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LASTING NOTHINGNESS

 

相信那是一台Harley-Davidson,以及細雨映著霓虹光影的暗夜。

飛嘯而過,炫動著。

重擊與詩句。

 

但是戴著全罩安全帽聽不太清楚什麼,只有模糊、渾厚的風聲。

只是…有那麼一瞬間,想起了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一首歌…

(內文持續修訂中;注意:這是一篇夢誌/夢境記錄)

 

最不孤獨的時候,就是獨自一人時。

自小總是這麼覺得的,卻也是這輩子最難令別人理解的一種想法了。

 

夢,隔著夢。

夢,與夢之間的裂隙,也是夢。

裂隙…在這狹長的夢之中,學著如何奔馳、夜遊。

那是一段悠長的時光,在瞬間之中開始,在瞬間之中結束。

狹長,無盡。

無盡的空無。

永恆空無。

 

 

 

 

 

♬Culture sucks down words
Itemise loathing and feed yourself smiles…

…Life lies a slow suicide
Orthodox dreams and symbolic myths

 

在闇夜之中

引擎的每一聲呼吐

都像是重擊與詩句的結合。

 

♬Culture sucks down words…

Culture sucks down words…

 

 

 

 

第一頁:Motorcycle Emptiness

 

他也找上了我。我高中的好友Y。高三那年Y的母親因病而逝,前年,他弟弟死於一場車禍…

夢境之中 ,我們帶著一些食物與衣服,要去探望在另一方生活著的弟弟。

最後在一間極為復古的摩托車俱樂部,找到了弟弟的縱影。

弟弟現在的工作是個修理摩托車的黑手。

夢總是有如此甜美的一面,

像是一種魔力,讓你剎那間忘卻了現實,卻又因忘卻得太徹底,而感到悲淒。

 

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探望,Y嬉鬧地亂撥弟弟的頭髮,嘲笑他滿是油漬的衣服,捏他的臉頰。

弟弟一臉尷尬,但聽到旁人傳來的呼叫,馬上板起一副冷峻的表情,連忙招呼車主們,

彷彿在向哥哥展示著自己已能獨當一面。

 

有時你希望的,只是一些簡單事物的延續。

你認為該延續的就該延續,該停止時就停止。

生命,你希望它始終如此。

夢,你也希望它能如此。

 

車廠的隔壁是個簡單的酒吧。酒客看來都是典型的Rockers,

重機族,皮革、鉚釘、鐵鏈、厚重的鞋底…各種族群,各種性別,各種年紀…但裝束都蠻一致的。

不過大家看我進門:格紋杉、破牛仔褲、褪色的T恤、一頭亂髮…全場開始瘋狂大笑。

 

「年輕人,你在找滑板俱樂部嗎?」

「天啊! 這是哪個超脫的點的珍珠果醬啊!」

連我自己也笑出來了。

果然這地方是有服裝規定的。

 

我向大伙兒表明自己的身份與工作項目,以求諒解。

「原來小兵你是車廠小弟的親友啊! 來我請你一杯吧!」

 

只是單純的啤酒,不是什麼碎夢酒保調的鬼東西,卻也頗如夢似幻的。

像是朝陽映在無垠大海上,隨著湧動的褶紋,鎳金色的染料刻畫著片片浪花。

薄薄一層泡沫,一點一點的,形構似有意寓一般,

像是世界上所有字母聚合之處,以及所有言語散逝之處…就像化做泡沫的人魚公主一樣。

但是啤酒的味道…只有長居者才嚐得到。

 

Y與他弟弟敘舊之餘,我忙著和幾位俱樂部的酒客聊天。

原來,這俱樂部來頭不小。

是全世界歷史上所有停產摩托車的聚集之處!!

