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臉書與Instagram動態被各種瑣碎訊息所佔據…朴贊郁生日、Kobe老大生日、林書豪生日、李啊登輝大戰條啊籽、死老百姓揪團參觀阿帕契、進擊拜的巨人真人版推出TV Special…申彗星首爾encore頭髮綁了一根衝天炮…Laibach跑去北韓公演,同時北韓就說要攻打南韓…登革熱疫情擴大,一句話安慰股民,一句話惹惱…今天還有看到一句話惹惱Kershaw……

說實在的,這些泛濫於社交平台上的各種荒謬、無關緊要的垃圾新聞,早就習以為常了啊,然而"習慣於這些荒謬",本身也是挻荒謬的不是嗎?

然後,就在一連串洗板的垃圾訊息之中,不經意地看到一則發文:Dwayne Goettel, died 20 years ago today, February 1, 1964 – August 23, 1995……大約是寫這樣的內容。唉,原來如此啊,Skinny Puppy的鍵盤手已經離開地球20年了呢! 頓時是有些許感慨…彷彿一切平面化又同質化的動態消息之中,有意義的事也變得沒意義,沒意義的事只是在爭取個看起來有趣的效果而已,文字只是順水盲游,人生亦似如此…

 

(錯字修訂中)

 

tumblr_m8tck6vbfS1ry0g17o1_1280

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Skinny Puppy,一個當初不該消失,現在也不可能存在的經典電子工業團體。左上主唱小個子Nivek,左下老么Dwayne,右隊長大哥cEvin。

 

我有一個認識快20年的老同學,到現在逢Dwayne Goettel生日時,還會在臉書上貼文紀念 (剛好跟我生日也差沒幾天),所以以往只知道DG生日日期,並不知道他離開地球的日子就是8月23日。而Skinny Puppy,或許一直都是他最愛的音樂團體吧! 20年前迷工業音樂是情有可緣的,就像西雅圖Grunge一樣,90年代工業音樂曾經短暫地被主流市場所收編,並以青年及青少年為主要消費族群。

 

所以,20年了,天啊,聽Skinny Puppy聽了將近20年了!? 我們台灣聽眾應該很少有人在Dwayne Goettel在世時就聽SP的。The Process發台壓版時,MTV曾經介紹過Dwayne Goettel的不幸消息,以及樂團面臨解散的困境。後來隔壁班的這位怪咖同學,手邊竟然有Too Dark ParkRabies12 Inch Anthology,大概是淘兒買的進口盤吧 (老實說以高中生而言他這種音樂品味未免太早熟了點)。就在與同學互借CD的過程中,慢慢對早期的SP作品入迷。後來呢,我因為SP開始聽Cabaret Voltaire並深受其影響,因而較少關注SP的動向。十年過去,透過臉書找回老同學,他現在在美國工作,也在聽the Cabs,有空閒時也在玩音樂,不過我們的風格取向完全南轅北轍了,偶爾會聊聊看了什麼書,但生活與價值觀之類的都沒什麼交集了~ 唉,時間真是殘酷啊。

 

這期Technopolis,我想簡單回溯一下一些個人推崇的瘦小狗早期作品,也因為對他們很熟了,所以有把握兩三天內寫完。然而…必須先說明一下,Skinny Puppy這個團體,筆者對於他們音樂作品的推崇,以及對於他們形象態度的認同感,怎麼說…這兩者之間一直存在著無從解釋的矛盾感。某方面而言我不喜歡他們,但就算不喜歡,也不准不懂的人批判他們或嘲笑他們;某方面而言我喜歡他們,但就算喜歡,死也不承認深受其影響,死也不認同他們沉迷於毒品的脫序行逕。毒癮,還有才華洋溢的Dwayne Goettel年紀輕輕就結束生命~  這兩件事算是我的罩門吧!

 

螢幕快照 2015-09-23 上午1.57.23

圖上,工作中的Dwayne Goettel,哈囉Pro One大大,哈囉Ensoniq Mirage! (想知更多Skinny Puppy器材的相關資料,可至此論壇查詢)

 

基本上我打算從Remission開始,再到Last Rights 結束,一張一張帶大家來重聽每張專輯。那基本上文章還是以熟識的忠實讀者為訴說的對象,所以不會將Skinny Puppy做為完全陌生的團體來介紹,也不太想從頭介紹工業音樂的發展、特殊用詞或相關團體;新來的讀者就不要想太多,就先直接嚐試去聽聽我推薦的歌曲就好,應該先這樣就夠了。好,開始吧!

