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謂門派的,只要能夠無限制去運用自己的身體,使到在劇烈的動作上能夠從心所欲,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ー李小龍, “猛龍過江" (1972)

 

功夫啊!

 

功夫是電影語言裏面的嘻哈饒舌,功夫是電影世界之中凡夫俗子的芭蕾,下里巴人的華爾滋,是武功高手眼中的生命哲學,更是習武人心中的藝術境界。

 

電影這門功夫,亦是動與靜之間的搏鬥;

電影拍攝這門藝術,靠的更是經驗與想像力的功夫。

 

功夫無國界,日本的柔道じゅうどう,韓國的跆拳道태권도,蒙古的搏克ᠪᠥᠺᠡ,中國的少林寺,台灣的羅漢拳,菲律賓的Eskrima(或Arnis及Kali),泰國的泰拳 มวยไทย,越南的越武道Việt Võ Đạo,緬甸的斌道ဗန်တို,印度的卡拉里帕亞特களரி பயட்டு,哦哦還有最近看『全面突襲』系列電影才認識的印尼的席拉(音譯)Silat…上面舉的例子還只有亞洲的功夫而已呢!

 

電影無國界,有邁布里奇有艾森斯坦,有卓別林,有維克托弗萊明有歐森威爾斯,有楚浮,有塔可夫斯基,有美國製造,英國製造,香港製造……從Fritz Lang到Nicholas Ray,從不設防城市到去年的馬倫巴,從野良犬到醉畫仙,從日落大道到桂花巷,從阿瑪訶德到內陸帝國,從卡薩布蘭加到巴黎、德州,但何處是我家? 何處又是我朋友的家? 是否就在北西北的一方?

 

…揮別悲情城市,撐起Cherbourg的雨傘,在雨中歌唱,再跟Céline and Julie一起去划船,最後抵達木星,漫遊於2001的太空之中。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通行無阻,你隨時可以大喊一聲「Stella!!!!!!!」再瀟灑地斷了氣 XDDD 但在人生這齣戲之中,你只是另一個許不了,苦不了(台語)…苦得沒完沒了……

 

功夫、電影、記憶、熱忱、感慨與書寫,此時佇立於其錯綜複雜的交叉點中心,竟乍感自己就像站在『全面突襲2』的主角Rama與狼爪刀殺手兩位中間! 喂! 太危險了啦! 那裏大概是電影世界之中最危險的1平方公分了!

 

以顯微鏡仔細觀看這1平方公分之中的千言萬語,

你會看到渺小的我,還有我更微不足道的單細胞靈魂,

但你或許也會看到一些新奇的事物與溫暖的故事,就待我將書寫投映於你心頭那片空白的銀幕上吧!

 

 

★親切小提醒:本篇不需依序看完每一章節,要跳著看也好,只選想看的也行,其實開頭隨性讀一讀也就夠了。第五章列出了許多個人喜歡的功夫/ 動作/黑幫電影,應該是最多人感興趣的;第一章聊的是電影影評的亂象,第三章則僅針對印尼武打動作片『全面突擊』(The Raid) 系列做介紹,第二章說的又是童年回憶…但第一章談得卻是書寫!? 怎麼回事咧?

 

因為當書寫成了思想的影子,又當這些影子聚離於銀幕,片片斷斷成了不同戲路的電影,就此不再會有固定的格律、體裁,也不會有困鎖於特定身份的作者與讀者了……

 

聽不懂嗎? 那就跳到第三章跟第五章吧! 

 

 

 

以下內容持續修訂中

 

ーChapter Zero: Prefaceー

影之書寫:一詞是兩字之間的漫舞…或對決

笑傲江湖

 

 

書寫書寫,到底是以寫成書,還是以書而寫呢?

電影電影,映画映画,到底是畫的投映,還是投映本身成就為畫呢?

書寫,電影,武俠,功夫…都兩個字兩個字的…

 

漢語的「雙音化」現象約莫始於先秦兩周時期,到魏晉南北朝更為蓬勃發展,所以最早以前中文是以一個字指涉意義,之後兩字一組便可以出現1+1≧2的意義。

 

撇除各番細緻(並乏味)的文法考究,有時總覺得中文裏這些老愛成雙成全,一同跳著2/4拍舞步的詞組們,就像兩面鏡子對映一番~ “只需兩面鏡子對映,便會出現一座無盡迷宮" (記得這是誰說的嗎各位)~ 在這無盡迷宮之中,意義的詮釋不但變得多元,而且更為流暢、活化、善變、神秘、夢幻、…←好多雙音詞啊!

 

形容詞性質的詞彙還好,中文裏的許多雙音名詞都太有意思了,不止聯綿疊音,不止合義近義,細看字與字之間的相輔相成,相互矛盾,或指涉如何全然背離源義…好多詭譎又奇幻的聯想啊! 電影電影,電的影子,影子通了電,角色角色,磨了角又上了色,身手身手,指的卻不是身體也不是雙手;革命革命,命革了才有生命,那毒藥到底是毒還是藥? 還有和平和平,少了和的平,少了平的和,又到底少了什麼? 反倒過來看成「平和」意又為何?

 

然而一般的語文教育,都是傾向於教導我們站在文字之外在看待文字,字就是字,意義就是意義,沒什麼無意義的字,沒什麼沒有字的意義,寫不出字或不懂意義,就是笨。當然這造就的不止粗略的優越意識,也是推助語言僵化、文化分裂的殘惡推手。

 

聽好了。一詞的意義,源於兩字的共舞…或對決。

 

然而我們的教育,只想讓我們不斷生產文字軍隊,同一個軍隊,複製人大軍……

 

總有一天,你會遇上書寫的終極對決,或許是令狐沖大戰岳不群,而且你可能是令狐沖,也可能身為岳不群,然而這世上另外還有左冷禪,還有東方不敗,以及許許多多像楊蓮亭這樣的咖小…

 

在無涯學海的苦程之中,你也有可能遇見「狂沙十萬里」裏的Harmonica,看著他完成他的復仇使命……

harmonica

 

 

 

 

ーChapter Oneー

書寫評影:Tangled up, Tango On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10-%e4%b8%8a%e5%8d%883-58-38

“If you make a mistake and get all tangled up, you just tango on." ーScent of a Woman (1992)

 

 

書寫書寫,在書寫這番自我修練的苦程之中,作者往往會發現自己正好佇立於文字與文字之間,若非被繁複的字述絆住了腳,便是與自由自在的文意同跳探戈。

 