一樣是無限構造,無限車廠。

跟著酒客一同走訪廠內的展示車…

眼前的景象十分珍奇,但視線不知為何總是落在車身的零件部份,

甚至感覺到引擎、油缸、車燈、排氣管… 彷彿都像是活著的,都是注入血脈在躍動著的。

 

此時也依稀察覺到…自己的視覺與觸覺開始有所交融,

像是金屬的溫度便能透過視覺觸摸到,而且像是皮革一般柔軟…

不過很可惜自己對於摩托車的認識不多,頂多是一些來自電影、卡通與賽車轉播的拼湊印象,

根本沒辦法一眼認出什麼特定的機型或特殊的構造,只知道幾個著名的品牌罷了。

或許那使我難以看清車身的全貌。

 

所以…眼前所見的一台台重機,到底是我個人的印象與記憶湊成的,

還是全然陌生、未知的?

是全然陌生的吧!

可是,就算明明是自己曾有的記憶,有時回想起來也是挻陌生的。

 

「孩子,烤漆你行嗎?」車廠的嚮導突然轉頭對我說。

我點了點頭,這場景太熟悉了,在夢境的這端幫人配色、調染料、擦油漆…

 

黑色。大家對於黑色總是具有相當的誤解。白天從來不白,黑夜從來不黑,肉眼所見天空最為繽紛之刻,多為黎明破曉前夕與日落之際,而且得看當天天氣如何,看看所在環境為何,所以還得碰碰運氣,還得經過一番探索與追尋。

 

於是乎,天空、環境的色彩,我們多由記憶與過往經驗來定奪。特別是年輕時代的記憶。

 

但若沒有過什麼獨特的記憶的話,心中所構畫的天空,就會由圖畫、書本、課本、電影、電視節目、廣告之中的畫面所取代…甚至是啤酒廣告~ 那海天一色的馬里布,讓你跟電影「巴頓芬克」裏面的海灘美女海報給搞混的景色。

 

然而夢境這端的天空…可別忘了長居者之中有多少印象派大師啊!

不…就讓Mark Rothko來繪製明天的雨中晨曦吧!

 

二氧化紫,蒽醌藍。嚴格說來是深藍與深紫的混合。

一開始得加一點點的苝黑,但那是為了先騙騙我自己的眼睛。

因為最黑的黑色並不是黑色。從來不是。

 

是否黑色即為所有顏色的總和…是否黑色是所有顏色失去顏色的瞬間…

 

黑夜之中的黑色,是這些長居者指定我調配的顏色。這樣的黑色必須能夠在時間的激流中飛梭自如,能夠在暗夜之中疾速奔馳。這樣的黑色,就算在過客眼中殘留的,只是一絲暫影,也不會被風勁給打散,更不會同流於霓虹燈影之中…最黑的黑色,在暗夜之中黑得發亮,在夢域中如光閃爍。

 

這種黑色必須具有一種透徹的率性感,一種超越所有人生滄桑的狂傲。

 

長居者要我這個夢旅者試著好好「揣摩」出這種感覺,

這種30幾年來只懂得膽怯絕望地渡日的我,所未曾經歷過的感覺。

 

揣摩,看著我扎掙地揣摩,他們就像看戲般鼓掌喝采,並幽默地說:「活著真好啊不是嗎?」

我說我怎也想不通,那太荒謬了。那像是請交響樂團在葬禮上演奏搖擺舞曲一般的錯亂荒謬。

 

「其實,你只要想想你已經逝去的事物就好了。想想你的青春年華吧!」

 

啊…

果然就想通了,或許吧!

 

 

 

(是為最為純粹的黑暗)

 

 

 

 

第二頁:End of Strange Days

 

這是這麼樣的一個世代,

音樂不值錢,

人命不值錢。

所有喜愛的事物,在乎的事物,都變得可有可無。

所有意義失去了意義,意義停止追尋意義。

這樣的日子,別過得太清醒。

別讓喘呼呼的氣憤,滲入你筆下字與字之間的空隙,

那會讓你變成一個喋喋不休的瘋子。

看開一點,失焦一點,模糊一點…

因為這場無盡的惡夢,你只有熟睡了,才會有甦醒的餘地。

 