 

 

Remission (1984)

6167pShBeyL

應該是Skinny Puppy所有專輯之中曲風最為"流暢動聽"的一張作品。雖是第一張成型的專輯作品(EP),但編曲的純熟度、深度、音色、以及整體形象氛圍的構圖等等,都已於此時奠定。總之,這是一張經典Skinny Puppy專輯,一張定義「電子工業」曲風的作品,而非「新團Skinny Puppy還在摸索所以做出有點pop風的拙作」。Remission之中最具的代表性的曲目是Smothered Hope,也是個人最愛的SP歌曲之一。而像"Far Too Frail" 亦是常於精選輯/合輯中出現的經典;"Glass Houses" 與 “Solvent" 就算是內行歌迷愛聽的東西了。

 

Life shifts up and down everybody knows it’s wrong…
Why don’t you care?

逢人生低潮時聽這到段副歌會覺得頗能認同的哦……

 

歌頌光鮮華麗的主流流行音樂,或許始終有其魅力,然而一針見血地將心中那種無法言喻的失落感、潦倒與苦憤,以流暢的電子流行歌曲表達出來,呈現出那種比真實還真實的穿透力與魅惑力,就是Skinny Puppy這種音樂令人喜愛之處。只是有時感覺他們自己也是在摸索,感覺他們在演唱這些歌曲時,自己也是沉陷於這些苦痛之中…無法自拔。

 

Smothered Hope的音樂錄影帶,據說是在溫哥華當地的一間小型livehouse拍攝的。唉年輕真好,皮革與鉚釘穿搭起來怎麼看都好帥…好80年代啊! 音樂錄影帶做得簡簡單單的不是很好嗎?可是後來卻…

 

哇靠,好久以前的訪談了!

 

這個時期的Skinny Puppy是由主唱Nivek Ogre、團長cEvin Key以及(說穿了只是)客串的Wilhelm Schroeder所組成,那Wilhelm就是Bill Leeb啦!,後來跑去組Front Line Assembly(個人也蠻愛他們的幾張專輯的)。Dave Ogilvie則是他們的製作人,不做現場表演。那團長cEkin (其實也是唸成Kevin)本來是加拿大本地的新浪潮電子偶像團體Images in Vogue的鼓手,後來便於1982年脫團自組瘦小狗。

 

tumblr_lyyopvywJH1rnkl1mo1_500

上cEvin,中Leeb,下Nivek;早期的造型顯然是走歌德龐克風。幾年前版主成天瞎混Tumblr時,看過不少瘦小狗早期的照片,團長的臉書也貼出很多組團初期的生活照,不過最近好像姑狗不到了…

 

tumblr_mo4p5erkfh1r2zb9zo1_500

cEvin與TG的Genesis P-Orridge (好chibi啊!) 合照,1984年。

 

tumblr_nrr77ei8ww1ub5oh7o1_500

cEvin與TG的Cosey Fanni Tutti合照 (哇後者已是我媽的年紀了呢)

 

 

 

 

 

Bites (1985)

51w+HV6yoML

一張比一張純熟,一張推翻過一張,每一張都在演化,但回頭比較新舊專輯之間的差異,卻又會發現各自具有獨一無二的風格氣韻,這就是早期Skinny Puppy精湛之處。Bites有什麼? Bites有Assimilate,這首由Severed Heads首腦Tom Ellard操刀製作的歌曲,個人認為是除了"Dig it !"以外的代表作~ 它就是Skinny Puppy, unmistakably,它就是Skinny Puppy的靈魂與聲音:緊湊流暢的節奏性,沒有明顯主歌副歌的迴旋架構,音色營造出一種「科幻」伴隨「頹廢」的氣息,同時也勾勒出一種「優美」 與 「詭譎」交疊並進的特異空間感,加上歌詞探討的議題與主唱歌聲的突出…Assimilate不但是Skinny Puppy的DNA,也是一首極富創意與精緻度的經典電子音樂歌曲。

 

 

tumblr_mo3y78zisU1rrima8o1_500

這是Tom Ellard與瘦小狗們的合照。在溫哥華的Mushroom Studios, 1985。

 

聽加拿大的同學說過,當地一些電台或音樂電視節目,三不五時還是會常播Assimilate,且某方面而言加拿大人會把Skinny Puppy當成是國寶,唉真好啊。

 

這個現場版本的Assimilate超讚…

 

