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polis #8⅑ : N∅ Name, No Sl∅gan

在之前所寫的短篇故事『一本自讀之書』之中,提到了一套過往很常聽的音樂合輯(見註*1),合輯全名叫做Black Box – Wax Trax! Records: The First 13 Years (以下簡稱為Black Box),由80~90年代興盛於芝加哥的獨立廠牌Wax Trax! Records所發行,在此會針對這套合輯做個詳細的講解&講古嘍~!

記得最初是國二的時候透過Spin Alternative Record Guide一書認識到這套合輯的,後來升高一那年(大約是20年前)陰錯陽差在某觀光盛地的連鎖唱片行買到;其實那家唱片行意外地賣蠻多偏冷門的東西~特別是電音相關的唱片。那麼那個時間點應該已經在電視上看過Einstürzende Neubauten~ 表示已入工業坑了。

當初買的Black Box已是普通盤(沒有初回的特製銀盒),就純粹只是一個印有封面的黑色硬殼套,內含三張CD與一本挻厚的小冊子,CD盒倒是做成全黑的,還蠻特別的,因此外觀再怎麼看,合輯的整體就都是個黑盒子。

 

(以下內容錯字修正中)

 

 

擁有Wax Trax!的Black Box這套合輯,曾經連帶地衍生一些有趣或無趣的小事情。像是…因為從歌單中認識了Sister Machine Gun(當年剛發行專輯Metropolis並更廣泛地於報章媒體露臉),順而在同學的邀請下(傻傻被帶)去看了他們的現場演出,就這樣這個Sister Machine Gun的場子,竟莫名奇妙成為我生平的第一場演唱會,也是生平第一次看的電子音樂演出:台上樂手操作的是鍵盤合成器、電子器材、筆電等等為主,而不只是吉他、鼓、貝斯這些的。很不錯的回憶。

 

↗啊哈這個mv~! 這塊VHS版的Black Box vol.2以前也有買!

 

不過SMG那場演唱會的亮點,是壓軸的另類重搖滾悍團Prong (我跟同學都沒聽過Prong啊)。令人挻迷惑的是…怎麼Prong一上台,我們身旁竟就開始聚集一堆濃妝艷抹的國/高中生迷妹,半夜12點耶! 而且不是新好男孩是Prong耶! 聽重金屬的漂亮小女生耶! 哇靠真的是文化衝擊啊!

 

Black Box合輯Disc1的第一首歌是翻唱Black Sabbath的經典名曲"Supernaut",這首也同時收錄於向Black Sabbath的致敬專輯Nativity in Black: Tribute to Black Sabbath之中 ~ 高中留學第一個學期,班上某位有次拿這張致敬專輯來跟我的Black Box交換聽,這才發現翻唱版的Supernaut恰好同時收錄於我們各自帶來的合輯,而且我們都搞不清楚翻唱的團體到底是叫1000 Homo DJs、10000 Homo DJs…還是只有100個Homo DJ而已哈哈哈哈哈。

 

 

這某位呢…可能就是生平第一次在異地生活所交的第一位朋友,因為一首弱弱的翻唱版Supernaut而認識。然而在N、阿丹、馬克或是剛提到一起去看演唱會的同學出現之前,就只有他,沒有別人,沒有其他人可以交談、傾聽並分享共同的夢想。無奈與這某位的友情並不長久,也是他,令我體會到理想夢想瞬間破滅的作噁感…是有些不堪的回憶啊~!

 

或許吧! 所以現在聽Black Box時,"Supernaut"習慣略過,灌iPod時更從不灌這首。

 

對當年的我來說,合輯Disc1最大的亮點是Revolting Cocks的"No Devotion"跟The Young Gods的"Envoyé!“這兩首衝擊力十足的單曲。大一的時候有陣子瘋狂聽The Young Gods,卻好像從那時開始習慣聽Black Box時把Envoyé給跳過~ 不是覺得不好聽,而是The Young Gods其他專輯實在是太太太厲害了!! L’Eau RougeT.V. SkyOnly Heaven當做三部曲聽聽完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之後的Second Nature 也不錯。所以一說到The Young Gods,想要立馬聽到的一定是L’Eau Rouge的"Rue des Tempêtes"或是T.V. Sky的"Gasoline Man"跟"Skinflowers"這些,相較之下早期走狂躁路線的Envoyé就可以pass了。固然如果沒有這套合輯,當年也難有機會認識到The Young Gods的音樂作品,到現在還是很喜歡他們(雖然平時很少聽了),總之是很棒的音樂團體。

 

 

↗Gasoline Man是這個live影像的版本比較耐聽~

 

而且啊,現在連維基都有說明David Bowie喜歡The Young Gods;很久以前連維基都還沒盛行的年代,曾經發現Bowie不止於訪談中提過The Young Gods,連他90年代的大作Outside跟Young Gods的Only Heaven不但發行時間差沒幾個月,連Only Heaven的收錄曲也有一首就叫Outside ~ 很有趣的巧合。

 

 

沒錯,Black Box這張合輯,這個「黑盒子」,與其說是四四方方的盒子與工整的圓型光碟,倒不如說它長著許許多多無形的觸角與觸鬚~ 不同的觸角,向內交疊糾纏,連接起許多相關相似的合作組合,而各式個樣的觸鬚,又向外…向"outside"引伸至不同的藝人、曲風、時代與創作概念,有時也會接銜創作者跟聽者各自不同的際緣,以及不同的回憶……或許跟之前談到的「一本自讀之書」故事內容的原型有些相關聯吧!