並且久而久之,你將會~套首(根本亂入)愛團Bauhaus名曲曲名~ 成為"The Man With the X-Ray Eyes“。

 

說到「影評」這回事…哇~! 網路上全面突襲系列的影評有夠多的耶! 看到眼花,不過量與質不一定呈正比就是了。還有啊,最近因為一位久未連絡的老友發行了一部紀錄片電影,所以查閱相關影評查得比較勤,也順便稍研究了一下近日電影評論家的撰文手法,以及他們身為影評的立場、定位、姿態為何。感慨是不少,但也沒到需要一一記述的地步,但有些甚為微妙的體會,想先在此與各位讀者分享一下。

 

從影展文刊到門外漢的心得筆記,查詢這些影評、訪談與電影宣傳活動時,拜讀了不少精湛的佳作,以及各種十分有趣的討論,令人深刻體會到電影創作的強韌生命力。但是…有些文述,卻令人感受得到電影生命若要「永生」所將遭逢的阻礙。

 

以一些影評文章來說,個人總感覺在褒貶的絢爛詞彙之中,隱約看得見意涵的空洞與虛偽,就像看著成雙成對的雙音詞,穿著華麗的禮服齊跳探戈,但你的X-Ray eyes,看得見語義肉身的腐爛,以及骨子裏的殘敗。

 

太多業配文了! 還有太多傲慢的武斷述言,更多不斷重述卻沒必要重述的抄襲文。到底是觀眾與讀者真的那麼笨,還是愚笨的影評硬要把觀眾也當笨蛋看? 專業影評是否早被商業體系所收編,僅僅看風向行事,甚至是收錢辦事? 業餘影評的煽動性,又到底是為了愛電影而寫,還是為了急被觀眾所愛而寫?

 

當然最最最差勁的,是那種標榜幾分鐘看完一部電影的爆雷恐怖份子。電影世界的時空並非常理可及,並且是永遠神秘的,把觀影過程縮至僅為幾分鐘的結果是…不只電影硬被拆解來做為影評推銷自我的廣告道具,觀眾更像是在為影評那腫大的EGO做EGO-BlJb罷了,有些可悲呢! 但那些黑心片商純脆為洗錢而拍的片子,1分鐘快速看完都算仁慈了。

 

上述這些人,不論是導演、片商、影評與觀眾,不止個個面目可憎,他們的思維與寫述,彷彿皆變成了「Blood Simple」的狀態,近似殺紅眼、嗜血的意義,但也不全然吻合~ 一直覺得柯恩兄弟懂得借用偵探名著Red Harvest裏面的Blood Simple一詞來做首作的片名,真是用得好啊! 中譯改為『血迷宮』也翻得很有意思啊!

 

雖然在此記述了這些頗為寫實的謬象,但老實說,自己不甚在乎那些人拍什麼片寫什麼影評的,只是有時候還是會感到有些吃驚罷了~哇他們真的做得出這些事耶! 人沒良知了心果然就變狠了呢!

 

就像是看著出賣靈魂的愚者與惡魔在舞池中跳著笨拙的舞步,而我只是在一旁煞有其事地拍手,拍手…拍手…clap hands… clap hands…

 

“Sane, sane, they’re all insane
The fireman’s blind, the conductor’s lame
A Cincinnati jacket and a sad luck dame
Hanging out the window with a bottle full of rain
Clap hands. Clap hands
Clap hands. Clap hands" – Tom Waits, “Clap Hands"

 

 是啊,常這樣子~ 文章寫到一半突然想起某首Tom Waits的歌~

 

並且,縱然與他們那些人與那般產業生態的理念極度懸殊,自己也倒沒那個閒工夫跟他們對峙~不是好鬥者,而他們更沒那個能耐,來讓我感到孤獨、低迷。

 

偶爾讓我感到孤獨的,是一個個難以輕易回答的問題。

其中一個相當原始、簡單的問題便是:我到底為什麼喜歡電影?

 

因為Bergman與Tarkovsky鏡頭裏個個深不見底的深思? 因為四百擊與童年再見的童年點滴? 因為藝術電影代表藝術,而藝術代表高尚所以要讓人覺得"林北金正係蓋高尚"? 或只因為亞蘭德倫的帥氣風衣? 還有Russ Meyer的大奶妹? (我是真的很喜歡『公路小野貓歷險記』這部電影啊!)

 

認真說,是像每次欣賞Linsday Anderson的電影「如果…」時的奇特感受,感覺人生中(特別是年輕時)所有體會到卻無法言說的經歷,竟段段如幻夢般交錯重現,但這只是千百種原因的其中一項罷了。

 

再把問題改一下,答案便會只有一個。我到底是從何時開始愛上電影的?

 

 

 

 

ーChapter Twoー

金光閃閃,金光閃閃的童年電影夢

 

 

我到底是從何時開始愛上電影的?

 

這時憶起粉紅色的塑膠板凳,大大的白色銀幕布,赤紅、朱紅色的寬寬邊線,吵雜的廟會,香爐的香味,還有更多的板凳,更多的小孩子…大家聚集在一起,看著銀幕裏的刀光劍影穿梭來去…

 

現在想起來,小時候還有看電影專用的板凳耶,一定要三八粉紅色+小熊圖案的那張!!

 

第一次進影院看電影,是小學5年級還是6年級的事了(去看東方不敗啊),所以對於電影的原始記憶之中,都是在戶外,不包括票根也不包括關燈的放映廳耶!

 

武俠、功夫。

 

小時候愛上電影,因為愛看武俠片跟功夫電影,

而若以「愛上戲劇」的契機來說,更包括布袋戲。

不是深晦的歐洲藝術電影,不是典雅的文藝片,更非賣座的好萊塢電影。

小時候也不懂何為邪典電影的顛覆性異趣,反正就是純然地鍾愛著功夫武俠的類型戲劇。

奈何,功夫與武俠電影皆早已式微了。

 

這甚至讓我一度覺得「長大後有些事物真的會消失耶!」現今華語電影的武俠功夫作品,質還是有的,但量愈來愈少,優質作品以致敬成份居多,並有一些(堪稱)名作,明顯有種"唐人街"的味道,感覺專門外銷歐美市場,僅有亞洲的衣裳,卻不再流著亞洲的血液,這不用"X-Ray eyes"也看得出來。知道外國唐人街的食物味道如何嗎? 不只是少了些什麼,而是少了太多卻無從說起。

 

記得之前在J. G. Ballard的訪談聽到他說英國人總是無可救藥地懷舊,然而有時候會覺得看似念舊的台灣人,其實一點也不懷舊,更似乎…台灣人不轉頭看過去的,就一直向前行~ 啥米攏不驚! 再會啦~~~ 任一切一切隨時光匆匆流逝,該留下什麼,該改變什麼,無心探究,無力決定,甚至對於過往的記憶,亦僅來自於執意的織夢與想像,造就一個個純粹醜化、美化、風格化的造景,並把共同記憶搞得像是迪士尼樂園一般…就是『人造真實』或『人造歷史』的感覺吧! 不過這些荒謬的感覺,自己也都親身經歷過。

 

電影是否也式微了? 或許導演老友會以作品來反駁我的疑問。

閱讀是否也式微了? 老實說,閱讀已被『瀏覽』所取代了,不是嗎?