哦,1986年的現場,我看到Dwayne了! 大概就是這個時期,Skinny Puppy開始引進各種突顯「血腥」效果的舞台表演,似乎主唱Nivek (唸成"你妹"XD) 的毒癮也愈漸嚴重吧。可能我們看了會覺得蠻難理解的…其實主唱年輕時長得還蠻帥氣的 (現在還是個帥老頭),從訪談看來,Nivek性格給人的感覺挻溫和隨性的…甚至有點散漫(←無奈筆者的朋友也都這樣形容我-_-);基本上成員們都算是鄰家少年的氣質,談吐有條不紊,沒有玩band的那種沙豬附身的兇悍粗野感覺,也沒做作的明星架勢。

 

那為何要在舞台上做盡各種醜化、自虐的行逕? 當然年代不同,訴求不同,或許這番瘋狂荒謬的宣洩,對表演者而言具有淨化作用,或許說穿了也是種"坎普" (campy)的運用,不想搞得太認真太嚴肅,也或許他真的就是藥瞌太多了,感官方面變得容易沉迷於這些血腥頹廢的事物。

 

tumblr_lm033iFdwH1qjwxaio1_500

舞台上的Nivek

 

倒是新讀者們別擔心,血啦刀啦什麼的攏是假ㄟ,顯然主唱蠻懂得玩這些恐怖片道具的(後來不也去演B級恐怖片了嗎?),他下了舞台又變回皓呆隨性的模樣了。而且他們與九吋釘、馬利連慢生或Remmestein那些人的訴求不同,SP不會搞偶像包裝那套、不會造神,也不會為了舞台娛樂效果,表達出一些愚鈍到脫序的主張~ 像是消費法西斯或支持極權主義,不可能,加拿大人也不太可能搞這些;Skinny Puppy就是以誇張的戲劇效果,在表達對於虐待動物、藥物濫用、愛滋病、性暴力等等禁忌議題的關懷與批判。有點像是坎普化的殘酷劇場。聽說SP近期新作這方面的精神仍在,只是曲風沒那麼精銳了。

 

 

另一個86年的影片。看這些影片會讓人覺得啊…電子音樂表演的「看頭」,早已不是搖滾樂的那套~ 不是主唱的帥氣臉蛋、吉他手的神乎奇技,以及鼓手的體能爆發…所以Skinny Puppy搞些噱頭不算什麼吧。但若大家跟我一樣基本上看過Youtube上面所有Skinny Puppy80年代的現場演出的話,會覺得隊長cEvin Key真的好忙~ 一下子要打鼓一下子要彈琴一下子要彈吉他還是貝斯的…

 

 

 

除了Bite另一名曲Last Call,個人還喜歡這首較不為人知的The Choke,這兩首皆以十分強勁的節奏紋理,帶出一種甚是暗黑頹廢的髒音色,隨後音場的邊緣,又湧現一些十分唯美的旋律片段~ 美感與暗黑的對映效果,佈置得相當細膩。Remission與Bites的差異在於後者充斥更多更為抽像、更為無法預測的黑暗面與詭譎感。然而共同性的話…嗯…後來回頭重聽這些專輯時,感覺還真的有點像在模仿早期至中期的Cabaret Voltaire,然而個人倒是對他們這種模仿與臨摹沒有什麼意見,因為他們至少學了最該被學的部份~ The Cabs複雜多變的節拍,神出鬼沒的抽像音色,批判諷喻式的題材,以及不可理喻的嚴謹製作。而SP與The Cabs的差別,大概就像是Body Horror與Psycho Thriller的差別吧!

 

 

 

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 (1986)

mind-tpi

Skinny Puppy全盛期開始。到86年的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你可以說他們不但累積了一定的cult-following,也穩健地朝向藝術成就方面來做突破。這張專輯孕育了SP有始以來最為膾炙人口的單曲"Dig It",但對外行人來說,這張專輯好像就沒其他的名曲了耶! 不是這樣的,個人認為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就是要整張聽,光是第一首 “One Time One Place" 就挻強的了。這張專輯算是出道至今,選曲、製作以及整體氛圍等等,統整得最具凝聚力的作品…覺得可以聽出他們深受各種電子音樂的影響,包括嘻哈與放克等等。不過…Skinny Puppy之後還會有突破此作的經典!