 

那我一開始碰觸到的觸角,是剛提到的Sister Machine Gun,接下來就是Wax Trax!的愛將Al Jourgensen吧! 說到重點了,重點就是AI Jourgensen跟Paul Barker除了Ministry之外還擁有好一大堆的化名與side-projects,根本是怎麼生怎麼行的球莖體,所以當年就從Black Box裏面一堆"Ministry+∞"的合作團體,認識到不少同領域的經典名團…

 

…例如…Revolting Cocks就是Ministry嫁給Front 242(Wax Trax!另一大台柱),Acid Horse是Ministry與Cabaret Voltaire親,PTP則是Jourgensen、Barker與Skinny Puppy的主唱玩三人行,1000 Homo DJs就有點像Ministry、LardNine Inch Nails(你沒看錯)縫成人形蜈蚣的疊合體吧XD 另外Excessive Force則是半個KMFDM遇上半個Thrill Kill Kult,還有Skinny Puppy在Wax Trax發片,通常只有cEvin KeyDwayne Goettel做為二人組,然後他們會化身成為Doubting ThomasCyberaktif(加上 Bill Leeb)…等等不同的名義來發行作品。

 

↗這首肯定是許多樂迷心目中的最愛工業舞曲~ 算是非常精準地捕捉到工業電子舞曲的時代精神,有趣的是歌名就叫No Name, No Slogan:無名號也無標誌~ 呈現一種你說它意味著什麼、象徵著什麼,它就偏偏不是什麼的弔詭異趣。

 

這麼多Wax Trax!作媒給Ministry挑的「試婚組合」,只有Revolting Cocks (以下開始簡稱為RevCo) 個人覺得比較完整~ Big Sexy Land (1986)與Beers, Steers, and Queers (1990)這兩張專輯有一定的水準,而且Chris Connelly做為主唱的曲子都不錯,他算是工業電子樂界的浪人吧! 輒過很多團,聽說有出過一本蠻不錯看的傳記,介紹年輕時玩工業團的軼事。

 

 

↗這部RevCo的現場影片高中時就沒follow到,直到進研究所了才偶然在YT看到,那時還會跟老外學長在lab狂聽,順道播一堆Nitzer Ebb的歌~ 超幽閉的研究所生活,幸好還有這麼歡樂的一面…

 

不過咧,Al Jourgensen跟Paul Barker各式各樣的別號與合作計畫,連同主團Ministry在內,對我的影響力可遠遠不如接下來要談的其他工業音樂團體。更進一步說的話,都是第一波的工業(約1970中期~198中末)的作品,為我帶來較多啟發(80年代才崛起的後輩Skinny Puppy是例外),而相較之下Ministry的東西就不深奧啦! 但還是蠻喜歡The Land of Rape and Honey (1988)以及高中時代常跟阿丹狂聽的The Mind Is a Terrible Thing to Taste (1989)其中收錄的"So What"是個人最愛的Ministry歌曲,就很有他們的風格,這時期的作品也都蠻紮實的。

 

↗Ministry這時期的現場演出畫面,高中時代是聽人形容有多絕讚的次數,遠比實際看過影片的次數還要多啊! 那時其實除了阿丹之外,沒有太多工業狂熱的好友,我們大概晚了七八年出生啦! 不過卡帶、錄影帶在同學朋友之間都會流來流去的,所以運氣好還是有機會一睹工業名團的風采。

 

Black Box合輯中也有源自Throbbing Gristle (以下簡稱TG) 的分支~ Coil Psychic TV,那透過他們的作品,就可步步追溯至70~80年代曼徹斯特工業/後龐興盛的光景。那時身為高中生的我,當然是透過Black Box才認識到TG的這些分支(TG則是國中時逛淘兒亂發現的),而之後細心品嚐Coil自身各張正規專輯,固然會對工業/電子/實驗這塊的印象大為改觀。你可以說Coil每張專輯,皆各有深度與玩味之處~ 非常精細,不可理喻地細膩,同時對於樂音、語言性或創作概念方面的考究更是了得,並且他們總一直在追求自我突破~ 絕不是玩樂性質的團體,而是走在很前面的創作組合。

 

↗哎喲好懷念哦! Psychic TV最近幾年都沒在聽了呢…

 

當然Coil,又是另一個大坑了,且2000年左右入坑之後,必會心碎二度~ 04年還比較不懂事,但7年前那次就很難過了,所以最近7年都沒好好靜下心來聽Coil了呢! 至少個人對以下幾張Coil的專輯,還存有不少美好的聆聽記憶:How to Destroy Angels (1984)、Scatology  (1984)、Horse Rotorvator(1986),後來的The Ape of Naples  (2005)、 化身為Black Light District的 A Thousand Lights in a Darkened Room (1996)還有化身Time Machines的 Time Machines 系列(1998/2001/2007)。

 

↗Coil的Horse Rotorvator是筆者我心目中的經典大作。

 

↗個人很喜歡這首他們跟JG Thirlwell (就是Foetus)合作的歌曲,收錄於Scatology。

 

↗哇靠好久沒看了這個mv以前超愛的~~~! 說到這裏,別忘了Coil與Derek Jarman多次的合作關係哦…

 

另外合輯中的Clock DVAAcid Horse …不,應該要說是Cabaret Voltaire,就可以代表英國北城Sheffield那一邊的後龐電子浪潮~ 獨屬於Sheffield的環境氛圍,跟曼徹斯特是全然不同的。這一塊個人一直很喜歡,Sheffield好對味,Sheffield還有童年愛聽的The Human LeagueABC…還有Pulp!

