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through our sunken dreams

Dreams are the guiding words of the soul. Why should I henceforth not love my dreams and not make their riddling images into objects of my daily consideration?

 

Trust in dreams, for in them is hidden the gate to eternity.

 

…但這次夢了一個不太尋常的夢……

 

 

在書寫的此刻仍然感到百般詫異……

昨天,夢到在 “另一個世界" 之中,遇到David Bowie先生。

不是在火星,反正就是另一個世界。

Bowie先生說他還是繼續在創作,並且介紹了他的作品給我看。

「在這個世界創做東西的方式是不太一樣的,這裏沒有所謂的音樂、影像、文字、繪畫的差別。」

他先提醒我……

 

 

作品一,白色盒子

作品一,乍看是一個單調的純白色盒子,約是15公分大小的正方體。盒子上面有一個小小的洞,往洞裏看的一瞬間,我就進入了盒子裏面了,但是我感覺不出自己到底是站在盒內空間的正中央,還是人仍在外面用眼睛看,都有啦! 反正就是同時處於內與外吧!

 

盒子內的空間也都是白色的,但每一面牆都有一個小洞。一看發現小洞內都有各自不同的歌曲、影像、表演、頻道…不,都不對,確切地說,是各自不同的 “世界"。我試著辨認洞中的事物是不是David Bowie在裏面唱歌還是怎樣的,但全認不出來,因為每一個洞裏面都是 “世界" 的規模了,而且愈看下去,情境愈多延續,內容也愈漸複雜。同時,我更感覺到自己的五感六覺,好像相互之間會重疊、聯覺…或是說感覺都無所差異…或是說,沒有聲音也是在聆聽,感覺在看…卻也不是用看的。

 

然後Bowie先生告訴我說,遊戲規則就是眼睛每進入一個洞,就得再於洞中選擇進入另一個洞,然後就一直選下去。於是,剛進入盒子裏時,我選左邊的洞,選完就會再進入另一個空間,接下來的空間之中我選中間的洞,就繼續進入另一個空間中,後來發現天花板與地上也有洞可以選,就這樣一直選下去。然後就在選擇愈漸增加時,一個盒子便衍生出兩個、三個、四個盒子…到我要離開時,原本手上的小盒子,大概已經複製了五六十個有了。

 

並且,就像剛拿起第一個白色盒子時那樣,自己明明站在一大批盒子結成的立體組織外面(很漂亮),卻同時也在盒子裏面的各個世界之中來回穿梭,可是無論如何,就是不覺得有兩個我存在,也不會有 “看見另一個自己" 的情形。

 

後來我想原理是這樣子的…我這些隨機或有意志選擇,會漸漸串成一首歌曲、一部電影、一串串的夢境,一個個的世界。不同的觀者會有不同的選擇,有的人可能複製出一兩千個盒子,有的可能複製四五個盒子,長短起迄也都不是固定的。Bowie的創作,就是設計出這樣的一個機關,並提供不同面向與情境所構成的"世界",然後由我們去選,去延續他的創作。

 

在夢中我一直努力要記住這個裝置,一直重覆告訴自己這些盒子的複製方式為何。但很快的,Bowie先生便開始介紹下一個作品。

 

 

 

作品二,幻色菌孢

作品二,我們站在二樓,往通往一樓的樓梯間望去,一樓的樓梯間旁邊有個門,門外就是繁忙的街道…

 

他說他體內所有的病變細胞都已經抽離出來,並藉由 “這個世界" 的邏輯觀,將它們轉化成含有劇毒的特殊顏料,以及形狀像透明小魚卵,又像小泡沫的霉菌孢…他說他選擇把它們變成這些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說著說著,樓梯間便突然湧現各種鮮艷但色調十分奇特的顏色,顏色與顏色之間不斷交染,層層相疊。色調奇特的程度是很難具體形容的,怎麼說,彷彿是在那個世界之中,像是罂粟紅、鈷黃色、荨麻綠與青蘋綠這些顏色排列在一起時,所見的效果與感覺,跟在現實世界之中看到的,完全截然不同。

 