 

“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 這標題下得很好,這些歌曲一一串成一具精密的夢魘製造機~ 當你的耳朵接上了它,你將遁入一趟虛實交錯的幻夢旅程。

 

 

tumblr_nnef6a7QyE1sfsm57o1_500

非常年輕的Dwayne。

 

tumblr_ntjm0kFMH11qlodw0o2_1280

Dwayne與Dave Ogilvie在香菇錄音室。

 

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也是Dwayne Goettel加入Skinny Puppy後所發行的首作。筆者幾年來一直覺得沒有Dwayne Goettel的話,Skinny Puppy可能無法突破Assimilate的成就,而只能持續做那些很乾、很極簡、很怪異的工業音樂,就變成「萬聖節限定的Severed Heads」而已;Dwayne Goettel似乎為整體的音色與編曲帶來更為神秘,更為剛柔並濟,並且更為複雜的架構,同時取樣與音場方面的實驗性,都做得比以前更瘋。或許Dwayne就是cEvin的最佳創作伙伴了。從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開始,你總會聽到一些根本無法形容、無法想像的音場配置,而如此更為精緻的音樂內容,也幫Skinny Puppy那種看似膚淺的血腥舞台效果,稍推衍至一種探索殘酷、反映心智現實面的層次。

 

 

據說Dig It音樂錄影帶的外框嵌入了日本cult片「豚豬」系列,也聽說NIN深受這首歌曲的影響,而寫了"Down in It",不過個人覺得NIN很多地方都是在拷貝整個歐洲的工業音樂歷史,連縮寫都很像NON不是嗎? 所以NIN是工業界的彗星美人嘍?(哇靠我竟然說出來了)…個人覺得早期的NIN真的是這樣,但中後期有玩出自己的東西。後來開始聽Chris & Cosey就很少碰NIN了,因為頓時有種"原來原版是這個啊!"的感覺。至於比較NIN與Skinny Puppy的話,唉唉別鬧了。

 

 

還是比較喜歡這些80年代的現場演出,愛看cEvin Key忙東忙西的:D 基本上看這些資料影片我不管主唱在表演什麼啦,都在看器材…

 

 

 

Cleanse Fold and Manipulate (1987)

51UyVuQ6O8L

這張專輯,我會說它像是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的延續,也是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的反面。在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之中嚐試的編曲手法,在Cleanse, Fold and Manipulate之中玩得遊刃有餘,相較之下整體的凝聚力沒放掉,但更為收斂、精緻、清晰。對,也是要聽整張。

 

進化到Addiction這首歌曲,敘述手法更為紮實、寫實,得以透過歌詞與電音聲響,以當事人/經驗者為立場,赤裸地呈現了一個精神心智的地獄,也展現了一種無所不在的虛無感。其他的名曲還有"First Aid" 以及 “Deep Down Trauma Hounds";終曲"Epilogue" 與"First Aid"接銜成一個循環架構。

 

啊好久沒看了! 這個"Ain’t It Dead Yet"的現場演出系列是他們的經典。

 

在80年代的地下音樂或是次文化領域,歌德龐克(gothic punks)始終佔有一席之地,也聽說溫哥華的歌德龐克在80~00年代都一直很盛行。當然當年的音樂市場很單純,就是主流一國,地下一國,兩國始終分化對立,沒像今日主流可以偽裝成地下,地下又可以剝屑主流,也不像今日連邊緣小咖,也敢比主流更不擇手段地追求功成名就。所以啊,當年的次文化以及這些龐克小子們,依舊是反叛色彩濃厚的,且依舊是天真的…天真到不知自己的中心思想事實上有多空洞腐化嘍 (that’s another story)。

 

而Skinny Puppy的造型包裝,非常有型,非常風格化,我想歐洲的第一代的工業樂團,並不會如此精心地以歌德龐克的氣息,來包裝自己的形象~ 他們所成長的年代,還沒有具體的歌德龐克族群。早期Skinny Puppy正好是一種精簡版的歌德龐克~ 省略了繁重的絲絨、糖果色染髮與唯美的中性美妝,也沒有過度強調破衣杉與鉚釘的街頭龐克,簡單說,有點像是Alien Sex Fiend、Danzig以及年輕Blixa Bargeld的合體,同時也挻符合石井聰亙那些末世cyberpunk電影的形象。

 

tumblr_me4gnm4RYY1qjfabpo1_500

tumblr_nlxr3otPe01ursfc5o1_1280

標準早期瘦小狗形象…

 

因此…我想當年他們所吸引的,不只是純粹的歐洲工業/合成電子聽眾(在那年代,在北美這種聽眾應該不算多數,有的話也多半是高知識份子),還有像是追崇Bauhaus、Siouxue and the Banshees或Alien Sex Fiend等等的年輕歌德龐克族群。

 

tumblr_mtstnbXVeU1r0qay6o1_500

tumblr_mtstnbXVeU1r0qay6o2_500

1987年的Nivek (上)與Dwayne (下)。Photos by Sandra Davis, B-Side magazine, October/November 1987, retrieved from Tumblr on Aug23, 2015

 

 

 

 

 

VIVIsectVI (1988)