以往閱讀關於存在主義、虛無主義與荒謬主義的小說故事,

總覺得太像生活中的每一光景,但又不知少了些什麼,

現在我明白了。

書中少了那如似毒氣般的暴戾,那活生生血淋淋的殘酷感,那種刀刀見骨的無形殺戮,

全部覆日演練於聲聲語語之間,卻甚難以字詞描述,因而難以記述,難以反覆思索。

那無名的暴戾,

令希望夢想淪落為不自覺的鬧劇;

令友誼與關愛,僅像是夢魘前的幻魅甜蜜;

令一本本與你相隨的詩歌與童話於煉獄中狂焚;

…那甚是頑劣、狡猾的暴戾…

 

最為美麗的事物,最為悲傷的事物,依舊不變。

時間依舊流逝,你我依舊追憶著過往的曾經擁有…

但那狂襲而來的暴戾感,是否正因為太為古老,而令人感到更加陌生突兀!?

 

聽著The Doors的老歌,"This is the end…My only friend, the end…"

有一瞬間覺得,這些老早就退隱人生的搖滾狂人們,

說是預言家,倒不如說是倒著走的預言家。

他們所預言的並不是未來,而是終究會重演的過去。

 

終究會重演的過去。

這令我擔憂著…

而我並沒有足夠的字詞語彙來描述,

僅能思索著無形無影的思索……

 

♬"Strange days have found us
Strange days have tracked us down
They’re going to destroy
Our casual joys
We shall go on playing
Or find a new town"♬

 

是啊…我們都被這怪日子,這怪世代給找上了……

 

無形無影的思索,在夢中,我追趕上它的腳步,

在與風狂馳之際,為它塗上一抹最為黑暗的暗黑,

讓它頓然化做詩句,

以一聲重擊起迄…

 

 

 

 

 

時間,你也應該有影子,你也應該有所蹤跡,

你應該穿上華麗的深藍與深紫,穿越片片燈靄朦朧,

你應該舞動著曼妙的形影,並與無盡奔馳的我擦肩而過,

至少在我的夢中,或在另一世界之中…

 

or in strange days that have found us…

 

 

 

 

 

第三頁:To Be written…or To Be Unwritten

 

在夢境的另一個世界這裏,有一些龐大的機構不斷運作著。

 

之前我與長居新手~吾友馬克,在一場甜蜜的短夢之中,同遊了所謂的「無限美術館」,也造訪了「無限圖書館」。在這些地方,我們可以欣賞人類歷史所有所有的藝術創作,從史前文明的洞穴壁畫,到大戰之中被燒毀的畫作~ 顧名思義所有存在過的藝術創作。並且,你還可以查閱所有所有的文學作品、歷史資料,以及所有已知、未知、不為人知,甚至是被人所封鎖、湮滅的真相。

 

真相,所有的真相,查閱著冊冊老舊的期刊,實如在獸犬的屍肉器臟之中,徒手挖掘拌雜血淚的寶石,一顆顆鑄著寓意,映現著時代,刻畫著歷史,深烙著無盡的創痛,遍佈著遺忘的血絲…

 

而那名為「文明」的獸犬…爪牙總是不斷劃傷我的手…

 

無限圖書館,這裏不天堂,卻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所以,為了重訪無限圖書館,時常會在睡前幻想/暝想自己在那個圖書館之中走動,想像在那裏扮演各種角色,訪客、義工、圖書館員、警衛、編目程式設計師、清潔工人……

 

不過,這些想像並不會引導我再次進入無限圖書館之中。

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何時能夠再回去。

 

於是,為了能夠再回去無限圖書館,身為夢旅者我什麼任務都可以接。

卻也因此很不自量力地,接下了一個相當棘手的任務。

 

這個新任務(夢境),太合乎時事,並且富含大量目前無法解釋,無法釐清的現象…

更有一些相當血腥駭人的情境,因此至今關於這一個任務的夢誌尚未寫好。

 

我去了一個夢境中的警備人員戲稱為MADLAND的地方。

那個地方,聚集了所有最為慘烈、殘惡的夢魘…來自於孩童,

來自正於戰火中逃竄、死傷的孩童,來自承受著各種暴行殺戮的孩童…

而孩童們皆切切實實來自於你我所在的這個世界,現在這個世界;

他們有些還活著,覆日被夢魘所擾,有些已逝去,卻仍無法逃脫創痛記憶的折磨。

那個地方,超越了惡夢,也超越了真實。

 

要寫出這項任務的夢誌,還得先搞清楚怎麼寫,才能躲過21世紀老大哥們的文字獄監控。

也得具備相當的勇氣、決心…與幽默感,說到幽默感…真的得臨時抱佛腳啊!