接下來繽紛色塊生出了一條條的觸鬚,霉菌便開始於其頂端萌芽,萌芽後很快便長出各種形態很怪但很漂亮的菇傘,生長的邏輯與速度,也都與現實世界之中的生物全然不同。但的確,這些奇特的東西,就像生物一樣,它們的根莖就是那些顏料,並且寶石狀菇傘的邊緣,還會再長出一圈透明小菌孢,那些都還會再發芽。除了菇傘外,也有寶石狀的結晶果實,不過色澤也都很奇特(不會亮)… 總之就是一直長,一直長,長成十分美麗的景物,有點像珊瑚狀的雕刻,可是雖說是珊瑚狀,看起來材質應該都是軟韌軟韌的。

 

Bowie先生說第二個作品長出來的這些東西,都得養在他曾經住過的房子,它們會從最老舊的木板開始蔓生,而記憶…便是它們的養份……

 

其實我在兩三年前曾經夢過類似的東西,但只是一塊門墊大小的規模而已。那是我熬夜看Kenneth Anger全集的翌日~ Lucifer Rising之中所出現的顏色與物體,在我的夢境中幻化成為一種混和菇蕈與古生蕨類所構成的景觀植物,它會自己蔓延,不斷茁長、幻化成為更複雜的形體。不過我的版本跟Bowie先生的創作比起來可差多了。

 

 

差事一,找房

接下來Bowie先生很嚴肅地問我的身份以及生活的近況,我都很誠實地回答,基本上沒有什麼很感性、很有感情的對話,並且互不認識的陌生感很明顯啊! 聊了一些之後 (這一段聊了什麼我想不起來了),他說他要在 “這個世界" 各處租幾間房子,但不一定要他自己曾經住過的,因此叫我幫他跑腿去看房子… (醒來後覺得這段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於是…

 

我真的跑遍好多地方去找房子,紐約、倫敦…etc. 最後就去多倫多找,因為曾經去過幾次,所以至少路比較熟,後來就在那裏的downtown找到一間不錯的。不過不管是紐約或倫敦,都還是在那個"另一個世界"之中。

 

所以,在那個所謂"另一個世界" 之中,打開窗戶向外望,視野可以轉彎看到另一條街上的窗戶內的人在幹什麼。而且我的工作內容還包括要看看附近的人好不好,有沒有怪人或罪犯,然後我找到的房子每間都得試住,得與鄰居認識,與房東交涉,試住時也得帶朋友回來玩、整理衣櫃、修理床舖。當然房間本身的格局也都很奇特,甚至只要獲得房東的同意,可以以想像力稍稍變更室內格局,譬如說我就把一間房間門口的地方多加一個小走道,走道旁再加一排深灰色的櫃子…

 

就這樣在疲累的換房試住過程中,差不多了,開始夢到常夢到的惡夢~ 回到了小時候住的地方,那裏夢境的過客很多,不屬於想像力與夢境的 “好兄弟們" 也常出現。我帶魔鬼剋星的樂高玩具回去那裏送給親戚的小孩,然後在二樓往三樓的樓梯間逮到一位偽裝成我表姐的鬼,看到她的時候我立馬抓住她的手不讓她走,抓她的手時感覺了一下,更明白她是鬼 (而不是自己的夢境所加諸的想像物)。我跟她說 「20幾歲的妳在還在樓下等我,那10歲的妳為什麼會在這裏?」後來我陪她聊一聊之後,她就乖乖回房間去了,我順利進入到三樓。

 

到了三樓,啊,原來是阿公阿嬤又要找我了,又聊了一下。我也看到小時候玩的玩具,當年媽媽買給我的史努比娃娃還很新。我也順便檢查一下窗外別人家中有沒有壞人。

 

然後在轉身之間,我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格局不太一樣,我也是看看窗外的風景,橋一下床位,看哪裏需要調整。最後,就在很累很累的感覺之中醒過來了。

 

夢好久,應該有四個小時久,不過倒是把這兩天焦躁難眠的症頭一下子都消除了。

 

開始懷疑…入睡之後,在沒有記憶的夢境之中,在所謂另一世界之中,我到底都在幹嘛XDDD

在那裏跑腿兼差的報酬是什麼? 睡覺不尿床嗎? 哈哈哈哈,讓我睡好心情好就夠啦!

 

(完)

 

 

 

後記:

David Bowie的夢境部份,感覺是有點詭異。通常我的夢境不會那麼精緻,談話內容也很少交代得那麼清楚,這不是一般的夢啊!