 

Clock DVA的專輯,個人比較喜歡 Advantage 與 Buried Dreams 這兩張。其實他們甚少有什麼既定、典型的工業曲風元素,反而還蠻新浪潮的,亦莫名有些黑色電影般的優雅風味,總之就是流暢的後龐+電子,但論曲風與實驗性,還是比一般後龐搖滾強勁許多。

 

Cabaret Voltaire (以下開始簡稱The Cabs)就是個人聽最多+聽最深的工業/電子團體之一 ~ 應該進入2000年之後,2007之前聽最多的是Einstürzende Neubauten,之後是The Cabs,而前者大大影響我求學、閱讀之類的興趣,後者就持續強化同樣的興趣發展,但音樂創作,或者文字創作的理念,反倒從The Cabs的作品得到較多認同。

 

↗ 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 ½ Mensch (或Halber Mensch),除了正規專輯之外,也曾推出與日本導演石井岳龍(舊名為石井聰亙)合作的概念影象集,就你所能想像…跟所意想不到的各番"工業"之意念,皆在這套影像作品之中淋漓呈現。

 

↗不過我個人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影像,是源自紀錄片「Liebeslieder」的畫面,而之後無論½ Mensch的風格再多強烈,也無法抹去首次看見Einstürzende Neubauten這段"公路演奏"所帶來的衝擊感。

 

Cabaret Voltaire (以下開始簡稱The Cabs)似乎國內一直沒有太多人做過介紹,TG、Einstürzende Neubauten都看過相關的報導與譯文,不過內容的單一性太高。記得大學時代還認識過一些嚴重誤解The Cabs的樂迷,可能"Nag Nag Nag“聽沒幾秒就妄下定論了。長話短說,在Red Mecca (1981)之前的作品確實算是古怪詭譎的後龐實驗,可到了2×45 (1982)之後整個80年代的全盛期,The Cabs走相當前衛又同時流暢的電子曲風,連北美這邊的舞廳DJ也愛播,絕非樂迷以詫傳詫所言的「苦澀陰沉的實驗龐克」(那是This Heat吧!?),雖說如此,80年代的The Cabs對一般聽眾而言,並不是全然不具挑戰性的:節奏紋理的極複雜層次,並且旋律比較冷冽,又要同時巧妙融合放克、嘻哈、中東音樂音階、取樣拼貼之樂音元素~ 總之腦燒得要死。

 

微妙的是,The Cabs到了90年代又開始走環境電子的東西,把80年代狠狠甩在後頭啊! 最近他們除了專輯再版、Box Set發行之外,成員多以其他名義在活動,作品也都不錯,但差全盛期的東西差遠嘍。那大學時代常在店家看到Johnny Yesno (1983)的平價進口盤,但老實說偏偏這張我覺得很不對盤,反倒其前後的The Crackdown ( 1983) 跟Micro-Phonies (1984) 個人就超推的…到Code(1987)都還可以爽聽,不過這張之後就突走下坡了…

 

↗12吋單曲版本的Sensoria (收錄於84年的Micro-Phonies) 根本平行世界的暢銷金曲啊,雖然影像內容(也是團員自己玩的)不甚華麗,但意象與剪輯很有意思的~

 

固然年輕時代的Cabaret Voltaire對我而言是很理想的音樂創作二人組~ 形象上、理念方面皆是。他們大概是工業大團之中最書呆子的組合了!  破踢恤? 皮革!? 鉚釘? 剌青? 軍裝? 龐克頭加黑墨鏡??? 毫無形像包袱的書呆子才能完全豁出去啦!! 有時也會拿The Cabs跟舊金山的泛後龐/工業電子二人組Chrome做比較~ 這就真的是內行人在聽的東西了↘

 

當年也透過Black Box這套合輯,認識了Foetus,他的東西我也不覺得有那麼地工業…還是其實感覺不是工業才能稱之為工業!? 好弔詭喲但差不多是這個意義。Foetus或許No Wave的氛圍反而較多吧! 但也不受限,Foetus的特色就是不受限啊,或者說 J. G. Thirlwell的各種化身,都是明顯獨具自我,同時又很活絡很鮮明的,然後拼貼、幽默與異趣的元素玩得特別猛,Thirlwell人是挻有才華的~~

 

↗Soft Cell加上Foetus!?!? 這是個令人匪夷所思的黃金組合XDDDDDD

 

Black Box還有收錄KLF的名曲"What Time Is Love?"~這不在平行世界也是金曲一首啦! 隨後更有至尊無上的豪洨天團Laibach啦! 說到這裏,Black Box合輯還出過VHS錄像版本,就收錄一些合輯中的藝人的音樂錄影帶,我買過的是Vol.2。不過咧,影像集跟CD合輯的內容不同,因為不可能CD版裏面的每首歌曲,都正好有拍成音樂錄影帶吧! 所以錄影帶收錄的歌曲,跟CD合輯就有所出入,像Laibach的mv就是"Life Is Life"~第一次聽都覺得這也是流行金曲吧! 哈哈~

 

↗KLF這兩個阿北超有趣的,再多浮誇的流行音樂元素,都可以給他們玩出不同的格局。一般對KLF的曲風定位,還是會以電子實驗+環境音樂為主。

 

↗上面這YT影片是偽紀錄片啦! 但是Laibach會有所謂的"真"紀錄片嗎!? 畢竟Laicabh的存在就是超越真假…的真的的假!