51bInlrQSsL

來了! 壓軸! 最完美Skinny Puppy專輯。我真的一個晚上就可以寫到這張了! 上述各張專輯的所有優點,所有突破,皆一併呈現於VIVIsectVI之中。VIVIsectVI唸成 “Vivisect Six",而Vivisection是活體解剖的意思,固然不是常見的英文單字,筆者至今也只在一部電影之中聽過這個單字一次而已。

 

無懈可擊啊! 一氣呵成的完美凝聚力與整合度:歌曲與歌曲之間,僅像電影鏡頭橋段的承接一般,一切皆是一體,形成一個完整的超現實境域。音色、音景、音場、取樣材料的層次交疊,可謂複雜到十分不可理喻的地步,卻又是如此精湛細膩,如此流暢…加上主唱Nivek鬼魅般的廝啞咆哮…這些形容詞或許在之前的專輯介紹中用過了,但形容的程度上,卻是全然不同的段數。不止如此,這張專輯全力展現出Skinny Puppy特有曲風的解構面向與張力動能,不斷流動不息地幻化。

 

這張專輯的歌詞,個人覺得也是所有SP作品之中,最具挑戰禁忌意圖,且最具批判意味的,然而他們並不像一些迂腐的重金屬樂團那樣盲目讚頌邪惡、死亡與黑暗,倒是用了相當偏激的手法/情景去批判人類對於病痛、暴力與動物實驗的漠視。

 

這張專輯的名曲,有Dog Shit、Testure、State Aid、VX Gas Attack…但基本上筆者認為還是要整張專輯從頭到尾聆聽較有意思。Testure的MV我不敢看所以就不貼了,因為林北的夢境中曾經推出過續集XDD 而且更為駭人。其實…VIVIsectVI我比較不愛看相關影片的另一原因是,腦海中所想像出的場景比既存的影片好太多,不想破壞心中的想像嘍。慶幸的是,Skinny Puppy後來重組之後的巡迴演唱,還蠻愛唱VIVIsectVI收錄的這些曲子的。

 

某方面而言,VIVIsectVI對學習創作電子音樂的人來說,是相當不錯的教材,卻也是永遠無法模仿的吧! 這張專輯我認真聽了七、八年了,每過一陣子就拿出來聽,每次的體悟皆有所不同。其實個人覺得…能聽得下這張專輯的人,要不就是聽力與解析能力高人一等…或要不就是資深的工業音樂迷,就是你他媽的腦子有問題!! 它拍速快、音場又滿又複雜,音色具有駭人的官感,且何時敘述線突然斷掉或轉折你無法預估…老實說這張專輯,並非稱得上是悅耳的音樂作品,且就算以追求恐怖片剌激感的角度來欣賞的話,也不會感覺有被娛樂到。

 

事實上,個人覺得就連NIN最複雜的專輯,也沒有VIVIsectVI來得精細複雜,Ministry、RevCo、Chemlab這些泛電子工業曲風的美國樂團,也都沒辦法玩得這麼走火入魔。雖然VIVIsectVI不能與Coil或Eintruzende Neubauten發行過最具影響力的專輯作品來相比,就如我們不能拿George Romero來跟Roman Polanski或Béla Tarr做比較,但我們可以說VIVIsectVI是Skinny Puppy在它自己所開拓的領域之中的一大里程埤,也是最後、唯一的完美大作~ 可謂北美最經典的一張工業音樂專輯。

 

 

 

tumblr_mo4pavtysp1r2zb9zo1_1280w Jaz Coleman and Dwayne in Miami 1988

1989年cEvin、Dwayne與Killing Joke主唱Jaz Coleman的合照。(話說Killing Joke紀錄片何時要發行啊?)

 

 

 

 

Rabies (1989)

514J9FJ4Q5L

 

喜歡嗎? 有空來拿去聽哦,拿去就別還了哦 (拿Clan of Xymox來交換吧! 哼你們一定不要的啦)。筆者的Skinny Puppy CD可謂買一張丟一張,就正好高中大學時期常常搬家,朋友也多,所以常CD借人忘記拿回來,或是搬家順便送人,或是純粹搞丟了…搞得好像Osiris屍塊撒遍尼羅河流域一般,哈哈。然後這張我最不愛聽的Rabies偏偏一直沒搞丟||| 莫非定律啊!

