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gn O’er Me …Rain on me…

 

A tough guy, a helpless dancer
A romantic, is it me for a moment?
A bloody lunatic, I’ll even carry your bags
A beggar, a hypocrite, love reign over me.

Schizophrenic? I’m bleeding quadrophenic. 

Pete Townshend, in Quadrophenia (1973)

 

成長,便是透過四分五裂的世界看清自己…便是讓自己那狼狽的四重、五重人格,結晶成為段段乍感錯置,卻又甚是諧和的協奏曲~ 縱然吉他帶領著節奏,鼓聲脫序地亂擊,貝斯流溢至每一音符,歌聲又狂妄得忘我…

…讓我追上Pete的飛快樂句, Keith的疾速獨奏,John的重擊,還有Roger聲聲震懾心頭的咆哮…並一同隨著Jimmy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Love, reign o’er me…Rain on me………

(內有劇透/內文持續修正中)

 

I. Can you see the real me, Doctor? Can you!?

quadrophenia3

 

現在我每星期都得去看心理醫生,但都看了那麼久了,醫生還是不知我到底怎麼了。我說我瘋了,就這樣,瘋了,他卻跟我說「你沒瘋,你沒事的」,還說「其實…瘋狂並不存在」。

 

換他來過過我的日子看看啊! 過我的日子,活我的人生! 一天就好,只要一天,他就知道自己根本在鬼扯。在他的世界中,一天24小時整天都是陽光普照的好日子~ 那上流社會的天殺悠閒好日子。但在我的世界之中,只有每分每秒持續惡化的壞天氣,而且暴風雨下個不停之後,隨即突然出現烈日與暖風,這才真叫人膽顫心驚。來過我的日子一天啊! 敢嗎? 他敢嗎?

 

我的世界,我所見一切,真真假假之間,總是沒有個合理的承接。事情為何如此? 我說不出個理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各種荒謬極至的事情就這樣發生。這世界為何如此? 別人也說不出個理由,但他們好像也根本不在乎。有時候真的很討厭所有人,也不是真的見一個討厭一個,就…不懂他們怎能這樣過日子~ 如此無能,如此反動,如此冷漠。但他們也厭惡我怎麼老是這樣…哼! 怎樣? 我怎樣了? 說我什麼也不在乎!? 我只是不在乎你們所關心的那些鳥事罷了,難道你們曾經在乎過我所在乎的事情嗎?

 

Why Should I care?

但我在乎我的西裝,我的Levis,我的摩托車…

 

我的世界,像是一面面碎裂的鏡子,片片碎片沉浮於無重力的太空之中。我看得見鏡子中照映著各個不同的我,但是雙手什麼也摸不到,雙腳也始終無法著地。沒關係…這只是個夢,可是…這是個惡夢,但是…醒過來時這個夢依然在延續…搞到最後我自己的情緒也變成那樣子了! 時而激狂,時而消沉,時而憤怒,時而憂愁…一下子有精神,一下子精神渙散。為什麼? 為什麼又生氣了? 為什麼? 為什麼又覺得一切毫無意義? 我漸漸不認得自己是誰了! 最陌生的人,竟活在我的身體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

 

唯有騎著我的車,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我才能夠從一層層的碎鏡破出,才能夠著實感覺自己身子著地,感覺自己還能控制個什麼,駕馭個什麼。騎車夜遊時,總感覺能夠聽見時間激流的狂哮,並且一切有理無理的事物,都變得微不足道。我的心,我的聲音,我的視野,我的血液,全部隨著一同放聲咆哮……

 

我的感知,我的無言咆哮,你的診斷書,你的療程,你的醫學論述…

Can you see the real me, Doctor?

 

人生的秩序,為何不能由我的存在與經驗決定?

真實的我。真實的我。

Can you see the real me? Can you!?

 

吞個幾顆leapers也可以讓腦子這樣暢快地奔馳起來…那曾經令我覺得舒服,令我覺得無所不能,但是現在不會了…我想,後來我反而從leapers的神遊經驗之中,體會到了人生最為真實的一面。

 

“A paranoid is someone 
 who knows a little of what's going on. ”

― William S. Burroughs

 

以前在診所看到這則格言的海報,總覺寫得很好笑。不過透過leapers,我終於體會到寫的那是什麼意義了。

 

至於我,我是paranoid的王者,我知道的太多太多了……

 

 

 

II.  My my my my my mmmm my my my GGGGG-g-g-g-g generation.

quadrophenia_02

“I hope I die before I get old" ー My Generation

 

Jimmy這乳臭未乾的傢伙,自稱是個Mod,成天跟他眼中的同伙Mods廝混。他們一有時間就跟著同黨們到處狂歡,不然就騎著Mods最愛的Vespa或Lambretta夜遊。Mods的註冊商標就是他們身上的行頭:筆直的訂作西裝,Levis牛仔褲,小圓帽,以及軍綠色的卡其夾克。然後他們老愛把自己的摩托車改裝得像一隻隻突變的飄蟲,或者像開屏的孔雀一樣,加裝了一堆沒必要的橫桿與鏡子,彷彿騎車時就是得在後照鏡中看見四五個自己才行…

 