於是最近一直在猛K馮內果的書,哈哈!

 

這項任務(夢境)也令我明白了一些道理。

像是…作者提筆寫作很容易,但以書寫引撰書寫很難 (這是什麼!?),

而我的體質不屬於前者,我不是書寫的傀儡師,書寫不是我所執導的電影。

當書寫,我即為其中的字,其中的詞義,其中的譬喻,其中的空格與留白。

 

…而當文字不得淒美,不得煦暖,得像刀鑽,得像驅魔術器,得像烙刑,

得將作者我那薄得可憐的良知與臉皮,狠狠烙上大大的諷喻…

那我同時得是那施術者,那術器,那邪魔,與那正義…

同時也得是行刑者,那刑具,那受刑人…還有其中一名吆喝著的圍觀群眾…

而那刀鑽所挖的已不再是流於詩文雅興的希望光明……

 

是夢是實,皆忠於紀實,皆忠實呈現。

 

只是…後來MADLAND的任務完成之後,在夢中我並沒有立刻如願前往圖書館。

原來,為了抄捷徑,為了走自己想走的路,還得先學著如何遊走於夢與夢之間的縫隙…

要學的還多的是呢!

所以我現在還在學習著…

 

 

 

 

 

夢的結構總像迷宮,夢皆是一座座無比清醒敏銳的思絡迷宮

當然別忘了,說到迷宮,你自己也一樣是…

 

 

 

 

 

第三頁的中間:You are pure, you are snow 

 

上次為摩托車廠調漆之後,俱樂部的車手提醒了我:

「好好享受下一個夢吧! 下一個夢之後最好還有下一個夢,不然醒來時,你會很難受的。」

他們還安排了堪稱俱樂部的"海報男孩"來當我下一場夢的導遊。

是誰呢!? Hey! Ho! Let’s Go! 是Joey Ramones耶!! 好棒啊!

就算眼前這位搖滾高個子只是某位長居者假扮的,也好棒啊!

 

有很多時候真的真的搞不清楚這些夢中的奇境,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夢到的,還是夢境之中真的有另一個世界。像是…在這些夢中有些明知不可能的事感覺很真實,可有些明知是真實、記憶中的事,卻又覺得很虛假。或許無論是真與假,或是熟悉與陌生,有許多事情在夢境的這一端並無絕對的差別吧!

 

說不定啊…睡夢中的腦神經,頻頻體驗/產生這樣虛虛實實,真幻交錯的感知,才是真真正正最為清醒的狀態呢!

 

書寫或被書寫著的此刻,自己強烈感覺到眼前這一切關於夢境的描述,小自音韻大自文述的寓意,本質上都只是捕捉到了一瞬間的揣測、假設與想像…

 

醒來才是夢啊! 井然有序的字形字義,工整的比喻,既定的象徵…說不定當我們使用著語言,或被語言使用著,我們便進入了一種自以為是現實的幻夢呢! 意義是感知所做的夢,文字是意義夢著的夢…閱讀與書寫、電影與音樂、詩句與小說…不斷不斷串起的夢之迷宮……

 

然而這種體悟,這種奇妙的感覺…感覺很好! 你因此看見文字作為夢與實之間的橋樑,接下來你便開始走向這座橋樑,同時你也看見文字作為實與夢之間的高牆,接下來你便開始找尋牆上的一扇窗。當然你終究會發現,實與夢的不明分野之間,佇立著一個個的你, 一片片光影,一陣陣重擊聲鳴飛嘯而去…

 

至於夢境窗扉的這端,我與臨時導遊Joey來到了像是日式溫泉旅館的地方,而且夢境的步調都換他在控制,所以變得很瑣碎,很輕鬆。一進旅館大廳時,竟然撞見以前相當喜愛的高中同學! 原來是我們進入高中同學的夢境了,哇竟然可以這樣玩,同學夢到的是趟怡人的溫泉之旅啊!

