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above the Moon,

Planet Earth is blue,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

 

再會了 Mr. Stardust !

相信Bowie在生前已經規劃好今年的1月8日與1月10日要如何渡過,或許也早提前提示親友們了,包括Brian Eno在內…

 

 

或許我們會衝動地以"同步"的方式,來揣摩他人的情感,譬如說跟著悲痛困惑,跟著傷心難過,跟著不知所措。但是事實上,這位20世紀的偉大藝術家的用意,應該是希望我們透過他的音樂作品,來體會他的經歷與感受,而我們也因為他的音樂再度聚集,並一同體會生命的美好。

 

而透過他的聲聲句句,我們理解到的是,他並不畏懼,他甚至是十分豁達的,這點十分令人敬佩。

 

所以我的眾位多年好友們,不必傷心難過,不必惋惜懊悔,哪天望著遠空的星星,夢著火星上的文明,都會有Bowie的縱跡,都會有他那尖酸的冷笑,與沉著的詩語…

 

身為深度愛樂中毒者,每一年都會面對心愛的音樂人的離逝,也會見證一些音樂人的墮落與迷失。每一年每一年…回憶起來Coil的Sleazy是最令人心痛的,他與John Balance的離去皆是無法逆轉的悲劇;個人至今仍都無法再認真細聽Coil的作品。

 

所以,謝謝David Bowie,帶給我一個平靜,令人深思,令人感覺溫暖、踏實的2016年1月11日。

 

在2002年初聽Heathen時(那張專輯簡直是Blackstar的序曲),它令我開始思考生命與死亡的意涵。我試著猜測Bowie歌詞中的話中話,我試著與他的音樂一同穿梭時空。那時我隱秘地經營著少年詩人的身份,覆日默默壓抑著,默默幻想著。

 

14年後的現在,我忙著重錄我的鼓聲,轉檔之際聽著Blackstar,好幾個剎那浮現,好幾個永遠消逝。而Bowie也依舊一如往常做著他做的事,我也依舊一如往常在做我的事…在火星,在地球,在宇宙中…

 

今天開始不再悼念David Bowie了,太快了嗎? 不,就像許多人一樣,我要以對於創作的信念,來回饋他所帶來的深遠影響。

 

那麼…看來同時身為「火星人後裔」與「30世紀人類」的我,得加快腳步趕工了。

 

 

(完)

 

 

We love you, Bowie. We love music. We love life…how terribly.

 

 

附錄:最愛的David Bowie,最愛的你們…

 

個人最愛的一張David Bowie專輯,是柏林三部曲的首作Low (1977),這張專輯聽最多次,感觸最多,也最受其啟發。可能因為我是synthpop世代的孩子,所以對於Station to Station之後的作品比較有感覺吧!

Low給予流行音樂全然不同的樣貌~ 它將流行音樂的架構與主題極簡化,以襯托出浩翰無垠般的環境音樂(ambient)及音景(soundscape)的運用。而且像歌詞的巧思,Bowie的歌聲詮釋,皆俏皮又不失優雅,各種頗具實驗性的電子合成器元素,也都用得恰到好處。Low具有深遠的意境,又有極具親和力的搖滾魅力,並且曲目的排列,歌曲的解構,主題的擴展…一切一切甚是完美~ 它是一張可愛的流行唱片,同時也是一幅深奧的音景油彩。

 

Blue, blue, electric blue

That’s the color of my room, where I will live
Blue, blue

Pale blinds, drawn all day
Nothing to do, nothing to say
Blue, blue

I will sit right down
Waiting for the gift of sound and vision
Waiting for the gift of sound and vision…

 

“很久以前我曾以成為畫家為目標,但現在不是了,不過,還是認為這張專輯所代表的,就是我眼中的繪畫,而且這些歌曲就像是持著畫筆的手 所揮灑出來的張力。Low彷彿在現實中畫出了人們脫塵的內心狀態,亦剖析了我所曾面對的空茫人生~ 以一片空蕩的神秘沙漠來呈現。獨自佇立於沙漠之中的我,依舊憤世亢俗地面對著社會體制以外的一切命題,並明白,只要改變,我只要能有改變…Ch-ch-ch-ch-changes…" ー2002年

 

拿出塵封已久的幾本寫作本子,原來我寫過很多向他致敬的記事啊! 剛找到這一段自己寫的關於Low的介紹。另外一頁還寫到"人生中只有短短五年不認識他,害我變成怪人有他的份,害我變成音樂人或作家,都有他的份!",這句就搞笑了:"就像大衛鮑伊的作風,時間在變,他也在變,每個時期的鮑伊都是不同的人,難怪人們叫他「變色龍」…還以為是因為他的臉很像"。

 

我不曾是任何偶像人物的瘋狂愛好者,所以沒像一些瘋狂粉絲那樣到處蒐集David Bowie的紀念品,也沒有老實從第一張專輯聽到最後一張,但可以確定的是,算算他的Discography,至少有十張曾經從頭到尾仔細聽過。而其中Hunky Dory (1971)、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1972)、Diamond Dogs (1974)、Station to Station (1976)、Low (1977)、Scary Monsters (And Super Creeps) (1980)、Outside (1995) 與Heathen (2002)為個人的較為喜愛的作品。

之前提過小時候很愛自己轉MTV台來看,因此小學便因風格化極具的"Jump They Say"而認識歌手David Bowie,認出他就是大班看過的「魔王迷宮」裏面的"姥姥"XD

 

 

後來高中與大學時期開始接觸更多David Bowie的音樂。我與其他人崇拜偶像的方式不同,我是會去讀很多偶像的訪談內容,然後去聽他們推薦的音樂,認識他們喜愛的藝術家與電影等等,由此來模仿他們。所以大概從Nicolas RoegHermann Nitsch,甚至是D.H. Lawrence的小說,都是從Bowie的電影與訪談所認識的。因此筆者個人的人文知識面,世界觀方面,創作要領方面…或是純粹對於音樂的愛好,似乎皆頗受David Bowie的影響呢!

唉唉,2010年的Peter Sleazy,2014的Frankie Knuckles與Mark Bell,2015的Steve Strange…2016的David Bowie。。。人總會走,音樂卻是雋永。感傷的不是他們的離去,而是這些音樂人所象徵的生命力與影響力,或許將就此終止。我的世代,終將終止……

 

引述一下吾友MNM的感想:“他創造了一個很棒的世界,而每個人進去的時間點和展開的記憶都不同,這兩天一直看到大家分享各自的 BOWIE,連平沢進也說以前 BOWIE 去看過 P-MODEL live 的事情,對 BOWIE 的感情不論深淺都回溯得出各自的或共有記憶,我覺得這很神奇哩…"

另一位好友AC說:“覺得大衛叔叔的音樂是讓所有年齡層喜愛他的樂迷完全結合在一起….所以根本無代溝啊…..因為所有喜愛他的樂迷其實都是他靈魂的一部分……"

 

那我們也好好珍惜這些共有的記憶吧!

 

 

…白雪下得瀟灑,遺忘了春夏,浮雲也出了家

尋找一個說法,如果凡塵都虛假,別要驚訝,也不要回答

我祝福你

天地不過一剎那

我祝福你

一生一剎那

 

🙂

 

(附錄完)

 

延伸閱讀:

Mr. Stardust

Walking through our sunken dre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