“I’m the hippiest number in town and I’ll tell you why,
I’m the snappiest dresser right down to my inch wide tie,
And to get you wise I’ll explain it to you,
A few of the things that a face is supposed to do."ーZoot Suit (by The High Numbers)

“Zoot suit, white jacket with side vents five inches long.
I’m out on the street again and I’m leaping along.
I’m dressed right for a beach fight, but I just can’t explain
Why that uncertain feeling is still here in my brain." ー Cut My Hair

 

Jimmy說他喜歡去看The Who的表演。『 The Who不怎算是個Mod樂團,但Mods都喜歡聽他們的歌。說到The Who…他們的鼓手簡直是神經病院放出來的啊! 連打鼓時兩隻手也會一直在那邊不知在亂揮什麼,但他的鼓技絕對是一流;主唱雖然非常帥氣可是樣子總有點兇悍,不過衣裝還挻潮的;吉他手是隻大鼻子瘦皮猴,他的招牌動作,就是刷弦時手會像風車一樣瘋狂旋轉,他寫過一些關於Mods的好歌,但他真的頗不像個Mod。至於貝斯手,這咖小最好笑,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啦!? 竟然都這樣呆呆杵在台上,對,就這樣杵著! 看來他什麼事都沒做吧…貝斯可彈得像噴射引擎一樣重啊! 看他就只會偶爾會笑一下,然後馬上就變回木頭人了! 』

 

Jimmy平常都跟他的Mod族死黨一起玩樂,最要好的有Dave跟Chalky。Dave這小子挻滑頭的,但倒沒什麼心機,Dave不太懂Jimmy在想什麼,但因為個性很隨性,所以跟Jimmy都處得來。Chalky沒腦子,沒膽識,打架也沒贏過,但第一個喊打的一定是他…我說過他沒腦了嗎? 他真的沒腦! 他就這樣傻傻地跟著其他人玩樂,傻傻地任人嘲笑,又傻傻地跟著車隊騎車,也因為沒腦,所以同樣也沒啥心機,要幹什麼好事壞事他都會跟來…是啊也挻好相處的。

 

有一天,Jimmy遇到了童年好友Kevin Herriot。Kevin本來去從軍了,但後來不幹了,回來倫敦後便跟一幫Rockers (重機族/飛車黨)混在一起。Rockers跟Mods是對立的。Rockers的形象較為粗野,衣裝以黑色皮革及鉚釘裝飾為主。雖然Mods跟Rockers這些年輕人大多是勞工階級出身的,但知識水平以及追崇的文化定位不太一樣,並且Mods看不起Rockers的粗野,Rockers也厭惡Mods的做作,兩幫人一碰頭便時常打架鬧事。所以,當Jimmy看到Kevin時也是嚇了一跳。Kevin回他說「你驚訝什麼? 我穿這樣又不像黑人」;「穿這樣也不像白人吧!?」Jimmy諷剌地說。

 

Kevin說他在軍中過得並不好,一群人要霸凌他就算了,長官總是不斷在下命令,又處處指指點點的,更慘的是他們不但沒戰場可上,還得成天困在文書地獄之中,簡直快把他給逼瘋了。Jimmy一看到Mods同伙過來,便急著躲Kevin,還想裝作不認識。另一天,Kevin來Jimmy家裏找他,順便幫他修車,他們倆各自吹捧自己的摩托車有多棒…

 

「重點不是摩托車,而是騎車的人吧! 騎這種重機的人,就是rockers那些老粗吧! 」

「我才不管什麼Mods或Rockers,骨子裏我們其實都一樣。」

「不,重點是…我就是不要跟其他人一樣! 所以我才是Mods,
我的意思是…人都該是個 “某人" 吧 !? 如果一個人什麼都不是的話,那乾脆跳到海裏淹死算了!」

「這就是為何我去從軍,我想要跟別人不一樣,想要擺脫這一切。
但事實是,不管你到哪裏都一樣,到哪裏都會有人看你不爽,到哪裏都會有人想整死你…」

 

另一夜Jimmy與Mods們又去徹夜狂歡,其中一位叫做Spider的同伙,因為車子故障所以沒跟上車隊,不料在路邊修車時,他遇到了一群Rockers過來找麻煩。Rockers可把Spider給打慘了,隨後Jimmy與死黨們便急著找rockers報仇。在暗夜中他們一旦看到落單的rocker,便一窩蜂地湧向前去毒打一番,但萬萬沒想到他們打到的就是Kevin! Jimmy看到時連忙叫Mods們不要再打了,但Mods根本不予理會,Jimmy不知如何是好~ 根本不知該如何面對眼前的矛盾,於是他憤而騎車逃逸……

 

那般矛盾與困惑,並未隨著一夜的好眠而消失……

 

再聊聊Jimmy的上班族生活。他在廣告公司擔任送信的小弟,每天上班就是面對一群無趣的人,一群身體只是拿來架起西裝的主管。他們個個談吐優雅,注重紀律,用專業術語談論著公事,並總是用最平和的語氣,來表達最犀利的責備。資本、薪資、階級、地位,這些造就了一個個所謂的"自我"…的空殼,而Jimmy對這些空殼以及他們所過著的空洞生活,可說是厭惡到了極點,奈何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他已步入社會,即將變成另一位被資本、薪資、階級、地位所定奪的空殼。Jimmy他不甘心,所以,他成為了一位Mod族。