 

那比起剛提過的Throbbing Gristle、Coil、Front 242、Neubauten或Cabaret Voltaire,Laibach的"工業音樂"元素,可能是較為趨於表面型構的,就好像比較沒有那種"複雜到昏過去"的樂音實驗內涵(書呆子專利),反之,他們強調的,是偏向工業的刻板印象、工業都城的場景效果,以及影像、語言、媒體方面的玩味與操弄。

 

玩弄,是關鍵詞。Laibach玩弄政治文宣效果、玩弄形象倒錯,更大玩意識型態方面的反諷,且都是玩得過火到一種不可理喻的境界! 就像是~ 看不出反諷的反諷、比原物還真的戲仿…大約是玩這種路線的,而且狡猾得很哦!! 也要懂很多才能玩成這樣啦! 所以有些聽眾會傻傻當真~ 其實整個北韓都當真了不是嗎XD 換句話說,如果你懂他們的幽默的話,你get it~你得到它了的話,你會聽得很樂,覺得有夠白目又有夠佩服的,但筆者自己的感覺是…比起Neubauten或Coil他們的話,Laibach的作曲內涵較稀薄嘍!

 

像剛提到的KLF,當然也都不能說是典型工業音樂了,那這合輯收錄的也不一定只有工業/電子的作品,還是有些地方樂團的東西,也穿插了In The Nursery,或個人一直很愛的Meat Beat Manifesto  ~ 一樣是淘兒亂逛亂認識的! 中二萬歲啊! MBM早期還頗有工業舞曲的fu,但從 99%或至今依舊超愛的Satyricon,便漸漸玩出自己的東西,且無論音色的運用、鼓聲與貝斯的講究,或是獨特的流暢韻感,皆較像Trip-Hop前身,唯獨精神上還是與第一波工業樂團的理念甚有呼應。以下是我的iPod必灌的兩張MBM專輯:

 

 

↗↘好年輕的Jack Danger!! 這mv怪歡樂的~

 

↗超愛這首Mindstream,不過感覺專輯的版本比較精緻。

 

Black Box的Disc3有一首Psykosonik的"Silicon Jesus (Duality Mix)" (←一定要Black Box收錄的版本,別的混音版覺得不好聽),這首以前第一次聽就超愛的,但曲風走向一樣離工業或工業電子舞曲有點距離了,是比較偏Techno舞曲的東西。後來除了YT自己找之外,根本從來沒機會再聽到這團的東西了,朋友也沒一個聽過他們的~

 

↗一樣是買過的vol.2所收錄的mv,這首也很不錯~~

 

此外,Black Box之中還有令人感到有些微妙的Pailhead ~ 又試婚了又試婚了,你他媽的這次還娶了硬芯龐克啊! 好妙~~! Pailhead就是FugaziIan MacKay遇上Ministry啊! 其實成效果還不賴的…但這首我也常快轉:p 給我直接聽Repeater啦!

 

還有咧…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合輯的收尾,竟然是導演John Waters的愛將Divine所獻上的"The Name Game"老歌新唱,以前還曾經以為拷錯音檔咧! 怎麼突然冒出這東東!? 有點搞笑啊!

 

↗Divine真的太有才了~~~

 

但如今回想起來,蠻喜歡這等異趣的… Homo DJ開頭,翻唱了黑色安息日,Homo歌姬收尾,翻唱了R&B老歌,好圓滿啊呵呵呵! 所以這真的不是什麼太嚴肅的音樂合輯啦! 開心聽聽就好嘍!

 

 

總結/感想:

Black Box這套合輯之中,最喜歡的是哪首歌曲? 哪個藝人? 我會說…嗯…無法回答。聽了20年了,已經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了啊! 聽了20年了,愛聽什麼不愛什麼!? 其實也不在乎別人如何想了吧!!

 

20年後的今日,Black Box早就變成一種『情境』了呢! 所以,像是Front Line Assembly,對我而言同樣一首"Digital Tension Dementia",在他們的正規專輯Gashed Senses & Crossfire (1989)聽到,跟在合輯中聽到,會是全然不同的體驗,甚至還會具有全然不同的意義,而且偏偏有時候,就是喜歡在合輯中聽到這首歌~ 就是一種習慣啦! 然後像Sister Machine Gun,除了Black Box之外其實也不會去碰他們的其他專輯,演唱會看完後覺得可以飽20年不必更新啦哈哈哈~

 

↗當然現場版又是另一番風味~~~

 

說實在的,個人最喜歡透過Black Box聆聽12吋版本的"No Devotion",又黑又沉,迷幻又同時冷峻,聽到中段就會產生某種巫毒效應,喚起過往的各種聆聽經驗。然後類似的魔幻感,還會在Coil的"Love’s Secret Domain"、Clock DVA的"The Hacker",以及Acid Horse的"No Name, No Slogan"再次登場。假如換作是直接聆聽收錄這些歌曲的正規專輯,那種魔力就消失了。所以,做為工業舞曲的點唱機與時光機,或是做為記憶寶盒的話,這黑盒子可是相當稱職的!

