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convinced there are words here

“突然覺得,每首曲子緩言陳述的悲傷,都被我找到了其根源;

彷彿音符在天空中劃過,而我依循這一條條弧線,找到每個人傷悲的源頭…"

ー 2007年8月21日

 

 

“…當你能與世界聯繫,你會想從腳下的這片地開始踏實的走,一步步慢慢擴張視野,隨時拿新經驗與自己的家鄉比較,不這樣的話,看見的世界多大,也只是被世界的主流意識像殖民般統治著。

而當你無奈地沿著世界的邊緣走下去,你會發現你在繞圓圈,你會重覆遇到很多和你境遇類似,志同道合的人…到最後你的世界比烏合之眾積聚而成的社會廣大許多,你會發現中心那腐敗卻鞏固的體制,只是大家順流而行的結果。

我將學到什麼,我將授予什麼,我將經歷什麼,表達什麼?

這些問題最好在有生之年一一盡情追尋。"

ー 2007年8月21日

 

原來那都是2007年的事了呢各位,哎呀我們老了很多呢!

 

 

 

 

Silver’s just another gold…

2007年那時寫了這麼一篇日記,文中提到了一些事,也提到了那時聽了Jesu 的Silver。2015年…就是上個月,筆者一台灌了6000多首歌曲的iPod Classic突然當機,傳說中的白蘋果出現之後,iPod就上演了韓劇三寶之中的失憶梗了! 雖然這樣說很宅,但iPod原廠化之後,頓時自己也有種記不起到底都在聽哪些音樂的迷失感。拿出CD (所以買CD還是很重要的)與舊電腦的備份檔出來重灌,前前後後大約灌了4000多首,剩下的2000多首嘛,嚴格說多半是不灌也無所謂的東西,但還是有一些是不慎AWOL的名盤,看來得重新下載或重買CD 了。像是Puressence的同名專輯以及Only Forever就怎麼找也找不到備份檔,不過剛才號角強吉有轉檔傳LINE過來了,感恩嘍!

 

在舊電腦中發現還存有Jesu (應該要唸成"黑鼠") …哎呀,以前很喜歡的,而且好像也是人家拷給我的,咦!?不是有寫過相關的樂評筆記之類的嗎? 翻出以前的網誌備份出來看,才知原來不是樂評,而是一篇心情記事呢。

 

音樂聆聽的記憶,經歷某事的記憶,不知為何,在我腦海中,總會像是聯覺效應一樣串接起來啊! 而若要喚醒這些記憶,不是去檔案室調個資料那麼簡單而已,因為檔案室調出來的資料,都已成一張張褪色的空白紙了。然而,只要在滴一兩滴特殊的藥水…白紙上面的字就會慢慢浮現,並且,不同的資料需要不同的藥水…

 

時隔七年的時間之後,播放Silver來聽,也憶起了當年聽這首歌時所發生的事…還有那時坐在電腦螢幕前打字寫日誌的情景…甚至是那時的自己…那種距離感…

 

 

 

這並不是一張絕讚的經典EP,Jesu也不是那樣的一個project。現在聽來,一切都錯了~ 節奏太慢,吉他層次太多,歌聲的音場位置放得太大膽,敘述太平庸…一切一切如此不完美,但卻是如此真誠,如此溫暖舒心。唉! 原來我也離那番不完美的真誠那麼多年了啊!! 今日的我,不論是身為一個出社會的人,或是一位音樂人,似乎反而走向了「深具毀滅性的完美追求」,而倍感身陷泥濘般的低迷呢!

 

不過,的確7年前的自己,對於音樂的情感比較單純,也比較正向,畢竟以前就只是一個愛樂者,音樂除了娛樂效果以外,就是帶來啟發,並淨化人心。以前對我來說,音樂就是一種可以多少影響現實,但不干預現實的幽魂介質。當時身為愛樂者,對於音符、聲響的認知,也多半僅處於語彙辨識的層次,並且會大量地引用各種想像力,以及各種較為固化的文化元素,來理解所聽及的樂句。現在,真的不像從前了,現在彷彿跟音樂一同踏入愛情的墳墓了! 而且我還沒錢養活這嬌妻呢!