 

“When a man is running from his boss who hold a gun that fires “cost"…
…And when your soul tells you to hide…your very right to die denied.
And in the battle on the streets, you fight computers and receipts…
…You realize that all along, something in us going wrong" ー Helpless Dancer

 

可是,只要工作,Jimmy就有錢可以領。只要有錢,就可以party,就可以跟藥頭Ferdy買些leapers來瞌,還可以訂作他最愛的西裝,讓心儀的女孩看上他。事實上,Jimmy也無法處理這樣的矛盾。然而不久後的一天,他會驚覺自己所追求的一切,一瞬間全都變得毫無意義可言…但他還是無法處理這樣的矛盾。

 

正常人過著普通的生活,沒有意義,沒有原因,沒有自我…是啊,在這樣的世界之中,還有什麼「瘋狂」可言!? 這一切還有哪一點不瘋狂的嗎?? 想到這些便令Jimmy感到窒息難耐。

 

加入了Mods之後,Jimmy所追求的是「我們」,他要的是與一般人有所不同的我們,他要的是他能夠自行選擇的認同感,他要的是他自己能夠定奪的自我。但是,「我們」之中到底有沒有「我」呢? 他無法確定,他愈來愈不確定了…他同樣無法處理這樣的矛盾。

 

“Why do I have to be different to them? Just to earn the respect of a dance hall friend.
We have the same old row, again and again.
Why do I have to move with a crowd of kids that hardly notice I’m around.
I have to work myself to death just to fit in."  ー Cut My Hair

 

Jimmy心裏覺得 「是啊,我想要與別人不同…我想要我不是你,你不是我…我想要我就是我…」

但我是誰? 誰是我? 誰是誰?

Who am I?

I am the who…

 

終於盼到了連假,Jimmy約好了要跟Mods們一同去Brighton的海灘玩個兩三天,並且Jimmy心儀的女孩Steph也會過來。Steph雖然好像還跟別人在交往,但她已偷偷跟Jimmy親熱過,並且答應跟他再於Brighton碰頭。來Brighton的Mods少說有上百位,然而這些Mods大多相互認識,對彼此也十分熱情親切。Jimmy與Steph在車隊中看到一位出眾的新面孔~ 閃耀的金髮、氣派的風衣與西裝、最炫的改裝機車,還有一張酷斃了的撲克牌臉…一看便知是隊伍裏的 “Ace" 領袖。來到舞廳時他們又遇到了Ace,這位領袖的舞步真是有夠拙,他跳的那不知是什麼,反正是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可是大家看他這樣跳,就全都模仿他這樣跳。Ace持續變換各種他自己發明的奇怪舞步,但不管他怎麼變,其他的人也都立馬跟著模仿他…

 

翌日Mods跟著節慶的遊行一同嬉鬧,陣仗活像一組軍隊一般,還邊遊行邊高喊「We are Mods! We are Mods! We are we are Mods!」,然後在Chalky的叫囂之下,他們發現了落單的Rockers,於是一整群Mods湧向了那兩三位Rockers,後來不但把Rockers打扁了,連同餐館也砸了,這時一大群的Rockers出現了,兩幫人馬開始相互追打,有些人也開始砸路邊的店家,是的,一下子就演變成了一場暴動,而且警察出動之後場面反而更加失控。

 

這時Jimmy帶著Steph躲到小巷子裏面去,他們發現了一間狹小的工具間便躲了進去,並趁著外頭正混亂,他們倆躲在工具間裏做愛。完事了後他們一聲不語便立即走出了巷弄,但很快兩位就在人群中走失了。隨後Jimmy被警察硬抓上囚車,卻也在那裏遇到了跟著滋事的Ace,他與Ace還一同上了法庭。看著Ace瀟灑地與法官對峙,看他那一副不屑一顧的跩樣,平凡無奇的Jimmy頓然間感到相當佩服。Jimmy覺得…是啊! 這下子自己終於找到了那種尋覓已久的認同感了!

 

回到日覆一日的枯燥生活,事情發展得並不順利。只會嘮叨不休的老媽,發現Jimmy床底藏的leapers,又在報紙上讀到他們那群Mods在Brighton鬧事的新聞。跟老媽大吵一頓後Jimmy離家出走了。面對公司的主管,那機器人般的Mr. Fulford,那般Fulford式的虛偽,那般Fulford式的乏味,一切一切令他覺得喘不過氣來,算了! 他不幹了! Mr. Fulford可以把裝訂機塞進他自己的老屁眼裏去!! 然而更淒慘的是,Jimmy所瘋狂迷戀的Steph,似乎也純粹只想跟他玩玩罷了,離開Brighton後她立馬又跑去跟Dave約會,還裝出一副把Jimmy當笑柄看的樣子,甚至Jimmy的心事與怨言她根本都沒耐心聽。原來對Jimmy甚有意義的Brighton暴動,也都只是Steph與死黨們另一場可有可無的玩樂。甚至…幹! 摩托車被送信車給撞爛了! 一瞬間,一切一切突然都顛倒錯亂得如此荒謬可笑啊!!