 

基本上個人覺得Rabies的製作嚴謹度與整合性都沒有之前幾張作品來得出色,就感覺有些平庸,而這不是當年Skinny Puppy的水準應有的成果,Al Jourgensen大概是這種水平我沒意見(勿戰),倒是他們一起巡迴的影片看起來還不錯。然而放浪形駭的程度,或是依賴毒品的那副德性,其實瘦小狗的成員們都沒有Ministry那群人來得誇張啦。

 

 

 

 

不過Rabies收錄了兩首十分精緻的單曲,即藥味濃厚的"Worlock"  以及天安門"Tin Omen“。Tim Omen是一首批判政治時事的作品,但它所批判的不只是阿共仔,說的可是全球性、全面性、全歷史的暴政,詞也寫得很有意思。

 

…wayback in 68 / ohio kent state / was nothing so great

…known one by one / they’ll be coming down / altogether sister machine gun
automatic high / what a ride / what a trip / tripped over the candlestick

tanks arrive / fire wall / got to keep the camera alive / tell the world 
whats going on 

 

 

 

tumblr_ms0n3l1iz11qlodw0o1_1280

再補上一張Dwayne在錄音室的照片…

 

 

 

 

Too Dark Park (1990)

61XBOjJrzNL

啊好懷念! Skinny Puppy回魂了,又推出推翻前作的嚴謹作品,也是建議整張專輯從頭聽到尾。這張專輯的節奏部份比以往更強勁,並且音色與旋律的搭配更為鮮明活潑,歌曲結構更為精實,較具 “音樂性"的元素 (就是比較正常的東西)加的比較多,沒有像VIVIsectVI那麼抽像晦暗,也沒像Mind或Cleanse那樣強調電子音樂特有的永續流暢感,卻不失Skinny Puppy固有的DNA基調。"Tormentor" 、 “Spasmolytic" 與 “Grave Wisdom" 是代表歌曲,個人則喜歡像 “"Rash Reflection" 與 “Nature’s Revenge" 這些較少在其他合輯中聽到的曲子。其中Spasmolytic對於歌迷而言印象一定很深,大概也是我第一次學到"kicking the habit"是什麼意思吧…

 

 

 

 

Too Dark Park時期的CEvin Key專訪

 

tumblr_n5en6civt51qa9dopo1_400

這張圖在Tumblr流傳很久了,哈哈…

 

 

 

 

 

Last Rights (1992)

61E0sh-1AnL

又一佳作,又有意想不到的突破,也是與溫哥華當地的唱片公司Nettwerk所合作的最後一張創作專輯…也就是 “惡夢的前夕"。演化至此,Assmilate與Dig It的流暢精簡已成往事,VIVIsectVI的殘酷與Too Dark Park的狡猾,也皆已結晶成SP獨有的舞韻與超語彙。不變的是美感與痛苦廝啞的層層交染。雖然技術層面的挑戰性沒有VIVIsectVI如此具突破性,Last Rights依舊是Skinny Puppy概念、思維方面展現得最為精銳的佳作。

 

Killing Game可能是Skinny Puppy這些經典專輯之中唯一的一首慢歌。筆者認為這首歌曲,算是十分真誠地回顧、整合了Skinny Puppy多年來所累積的主題與世界觀,亦與Smothered Hope、Addiction這些歌曲中的自我省思有所呼應。另外一首"Inquisition" 也是此張專輯之中的名作,這首歌曲歌迷多半都認為是首 “舞曲",個人覺得比起RevCo或Acid Horse那種簡直是變相Hi-NRG的歌曲,SP還是抽象多了。

 

 

 

 

Killing Game的音樂錄影帶,啊這以前很喜歡看的啊。也終於不再賣弄膚淺的血腥畫面,而是以一層又一層的黑白投影來呈現,比以往極簡多了,卻也有力多了。

 

 

Youtube上面有蠻多Last Rights時期的訪問,雖然畫質不是很好,但正好成員們口條蠻清楚的,所以可以聽聽看他們的創作理念與專輯製作的概念,基本上主唱與隊長都會解說得十分有條不紊。

 

Too Dark Park以及Last Rights我比較少聽,Last Rights甚至沒買過CD也沒存mp3檔。因為對我而言早期的Skinny Puppy總是需要一些未知的、未感到疲乏、習慣、麻木的元素。畢竟聽了快20年了,以後還要繼續重聽~ 可以習慣生活中瑣碎的荒謬,不想習慣瘦小狗這些寫實殘酷的剖析。無奈Skinny Puppy之後的Side-Project與重組後發行的作品,幾乎都沒有這些早期作品特有的強勁張力了。

 

tumblr_m1wbcl6b7y1rrima8o1_540

tumblr_nq0tuvN3vJ1r0qay6o1_1280

從Last Rights宣傳期之後他們也不seto歌德妝了…

 

 

然後這是Dwayne最後的Jam…毒品真的是十分可怕的東西,可以把一個好好的孩子折磨成這樣…

 

 

 

 

後記

 