那是否連「書寫」也式微了? 如果電影也是一種書,此時我還在為它而寫呢! 如果電影是一種寫,那麼此刻它還在我的記憶中集聚成書呢!

 

武俠。

也是我書寫歷程的開端。

若功夫這兩字是一對混身是勁的舞者,那麼武俠,便是以兩個字所構成的詩境。

 

回想起來…的確人生中初次對於戲劇、音樂與創作有所認知的契機,就是布袋戲,所以那是上幼稚園大班之前的事了呢!! 布袋戲讓我知道什麼叫做戲劇、角色、場景以及配樂歌曲,然而布袋戲有趣之處,是角色與配樂緊密相連,並且場景與戲劇空間,是以狹小精簡的範圍來呈現各種不思議。更甚的是,布袋戲的對白與音樂的搭配,常以諷喻與話中帶話的層次,來拼接古今中外各種符號元素~ 仔細想想,光是布袋戲台詞的語體就極為奧妙了。

 

小時候會偷拿阿嬤的毛線棒來演小金剛…

 

一段史詩級的布袋戲場景~ 六合傳是小時候看過的第一部電視版布袋戲,相當懷念啊~!

 

跟正統的戲劇格局比起,不論是演繹手法的細項,或宏觀的族群意識,在童年記憶中的布袋戲,就是外卡的,小聯盟的,一個不入流的我所居住的不入流天堂樂園。

 

再來就是武俠片跟功夫片,然後是黑幫電影、武士電影、(通心麵)西部電影等等,這些"類型電影"依然很外卡,更可謂「世界棒球經典賽的外卡」啊! 但對孩童時代的我來說,這些都叫做「人演的布袋戲」,哈哈。這幾類的電影,不但是我從此愛上電影的緣由,也是認知電影這項產物的「原型」。

 

之後在小學五年級的暑假,又迷上閱讀金庸小說,也初次明白原著與改編電影之別~ 以笑傲江湖為例。拜賜武俠小說的影響,那時開始會在作業簿上抄小說裏的對話,也跟著依樣畫葫蘆地寫起故事,因此懂得享受文字創作的樂趣。無論如何,功夫武俠早已嵌入我的文化基因與創作脈絡之中了!

 

但如今,它們都式微了。

 

取而代之的,是好萊塢電影,歐洲藝術電影,日本電影,然後是最近5年來開始研究的韓影。但這一部部的電影對我而言都很重要,它們皆象徵著自己的成長軌跡,不止從「大醉俠」到「潛行者」,更從柯恩兄弟到Dashiell Hammett,再從現代啟示錄回到黑暗之心~ 是啊,我回來啦! 從柯波拉那超越戰爭的電影戰爭,回到小說中的船上,靜聽Charles Marlow細述關於剛果河域所發生的一切一切。是啊,繞了好大好大一圈呢! 路是走得有點遠了,不是嗎?

 

但走得再遠又有什麼用呢?

姿意忘卻過去,怎能迎向未來?

但其實自己什麼也都忘了不是嗎?

只依稀記得『一點一橫長,一撇到南洋』…

小時候都以為南洋是在說魚…南洋仔(吳郭魚別稱)

 

台灣電影的命脈呢? 這問題不但難回答,也很難思考呢! 銀幕前的你我,到底忘卻了什麼? 記得了什麼? 我們讓什麼消失了? 又是什麼被留了下來?

 

武俠。站在『武』與『俠』之間,坐上了時光機,循著思潮,漂上了荒島之岸,不是雷奈的左岸,不是高達的右岸,大概只是烏不生蛋狗不拉屎的曾文溪北岸吧哈哈哈~~~

 

粉紅色的板凳,廟口大大的銀幕…金光閃閃金光閃閃 ㄅㄧㄣㄅㄧㄣㄅㄧㄤㄅㄧㄤ…

 

滑個手機,拜金拜物,忘卻也好,蔑視也好,自憎也好…

再會啦,向錢行,啥米攏沒咧X小啦…

 

武俠…真的好想念以前的武俠片跟功夫片哦!

還記得「精武門」? 「少林十八銅人」?  李小龍版本的青蜂俠影集?

唉小時候在廟會看了好多次的「龍門客棧」啊!

小學則是全班皆瘋黃飛鴻系列的美好年代,連做早操時也要加點拳頭與踢腳的動作…

不止是那樣的電影型式,還有那樣的文學世界,那樣的精神。

文與武,武與俠,俠與義…

 

回想到這些好看的電影,就會想起香港,順而想起小馬哥…最近重看英雄本色系列的電影,都會有些百感交集了~ 已到了那個年紀了啊! 現在的香港,或許真變的連「神仙也移民」了呢!

 

所以到底是時代在惡化? 還是你我在成長?

 

過了而立之年,你終究會體悟那深化而乍感荒謬無理的現實,並會知悉社會、政治的各番醜惡面;你需面對無法抵抗的現實殘酷,但最殘酷的是你得天天面對垂死的夢想。為思絡與夢想補給養份,你需要藝術、書本與電影,不止如此,你需要你真正需要的藝術、書本與電影。但你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嗎? 你要的,你還找得到嗎?

 

而若一切皆能自給自足,那你還會渴望更多嗎? 你還想省悟更多、面對更多嗎?

 

唉苦不了,真是苦不了…你得要忍耐,要卡巴結咧(台),跟著咬緊牙關向前行…

如果不敢回頭,就裝個後照鏡吧……

 

向前行,走入放映廳裏,為你的心魂繫好安全帶吧!