 

我一臉吃驚地轉頭看著Joey,他則笑笑地對我說:「他也希望能有這樣的結果的,所以就讓結果在夢中實現吧! 」

 

這樣的結果,指的就是能夠無所顧忌的與他一同談心,回味當年那種兩小無猜的甜蜜,完成那屢屢被耽誤而從沒成真的初次約會…

 

對他雖算不上一見鍾情,但暝暝之中與他總是有一種相當純粹,並有所契合、心有靈犀的感覺,而那對家境與成長過程不甚順利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感覺不止是魔法,還是一種救贖。只是年少輕狂的孩子們,皆會為了這種救贖,做盡飛蛾撲火般的傻事。

 

倒是,我跟他是連做傻事的機會也無。其實我們明明可以成為知心的,卻又為何事情沒能發展成所要的結果? 首先因為同儕吧! 各種背叛分化的遊戲,各種欺凌的戲倆,總之就是老梗玩不盡。也因為環境吧! 他後來很快就轉學了,連說再見都來不及。

 

為何事情沒能有所要的結果? 終究是因為時間與成長啊!

 

後來長大成人之後與他重逢,一開始仍有那無法言喻的心有靈犀,但很快就變調了。那甚至令我以為…是否當年誤認為緣份與愛意的,事實上都只是一些愚眛的意識型態方面的共識罷了,像是喜歡同樣的專輯,同樣的幾部電影,想要搬去同樣的那幾座城市居住,喜歡哪一個國家的音樂,討厭哪一個國家的人…不就是這些像兒戲般的巧合與共同點罷了! 20年前可以當真,20年後怎能當真!? 怎能還有餘裕當真?

 

所以,我跟Joey說:「算了,我們去騎車兜兜風就好,走吧。」

Joey的表情有些懊惱。

「你確定嗎? 就算這看起來有些可笑,但至少會是場美夢,不然醒來的時候,你會很痛苦的!」

為什麼會很痛苦?

他只是聳了聳肩回應我。

 

 

 

 

 

或許醒來之後所迎接的,只是另一沉重的頓悟…

原來你不是討厭過去,而是討厭過去沒留下什麼就成了過去…

 

你也會發現那關於你失去了什麼的夢,會緊接著關於你連失去的機會也無的夢

…醒來又緊接著這只能反覆不斷失去著什麼,不斷追逐著什麼的空夢…

是為人生的空夢…紮紮實實的空夢…

全部都是一體的,你的醒覺,你的想思,你的失落,你的痛苦,

只是在夢與夢之中不停穿梭……

 

痛苦,是因為這一場場皆全是美夢……

但是,美的卻僅是必然的失去…

也就是時間的一去不返…不息流逝…

 

是痛苦…或是美夢的美…皆是不可承受之重…

時間的流逝終究過於狠毒殘酷…

放不下,真的放不下。

因為畢竟我還活著,

還在夢與夢之間的縫隙中賴活…

 

 

 

 

 

第四頁:You and I are gonna live forever

 

(醒來之後)

 

「未來,就是離遺忘太遠的一方…」

 

到現在冰箱上面還留有一排Y的弟弟貼的火影忍者磁鐵。

是他小時候來我家玩順便帶過來的,

弟弟還跟我炫耀說這些磁鐵都是他在學校"贏"來的哦!