寫到這裏…我決定,好! 不談Dwayne Goettel發生什麼事,也不談Last Rights到The Process之間瘦小狗發生什麼事情。那現在的Skinny Puppy,還是Nivek與cEvin兩位幽默隨性的老頭在主導,然而今日瘦小狗的造型、曲風以及舞台效果,都已與之前談過的DNA有所脫節了。並且2010年代盛行的…社群網站…也是見證這些地下音樂老將形象破滅的傷心地,Skinny Puppy是還好啦,老頭偶爾有些脫線而已,有一些同期玩硬芯龐克或重金屬的過氣老團,那種嘴臉吼…真的是令人相當失望啊…

 

tumblr_nh5qw6lxJW1rhf5obo1_500

哈皮瘦小狗老人會,Bill Leeb也回鍋了,就缺英年早逝的Dwayne了!

 

 

寫到這裏,有兩三個「簡單」(通常都不簡單) 的感想…

 

dirty needles

首先,Skinny Puppy對我而言…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們對我而言,還是有種深植人心的認同感,還是或不可缺的:象徵著青少年時期的記憶,象徵著音樂創作的啟蒙之一,象徵著我對於毒品濫用的強烈痛恨,象徵中二病的最強抗體(這啥),也象徵著…一種「回歸」的記號~ 以30而立的年紀,生活在外表光鮮舒適到令人窒息的21世紀初,總是得被迫漠視自己心中各種狼狽的創傷,漠視他人笑顏面具之下那猖狂的空虛;從政治、社會、教育、職場、媒體到朋友之間,那光滑不沾塵屑的虛偽與虛無,可謂無所不在,而我們的心智覆日碰觸這些光滑的保護漆,已愈漸喪失原有的觸感。Skinny Puppy這種音樂,或是巴勒斯的小說,對我而言就像是些骯髒生鏽的針,聲聲嗥吼如針扎剌胸口,使我再能體會真實與赤裸為何物…使心神回歸:唉原來世界還是原本那樣地狼狽醜惡啊,所以何苦順從於那些虛幻的事物呢?

 

然而各種精湛詮釋人性殘酷面的文學著作、藝術電影與前衛音樂大作,或許皆有上述的功效,但是,就算他們具有Skinny Puppy所沒有的深度,他們卻沒有Skinny Puppy所擁有的某種隨性親和力,說是低俗膚淺也對,說是坎普(campy)也對;以往我很排斥他們這種不甚入流的風格定位,在一群沉迷於前衛藝術的音樂同好面前,不敢提起自己對於Skinny Puppy的熱愛,偏偏SP成員的表現始終就是那個樣兒。但現在我搞懂了,就是那種亂七八糟的低俗讓人可以瞬然覺醒,因為你不用分析太多,也不期望太多。而那些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做作同好們,又能喚醒你個什麼?

 

不過,以電子音樂創作者的角度而言,Skinny Puppy的技術水準,終究是遠勝於那些賣弄前衛風格的假道學者。

 

 

electronic music produsers(=posers)

另外一個感想是… 現今此刻…無論是主流或獨立領域,似乎有太多根本不該出名、不該被認同的電子音樂藝人,頻頻在出風頭~ 彷彿實力、形象、知名度與銷售量,沒一樣合乎邏輯,也沒一樣真實。彷彿這個世代不是不能做自己,而是根本沒有所謂的「自己」可以做,因為一切都是透過一連串的包裝、設計與營造所生產出來的,獨立樂團也是,前衛藝術也是,實驗電子也是。像cEvin當年那樣,或早期post-punk/industrial老將那樣,純粹為了想做自己想做的音樂,而組一個應該不會有人想聽的電子團體…這樣的動機在今日的世代,已變得甚為稀有了。因為…似乎每個素人音樂人都被植入一種「我會因此成名!」或進一步說就是「自己一人只靠網路就會成名!」的妄想,因而忙於達到那種被讚許、被關注、被重視的心理滿足感,甚至對這些關注感,渴求到如毒癮發作一般嚴重;真心執著於做出自己真正想要的音樂…這樣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企圖,早已被忽略。

 

甚至覺得…今日電子音樂創作者,怎麼說…總感覺有些人真的蠻混的,若給他們台幣2~300萬的閒錢,可能就是把錢花在購買器材與佈置錄音室,然後天天拍照po文,等著大家來按讚,這樣所得到的滿足感與成就感,遠比研發出自己真的想做的音樂還要容易達成;對這些人而言,蒐集器材可比創作的CP值高出許多哦。

 

說到這裏,友人曾經介紹我聽Tear Garden的專輯,還蠻好聽的。聽完才發現是cEvin Key與Lengendary Pink Dots成員合作的side-project,可見有多麼不像Skinny Puppy啊!