你已乘上穿梭古今中外的時光機,並記得,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將暢行無阻。

不知是幸運還是倒楣,我的座位正好劃在Rama與瘋狗之間…

 

 

 

ーChapter Threeー

真功夫電影,真電影功夫

raid2kitchenfight

 

 

功夫,也好想念功……就豆媽嗲!

看著「全面突襲」裏面的小哥Rama拳拳到位,哇~~~~~~!就是這個!!!

原來我的世代,還是有人拍出了這樣的電影啊!

而且是武打就是武打,武藝就是武藝的正港功夫電影! 根本是功夫剝屑電影了!

但這會是眼前掠過的一串流星,還是落入心田的一絲靈性呢?

從父母的世代算起,總是看著亞洲電影不斷的短暫興衰,所以該是把握,還是期待更多呢?

 

 

(以下段落開始有電影「全面突襲」第一集與第二集「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劇透內容,請斟酌查閱)

 

『全面突襲』(英文片名:The Raid;印尼文:Serbuan maut;2011年發行)是一部低成本的武打動作電影,雖說拍攝成本不高(約莫一百多萬美金),內容不算完美卻也不甚粗糙,或許使用更為先進、精銳的硬體設備可節省不少開支,但此部電影真正的靈魂,是段段如詩如語的武打動作,而比起預算,擁有那樣的視野與遠見,根本是無價的。

 

電影場景發生在今日的印尼雅加達,但你不會看到專給觀光客看的那些地標與風景。故事架構非常的簡單,而且電影前半段有許多令鍵盤影評們吐槽的地方,像是SWAT Team的裝備不正確、用槍錯誤,以及攻堅的步驟流程大錯特錯等等問題,當然也有人認為那是因為印尼的警備程度不像先進國家,所以這些bug看來是得以成立的。

 

然而我的看法是…就因為bugs很多,因為是第三世界的格局,因為有著我們常識上不熟悉也不認同的事物,所以一切變得更加難以預測啊!! 你不但不知道他們使用的武器(武術)為何,社會治安情形為何,甚至不知道他們的民族性如何,人性如何。

 

不,不止如此,就因為是第三世界,你還有一些相當熟悉的元素。問題就在於熟悉與不熟悉的元素,皆以前所未有的形式,不斷在你眼前瘋狂地湧現。

 

如果是發生在洛杉機的好萊塢電影,什麼樣的槍法,什麼樣的攻略,什麼樣的對白,什麼樣的結局,觀眾們大都可以輕鬆掌握,因為不論是環境參數與故事架構,那樣的「模組」是常識性的,但常識性的就是真實的嗎? 為什麼我們最為熟悉的,竟是來自外國電影文化的虛構情境?

 

因此,或許導演也只是誤打誤撞,這些不尋常的場景設定,反而成了相當不錯的劇情推進器。

 

tumblr_n492rsx3tl1rylr5to3_250 tumblr_n492rsx3tl1rylr5to5_250tumblr_n492rsx3tl1rylr5to4_250 tumblr_n492rsx3tl1rylr5to6_250

不停,不停的精彩打鬥…

 

來到電影中段之後,印尼武術席拉的動作與攻略,主導了電影的語言,包括角色的肢體語言,以及攝影機的鏡頭語言。並且對於初次欣賞此片的觀眾而言,最為驚艷之處,是見證了席拉的精湛技巧與力學,以及單由武術所構成的無限空間。

 

對於東南亞武術甚無認知的我,似乎曾以為那大概都比較野蠻粗俗吧! 但事實不然,精緻的很,科學得很。雖然在片中還是看得見泰拳與柔道的影子,但是席拉的肢體律動似乎主導了一切~ 速度、角度、力度…不強調蠻力、重力,不執迷於急於取勝,精細的動作與速度的配合,使時間彷彿無限…然而對於看武俠與功夫電影長大的我而言,這都一點也不陌生啊!

 

在全面突襲系列的電影之中,拜賜導演與演員們細心的展現,我們都看到了功夫作為跨越國界的共通語言,協同電影這同樣跨越國家的影像語言,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語言,功夫就像是語言,卻也不像語言,有時它更像咆哮嗥吼,亦像無聲靜默。電影亦然。

 

除了如似熟悉的語言,在電影中我們還可看見如拳頭般的鏡頭,還有如鏡頭般的拳頭,哇那張力實在是…那種張力全然不亞於在圖畫、音樂之中所感受到的動能。唉,希望這位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導演,別太快"式微"啊!

 

是的,全面突襲系列,理應歸屬武術剝屑電影,雖然片中各段武打的起迄,皆與劇情演進的動機相當契合,但武打的質與量,已遠遠溢出一般的電影架構可承受的密度,也超越了低成本製作所能承受的質度。過動了,真的太過動了啦! 個人認為武打場景的設計可以再精緻一些,畢竟有很多橋段太busy了,也有一些橋段看了很fatigue,總而言之,得把「過動」的武打動能給修飾一下。

 

同時,我想可能是因為鏡頭語言偏向紀錄片模式,不做陳腔濫調的 “成龍式" 慢動作重覆,並且整體氛圍處理得相當"冷硬",因此有點卡在低俗剝屑片與另類藝術片的格調之間,也使得有些觀眾乍感這樣的格調,難道不需要加強劇情的深度嗎? 然後影評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地流傳下去了。

 

當然,若劇情能更加深化,或做多線性故事處理的話,那可能也會更好,畢竟全面突襲的遊戲空間,可以發揮的還很多。就近年來的亞洲動作片來說,個人認為韓國的「闇黑新世界」有做到劇情縝密,同時動作場面極具張力的完美平衡,不過新世界並無武藝元素。再說… 若以我們都耳熟能詳的東尼嘉電影系列來說,個人才真的覺得劇情要加強啊! 劇情太老套也太老少咸宜了點,東尼大哥deserves better!!! 再以個人不甚欣賞的「十面埋伏」來說,那些敘述詭計的濫用,更讓人覺得挻無言的。

 

 

tumblr_mzpvb57x8i1s3y9slo5_400

 

至於『全面突襲』的第二集「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The Raid 2: Berandal),場景就回到了正常的雅加達市區生活,有高樓、地鐵、計程車、手機、英文超溜的印尼人、日本人、阿拉伯裔混血兒…是啊,感覺沒那麼陌生了。而其實『全面突襲』第二集也不是什麼續集,而是正傳。原先導演想拍的,就是這則幫派鬥爭的故事,但因為經費不夠,才先拍一部低成本Cult片來搏經費,後來全面突襲的劇本賣給Sony,Sony又來贊助第二集,才使導演得以拍出理想的作品(以上消息來源取材自IMDB)。