 

Jimmy再也無法忍受了……

 

 

 

III. Out of my brain on the 5:15…Out of my brain on the train

螢幕快照 2016-04-02 上午1.58.34

“Magically bored on a quiet street corner.
Free frustration in our minds and our toes.
Quiet storm water ~ My generation.
Uppers and downers, either way blood flows…" ー 5:15

 

我無法解釋… 我無法解釋為何我擁有這些感覺。我聽得見音樂之中的心跳,我看得見世界之中的空無。為什麼我的世界與她的世界毫無交集? 為什麼我的存在如此微不足道?

 

從沒感到如此孤寂過,從來沒有……

 

我離開了家,離開了原有的一切。只想逃得遠遠的…我需要一趟旅程,前往一個真正屬於我的世界。走向我的內心,那最孤獨之處,走向這世界外的世界,那最遙遠的一端…哪裏都好,我已買好了單程車票。

 

一切的錯誤…體制的錯誤,追求的假像,階級的迷失…無法溝通的酒鬼父母,無法改變的社會體制,無法選擇的階級與工資,一天又一天的動亂世界…為什麼我的世界盡是如此? 我又為什麼是這個我!? 為什麼其他人沒有我的感知,沒有我的醒覺? 為什麼他們不因沒有選擇而焦慮,不因沒有自由而痛苦,就可以這樣渾渾噩噩地僥倖渡日…為什麼!? 好吧! 他們過他們的日子,我過我的,我跟他們不一樣。但為什麼我不能擁有我所要的與眾不同? 為什麼他們就是要漠視如此不同的我? 為什麼他們要干預我? 為什麼不留給我一點餘地? 我要的只是一丁點的領悟與認同,我只想好好擁有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怎能沒有我!?

 

於是我加入了Mods,我以為他們會與我一同追求自由,以為他們跟我一樣對社會的不公義感到憤慨,以為他們會反抗,再反抗……我還以為他們一定會認同我、了解我。但如今,真正令我最為失望的,是這群Mods。結果Mods只是另一結伴享樂的藉口,只是換上了西裝夾克與Levis的制服,只是聊聊國家大事,罵罵社會體制,喝個爛醉打個炮再打打架,隔日他們又換上了別套制服,全部乖乖地回到他們曾經臭罵過的社會體制,回去當傻呼呼的奴隸,回到老闆的槍口下,等著被資本、薪資、階級、地位的顆顆子彈打穿腦袋…已經空無一物的腦袋。

 

這幫偽善者,全是這幫偽善者。我能不瘋嗎? 醫生!? 你看得見這樣真實的我嗎? 你敢看嗎? 敢嗎? 幫我看病的到底是Doctor Jimmy and Mister Jim,還是Dr. Tarr and Professor Fether呢?

 

我要打破這些偽善的鏡子,我要離開這偽善的世界。那最真實的人生,最真實的我,在哪裏都好,我已買好了單程車票。

 

“I pick up phones and hear my history. I dream of all the calls I miss.
I try to number those who love me, and find exactly what the trouble is." ー Is It in My Head?

 

家也回不去了,死黨們都fade away了,Steph這婊子也跟他沒關係了,摩托車也毀了…Jimmy坐上了火車,踏上了一趟目的地未知的旅程。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了,無論是他厭惡的,他期待的,一切一切都沒有意義了。leapers是一路上的忠誠伙伴,讓他看清更多事情,讓他思考更多事情,只是更多的清醒並不正常,更多的思考只會令他更陷瘋狂。

 

普通艙、頭等艙…為什麼我不能坐頭等艙? 我跟你們這些名流富豪們有什麼不同? 坐在你們之間的我跟你們有什麼不同!? 不同!! 因為我是我! 而你們一個個是誰,你們自己不在乎,我也不在乎!

 

Fuck it! ……Fuck it!

 

Jimmy獨自一人在海邊遊蕩,走著沉重的步伐,看著陣陣襲來的浪花。

從沒感到如此孤寂過,從來沒有……

 

海岸是靈魂進港之處~ 隨著潮水如歌如雨的來襲,宣告一趟無期航行的終盡。

然而,最真實的我,才正要啟程,航向那最真實的世界。此為我的終點,亦是另一個我的起點。

 

“The beach is a place where a man can feel. He’s the only soul in the world that’s real.
Well I see a face coming through the haze. I remember him from those crazy days."ー Bell Boy

 

遊蕩,是靈魂溫柔地牽著時間的手,一同跳一支慢舞,隨著海浪的伴奏,海風的輕撫,漫渡,慢舞。

 

Jimmy似乎體悟了什麼,他似乎看見了未來…突然間…Jimmy似乎更為困惑,更為低愁…為什麼? 為什麼又覺得一切毫無意義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

 

熱情憤慨的咆哮,像是The Who主唱那陣陣藍調老煙槍的叫囂;行雲流水般的思思語語,層層幻夢與醒覺的織緯,像是大鼻子吉他手那詩意般的弦鳴;激狂、瘋狂、錯亂與荒唐,心神不斷失控地跳躍,又失控地墜落,像是鼓手用生命去揮打的魔性節奏;低迷沉著,一聲不語,寧靜的心海突然湧起股股黑潮,那神秘雕像般的貝斯手…… Jimmy的熱情,Jimmy的覺醒,Jimmy的瘋狂,Jimmy的沉鬱,不同的鏡像,不同的人格,隨著腳邊的浪花一同襲來,瞬間吞噬了Jimmy全身滿滿的自我。