 

唉…現在聽著完美的Marvin Gaye的What’s Going On,或是剛聽的那不甚完美的Silver…這些音樂,從沒強迫你接受他們的視野,也從沒積極、刻意地去表現個什麼,象徵個什麼。為的是放逐苦憤,為的是迷失~ 另一種追尋。而所謂張力韌性…其實也都是一時的捕捉,而一切匆匆來來去去…

 

複雜語述背後的空洞,簡單嘆息所表達的深邃情感,錯置的聲語的迴響無邊無垠…音樂是對著人心深淵呼喚後所傳來的迴音,那裏言語文字尚未生成,那裏比真實還真實。站在深淵的邊緣,我以音樂探索它,喚來一層又一層的迴響,還剛學著聆聽體會,但身子都快被震倒了!

 

書寫著這些字字句句…頃刻間…感覺到那快把我給吞噬的真實,不也只是個時間過客罷了嗎? 它搭乘的是「分分秒秒」的車廂,我也正好上了同樣的車廂;它所帶來的衝擊,我必須表達出來,我才能下車,然而下了車,我還是得搭上別的班次繼續前進~ 要像彗星般前進唄! (來了來了神話歪梗來了)

 

(我們剛還在聊…不知來自哪個星球的阿強,搭了他的智障列車來到地球,因為是智障列車,所以整個車廂都是博愛座…阿強看到這段會哭哭哦! 不過他都不來看我的日誌的,嘿嘿)

 

 

 

Vision, Escape…

1507338813_979c3283a2_b

Godflesh的現場 (圖像來源:tumblr)

 

黑暗、暴力與苦憤的Godflesh,以及空曠、迷濛的Jesu…Jesu其實是Godflesh的分支,約莫活躍於2003~2013吧! Godflesh對筆者而言一點也不陌生,一直都算蠻喜歡的,但同期的post-metal樂團其實聽得不多,根本就只聽Godflesh吧!?(還有Neurosis啦) 畢竟Godflesh是個介於工業音樂以及重金屬/重搖滾之間的前衛組合,所以對我而言算還是有一定的吸引力,不過老實說…都不常聽了啦!

 

godflesh-6

剛出道時的Godflesh,左為Stranglers粉絲Justin Broadrick (樂迷都叫他Jussy,負責guitar),右為Beach Boys死忠G.C. Green (bass)

 

編制超精簡的

 

Godflesh的唱片嘛,正規專輯之中最喜歡的是Streetcleaner,再來是Songs of Love and HatePure ,Hymns倒覺得還好。EP則是Messiah,這張個人非常非常喜歡,不過可能是疊錄太多層次,音質就總覺得糊糊的;我有買CD,Relapse的複刻,一樣糊糊的,用不同的監聽耳機聽,還是soso…還是我要求太多了!? 那大概要帶到攝式零下10度的地方聽才會清楚了。至於其他的CD …Streetcleaner想買啊! 複刻版音質超ㄅㄧㄤˋ 的,每張都想買啊! 但絕不會買,因為絕不買「耳痛唱片」發行的專輯,不讓他們那位「滴哥」老闆賺我半毛錢。現在想想好像買二手的就不會被賺到了吼!?

 

 

幸好官方Bandcamp有試聽連結,不然Youtube的沒有半首HD版本,根本不能聽。過那麼多年聽了還是覺得超讚的!  四首都很棒,不過接下來第五首之後的remix就別碰了!

 

Godflesh去年重組而且發行全新的EP與正規專輯,不但如此…哇靠~ 他們還是很強哦! 可以直接去Bandcamp試聽看看~

 

這首實在是太有誠意了!

 

沒錯Godflesh的分支很多,但筆者似乎只在7年前聽過十分喜愛的Jesu之後,就沒在關心了。成立那麼多分支,我想是市場實驗性質居多,其中好像有個叫Techno Animal的,印象中不錯,不過要聽這種東西就直接聽嘻哈了啊! 現在查維基才知是Matador Records出品的,而且Allmusic評價都給得蠻甜的。

 

Justin_Broadrick_In_The_Studio_1

Jussy的錄音室,與他的黑貓 (看很久才發現…)

 

哇,繼續查才發現他還有參與過Head of David,那Napalm Death便是跟他伯明罕的同鄉好友成立的,國中時代瘋迷的東西了呢! 然後其他的side-project愈查愈勾起不悅的試聽回憶,呵呵,還有remix的東西…別鬧了…他應該被申請個remix禁制令之類的,哈哈哈~

 

 

 

Seeing sounds, while listening to images…   

所以,總之這兩天又把Jesu與Godflesh都拿出來重聽了一番,順而回溯起一些過往發生的事情,如此確實是種不錯的沉澱作用吧! 而iPod Classic這種可以容納上萬首歌曲的mp3 player,設計上似乎野心勃勃地想把一個人一輩子所聽的音樂,全塞到一個撲克牌大小的播放器裏。但是,設計者卻不知,那樣反而只是像把音樂的屍體,分門別類地一一安置於太平間罷了! 簡單說就是一個Database。問題是,人聆聽音樂或欣賞電影的方式,連同尋找、欣賞、記憶、回溯等等的過程,根本無法純粹仰賴Database的組織架構來進行的!