 

是的第二集的劇情依舊陽春,但或許那又是站在「文」的角度看待「武」的單向性結果。個人認為,第二集徹底展現的精神,就是~ 藝術就是武術與動作本身,而不是拿武術來襯托故事的演繹而已,並且美感就是鏡頭語言本身,不必再刻意風格化什麼的,因此整體看來依然毫不空洞。

 

如此的電影流程,確實與頻受電影新浪潮風格洗禮的東北亞電影有些不同,更有別於過度簡化、空洞的好萊塢動作片。以韓影而言,像朴贊郁及金知雲他們的理念,就會玩很多文哲及心理的符號意象,武打動作則時常會退而成為一種附加產物,或是一種拼貼、致敬的元素,你也可以說,在這類的電影之中,武打動作已符碼化並嫁接至他物來處理了。

 

「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則更像過往的日本黑幫電影與港片,角色的塑造甚為鮮明,同時冷硬。並且全面突襲第二集的致敬元素相當明顯,卻又沒有過度的懷舊意象,指涉的內容包括修羅雪姬、唐山大兄、死亡遊戲、老男孩 (以上來源IMDB)…甚至也稍有今敏的Paprika呢! 這些指涉都較似裝飾、串接的功能,讓觀眾透過熟悉的符號意象,當做『入口』來進入電影所構製的世界之中~ 這便是第一集的情境所欠缺的。

 

the-raid-2-berandal-movie-screenshot-mob-boss4-raid-11-6

(上圖)第二集增添相當多的黑幫電影元素;(下圖)這是北村一輝啊!!!!

 

當然全面突襲第二集的驅動力,主要還是落在席拉的打鬥,並且打鬥的精緻設計,雖然不時向經典功夫/動作電影借鑑,依然極具原創性:

 

向修羅雪姬致敬的場景。雅加達會下雪嗎?

 

這群人很會拍電影吼! 說到拳頭與鏡頭的交互融合,以監獄的泥巴戰為例,打鬥場景多以長鏡頭來展現複雜的拳法與動作的延展,蒙太奇剪接僅有適時的介入,並且近身鏡頭跟著肢體行動。

 

同時延續赤手搏擊的張力,又添入動作類型電影的典型元素,則是追車槍戰的橋段。Rama在狹小空間內打鬥,同夥則在短暫逼近的車輛之間射殺敵人。

 

棒球男,鐵鎚女以及鷹爪殺手的三段殺戮則交錯地剪接為一體。這裏原本還有附加一場與街頭神祭活動相輔相成的群體槍戰,但後來被剪掉了。鏡頭緩緩的前進,震動的甘蔗葉…再次的,甘蔗田對我而言也不陌生,十足亞洲的元素流竄於電影的每一細節,有些已知,有些未知,相當熟悉,卻也格外神奇。

 

最為經典的廚房打鬥戲。此橋段多處呼應李小龍的「唐山大兄」尾聲的對決,並且打鬥風格與精緻度皆大大提升。

 

tumblr_mzpvb57x8i1s3y9slo1_400

這個特寫厲害

 

在這段電影幕後花絮可以看到男主角Iko UwaisYayan Ruhian為廚房戲所做的綵排,很紮實的套路,絕不花拳繡腿的。

 

上述各段打鬥戲,會讓你覺得「這一點也不像一般的電影」,然而重看胡金銓的武俠電影時,也常有這樣的感覺……

 

全面突襲系列的導演Gareth Evans,是一位曾去雅加達長住的35~6歲年輕英國人,因有機緣拍攝席拉武術的紀錄片,才會認識得過競賽冠軍的男主角Iko Uwais,以及功力更為深厚的瘋狗老頭Yayan Ruhian。他們一開始以推廣席拉為由而四處籌資,最終於印尼當地拍了一部水準不低卻也不算驚絕的席拉電影「街頭拳霸」Merantau,之後則在資金減半的情況下,推出了「全面突襲」。

 

 

從導演的訪談中可知,今日於印尼製作電影的環境依然困難,並且席拉或功夫電影在印尼的7~80年代或許曾經紅過一時,但內容的精緻度總不如香港的那些經典作品,並且電影的籌資與發行更為原始,至今依然有導演或製作人自己直接去電影院敲檔期的情況。不過相關的幕後花絮提到製作人與攝影/後製團隊之中,除了有像Evans這樣的老外,也有大量的印尼人,並且武術指導的團隊全是印尼人,所以全面突襲系列並非一部純粹由外國人來拍的電影,它的靈魂是印尼的,血液則混有歐洲電影的基因,並蘊含特屬亞洲的各種文化元素。

 

總而言之,全面突襲系列,固然不像藝術電影那樣深澀難懂,但也非表面上看來的那麼地粗淺,它們並不是典型的動作片,卻提煉出了相當精湛的功夫/動作電影結晶。

 

 

ーChapter 3¾ー 

夢與影之間的秘密夾層

theraid

 

全面突襲的第一集一開始我不敢一人看第二次,特別是Rama困在隔層暗房中的橋段(見上圖,左下角依稀可見Rama的頭;此段極為經典所以不便在此爆雷)。那大樓與暗房對我個人而言,還具有十分微妙的象徵性。我…我知道那種隔層的觸感! 還有躲在裏面的感覺! 童年經歷啊! 但那也許更是許多台灣人曾有的經歷。觀影時曾經試圖催眠自己站在另一個立場來看那段戲:如果我就像大多數的觀眾一樣,從沒去過類似的大樓,如果從來都不熟悉那種幽暗的光線與迂迴的空間格局,那些看似深淵的陰暗角落,還有通往15樓的樓梯,那種結構,那種材質,那樣的光線…如果對這一切都很陌生的話……(該有多好)

 

若能選擇不同的人生,該有多好!?……

 

但是鏡頭語言太具活力了! 一拳一步皆如似血淋淋的生肉一般投向了我,因而根本無從假裝、借位任何不屬於我的經驗。更甚的是,自己心底是認同那般生猛狂野的張力的,所以那些生肉終究還是被我叼在嘴上了。

 