 

歡迎抵達終點站,Jimmy! 歡迎來到最真實的世界,

這就是最真實的自我:四重人格,我…還有好多個不同的我。

你的雙手觸不到,雙腳也無法著地……

 

Jimmy繼續漫無目的在Brighton街區閒晃…突然間! 他看見了熟悉的形影:Ace那台酷斃了的摩托車! 那他一定在這附近! 但接下來眼簾所映的,竟是個也挻熟悉,卻令人相當錯愕的面孔…沒錯,是Ace,但這是Ace嗎? 灰色的布料,黃色的車縫線,銀色的鈕扣,庸俗可笑的帽子…身穿這套滑稽得要人命的制服,Ace快步地走向剛泊好的車,急忙為一群富豪提行李,面無表情地被客人們碎碎念著…

 

Bell boy!?!?!?! Bell boyyyyyyyyyyyyyy!!!!!!!!!!!!!!!!

 

極為震驚的Jimmy憤怒地狂吼。Bell boy!? 什麼!? 只是一個旅館的門童!? 一個小弟!?!?!?!

接下來,Jimmy偷了Ace的摩托車,一路狂飆而去。

 

四重人格…憤慨,醒覺,瘋狂,低沉……

Jimmy再來又將換上哪個自我,哪個人格?

Is it me…For a moment?

 

 

 

IV. Love, Rain on me…Rain on me

螢幕快照 2016-03-31 上午3.37.25

Love, reign o’er me…Rain on me, rain on me………

 

海水,雨水……最孤獨的我,是最完整的我。

 

我的存在,火焰燃燒著血脈,時間追不上我的疾速心跳…

我的狂嗥,無他人聽及…

 

Only love can make it rain
The way the beach is kissed by the sea
Only love can make it rain
Like the sweat of lovers layin’ in the fields

 

雨是我的文字,雨是我的語言。
千言萬語,墜向我即將離開的世界…

雨是愛的陣陣聲息,而我失去了它…就在出生的剎那…直到死亡的到來…
愛是雨滴的聲聲話語,是來自內心的欲裂狂吼,轟然一聲,將我撕碎…

我需要愛,沒有終盡,毫無止境…直到死亡的到來…
雨,讓沉溺於哭泣的雙眼繼續沉溺,讓欲以逝去的過往,從此逝去…

讓悲傷齊聚成為暗流,讓吶喊齊聚成為狂潮,
讓我奔向孤寂的終盡…時間的終盡…

 

…童年的時候,我的眼睛可以聽到雨水說話的聲音,那是當我仰頭望著天空,而雨滴一一打在眼珠子上的時候。我聽得到怒吼,聽得到沉重的低語,聽得到瘋狂乖張的節奏,聽得到無盡無息的詩句,說述著未來、現在與過去………

 

Love, reign o’er me
Love,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rain on me

 

千言萬語,墜向我即將創造的世界…

 

…你是唯一認真的人,你是唯一投入的人。你太認真,你投入的太深,你真以為你能夠改變些什麼。你是唯一追求理想,卻沉迷於假像中的傻子。你的真誠讓人感到尷尬,你的失落讓人感到煩悶。是啊,其他的人都只是短暫地沉醉,短暫地欺偽…一場場的革命與暴動之後,他們又回到原來的工作,原來的階級,原來的生活,原來的絕望…唯有冷漠與譏諷,昨日從你的宣言與呼喊中偷走,今日又送回你手中。

 

但我已經走向了另一方。。。
所有的形式開始侵蝕我,我掙扎,近乎窒息…
於是我打破了這些形式,卻也打破了自己的靈魂……
不過靈魂並未死去,它首次充滿了無比的生命力……

 

螢幕快照 2016-04-02 上午2.09.19

 

…最後,jimmy騎著Ace的摩托車,沿著懸崖狂奔:唯有騎著我的車,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我才能夠從一層層的碎鏡破出。我的心,我的聲音,我的視野,我的血液,全部隨著一同大聲咆哮……

 

所有的體制,所有的幻想,所有的迷夢,所有的堅持,所有的困惑,讓它們全都奔向懸崖,讓它們全都散失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Love, reign o’er me
Love,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rain on me

 

愛是愛,愛是情感,愛是知悟。愛是聲聲語語,是字字句句;愛是暴風與細語,是沉默的狂襲。
愛不一定有指涉,不一定有追求。沒有終點,沒有起因。

此刻我體驗著愛,所有憤怒所有狂喜所有悲傷所有痛苦的短暫聚集…
我一無所有,實實在在地僅存自我,體驗著無比的愛,無名的愛……

 

真實的我。真實的我。

 

Only love can bring the rain
That makes you yearn to the sky
Only love can bring the rain
That falls like tears from on high

 