 

 

再來,以前朋友之間很愛播來一同聽的,是同樣收錄於Disc1的Mussolini Headkick的"Your God Is Dead" 。對Cabaret Voltaire很熟的樂迷請踩一下煞車~雖然他們早期有一首歌叫"Do the Mussolini (Headkick)",但此團沒有半個CV成員參與,而是RevCo成員另組的多人團體↘

 

啊最近iPod壞掉啦! 無奈只能以iPad(很舊的二代)來充量音樂播放器,所以又把Black Box拿出來播個幾輪。這幾天突然發現啊,不止是巫毒效應,而是好像合輯中這些歌曲,會給我的腦神經搔搔癢按按摩的啊! 促進腦內啡分泌嗎? 還是促進末稍血液循環的聲療法啊呵呵呵~ 所以什麼旋律啊、歌詞啊、風格啊的認知辨別,如今都自動省略了~ 太熟了! 熟到腦子與身體已經發展出自己一套接受、吸收的慣性了! 這已不是聆聽了啊!! 所以聽聽Black Box多少也有紓壓、緩解焦慮跟助眠的效果。不過聽太熟的負面效果就是…音質不好的音檔、影檔,或是串流平台…甚至是音響跟耳機,一聽就會知道差別在哪了:(

 

喜歡合輯中的哪首又不喜歡哪首? 其實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吧! 最愛的…總是合輯中所沒有的東西。Black Box確實是一套頗出色的合輯,但卻說不上精湛完美~ 它很雜,很享樂至上,也沒能涵括所有Wax Trax!的傑出藝人,更無法述盡所謂工業音樂的崛起與發展~ 那可是要從龐克、後龐、電子音樂、科技發展、工業城郊的氛圍、二戰後歐洲都市的頹廢光景…甚至是部落音樂聲響的概念等等來一步步談起。總之Black Box算有些狹隘的,也有些輕浮膚淺,當然這是以很驕傲的姿態說的,因為就是聽多了懂多了,才有資格說Black Box不夠深奧嘍!

 

也或許吧! Black Box對樂迷而言最有益的影響,就是讓你聽到膩聽到煩,讓你覺得「工業音樂不該只是如此吧!」、「天啊如果只懂這幾個團會被笑死!」再進而使你再去挖掘更多更好的東西。所以…SPK Test DeptD.A.F. (Deutsch Amerikanische Freundschaft)Nitzer Ebb還有Einstürzende Neubauten,甚至是Zoviet FranceNocturnal EmissionEsplendor Geométrico這些更進階的創作組合幸好合輯中都沒有他們! 更嚴格地說,雖然稍沾到邊,但是Front 242、Throbbing Gristle/Chris & Cosey、Cabaret Voltaire甚至是Skinny Puppy等等最為精華的部份,或者是他們核心創作理念,在這合輯中根本不見蹤影。

 

↗聽說導演(是 Anton Corbijn耶)誤將歌名"Headhunter"聽成"Egghunter",所以影像中才這麼多蛋殼相關的造型XDDD

 

↗SPK也是自成一深奧的大坑… 這要呼喚浩子哥來講解了!

 

↗一坑之後還有另一坑~ D.A.F以至整個EBM(←孩子,中間的字母是B不是D哦;又稱Electronic body music)的發展,同樣蘊涵不少經典好作品。對於電子合成器的創作與學習有興趣者,EBM不可不聽。哈好喜歡這首~! 聽學長說D.A.F在2000年代重組後的演唱內容還是超級狂猛的。

 

最後收尾~~

工業音樂或工業電子音樂,說是小眾,卻也不缺滿滿的流行元素與時代精神,且多半沒有一般印象中的前衛音樂那麼抽象艱澀,但是呢…比起你我知所的流行電子音樂,工業無論節奏樂音、創作概念的突破與變通,卻又總是更為靈活,更為激進。那60年代末期以來,籠統地被稱之為工業音樂或者工業電子音樂的創作團體,已累積不少極為精緻的專輯作品。因此可想而知,此領域存在著更多更多的經典作品~ 可能隨便一張十首歌的專輯,內涵跟「密度」就會遠遠超過四十幾首歌曲的Black Box了…

 

但是Black Box這個Fun Box,虛無膚淺得恰到好處,讓聽者可以一股腦兒地沉浸於中,也可以抓住它紛亂的分枝觸鬚,繼續探索其他相關的藝人團體~ 量可以多到資訊過剩,如果用心挖的話。可是…假如一開始就很嚴肅,甚至太過認真地看待Throbbing Gristle或是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作品~ 一下子就在研究Haus der Lüge的政治批判! 或是一下子就試圖攻克Cabaret Voltaire、SPK的樂音迷宮(而且SPK是很會開書單的工業團啊!),那反而很折騰人,也會很痛苦,很乏味,更有點虛偽做作吧! 賣擱假掰啦!

 

所以結論是…那就先把Black Box或Wax Trax旗下這些芝加哥出身的工業/電子/舞曲團體,當做「玩具」玩玩,之後再去接觸其他真正厲害的同領域作品,這樣會比較好,因為這領域的傑出作品,通常 很 難 很 複 雜! 以為20年後終於融會貫通了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Halber Mensch 或Cabaret Voltaire的The Crackdown,結果接下來發現D.A.F.的Die Kleinen und die Bösen竟是完全…絕對…無庸置疑地…無邊無限地不懂!!!