記得小學去國外找姑姑時,發現外國的房子如此明亮,如此井然有序,格局全都一目了然,客廳、廚房、房間,皆像極了客廳、廚房、房間…像外國電影裏面的住家啊! 天才老爹、妙管家、三人行。表妹下午三點放學,拎著花俏的書包與午餐盒,只有一張紙的回家作業……但坐飛機回來台灣的時候,窗外的光景,是一條條交縱複雜的路,灰泥的屋頂參差不齊地散落一地,唉,我又要回到那不像客廳的客廳,不像房間的房間,不像學校的學校。那無法逆轉的現實,對天真無知的孩童而言,確實蠻殘酷的。

 

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後,反而明白以前如此嚮往的西方世界,無論是屋房格局、語言架構、電影鏡頭,或是社會文化的型構,竟皆是如此幽閉、呆板、型式化,令人窒息,可謂是童年的幽閉暗房的另一化身。然而童年窮困、紛雜的生活環境,固然還是暴戾狼狽的,但那有著我所能理解,所能認同的活力與生命力。

 

粗略地延伸至今日所談的各部經典亞洲武俠、功夫電影,與時下的好萊塢電影相比,也似乎有相同的情形。

 

再仔細想想,自己的各種創作,不論是圖繪、音樂或書寫,或許在學習過程中,曾經執意模仿那井然有序的他方,但真正能夠透過創作自視自我之後,作品所呼應的,終究是此時此刻腳下的這塊土地~ 那一條條交縱複雜的路,散落一地的灰泥屋頂。幸好透過創作,以及對於電影、音樂等等的單純喜愛,心靈並沒被任何一種幽閉暗房所困住……

 

原來,你所認同的,不一定是你所嚮往迷戀的…

若非如此,你便會被甚多荒謬的意識型態給束縳住了……

 

這盼望能夠逍遙無羈的心魂,隨著不同的世代,不同的電影,學習著不同的打鬥方式,從獨孤九劍到鶴拳,從詠春到席拉,心靈無時不刻身處時間的戰場,以揮劍擊拳刻烙存在與經驗,弄得一身傷痕累累。

 

文字太慢了,語言與語言之間的隔亥太深厚了。

但我們都是用手打拳,用腳踢,用頭腦思考,用心在體會……

 

之前在全面突襲的幕後花絮,演員提到Yayan Ruhian說過的話,大略的意思是:不論是泰拳、柔道或任何派系分支的席拉,我們終究都是用手打拳,用腳踢舞。

 

這也令人想起李小龍在猛龍過江裏面所說過的:

 

無所謂門派的,只要能夠無限制去運用自己的身體,

使到在劇烈的動作上能夠從心所欲,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

 

我認同這樣的思想,無論我是什麼身份,無論來自何方。

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功夫,這就是武俠。

 

然而它的式微,即是我最為關切的……

 

 

 

ーChapter Fourー

電影夢功夫,功夫夢電影

05113c914f90a6f56708be4a569f6f80

 

功夫,最想念功夫電影的鏡頭語言那番狂野不羈的張力!

 

武術電影是否式微了呢? 有人覺得是,有人覺得不是。若只是愈來愈少人拍攝此類電影的話,那並不為過,可怕的是武術電影變得荒腔走板,被特定思想所沾染,淪落為像是打假拳一樣的狼狽處境。事實上,武俠、功夫電影的式微原因,層面比想像中大。主流中心,本來就是原創的墓地,奈何在武俠、功夫被主流所收編之際,銀幕外的現實世界,亦漸漸忽視武術運動的推廣。

 

我們所處的現實,是小人Bajo殺死戰士Rama的暗黑世界,而或許那讓電影的存在性成為必然。

 

我們7年級生,生於一個看似輕鬆,實則沉重殘忍的世代。教育制度的敗壞,使得語言的同質化、過份形式化的知識學習,還有管訓的快感、惡性競爭的劣根性,以及空洞偏執的優越感,皆深植於青少年時期的心田裏。然後音樂、美術、體育、歷史與文化的教育,幾乎是連根拔起。這是個1984社會體制的簡陋雛形,就像是『全面突襲』第一集裏面的SWAT小隊的裝備一樣不成氣候,但仍具致命性。

 

奇特的是,我與我們這幾位熟友們,反倒都是讀放牛班、高職或非升學主義的中學,因而很巧妙地,國民教育的課程內容對我們而言意義不大,反倒是諷剌的,真正在學校學到的,是群體生活的眉眉角角。

 

我們大有時間沉溺在一些沒路用的事物上面。一個學期不知在課內課外看了幾套漫畫,幾部武俠小說與電影。沒路用的我們,被社會栽培的精英份子們唾棄,後來我們發展出了他們所沒有的創作本領,到最後竟然還是得被他們所承襲的社會體制所生吞活剝。

 

生吞? 那就讓他們噎到吐血吧! 我們自由自在的靈魂,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毒害! (苦笑)

 

看完全面突襲系列這兩部電影,令我懷念起許多童年所愛的功夫武俠電影,也開始反覆思索一些事情:

 

是啊,族群身份認同一直是個大問題。我是誰? 我是什麼人? 我是哪種人? 我是哪一國的人? 根源為何? 身份為何? …但有時自己心知肚明,什麼身份皆斷定不了我是誰,並且什麼身份根本都無所謂。我就是我。

 

並且,無論是什麼根源,無論來自哪一方,無論是我所認同或我所反對的一方,到頭來全都一樣空洞腐敗…

 

然而,像是透過電影~ 遠至童年記憶所知的電影,還有音樂、藝術…等等,明顯地,我感受到自己身為台灣人、亞洲人的強烈特質。台灣是我的方位,亞洲是我的視野,由此我看見他國,看見世界。但這跟我所不在乎的族群認同問題,不是很矛盾嗎?