然後就拿來交換一些我平時亂買的扭蛋與盒玩。

 

夢醒之後那天看到冰箱上面的磁鐵,真的真的好難過。

心好痛。

原來夢中那些人要提醒我的就是這個。

的確很痛苦,這心碎的痛,痛得令人頭骨發麻…

 

另一位好友N前幾天又去了馬克的緬懷網頁留言,所以手機收到了N傳來的系統通知,

但我沒膽打開來看她留了什麼話。

每次去馬克那兒,總是由不得地鼻酸,甚至有時會經歷一種難以言喻的「靈魂痙攣」。

現在打這些字的同時,亦正感受著這些字的顆顆冷意。

 

踏步在社群平台這座座無盡的資訊墳場,突然,眼前出現生平最珍惜的好友的墓碑,

那極端過份的荒誕與諷剌令人瞬間窒息。令人想尖叫。

 

然而…

電影是映現人生的魔鏡,

而當魔鏡的鏡面夠大,你的靈魂就會被吸進去。

觀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時,又恍恍惚惚地憶起馬克與我每天一同上學的情景…

 

許多些一瞬間發生的事情,總讓我相當痛苦懊惱。

為什麼他在好多個一瞬間之中躲過了厄運,在好多個一瞬間與我們同甘共苦,

之後又在一瞬間突然離我們而去!?

 

看著電影演繹著我們年少狂輕時代的縮影,

至少,有這麼一面鏡子,依稀映現著我們共有的記憶。

雖然電影結局如似短暫美夢,雖然記憶已陌生得可怕,

至少,心魂之中那最為黑暗的暗黑,在月光之下還有藍色可以披上。

 

只是電影散場的一瞬間,便得承受一記重擊般的孤寂。

回到已經失去甚多的現實世界。

彷彿到頭來人與人之間,只是各自的失去,與各自令人心痛的記憶,在區分著你我的不同…

此即一番極致殘惡狠毒的暴戾…

 

睡前寫著夢誌,記述著一些零星、不成型的感悟。

意外回想起的這一切一切,與所夢見的那些難以回溯的種種,

令我徹底明白…人生早已是字與義的脫鉤,字與義卻不斷欺暪著你我。

或許就像Joey大哥所說的:「…不然醒來的時候,你會很痛苦的!」

 

夢的這端,你合上了總以為能看清一切的雙眼,

卻仍見牆上的指針與鐘擺,

看著它們如何矇遮時間的疾速飛梭。

 

但在夢的另一端,你可以追上時間。

 

脫鉤的鉤,一瞬間的斷錯…

就讓指尖輕觸這些紛落如雨的字與義。

刻烙那無痕的空無,

記述那無所意旨的無意義:Culture, alienation, boredom and despair…

 

忠實,紀實,但不需鉅細靡遺。

 

或許就像一曲broken Hallelujah

 

那就構建這樣的一個書寫世界,

在這個世界之中,我的好友會如願作為詩人,寫他的詩。

就先塑造出一個詩人的角色,再替他寫出他的詩作。

我們就幫他寫吧!

而不是我自己寫寫詩再以詩人自居。此生恐怕沒這個餘裕了。

但跟創作一般詩詞與故事不同的是,

空白的頁面,空百的紙張,就會是所有的回憶。

所有的失去,所有的曾經擁有,所有的無所有。

空白的也是筆下的文字,唯有透過閱讀與追溯,才會開始被填滿。

如此的書寫,縱然是忠於紀實的夢誌,也會令人清楚明白…

 

…明白縱然失去的是時間,

但只要讓思索與想念不斷以各種不同的姿貌延續,

分分秒秒皆是各種嶄新的延續…

就會讓唯一失去的,看似僅是時間……

 

 

 

 

…想起高中時閱讀著馬克的筆記本,

就算只是抄抄Oasis的歌詞,

總覺得他寫的不是文字,而是流動著的空白…

流動著的空白啊…

如今憶起只似陣陣暗黑之中的狂嗥重擊…

這就是我要為他寫的詩嗎?

 

♬Maybe I just wanna breathe
Maybe I just don’t believe
Maybe you’re the same as me
We see things they’ll never see
You and I are gonna live forever♬

 

一個人,一段過往,一種顏色,一顆音符,一部電影,一行字,一首歌…

若值得記得,便別忘卻。

學習用一首歌來記住一個人,或用一段過往,來記住一首詩…

 

學習,揣摩,再學習……

 

假如回憶起來痛苦,

就讓回憶夢著自己僅是夢…

 

記不得的,就留給夢境去演繹。

夢境的另一端…那兒有電影人、剪接師、劇作家、裝潢工與記憶收納達人,

等著越過空間,躲過時間,

偷偷潛入你的海馬迴,

重溫那活著的複雜感覺……

 

 

……那絕對值得的忘卻…

 

 

 

另一頁:Time is No-future

 

在昨天的一個短暫夢境之中,我走訪了未來。

未來的街區,極具科幻感的大型公共建築,取代了棟棟相鄰的透天水泥房。

大部份的人生活在大型建築室內 ,街道則只做為交通公具的軌道。

確實是很新奇沒錯…

 

為什麼這麼多人迷戀時光旅行的科技?