 

20年過去,Black Box在記憶中、印象中、思維之中,早已結晶成為一種奇特的存在。而很詭異的是,就是這套合輯,讓我質疑擁有實體專輯的絕對性為何。Black Box的實體唱片我擁有過幾年,之後搬家時給親戚拿去聽了,CD轉成音檔儲存到現在,或許燒過幾次備份,也灌過不少台iPod,但是甚少有過想要重買的慾望。我想原因是…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撼動這黑盒子曾經帶給我的記憶與影響了~ 擁有它或不擁有它,不等同於具有跟缺乏,或者說…實體與否,有形無形,早已不是重點。當然不是每張音樂專輯都會給我這種感覺,也不是每個人的感受想法都與我一樣的,只是,會有這種現象,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當然,說不定我們在回憶、書寫的過程,也是在為已失去的事物給"重構"其形物,微妙的是,在這次的寫作過程之中,我一直覺得如果Black Box還在手上的話,一定會像之前買的PIL的 Metal Box (1979)一樣~~買來之後從來不聽!! 還拿來蓋杯麵但就是不放來聽!! 唉…人之常情嘍! 此外,20年前買下這套合輯時,還真沒想到20年後依舊常常聽啊! 最近常有這種發現呢! 怎麼20年後,還是習慣穿同一花色的格紋杉,聽同樣的音樂專輯,看同樣那幾部漫畫與卡通…早知如此的話,那幹嘛還兜那麼多大圈子又追求一堆有的沒有的空泛夢想呢? 當然,如果沒有這麼多徒勞的追求,又怎能認清自己真正所愛的事物為何?

 

所以啊…有些事物,不輕也不重,不夠重視也不夠來忽視,使得留著反而變成空,又等失去才開始聚集成為實。但是偏偏是這類的小事物,總讓我們於暝暝之中體會更多,珍惜更多~ 或許因為它們比其他事物更容易帶來意外、驚喜與樂趣吧! 也或許它們不上不下不大不小的,因而不易同流於欲望的漩渦,也不難與生活中殊多"太有意義"的事物結合又脫溝,脫溝又再結合…咦,好像之前在一篇關於Nick Cave紀錄片的心得中說過同樣的話…

 

當然對你我不重不輕的音樂,對有些人是別具意義的。據報導最近Wax Trax!這個廠牌重啟了,負責人是之前的老闆Jim Nash的女兒Julia Nash,由她製作的相關紀錄片也於近日開始試映了~

 

↗Wax Trax!的紀錄片還蠻期待的啊~ 連Dave Grohl 、Trent ReznorSteve Albini受訪了~

 

此外翻查網路上關於Black Box這套合輯的二手交易,常會看到「是衝著年少回憶買的」之類的留言…這都是聽了令人心暖的消息,就覺得原來不只有自己曾經相當喜歡這套合輯啊! 而且很多人都忘了不了Wax Trax!呢~

 

是啊,之前真的是在對的時機點接觸了這些對的音樂。這些工業或工業電子音樂,加上嘻哈,加上抽像繪畫,加上文學小說,加上科幻動漫,加上後現代文哲的研究,加上成長的歷程,加上遠在天堂的朋友,加上現在這怪戾的世代……黑盒子的觸鬚,黑盒子的巫毒魔法,又要將我與什麼時空什麼意涵給銜接上去呢?

 

80年代的芝加哥…浩室舞廳、地方龐克樂團與歐洲的工業實驗先鋒所匯集的時空,曲風多元、族群多元、性向也多元…Wax Trax!這家唱片行做了挻了不起的事啊! 對很多人而言是小事,是小兒科,是一笑置之的混亂派對,但對某些人而言,小雖小卻是難得的美好呢…

 

(完)

 

 

奇圖共賞~

工業這塊不會很執著於蒐集CD(其實都不執著於蒐集什麼的),有些週邊現在還留著可真是奇蹟:

↗這張在Technopolis #8:Rot..And…Assimilate…. 就出現過~

↗這張在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晒過:Neubauten的書內容都很紮實,我買的都是德英雙語的,有興趣者還蠻勸敗的。

↗同樣出現於Technopolis#2,Cabaret Voltaire的黑膠封面都比CD好看很多,而且以前二手黑膠不貴,哪像現在一堆亂哄抬價格的…

↗這張剛拍的,KMFDM入的是週邊坑,都是直接官網訂的,貼紙應該還有很多張,海報是Xtort (1996)的CD封面,以前還有PIG的踢恤…都大約2000年左右買的。他們的專輯最喜歡Angst (1993)跟Nihil (1995)這兩張。

↗另一張剛拍的,Rabies是連開CD盒拿出CD放入音響的動力也沒,就沒很愛這張;右邊是The Mind Is a Terrible Thing to Taste,約97年於二手唱片行買的(標籤還在o_O),最近都還會放來聽;其他PIG跟Thrill Kult的補丁也不知誰給我的,TG的別針以前在ebay買好多來送朋友,現在手邊也只有一兩個吧;還有一些NIN跟TG的踢恤懶得拿出來,有時我媽會穿去買菜洗頭,GISM跟Black Flag的也都穿出去過,超好笑的…

 

 

附錄:No devotion anymore~ 在對不上焦的世代不對焦…

像阿丹會說我們80~81年生的輩份,錯過了硬芯龐克狂潮的沸點,錯過工業的全盛期,錯過西雅圖Grunge,還錯過了嘻哈的黃金年代,連Butthole Surfers都商業化了,所以好音樂在我們十一~二歲時似乎無所不在,但等到我們十七~八歲要看live跑趴時,最流行的不是銳舞就是你他媽的nu-metal。

不過無論是多精緻深邃的音樂作品或曲風流派,一旦成為潮流、次文化或青少年崇拜及狂熱消費的偶像產業,東西就會變質得很快。或許我們這所謂『擦到邊』世代也有好處吧! 似乎因此變得不容易依附個什麼,變得更敏銳地在期待個什麼…變得總得顧前望後的,要不就考古要不就放眼未來,要不去唱片行"拾荒",就是自行研究發明出新音樂來。或者是…要不就變成變色龍,否則一開始就啥標籤族群都不靠攏;我是屬於後者~ 就算生在對不上焦的世代,也不對焦。