你沉寂無聲,因為你的內心正下著一場大雨,而你聆聽雨中的千言萬語,你讓雨滴映現的各個自我相互凝視。你所盼望的愛,令你驚懼失措,它以轟然巨響,炸裂了令人醒覺的靜默片刻,將你的世界炸得無邊無垠。你被震懾的心,悸動於一陣又一陣的雷雨,整個世界都被你炸碎了,所有的聲音流向那永恆不息的時間漩渦。流漩,流漩,咆哮,狂嗥 … Love,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rain on me…

無盡無息……

 

 

 

V. I am the Sea…The sea is the real me.

isitme113

“I am a young man. I ain’t done very much,
You men should remember how you used to fight.
Just like a child, I’ve been seeing only dreams,
I’m all mixed up but I know what’s right. " ー The Dirty Jobs

 

20出頭的Jimmy,當年28歲的Pete Townshend,已經35歲的我…十年前,十五年前,二十年前…

一同回溯過往年少輕狂的歲月……

 

搖滾樂,你跟我一同成長,一同迷失,一同垂老,但我們盼到了什麼? 我們之間又失去了什麼?

 

我也曾經有所迷惘,也曾經追尋…曾經深陷無助與痛苦。這個世界,這個社會,還有身份、階級、地位……年輕的我,總是眼睜睜地目睹所有熱望與所有希望,不斷不斷任其扼殺。而你我曾經編織了多少的迷夢,沉浸於多少的夢想,又忘卻了多少想思? 你我一路上又失去了多少摰友,重生了多少個自我? 但始終,那5:15啟程的時光列車,從未將我們載到預定的地方。

 

成長至今,你也體悟了許多了,不是嗎? 原來世界與人生的真貌是如此深邃神秘,原來社會體制、知識與思想是如此複雜,原來曾經所見的錯亂與腐敗,更是如此病入膏肓。是啊,沒那麼簡單,但偏偏簡單的事物,又太簡單…

 

成長,便是我們一直守護著的信念與希望,就算原本簡單,也必得更加簡單,
就算複雜…也得更加神秘複雜。

 

成長,便是透過四分五裂的世界看清自己,便是讓自己那狼狽的四重、五重人格,結晶成為段段乍感錯置,卻又甚是諧和的協奏曲~ 縱然吉他帶領著節奏,鼓聲脫序地亂擊,貝斯流溢至每一音符,歌聲又狂妄得忘我…

 

原來過往的我們,如此鮮明,如此天真,卻又如此魯莽。
如同Keith Moon與他那原始卻精湛的鼓聲,如同他那將智慧與風趣給錯置的瘋狂乖張。

 

是啊,就像Jimmy與Mods一樣。曾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崇愛搖滾樂帶給我的自由、理想、思維以及熱忱。而之後,又另一段好長的時間,我痛恨搖滾樂所帶來的殊多事物,包括粗野的沙文主義、無知的性別仇恨與種族分化、極為可恥的商利手段、自我膨脹的荒謬形象…酒精、女人、毒品、死亡、空洞…還有墨守成規的樂音結構、感性卻盲目的膚淺理念,以及各種;混然不自覺的迂腐意識型態…龐克? 歌德? 次文化? 算了吧!! 原來看似寬宏的搖滾樂,終究只是編造了一個個美好綺麗的「我們」,卻狹隘地不留于我一個渺小但獨立的「自我」。

 

諷剌的是,這些Keith Moon都享受過,同時又都不屑過! 哈哈。
大概在28~29歲的時候,我心中住著的Keith Moon也死去了。

 

如今,音樂與我的聆聽之間,是為絕對最短的距離,再也沒有其他的事物可以干預。我的聆聽,我的思忖,我的回憶…我印象中的Roger與Pete,我想像中的70年代搖滾盛世,跟搖滾樂這門生意無關,跟搖滾樂的意識型態無關,甚至跟搖滾樂這項藝術也無關。唯獨與搖滾樂有關。

 

如今,唯有透過聆聽與思忖,去探索危險的真實,並守護脆弱的真摰,才能讓我追得上Pete的飛快樂句,Keith的疾速獨奏,John的重擊,還有Roger聲聲震懾心頭的咆哮…並一同隨著Jimmy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所以,倘若你在音樂與聆聽之間迷了途,在世界與自我之間失了魂,在省思與疑惑之間分裂出了四重人格…記得,無論你依舊年少輕狂,或是與搖滾樂一樣腐朽垂老,別擔心,你還有我。

 

來找我吧! 找到我的話,我只會放Quadrophenia的唱片來一起聽…

 

朋友,別忘了,我住在雨的迷宮之中……

 

 

(完)

 

 

以下兩段僅為附錄。。

P.S. I’ll tip my hat to the new constitution. Take a bow for the new revolution

(連結掛點請通知我更新)

 

筆者我對於the Who的認識,確實得追溯到首次觀賞Quadrophenia的時候了! 那時還是小學生吧! 好像是衛視中文台或是電影台剛開台時,便時常播放Quadrophenia,且每次重播我都會看! 但也因為年紀太小,所以就都走馬看花而已,就常看一群人騎著 “我媽的那台速姑達",覺得很好玩,然後音樂很好聽。

 