 

“作品一" 的邏輯,我覺得還是與現實世界的邏輯構造有所相通。是不是波赫士的岐路花園? 可是現實中我對那則故事的感想,好像並不是這樣子,因為它是 “時間"的迷宮,我夢到的則是 “空間" 的迷宮 (嚴格說來也不是迷宮,因為路全是相通的)。會想要把這個夢境記述下來,是因為在這個現實世界之中,除了文字或拍影片以外,沒有其他方式呈現出那些白盒子與菇傘。有趣的是,這幾段文字敘述,目前變成這些 “作品" 得以呈現的唯一媒介~ 我們沒有辦法真的做出一個只挖一個小洞的白色盒子,也無法進入盒子內,又看到六面牆有六個洞…也沒有辦法為每個洞創造出無限擴增的情境或次元…我們只能畫畫動畫、訓練演員來拍攝出有限場景。夢中的Bowie給我看了240幾個至少各自運行了100多年的"世界",而在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之中,就算是用 “拍攝" 的,若不用某種濃縮時空的方式的話,粗估也得花24000年才能完成啊!

 

作品二就更難記述了,我也沒辦法記得全部,甚至愈想愈模糊,所以現在儘量避免去想。但那些長出一圈透明菌孢的菇傘,我猜應該是來自睡前看的OCN韓劇「我的美麗新娘」 (並不是一部會激發想像力的劇集) ~ 片中金武烈拿著的那顆鑽戒的形狀有點像。不過,通常我看到什麼而夢到什麼時,真的都很淺顯易懂,不會像這次這麼地抽象又細緻。

 

也不知是否因為週末時看了Codex Seraphinianus作者的訪談,而把所見的印象,映現在第二個作品之中,但那些東西的形狀與色調完全都不像,菇傘蔓生的邏輯與Codex所陳述的世界觀也不符合。我甚至猜想,是否腦分泌或腦神經的區塊,突然產生了一些異常致幻的效應,才會夢到那些事物,可是…前後邏輯都很清楚也很井然有序。總之在這些夢境之中,感覺都 “走得很穩"。

 

至於David Bowie,他從此離開這個世界之後,無論是感想或感傷,筆者自己的反應其實都是十分冷靜沉著的,沒有太激動地去感念他,也沒有像朋友們那麼積極地去回顧他的作品,不太想面對是真的,但也不至於…夢到他吧!! 夢境中的David Bowie不來自任何已知的形象與造型,沒有我的記憶中的他,只感覺比今年所見的模樣還年輕,總之感覺不出他的假,但也無法思考他是否為真。就這點的話,我希望讀者們就把這些夢境當做是寓言故事看待好了。

 

問題在於這種 “交代做事情" 的夢。我不是第一次在夢中的另一個世界「兼差」啊! 當然次數也不多啦! 通常夢到這種夢,夢境都很深了,而且我的 “顧客",都是熟識的天堂人,或是一些無名的陌生人,這次明顯是這類的夢,可是一開始Bowie展示作品時,又讓人覺得意寓的層次構造有點太多 (而且超不像我平時的夢境)。所以我猜交代我做事的人,用了某種「保密措施」,來偽裝自己的身份吧! 那我也不該再繼續解讀下去了,只是好奇我找的 “房子" 不知他是否滿意?

 

唉奇怪,總之就是很奇怪……

 

但我們還是把這些夢境…都當做是普通的夢境與寓言故事就好~

 

然後我應該未來五年都不會想聽David Bowie的西滴啦哈哈哈哈哈~~~~~~~

 

(後記完)

 

 

 

圖像來源:Google搜圖。

圖像資訊:

Queen of the Night Scene, for Mozart’s “Magic Flute" (1818)
by Simon Quaglio (1795-1878)
Pen and ink, with watercolor, on paper.
7 3/4 x 11 1/4 inches (196 x 287 mm)

 

推薦書籍 (但不要太信以為真)

清醒做夢指南:全面啟動你的夢境之旅

A Field Guide to Lucid Dreaming: Mastering the Art of Oneironautics

作者:  狄倫‧圖契洛,  賈瑞‧塞佐,  湯瑪斯‧佩索

原文作者:Dylan Tuccillo,Jared Zeizel,Thomas Peisel

譯者:MaoPoPo 繪者:瑪亨達拉‧辛(Mahendra Singh)

出版社:大塊文化   ISBN:9789862132098

 

延伸閱讀:

A Machine of Dream Ties

Mr. Stardust

FAR ABOVE THE MOON, PLANET EARTH IS 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