 

這次的聆聽與追憶經驗,令人感覺…除了聆聽的當下以外,音樂這幽魂般的介質,離開了CD盒或封套後 (就像是吸血鬼的棺木),還是會繼續找其他的依附之物,之後再安然回到它的封套睡上一覺。不同音樂還會找不同的依附,有時是聽眾的品味,聽眾的印象,聽眾的想思,聽眾的經驗…有時是聽眾的記憶…聽眾的房間擺設,聽眾所拜訪過的城市,聽眾所說過或聽過的聲聲語語。然而依附,不論是來自於音樂本身,或來自聽者個人的想像或冀望,其"動機"都是源自一種想被記住,想被保存的欲望吧!

 

一個冰冰冷冷的iPod,呆板的目錄與精簡的按鈕,似乎抹滅了音樂與人之間的那種微妙接繫,視覺上聽者很難看著這台pod就聯想到各種音樂,聆聽的意涵與感受難以被保存,因為一切過於制式化,過於簡便。相較之下,實體物品的功能,至少可以催化demographic或是topographic (還是什麼) 的記憶層次吧! 而對我來說,Silver這首歌曲的記憶層次,則是事件與書寫,如此取代了唱片實物的軀骸。

 

說到topographic…聽說希區考克電影很喜歡用物品的空間擺設來加強觀眾的記憶與聯想力,這種記憶術發揮作用起來是蠻厲害的:筆者到現在都還記得高中時買的Another Green World放在房間哪裏,還有初次聆聽的感覺…誰借我Skinny Puppy的哪幾張CD ,去哪家唱片行用點數卡換了貴三三的Haus Der Lüge,還有Aphex Twin買過哪幾張二手的…就算CD送人了,但那些唱片的位置、封面,連同聆聽的記憶,就是比聽下載的mp3或Youtube來得清晰。

 

CD買了卻不知丟到哪去的情形也不是不曾發生~ 我的Meat Beat Manifesto就不見啦!那麼喜歡的一張專輯照樣搞丟啊! 還有前兩天竟發現自己有買日本的「方格子」樂團精選輯,完全沒拆就丟在櫃子角落裏啊! 但相較之下,下載的音檔除非真的很常聽,不然記憶方面都是相當糢糊的,也可能只有我這樣,6000多首歌曲要怎麼記呢? 蒐集唱片的人不是都一面牆放滿唱片嗎,那真的是目前人類歷史上最好的音樂專輯保存方式了吧,不過我比較喜歡把一些一些的唱片、書、玩具、器材一起放在同一排書櫃就是了。

 

不過呢…不論是實體唱片或是下載/串流的音源,有些音樂就是膚淺到沒辦法給人更深入的思索與感觸,所以就像免洗碗一樣用完就丟。而有些呢,則是就算買了實體專輯,你還是不太會想去碰它,因為太抽象,同時太形式化,太虛無了,那就像是不沾鍋,而你都覺得拿它來煮的東西不知為何就是沒啥味道。

 

所以,稍從視覺、記憶的角度來思考的話,現在慢慢能夠理解為什麼有的人一直堅持購買實體唱片,有的人聽下載串流便能滿足。當然每個人的需求與習慣都不一樣,視覺與記憶也只是其中的一兩種影響要素罷了。然而這種現象(或原理)的影響力是必然的,明年或後年會cut兩三張專輯的我,或許有空可以開始來思考一下嘍!

 

 

最後附上買碟證明,其實這件踢恤有點穿不下 (該減肥了不然會變阿波了)

DSC_0146

 

(完)

 

標題"I’m convinced there are words here"源自Silver的歌詞;

封面圖像為Jesu的Silver專輯封面截圖,來源為Google搜圖

其他圖像資料:Google搜圖

 

參考資料:

http://avalancherecordings.bandcamp.com

http://avalancherecordings.tumblr.com

https://godflesh1.bandcamp.com

https://www.facebook.com/Justin-K-Broadrick-11837304152912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dfles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su

http://www.allmusic.com/artist/godflesh-mn0000561715

http://www.allmusic.com/artist/jesu-mn0000669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