訪(是2015/05/18播出的集數),看他即興畫出劇中的人物角色還蠻好玩的,以下為訪談影片的截圖:

 

螢幕快照 2015-07-08 上午12.48.48 螢幕快照 2015-07-08 上午12.42.54 螢幕快照 2015-07-08 上午12.51.03

 

 

黃色的叢林中有兩條岔路,由於無法同時走兩條路,我懷著遺憾的心情, 站在原地,對這一條路的蜿蜒曲折之處,極目遠眺,久久無法挪步, 然後選擇同樣美麗的另一條路。 那條路上草更多,人跡更少,剛我覺得我應該在上面多走一走。 走上那條路,那條路就變得跟另一條路一樣…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Robert FrostThe Road Not Taken, Mountain Interval.  1920.

 

 

最後,送上一首蠻"應景"的歌曲 😀

 

 

 

 

(未生,待續…)

 

 

 

附錄:只是個夢

 

應徵上一個工作之前,做了一個十分奇特的夢。在夢中我與一群女孩子被困在停車場的某一樓層,這個樓層找不到前往上一樓或下樓的坡道與樓梯,電梯也都故障了,卻可以從一個身體過不去的洞看到樓下。我與女孩們走啊走,到處找出路,後來我落單了,並意識到自己是在作夢,所以就放鬆心情蹣跚漫步,直到出口自己出現。不久後,我看見了修車區與停車繳費區,也發現修車區旁邊就是出口,還看得到外面的路,所以我便朝那個方向走去。不料,就在走向門口時,整個場景瞬間又變成狹窄的陽台,一望下去還是至少30層樓的高度,只見大樓底部並不是道路,而是汪洋一片,海水的顏色是不甚自然的土耳其藍,而且海浪帶有電波的曲折線條,有點像是心電圖,或是壞掉的電視螢幕,那時我知道這既然是夢,跳下去不會怎樣,所以為了離開停車場這個迷宮,我跳了下去,在夢境中還感受到十分真實、十分舒心的飛翔感覺。

 

後來我去上班的第一天,覺得有點毛毛的,因為同事們看起來有些似曾相識,近乎是種既視感,對,就是停車場的那些女生。我也不是第一次在夢境中看見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所以當時不以為然,反而還覺得那意思就是註定要來這裏上班的吧! 只是我沒想到脫隊、找不到路與跳離迷宮的寓意,才是更為精確的預示。

 

跳入海水之後,我又進入另一個夢,遇見另一批人,其中一位是我們的好友SCO,其他則是從沒見面卻又十分面熟的男子。所以,或許,還會有後續…還會有下一篇章……

 

(附錄完)

 

 

 

圖片來源:自行影片截圖,請勿轉載

「未生」 漫畫系列中文版可至博客來訂購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8077

韓劇「未生」 台詞&語錄 來源出處以及其他相關參考資料:

http://kr.hujiang.com/new/p702092/

http://kr.hujiang.com/zt/weisheng/

http://kpopdata.com/news/20449-盤點:《未生》經典語錄

https://www.ptt.cc/bbs/KoreaDrama/M.1418054196.A.F7C.html

https://www.ptt.cc/bbs/KoreaDrama/M.1422327354.A.AC8.html

http://tieba.baidu.com/p/3359276566?share=9105&fr=share

SBS Healing Camp 20150518 http://www.iqiyi.com/v_19rrnqo4no.html

 

 

延伸閱讀:
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
Time is DANCING, moving lingering all memories of past…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虛無的無盡山巒Meet The Overloaded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