 

一點也不,因為這是一點一滴的經驗與思索,所累積而來的身份認同~ 不是約定俗成的,不由外在的律法規則來定奪,不能透過國別、族譜與階級來分門別類,也不是別人說了算,更不是我自己騙自己就能成立的。經驗、意志…部份由我主宰,部份我無法掌握。這樣的認同雖然充滿變數,甚至它的生成原理正是變數的不斷聚離,但這是最為紮實、踏實、穩當的身份認同。

 

並且如此的認同,如從80年代台灣布袋戲的刀光劍影,到21世紀印尼席拉武術電影的肢體語言,它確實存在者無法被言語、符號、規則、形態所約束的聲語,那是一種張力,一種心跳脈動的韻律…

 

…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

 

 

 

 

ーTHE ENDー

Reels and reels of nostalgia:寫影之書,鄉愁之夢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8-%e4%b8%8a%e5%8d%8812-09-03

 

 

本篇記事並無實質的論述,一切皆是思潮的起起落落~ 總是穿插著一些電影的片段,一些談論電影與人生的種種。每一章節皆蘊涵著一些寓意,而這些寓意都僅止於兩字之間的對決。

 

所以,只有寓意,沒有答案,當然沒有,根本不能。我的無能,句句犀利地於此刻劃,這微不足道的真誠,或許能為讀者帶來些許啟發,或許沒有,或許不是沒有,而是還不夠。

 

最後,這是我個人的記述,關於亞洲,關於功夫,關於武俠,也有一些黑幫電影,一些有的沒有的。就用這些經典、另類、獨樹一格卻又孤立,並且漸漸快被遺忘的電影鏡頭,來向童年的美好回憶、書寫的啟發,以及眾位傑出的電影創作者們,好好地致敬一下:

 

 

(以下內容將不定期更新)

『俠女』 (dir. 胡金銓,台灣,1971)

俠女的竹林戲是心目中最棒的武俠打鬥場景,這橋段既有武藝的動能,又充滿影像的詩意,不花俏,不做作,俐落又神秘。之後的功夫電影世代,便甚少有人能拍出這樣完美的畫面,那些借鑑、戲仿與致敬的電影也算是自尋死路吧! 無法被複製的!

 

結論是…國界!? 刀一揮,拳頭一打便能擊破界線,何謂國界? 武俠電影的世界只有一個,叫做江湖……

 

大醉俠 (dir. 胡金銓,1966) 鄭佩佩帥炸~ 小時候看過好幾次哦!

 

龍門客棧(dir. 胡金銓,1967) 現在鄉下的廟會很少播電影了。就算有的話,投映布變小了,電影也隨興播了;上次在廟會看到「無間道」,覺得莫名好笑…

 

霹靂神兵 (dir. 黃強華,台灣,1984);三國演義(台灣,年代查證中)這兩則布袋戲的橋段,正好一段呈現武打,另一段呈現文言。長大後重看這些作品,深感文化最重要最深層的靈魂,皆是超越語系、國別與時代。中國古詩,外國配樂,台灣戲棚~

 

用心棒 (dir. 黑澤明,日本 1961) 對我而言黑澤明的用心棒與七武士,是日本武士電影的原型。用心棒也是通心麵西部電影「荒野大鏢客」的"原版"作品。小時候看過不少武士電影,對於這類電影的奇特步調與走位印象深刻,也略感受得到日本電影那番特異的極端主義風格。現在看來,覺得拍出這些鏡頭的人都是極簡主義狂熱者啊!!

 

「仁義なき戦い」系列 (dir. 深作欣二,日本 1971)皆是ヤクザ類型電影的代表作品。70年代就是ヤクザ電影的全盛期了。除了極道の妻系列之外(小時候看的是三田佳子演的),目前還在找以前看過印象很深的ヤクザ片子,就是那些港片跟韓影「闇黑新世界」所借鏡的經典鏡頭…

 

搜尋這部電影時姑狗意外蹦出吾友笑花的K歌影片,看完笑歪了然後wordpress跟著狂當XDDD 像是修羅雪姬 (dir. 藤田敏八,日本 1973)、不良姐御伝 猪の鹿お蝶 (dir. 鈴木則文,日本 1973)這種"爸媽不會播給小孩子看的電影"都是後來上大學才有機會看到的。日本70年代武士電影愈漸風格化,並衍生出許多分支類型,漫畫改編也更被接受,加上當時異色電影相當量產,便使武士電影併生出女性俠客+另類劇情的特殊類型。個人覺得武打鏡頭與角色刻畫方面,反倒是這類的電影較具影響力哦~

 

アジアの逆襲 Asia Strikes Back (dir. 石井岳龍/原 石井聰亙,日本 1983)。因為是Einstürzende Neubauten樂迷,所以一定認識為他們拍攝Halber Mensch (1985)概念影像的鬼才導演石井岳龍,也因為是スターリン樂迷(曾是無國界龐克迷+穿GISM踢恤上班的傻蛋,所以不可能不聽史達林、GauzeGISMThe Star Club這些日本名團),所以看過石井的末世cyberpunk超級cult片『爆裂都市』(1982),更因為喜歡夢野久作的短篇故事,看了ユメノ銀河(1997);亞細亞逆襲則是結合功夫、末世、超能力、科幻的元素,同樣是部另類到不行的怪片。2010年代他還是有在拍片,不過品質是否仍如7~80年代那些經典作品,就不清楚了。

 

猛龍過江 (dir. 李小龍,香港 1972)。史上最強無Anti巨星,真的。小時候大家都好崇拜他,然後最近重看了小龍的每一部電影之後,發覺實在很難找出一丁點看不順眼的橋段,或是一部令人厭惡的打混爛片。當然他的電影台詞以及訪談說過的名言都極具影響力,並且是真誠的。亞洲精神的化身,發明吃中文字的男人,愛喝花茶(冷)。

 

真正的Best of就是他回來香港後拍的每一部電影啦! 片頭都有些通心麵西部電影的風格…

 

強調:這是為盧惠光貼的! 這段打鬥拍得很好~

 

李連杰好多電影可以聊,好多超棒的打鬥戲。童年最愛是男兒當自強東方不敗(第一次去戲院看的電影耶)、中南海保鑣還有翻拍精武門的精武英雄,目前最滿意的則是霍元甲嘍~

 

『葉問』其實還不錯,武打內容紮實,劇情都還蠻流暢的,而且"力王"有演耶~! 但到『葉問2』已經不太行了,到『葉問了』就真的沒救了……

 

 

最近電視台重播殺破狼又看了一次。之前都一直忘了貼這段~~ 好讚啊

 

最強東尼嘉是也,他的最佳打鬥場景看的不是技術,而是力道打的衝擊感! 而且是個很有明星架勢的武功高手。早期電影太常模仿成龍舊作,但那樣的鏡頭語言並不適合他,所詮釋的角色有些也太八股,然而他卻這樣一而再再而三重覆拍這些不適合的電影…覺得東尼需要找到真正適合的導演與編劇……但那可能就是R級的暴力美學片了。

 

泣血韓城 (인정사정 볼 것 없다/Nowhere to Hide,dir. 李明世,韓國 1999)想不到吧! 泣血韓城啊!