當我體驗了時光之旅後,只感覺到萬分難耐的孤寂。

認識的人都早就死了,所有家人親友全早就都死了。

以前去過的店都消失了,以前姑姑家變成別人的家,阿公阿嬤的房子也早拆了。

科技、享樂與新奇,根本無法取代這種極端的異化感。

身為時空的異鄉人,沒一個人認識的,沒一件事熟悉的。

唯有指南針上的東、西、南、北仍在。

所以,最終領悟到的是…

原來未來,就是離遺忘太遠的一方…

愚眛的我,竟然覆日期盼著它…

 

 

 

 

 

而現在,

一無所有的我,仍莫名期盼著明天的雨中晨曦…

 

 

 

 

 

最後那一頁:EVERLASTING NOTHINGNESS

 

 

 

…空轉著的引擎,空無意義的吶喊,無聲無息雙耳卻聆聽著…

人生是奔馳於夢與夢之間的一瞬刻。

或許人生真是一場空…

人生中時時刻刻留念著滿滿的一場空…

 

 

 

 

時間。

時間並沒奪走什麼。

所以你連怨恨它的餘地也無,

就此短暫渡過一生。

 

時間的飛奔。

重擊般的引擎聲,

狂馳於世代與世代之間的間隙,

層層無聲迴響,

與心頭的嗥吼相映。

 

當我們年輕,我們試著接近最為真實的事物,

當我們漸漸垂老,我們只想遠離真實…

當我們夢著,我們無比清醒,

當我們醒著,我們追逐幻夢…

 

You are pure, you are snow 
We are the useless sluts that they mould 
Rock ‘n’ roll is our epiphany 
Culture, alienation, boredom and despair

 

最為孤獨的一刻,

總是體悟最多的一瞬間,

最愛的人不論在身邊,在天國,在與你無所交集的人生之中

這一刻永遠不會與你相隨,

只有空無,只有不斷逝去的分分秒秒,

時間…

還有你在此的記述,

這些字字若是真實,便全是謊言。

 

空無是一陣風,

風嘯使那引擎呼出似有言寓的狂號;

穿梭來去的,

是我踏尋於夢與夢之間的縫隙之中…

 

覆日打滾於無盡的渴望追求,

無聲無語的感悟與靈啟,

訴不盡世代的墮落、分化、絕望與虛無…

 

Rock ‘n’ roll is our epiphany
Culture, alienation, boredom and despair

 

 

 

 

 

不能寫,卻不得不寫,是我現今書寫習慣的寫照。

不過,能把這些寫下來,讓記憶與夢境,變成一段段純粹簡單,甚至有些平凡的描述,

似乎感覺會好一些。

只因在不同的時空,在不同人眼中,同樣的情境,又會有不同的意義與聯想。

 

然而,這讓我想起Depche Mode的歌所說的:

“Try walking in my shoes…If you try walking in my shoes…"

…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嗎?

書寫…我想寫得簡簡單單的,紀實描繪流動著的空白,不說太多也不要求你們懂,

但是…Try walking in my shoes…

每日醒來後,開開冰箱看著那些可愛的磁鐵,手機傳來的好友更新…

我的每一日…If you try walking in my shoes…

倒是Depeche Mode現在演唱這首歌曲時,都是充滿喜悅與熱忱地開心唱著…

喜悅地呼喊著悲痛,開心地唱著失落,唱著關於過往,關於記憶,

關於絕望、失去與過錯的歌曲一首又一首…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夠如此呢!