後來高中的時候,便有好一段時間瘋狂崇拜The Who了! 大都是因為同學朋友介紹的關係。有趣的是,就算我們這些聽80年代後龐&電子 / 90年代另類搖滾的孩子,基本上並不會把The Who視為一個老扣扣的過氣團體。我想我們的世代,比任何人更喜歡The Who那種又髒又吵的破音吉他、沙啞又有力的歌聲、瘋狂又紮實的鼓技…以及一定摔到爛的樂器! 那與90年代的美學毫無衝突,並且The Who的曲風與傳達的意念,更有一種同期名團…甚至是後輩亦皆是望塵莫及的「純粹感」。

 

我好像也是從My Generation開始愛上惹唬的耶 razz

 

同時,也由於The Who早期歌曲的題材,多以直述青少年的激狂與惆悵為主,因此容易得到不同世代的年輕聽者的共鳴。至於The Who中期的搖滾歌劇與概念專輯…那更不用說了! 雖然當年團員之間的摩擦衝突是眾所皆知的,但還是很感謝他們願意咬緊牙關走下去~ 因為他們堅持走自己的路,才能創造出這些純粹、真摰並雋永的佳作。

 

真摰,在搖滾樂的歷史之中,其實是罕見的…雋永,更如同外來語一般抽象陌生~ 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風潮…生命…一切一切的涵義都是這麼的匆促,這麼地短暫…

 

Quadrophenia (1973) 絕對是筆者個人最愛的The Who專輯。滿滿的童年回憶,又訴盡年少輕狂時代的各般苦憤與孤立。並且,Quadrophenia所收錄的歌曲,皆充滿過激的張力,同時又流暢、洗鍊~ 不像Tommy (1969) 那麼地玩味、多變,不像Who’s Next (1971) 的鮮明、井然有序…Quadrophenia更為紮實、寫實、沉著。而無論我對於Pete Townshend的認知有多少,今日重聽這張專輯時,感覺一切的表達,都真實到像是作曲者把心掏出來給聽眾看的程度。我也好想作這樣的曲,好想寫這樣的歌,不過慧根從缺的我,35歲了還是只能在此渾渾噩噩 (對了,我現在的工作大概像是…呵呵…像 “Holden Caulfield babysitting Keith Moon" 的fu lol ),或許這次的塗塗寫寫,又偷渡了一些真摰與憤慨,但或許下次又會對曾經說過的話語一笑置之……I can’t see the real me, can I!?

 

Quadrophenia的同名電影於1979年推出,而此片作為The Who的第二部「概念電影」,與先前的Tommy (1975) 可謂差異甚殊。嚴格來說,Ken Russell所執導的Tommy,是部 “映畫化搖滾歌劇",並且是連片中的角色也由團員親自詮譯 (看這部電影如果你能撐完整場,你對Roger Daltrey的愛就是真愛mrgreen 我看他滑滑翔翼就已經笑到岔氣),甚至原本專輯中的歌曲與歌詞,也全都融入至台詞之中了,而且還邀請了多位大牌藝人來重新詮譯歌唱的橋段~ 個人獨愛Elton JohnPinball Wizard。因此,Tommy的流程與格調,好像跟洛基恐怖秀還比較相似,但概念的呈現亦是獨樹一格。

 

Sure plays a mean pinball!!!

 

反之,Quadrophenia之中的The Who雖無所不在,但是是以另一種層次來「置入」:Quadrophenia改以紀實、生活化的風格,或是所謂"Kitchen Sink“的角度切入。像是Brighton的暴動場景,就拍得很游擊,又很逼真,選角也甚為生活化,演員皆是平凡的青少年為主。並且Quadrophenia的劇情大多源自專輯中的每一首歌曲,以及Pete Townshend當年為專輯所撰的短篇故事,不過後來編劇又加入了不少更動與設定,讓整體的敘述更為完整。

 

phpe
幕後花絮:Jimmy與Pete Townshend;基本上The Who成員都參與了片場與後製的製作工作。

 

然而,在電影之中,除了大部份配樂內容以外,只有Jimmy房間的海報、電視節目裏的表演者、路上的廣告,以及派對播放的音樂,才會出現The Who的影子。The Who在電影之中成為隱身於背後的敘事者,亦成為故事背景的世代…的光景…與軌跡…

 

 

至於Quadrophenia的結局為何? Jimmy到底有沒有自我毀滅? 在2011年的專輯複刻版之中,Pete Townshend表示縱然他創造了Jimmy這個角色,但他要讓Jimmy自己決定將要何去何從。然而,在電影版之中,我們可以篤定的是,電影一開始的場景 (見下方的影片) ~ 走在夕日之中的孤獨身影,便是Jimmy砸了Ace的車後,走離懸崖的情境。

 

 

唉~ 我要坐TARDIS回去看Keith Moon打鼓啦…
請The Who的祖先Doctor Who帶我去啦……

 

 

P.S. They call me the seeker

對啊,這次改在文章尾聲才做介紹導讀。本篇大致上算是聆聽專輯Quadrophenia的後續思忖,同時也是觀賞同名電影的筆記,只是文體架構以及描述的內容,算是較具實驗性吧! 