這部好像好萊塢有出資哦。韓國拍正統的功夫、武俠類型片,感覺比較沒有台港日的經典作品好,而且有不少弄巧成拙的劣作(以賀歲娛樂片居多),但他們的警匪動作/黑幫/黑色電影相當出色,這是他們國產Cult片的一大基石,並且一直沒斷根過,至今每一年都可以找出一部這些類型的經典作品(但不一定賣座)。

然而韓國的90年代是警匪動作片的黃金時期,雖大量向港片致敬,但市場導向仍僅以韓國國內的觀眾為主;1999年的泣血韓城則像是警匪動作/黑幫/黑色電影的精華集,卡司與拍攝的規模也都大大提升,劇末的這場雨中打鬥戲相當經典,重點不在武藝,而是角色之間的戲劇張力。

 

老男孩 (原名 올드보이/Old Boy,中譯片名又稱「原罪犯」,韓國 2003)。與剛才各種武俠功夫片比起,確實極度極度的風格化,打鬥情境更融入電玩的元素。個人深信朴贊郁更早的JSA安全地帶復仇才是最具張力的代表作,相較之下老男孩的影像符號遊戲玩得過火,炫技成份過份到膩,但幸好角色、劇本還是十分紮實,並且所有朴贊郁電影之中最經典的打鬥戲,還是老男孩的這個橋段,而且還是個揚名國際的橋段,根本可以印在太極旗上了!

 

金知雲的甜蜜人生(달콤한 인생/A Bittersweet Life,韓國 2005)是個人相當鍾愛的一部韓國電影,劇本雖然簡明,剪輯也不紛雜,但還是可以呈現出玄哲意味濃厚的氛圍,而且還是一部超殺的黑幫動作片,不是一般的哲學/藝術電影呢! 這段李炳憲逃出敵營的打鬥戲拍的實在是太好了,紮實不靠炫技,有新鮮感又有致敬元素。

 

哦哦! 是Kali耶! 最後的決鬥! 大叔 (dir. 李楨凡,韓國 2010) 是一部超級賣座的冷硬派黑色電影~ 可謂國民hard-boiled電影了,也讓元斌當上影帝,不過個人覺得他在「非常母親」之中的表現更好,但得獎的卻是配角晉久。就大概…等待Leos Carax執導的新片、Scott Walker發專輯,跟元斌推出新電影,所需的耐心是差不多的! 他早已脫離青春偶像的包袱,並且平時作風低調,又很會挑片。所以啊,大叔片中的小女孩現在都是少女了,元斌卻依然還沒發表新作!! 這場結尾的關鍵戲拍得也很不錯,十足展現韓式冷硬派的俐落動感。

 

又回到印尼了。街頭拳霸(Merantau,dir. Gareth Evans,2009),表明了是部推廣印尼席拉Silat武術的電影,劇情很像東尼嘉的首作拳霸,但打的不是泰拳。在全面突襲系列看到的精彩打鬥場面,在街頭拳霸同樣看得到,因為是同一班武術指導設計,但佈景、劇情推動方面會比較精簡。並且根據維基的介紹,此片之中有許多Silek Harimau~像是虎爪拳一般的招式,這在之後的全面突襲系列較少見(除了鐵槌女以外)。

 

全面突襲第一集最精彩,看得最累,也是最後的一場打鬥。一樣有李小龍電影的致敬元素,不過重點是落在瘋狗如何以速度、身輕的優勢來以一打二。第一次看這一幕時,便覺得亞洲人體型較為嬌小,或許在世界主流運動競賽之中較為吃虧,但那不代表亞洲人就是比較弱,而是必須發展出最適合自己的體型、肌力、耐力與文化觀念的運動。Yayan Ruhian身高似乎不到160公分,但看這些打鬥戲便發現人嬌小反而更耐摔,動作也更為敏捷,就像當今波士頓塞爾提克隊的超強後衛Isaiah Thomas一樣(穿鞋子量身高約175公分)啊~!

 

說到亞洲,從日本到印度、中東地區,幾乎每一國都有一種專屬的武術類別,並且與西方文明社會/現代社會相比,「武」這個字給人的印象與引申意念,並非儘是武裝、武器等等冰冷的殺人術器,而是武術、武藝、功夫的象徵,是一種修行、運動,英文通常也翻成Martial Art,而非只有源於戰神Mars的Martial(軍事、戰爭的),並且中文武字之源意為止戈為~仔細想起來也很玄哲哦! 統籠說來,這與亞洲武術的核心功能,也甚為呼應~ 重點不在於攻擊、掠奪,而是化解攻擊的防守、保護。

 

感覺泰拳或印尼席拉動作片的武術,若能跟韓影的後現代文哲內涵結合的話,應該會很厲害哦! 譬如說…如果「黃海」可以打打席拉的虎爪功,或是Iko Uwais演的是朴贊郁的那些古怪角色,那就真的神作了!

 

不過「俠女」竹林戲的詩意與武術張力,在我心目中終究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啊~!

 

總之呢…或許矛盾,或許散漫,這些有言無聲,有聲無語的書寫,皆一心一意向這些事物致敬,無論它們是美好、真誠,或被視為異質、另類、邊緣、不入流、式微、被遺忘的創作結晶……

 

並且記得,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終將通行無阻。

 

 

結語:

寫到這裏,略為體會到要以書寫來記述愛與熱忱,並乘著文字穿梭於記憶、想像、電影、文學與武俠,還真是門深奧的功夫啊! 文字得懂得打拳點穴,拳頭又得同時體悉人生種種,很不容易啊!

 

但雖說深奧,也需要生活之中的各般平凡,以及記憶之中的各番恬淡來促成。要如何領悟這番道理? 到底需走過何許歷程,走向如何的結果? 最後又會有何等的體悟? 那就請參考星爺的「功夫」啦!

 

嗯嗯,最後附上Selfie一張~ 嘿嘿,西滴~! 沒錯我就是…

那就祝大家人人有功練,健康平安啦~

20160114005289

 

(完)

 

圖片來源取自:Google搜圖、Tumblr搜圖

影片資料介紹請見各片名超連結網址

 

延伸閱讀:

What we see and what we seem are but a dream… (穆赫蘭大道+吊人崖的野餐的夢境探究)

一聲一語,一一說來… (楊德昌電影『一一』)

Bitter…달콤한…人生夢鏡 (金知雲電影『甜蜜人生』)

Reel by Reel, Beat by Beat (暢談最愛的電影配樂)

虛無的無盡山巒 (林權澤的『曼陀羅』,對個人影響甚深的一篇觀影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