然而不被貼上標籤,拒絕穿上什麼文化族群的制服,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更需要謀略。工業以至電子音樂的愛好,做為一種興趣,對我來說一直挻理想的。回想起來,這範疇的東西,覺得自己有試著觸得深,又沒被吞噬掉~ 就保持了相當良好的距離,因此至今仍可以拿來作樂,又可以從中吸收很多學習很多,同時回憶起很多很多。

我們十七八歲時,工業這塊正逢Skinny Puppy變成DownloadKMFDM變成MDFMK,Einstürzende Neubauten根本繳白卷(再撐一下下就會推出Silence Is Sexy了),且看個NIN演唱會還得跟著屁孩排隊進體育場,總之都整個大走鐘了! 同期雖有WumpscutVNV Nation等等"後工業"潮流發跡,但那不一樣了,沒辦法再由中認知到什麼,體驗到什麼;同時Neofolk、 Power Electronics的曲風對我來說也聽不持久啊。

倒是…好處是二手唱片行很多貨可挖,聽一聽拷一拷再轉賣都沒問題,挖久了就會挖到更大範疇的Eletronica的東西,然後某日深夜的音樂節目首播了Aphex Twin的"Come to Daddy“~ 正中紅心! 看完後所有莫名的不安感全部一次爆發! 超級內爆~! 就是這個! 然後依稀體會到,音樂在變,我在變,時間變好快,時代轉型了~ 而且轉得好快啊!

不過比起千禧年電音書呆子,老實說就置裝與美學上面,終究還是老工業看得比較順眼。以前上學坐的公車路線,常會莫名與一位好像是在cos Nivek Ogre的怪人同班車 ,而且他常會跑來坐我旁邊=_=(我要原版的你妹歐格啦),那情況是連你都覺得膩了~ 明明應該是很喜歡的東西,但是擺在眼前卻覺得煩! 而且就現實層面而言,是凡不認識的人都得嚴加提防,況且哥德/工業圈也是毒蟲一堆的。當然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蠻趣味的啦! 常看見龐克族路人的時代真是不錯啊。 

以前跟阿丹跑趴時偶爾會遇到有人辦Industrial Night,雖然選曲上道、派對動物們衣著上道,但那其實跟音樂本身無所關係了。也或許再多另類再多具巧思,流行音樂成為潮流後,核心就只能是這般空洞無趣。那麼趁這股囂張得過份的空洞來好好清清腦,稍稍玩樂消遣一下也無妨啦! RevCo跟KMFDM的東西,就超級適合這種空洞虛無的享樂情境的~ “Juke-Joint Jezebel"就是跑趴聽的,不是書呆子靜靜待在房間聽的音樂啊~!

但是無論玩得多盡興,對我而言,一直認為這領域的音樂作品,還是應該具有靈魂的,不能盡是如此虛無空洞的。沒關係,反正還有一疊又一疊的Einstürzende Neubauten跟Coil的專輯~ 等著要來轟炸你的腦袋瓜!

那對我與當年的樂迷、好友而言,十幾歲的年紀,或許會開始對於社會、世界以及一切正在發生中的種種,慢慢產生獨自的、獨一無二…甚至有點血淋淋又令人不知所措的親身體會。但是,往往自己的體會,總不知為何無法透過上一代/上一輩的想法來理解到些什麼。同時到這年紀,多少會發現好像媒體、社會體制所呈現的"表象",很失真,很令人不安。其實這些代溝與不安,連朋友之間也很難相互解惑的,畢竟大家都一樣在承受突如而來的驟變~ 大家都一樣身陷於中,偏偏各個的想法、決策與創痛皆不同,因此朋友之間頂多只能相扶持,難為彼此指點迷津,也沒人知道解脫的出口會在哪……

至少我是這樣子吧! 設法切身體驗、理解所處的世代,所處的城市,所處的現實的真面目,還有身邊的人的想法…與自己的想法…這在青少年成長時期,一天天變得迫切。後來便在摸索當中,懂得透過一些音樂作品或曲風流派,來思索個什麼,特別是較具寫實性質、概念性的曲風類別,或是一些「走在比較前面」的藝人團體。以文學小說、電影的作品來探索的話…奈何當時英文不好,中文的作品也沒機會接觸到所要的,所以較無語言限制的音樂就更容易帶來啟發。那對我而言,工業、電子還有後龐的領域,便具有這樣的輔助效果,彷彿這些音樂成了一張張的心理地圖,構繪出所經歷、所成長與所見所感受的環境,也能隨著心跳韻動,做為精神情緒的調解劑。

後來呢…這番探索,或許漸漸於千禧年之際,移向Trip-Hop、Jungle、Drum n’ Bass的東西,那時也開始聽更多嘻哈與爵士樂了。然而對我來說,所謂的「轉型」更是全面性的,無論理解與認知,興趣與喜好,是可以並且必須擴展至電影、文學的層次了,不再只是唱片行、音樂雜誌與同學朋友們身上的Band-Tee了啊! 當然這時我人也上大學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階段了。