細心的讀者們,可能感受得到文章之中不但穿插了不同的敘述人稱,敘述本身也有點「多重人格」的意味。事實上…本篇有不少段落忠實地沿用了Quadrophenia這張專輯的寓意,也有Pete Townshend為專輯所撰的短篇故事的「超譯」(特別是第一章),這還是我第一次玩超譯呢!

但有些部份也就只是在白描電影的劇情…但有時,又會融入筆者完全私人、個人的想像與表達。其實後來就都自然而然地讓這些不同的媒材,不同的角度,循序漸進地分佈於文章內容之中,沒有太刻意的雕琢,不想弄的太玩味太複雜,否則會離題太多。

原則上,筆者我還是希望讀者們能夠事先試聽The Who的Quadrophenia,並看看同名的電影,然後再來閱讀此篇筆記。說不定你們後來會發現,文中有許多的記述,不但同時發生在Jimmy身上,發生在老Pete年輕時,發生在我的個人經驗之中,也同時發生在你們聽者、讀者的人生之中…心中…以及記憶深淵之中。音樂、電影與書寫本該如此串接顆顆失落的心,並指引醒覺與幻夢之間的迷途者,讓想回歸的人踏上歸途,讓欲以迷失的人繼續迷失。

共鳴…共鳴在The Who的搖滾歷程之中無所不在,奈何在你我的現實生活之中,竟已近乎銷聲匿跡了……

 

They call me the seeker
I been searchin low and high
I wont get to get what I’m after
Till the day I die……

除了Quadrophenia以外,個人十分喜歡The Seeker這首歌曲。

I asked Bobby Dylan
I asked The Beatles
I asked Timothy Leary
But he couldn’t help me either…

 

四重人格…也只是個稍縱即逝的我。

Schizophrenic? I’m bleeding quadrophenic: A ’round-about-midnight writer, a helpless bricoleur, a clumsy sculptor of time, and a seeker searching low and high….

我是誰? 誰是我? 這一瞬間,哪一瞬間…我追尋到了什麼? 我又錯過了什麼?

Is it me…For a moment?

…Love, reign o’er me………

 

(附錄完)

 

買碟證明:

DSC_0289

這些專輯是串接時空與記憶的象徵物,是音樂與聆聽的無形距離之間的路標…屁啦那你幹嘛在封面上亂畫!! 本來要為Keith Moon畫個天使羽翼但不慎畫成雞翅膀XDD

嗯嗯,對我來說,其他的音樂專輯不一定都得買,買了意義也沒這麼大,但這幾張The Who的專輯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重要啦! 其實這些都是重買的了,以前在聽的時候哪有什麼Deluxe版本的啊!

以上物品將列入個人的Terminal Documents之中,呵呵…

 

圖像來源:Goolge搜圖以及影片截圖

電影資訊:

Quadrophenia  (1973) 中譯:四重人格
dir. Franc Roddam
http://www.imdb.com/title/tt0079766
http://en.wikipedia.org/wiki/Quadrophenia_(film)
http://www.rottentomatoes.com/m/quadrophenia
http://www.criterion.com/films/27775-quadrophenia
http://mubi.com/films/quadrophenia

專輯資訊:

Quadrophenia 

藝人:The Who  發行日期:26 October 1973 (U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Quadrophenia
http://www.amazon.com/Quadrophenia-The-Who/dp/B000002P1P
http://www.allmusic.com/album/quadrophenia-mw000065264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Wh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te_Townshend

Disclaimer/引用來源/附註:
I. Can you see the real me, Doctor? Can you!? 第一段關於去看心理醫生的敘述,以及「有時候我真的很討厭所有人…」這句話,還有此章最後「吞個幾顆leapers…」到「…我知道的太多太多」的部份 ,皆源自Quadrophenia短篇故事的「超譯」,原作者為Pete Townshend,收錄於Quadrophenia於2011年發行的Deluxe版本的歌詞內頁(page 3~7);註:"leaper" 為Dextroamphetamine的行話,中文學名為「右旋苯丙胺硫酸鹽」,是種含安非他命成份的中樞神經刺激劑,為60年代英國青少年次文化所盛行的藥品 II.  My my my my my mmmm my my my GGGGG-g-g-g-g generation.『 The Who不怎算是個Mod樂團…馬上就變回木頭人了! 』整段,以及 「來到舞廳時他們又遇到了Ace…其他的人也都立馬跟著模仿他」這兩段為Quadrophenia短篇故事的「超譯」,原作者為Pete Townshend,原文詳見歌詞內頁(page4~6)。IV. Love, Rain on me…Rain on me 所有英文引言源自Love, Reign O’er Me歌詞,並且除了附錄以外,各章節的英文引述皆源自The Who的歌詞,原作者皆為Pete Townshend (或The Who其他成員)。文中某些引用、雙關語與延伸敘述,會於內文中標示超連結 (目前工程中)。本文任何引用內容之著作者為Pete Townshend (或The Who其他成員),並非筆者本人的原創創作。

 

延伸閱讀: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波赫士迷宮探索)
Reel by Reel, Beat by Beat (電影配樂介紹)
Midnight…in a perfect world (DJ Shadow)
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工業音樂介紹)
Techonopois #7 : World Beyond The World, Echoes Upon Echoes (Arthur Russell)
Introducing…Time is Illmatic (Nas)
High Rise (J. G. Ball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