 

“Walking in My Shoes"從小聽到大的,

但以前都不懂歌詞的表達,就只覺得是一首強烈但悠揚的流行歌曲…

 

所以現在的我,很羨慕我的讀者的感受。

一句輕輕帶過的描述,對讀者言,或許就真的僅是輕輕、短暫的一絲想像…

這種感覺一定很好!

就像黑夜之中突然呼嘯而過的一陣混厚聲響,

來不及聽清楚,只是心頭莫名感受到重擊,眼角餘光捕捉到了一抹暗黑,

那黑得發亮,最為黑暗的暗黑…

 

這也是為何,我一直很想回去那所謂的無限圖書館。

那地方,會讓我的閱讀,還有我的寫作,

也成為那輕輕、短暫的一絲想像…

讓我在充斥著歷史、記憶、遺忘的時間漩渦之中,

清楚明白到自己的渺小,與不可或缺。

我想要這樣,真心想要這樣。

只是,最後總是被送去MADLAND。

那暴戾如雨的戰地。

在那兒你只會更加明白一切的渺小、微不足道,

與自己的一無是處。

 

 

 

 

早上6:20

夜半書寫散場之際,

正在聽著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Motorcycle Emptiness"。

彷彿歌曲自身夢著一場場的夢,當你播放它一次,便就夢一次…

情感夢著其他的情感,意義夢著另外的意義;

 

我只是拖著一匹疲累昏醉的魂魄,

竭力追趕著重擊般的節奏,

與最為甜美的詩句,

邁向未知的下一刻,

讓今日夢著自己是沒有終盡的明日…

 

 

♩♫ Under neon loneliness

everlasting nothingness…♫

 

 

 

夢所夢著的夢與夢的間隙之間…

所以正在夢著的是什麼?

 

你相信它是什麼,它就是什麼。

相信那是一台Harley-Davidson…

 

 

 

 

 

(續)


封面圖像來源:

 

Credits / 歌詞摘錄:

“♬Culture sucks down words…" ,第一頁標題以及本文題目,皆摘自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Motorcycle Emptiness,

Songwriters:
JAMES DEAN BRADFIELD,NICHOLAS ALLEN JONES, RICHARD EDWARDS, SEAN MOO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torcycle_Emptiness
https://www.metrolyrics.com/motorcycle-emptiness-lyrics-manic-street-preachers.html

“♬Strange days have found us…"摘自歌曲"Strange Days";"This is the end:"摘自"The End",以上皆為The Doors的歌曲,作曲為The Doors全員,作詞者為Jim Morris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Doo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range_Days_(albu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End_(The_Doors_so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Doors_(album)
http://www.metrolyrics.com/strange-days-lyrics-the-doors.html
http://www.metrolyrics.com/the-end-lyrics-the-doors.html

“♬You are pure, you are snow “、"Rock ‘n’ roll is our epiphany" “Culture, alienation, boredom and despair…"皆摘自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Little Baby Nothing"

Songwriters:JAMES DEAN BRADFIELD,NICHOLAS ALLEN JONES, RICHARD EDWARDS, SEAN MOO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ttle_Baby_Nothing
https://www.metrolyrics.com/little-baby-nothing-with-traci-lords-lyrics-manic-street-preachers.html

“♬Maybe I just wanna breathe…" 整段摘錄自Oasis歌曲,詞曲創作者為Noel Gallagh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ve_Forever

http://www.metrolyrics.com/live-forever-lyrics-oasis.html

 

靈感來源:

 

 


 

 

本夢誌撰於 2017/03/09~2017/03/20

 

撰寫夢誌系列的過程中衍生出了一套專有語彙,意義與淵源可至其他篇章查詢。

前篇/續篇:

Into the Heat and Runs the tunnels

Foire de nóstosálgos

Nightcrusing in Dreamscape XX

A Machine of Dream Ties

Lost in Your Indefinitive Gazes

Notes on Dreams 夢誌系列

 

延伸閱讀:

Re: Holy Bible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

You are only coming through in waves…

Golden Hair

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To Orpheus / 時間脫逃…的藝術

A Paler Shade of Wh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