現在此時此刻,所處的又是不同的人生階段,不同的世代。舊的疑惑與探索或許已成過去,但新的問題與謬象可不會停卻前進的步伐。大學至研究所期間,透過所愛的音樂認識了更多的摰友(包括常來這兒的你們),對此一直感到萬分幸運,卻也不知未來大家會如何,畢竟都越過而立之年了,各位的生活重心與價值觀皆各有差異,我們之間的矛盾與摩擦不可能完全不存在,更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那樣得以純粹透過音樂來同享彼此的陪伴。總之…由衷希望到最後我們都還能保持連繫…並且…就算只剩一丁丁點關心彼此的心意,也別為了其他無關緊要的質疑與追求而順手放掉…

倒是,何時又突感孤單或念舊的話,別忘了聽聽筆者我到哪裏都給人家調皮地偷播的"No Name, No Slogan"~ 你的朋友之中20年來如一的我,就是No Name And No Slogan (無印劣品啦!),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他特別不喜歡既定的符號標籤,很不喜歡意義的同質化,超不喜歡音樂被規則與意識型態所束縛,也不喜歡多元族群與性向被否定,不喜歡過於投入政治,不喜歡宗教狂熱,不喜歡做作又自肥的藝術家嘴臉,不喜歡這個國家沉迷於人工矯作的文化與歷史當中,不喜歡社會中太多人對暴虐與欺凌視而不見,不喜歡這個世界傾左向右都在剝屑弱者、毀滅自身,不喜歡樹木愈來愈少,動物愈來愈少,唱片行愈來愈少,連圖書館與作家都愈漸消失了…

他也不太喜歡高一時買下Black Box之後,去二手店撿的一套Skinny Puppy的雙CD~Brap: Back and Forth Series 3 & 4~ 內容盡是一些早期的demo (大家都說買錯了哈哈哈! ) 但是聽過所收錄的"Jackhammer"之後,好像悟出了音場的層次,而且使用的音色、取樣是令人喜歡的元素。很簡單的一首曲子,竟就激發他去學習錄音創作~接下來又衍生到繪畫、寫作去。說真的Einstürzende Neubauten對高中生而言實在太深奧了,說不定當年他聽一聽之後,其實也只是想去買件Blixa穿的黑夾克罷了XDD

後來同學教他如何使用音軌機來錄音、併軌什麼的,連ESL老師也來教怎麼取樣,而且老師竟然是Ministry鐵粉啦! 蠻好笑的。這是超恥超不起眼的起頭~ 最初的創作啟發,不是Arnold Schoenberg不是John Cage,不是Eno(那要等到高二),甚至不是Throbbing Gristle跟Einstürzende Neubauten那些深邃到爆的代表作品…而是一張買錯的Skinny Puppy的demo選輯~ Black Box的其中一條觸鬚。

20年,太多跌跌撞撞的摸索與徒勞,太多次的期盼撲空,太多盼到的成就盡是虛無的追求…其實他,也就是你的好友我,最後終究還是錄出了自己的版本的Jackhammer,不止如此,還有自己的"Dig It“跟Too Dark Park,之後還有自己的版本的Another Green World,自己的潛行者,自己的地獄之季,自己的環形廢墟…自己的自讀之書~是全然獨一無二首次存在的創作,當然是獨一無二到孤獨得要命哦!

…如今,人生是台音軌機,亦恰似一只輕輕一碰就長出神奇觸鬚的怪異黑盒子,而這些或許沾有神經毒素的觸鬚,有時會沿著耳窩竄入體內,盤繞我的心神,讓我神遊、幻夢…讓時光倒轉…回到20年前,第一次操作著同學的音軌機,第一次睡前聆聽Black Box,並隨著迷幻的節奏想像未來,期盼明日…

 

那時所期盼的明日,沒有一次成真…

No devotion anymore…原來是個預示…

 

 

(附錄完)

 

註解:
封面圖像來自:
Black Box – Wax Trax! Records: The First 13 Years 專輯封面
發行年代:1994,發行廠牌:Wax Trax!/TV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lack_Box_–_Wax_Trax!_Records:_The_First_13_Years
https://www.allmusic.com/album/black-box-waxtrax%21-records-the-first-13-years-mw0000119953
https://www.discogs.com/Various-Blackbox-Wax-Trax-Records-The-First-13-Years/release/1899976
https://www.amazon.com/Black-Box-Records-First-Years/dp/B000003RGU
其他相關連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x_Trax!_Records
https://www.facebook.com/WaxTraxRecords.Chicago https://www.facebook.com/waxtraxdocumentary

★*1 此合輯所收錄的曲目,曲風多被定義為工業/工業電子/工業搖滾/電音的範疇,並且較適合歸類為一般舞曲、後龐、實驗的作品亦有。然而此篇非正規的音樂類型入門介紹,而是富含私人記憶與故事性的記述,因此關於所謂『工業音樂』及其旁系分枝的定義、起源與代表人物等等,煩請另閱維基百科的介紹: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dustrial_music

本篇是電子音樂介紹系列"Technopolis"的「番外篇」(所以編號為八又九分之一,非獨立單元),同時此篇也是原創故事『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第五章 第二段之「隱形篇章」,內容亦呼應其第一章所提及的Black Box合輯~ 算是把夢誌的故事創作,跟Technopolis系列做一巧妙銜接。

 

延伸閱讀:

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The Eternal 21st Century Digital Boy

Technopolis #1:Ready! One~ Two~ Three~ Go~~~! :Detroit Techno 發源

Technopolis#2:Industrial People, Industrial Music  :Industrial Music工業音樂

Technopolis #3:High-Tech Soul Brothers :Detroit Techno二代發展

Technopolis #4:Underpass!!! :John Foxx介紹

Technopolis #8:Rot..And…Assimilate…. :Skinny Puppy經典專輯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