 

 

 

所以我這老頑固呢! 依舊是傾向於做自己想做電子音樂,且真有兩三百萬的閒錢,也不可能全拿來做音樂創作的資本。甚至每天,甚至現在打字的此時此刻,都覺得30幾歲了怎麼還在搞這些! 昨天還編了一組鼓聲,幹! 我要玩到什麼時候才肯放棄!? 總之,縱然不滿其他人對於音樂創作的忽視,卻還是對自己的處境感到十分荒謬可笑。不過,我也早適應了自己的這番荒謬可笑了啦。我有自己想做的音樂,也有自己想要享受的孤獨,覺得我們這樣的人不該被同情,也不該同情彼此;麻煩自找的,理想、原則與堅持也都是自找的。

 

 

That’s another story….

最後,所謂的another story呢,就是…以前大學時遇到一個老外學姐,說曾經是歌德龐克族,年輕時曾與"同族"的朋友們住在某一大城市的市中心,一下樓就是歌德族所聚集的酒吧與服飾店了。她後來離開了那種生活,因為她說,歌德次文化任何的探索,任何的交流,到最後最後的終點,就是古柯鹼,什麼黑暗、古老魔法與耽美,什麼龐克樂與藝術…都僅是引子。不斷被吸引,不斷一步步踏向更深的領域時,到最後,你才會發現這種次文化的核心終究是空洞的,而這掩飾這空洞的幻象,就是毒品,毒品變成貫徹所有反叛精神,所有創作與認同感的唯一方法,但一開始絕對沒有人會把這個真相如實告訴你…

 

Skinny Puppy的空洞…Skinny Puppy的真實…一直就是這樣子,一直都像他們的音樂一樣,如樂句中的美感與醜惡不斷循環並行~ 至少這方面的表達與省思,他們無所偽善。隨著時間,隨著聽眾的成長與思想的蛻變,不論是文化面還是技術面,近20年過去之後,他們的經歷以及音樂作品,還是可以令人思索甚多。

 

不論是厭惡,不論是熱愛,也或許就是這持續不息的思索,讓我這樣的聽眾,近20年來一直無法否定掉Skinny Puppy這種音樂,也因此無法否定掉這始終孤立絕望的自我。這顆孤立絕望的心,曾經是Rot and assimilate, so hot to annihilate,現在則已慢慢進化成Hard to assimilate, hard to anihilate…

 

So…Can you dig it ?

 

 

 

(正文完)

 

 

買碟證明! 呃…懶得去翻出Rabies耶,但聽Industrial登大人的孩子,有誰沒有Skinny Puppy的踢恤的?不過我也是今天看維基百科才知道Mind: The Perpetual Intercourse專輯封面是A片的截圖,哈我常穿這件踢恤出去玩耶xDDD 嘿嘿…看衣服的size可知筆者並不是肥宅!

DSC_0112skpenr3

 

 

 

 

 

 

附錄

Front Line Assembly的話,個人推Convergence (1988) 、Tactical Neural Implant (1992),Millennium (1994),Implode (1999) 這四張;Gashed Senses & Crossfire 以及Caustic Grip 兩張比較少聽,但都是經典。FLA電味更重,強勁狂暴,比較沒有Skinny Puppy那些頹廢美學與抽象實驗的深度。

 

內行人一定會知道這首Body Count

 

 

這個音樂錄影帶也很讚~ 

 

 

至於Severed Heads的話,就真的是優質教材了。我也是透過Skinny Puppy才認識他們的。來自澳洲的三人組電子實驗書呆子鬼才,也發行了不少佳作。我拿來當教材聽的有Dead Eyes Opened 、City Slab Horror 、 Since the Accident 以及Bad Mood Guy,不過聽他們的東西時沒像瘦小狗那樣思考那麼多,並且也不常聽。有些歌曲比較乾啦,有些則覺得像在聽多了點流暢感的Negativland

 

初次聆聽SH作品的人,推薦這首Hot with Fleas

 

 

經典的Dead Eyes Opened

 

 

(附錄完)

 

 

 

 

Disclaimer:All image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blogger doesn’t claim ownership to any of these photos.

圖片來源出處 (image sources)

https://www.tumblr.com/search/skinny+puppy

http://remarema.tumblr.com/archive

 

資料來源出處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kinny_Pupp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ont_Line_Assembly

http://www.allmusic.com/artist/skinny-puppy-mn0000750970

http://www.allmusic.com/artist/severed-heads-mn0000013985

 

延伸閱讀:

Technopolis#1~7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