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desert RAIN

 

小雨將至…

人類已逝,大地生生息息

… ♪ Is there life on Mars?

 

Based on the short story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by Ray Bradbury (1950)

ReveReel #2, RAIN

 

 

報時:早上7點整。

沒有聲息,沒有起床的動靜。一片空寂。

7點09分,早餐時間。

廚房裡全自動電爐烹煮模式啟動,滾燙熱油滋滋作響,電爐隨後彈出八片烤吐司、八顆太陽蛋、十六條培根,接下來陸續送出兩杯咖啡、兩杯冰牛奶。

晨間快報:2026年8月4日。天氣雨,白天氣溫攝氏27~32度,降雨率80%…

今日待辦事項:今天是費德先生的生日。今天是蒂莉塔的結婚紀念日。
您的保單到期了。水費、電費、瓦斯費請儘速繳清。

密佈牆內的電子系統運作著,偶爾發出咯咯聲響。微電眼監視器持續錄影中。

 

8點01分,重點提醒:上班的時間到了。上學的時間到了。請儘快出門。

沒有腳步聲,沒有關門聲。窗外雨正下著。

「雨呀~雨呀~快走開! 今天要穿雨衣帶雨傘哦!」大門旁的氣象小幫手小聲吩咐著。
雨紛紛滴墜,落向無人空屋,唯有淅瀝淅瀝回聲不停來去。

8點05分,車庫門自動揪開,等待車輛開出,等了一陣子後門自動關閉。

8點30分,蛋已乾皺,吐司乾癟如柴。一只機械鋁鏟將餐桌上食物全掃入洗手台,接下來熱水將之沖至排水管,水管裡電動絞碎機將廚餘分解再隨水送至大海。餐盤送入洗碗機,幾分鐘內便洗淨。

9點15分,牆上小暗門綻開,一群機器小鼠出動。這些迷你掃地機全由金屬跟塑膠做成。清潔鼠們在傢俱之間橫衝直撞,滾輪疾速轉動,捏揉著地毯,輕輕吸取微小塵灰。像某種神秘侵略者,轉眼間鼠群全回到牆的另一端,房子清得潔白無垢。

10點,陽光終於露臉,房子孤佇於一片碎磚塵灰當中。最後一間佇立著的房子。
入夜後這座荒城還會發出輻射光煒,幾哩外仍清楚可見。

 

10點15分,花園灑水器為天空劃出段段金弧,為柔煦的早晨綴上零星綻光。灑向窗戶的水順而滑下,流向一片焦黑的房屋邊側。幾近燒透的外牆覆著一層薄薄炭灰,唯獨留了五處白漆,恰似黑白底片的剪影。男子身影,推著割草機,一旁女子身影,正彎腰採花。更遠一些,一雙形影在天地變色一瞬刻印烙在牆板上:男孩雙手伸向天空,更高一點還有一顆皮球的輪廓,與之對望的女孩,手伸向即將落下的球,但球從沒落下。

12點整,一隻老狗在大門前,發抖著,哀吼著。房子的保全系統認得這隻狗的叫聲,便解鎖開門讓牠進屋。曾經壯碩的老狗如今瘦骨嶙峋,身上處處癑瘡。牠在屋內到處尋覓,留下步步泥巴印,尾隨在後的小鼠大隊氣噗噗清著泥巴,氣著老狗所帶來的不便。

老狗上樓,見到房門便對之狂吠,隨後牠終於明白屋子早已明白的事…這兒空無一人,唯存悄寂。

來到廚房門前老狗往門上不停狂抓。門另一端全自動電爐正依行程煎烤鬆餅,整間屋子頓時彌漫著一股焦香味,並挾雜一絲楓糖的甜甜香氣。老狗垂涎又激動,眼神似冒紅光,鼻子失控狂嗅著鬆餅香息,接下來牠瘋癲地不停轉圈,邊轉邊咬自己的尾巴,直至累倒而死。小鼠大隊感應到腐屍味便又出動。

2點10分,狗已消失。地下室焚化爐突冒火光,焰花沿煙囪旋行而上。

 

2點35分。全自動伸縮橋牌桌展開,紙牌依坐位一一發齊,一邊茶几已備好三明治與馬丁尼。音樂隨而奏起。但坐位始終空無一人。時間一到,牌桌像隻蝴蝶般合起羽翅,自動收回牆內。

4點30分,兒童房晶晶亮亮,動物投影一一成形:一身鮮黃的長頸鹿,還有藍獅、紫豹、粉紅羚羊。一大片鏡面投影牆,一世界大的幻想幻象,全是活的,生生不息的一片大草原。地毯也織得像似草地,鋁蟑鐵蟀跳來躍去,緋紅薄紙仿成的蝴蝶,於充斥著動物嗅跡的熱氣當中翩翩飛舞。接下來還有蜂群回巢的音效,還有慵懶獅子低聲小吼、㺢㹢狓的跑跳…噼噼啪啪叢林一陣急雨擊向根根盛夏剌草,滴滴猶如蹄踢。不久牆上投影驟變為黃草荒野,視角逐漸疏遠,淡散於暖色天際,無邊無垠。

5點,浴缸自動放滿乾淨熱水。

6點,7點,8點。桌上盤盤餐點如魔術表演般出現又結束。書房裡雪茄機自動抽出一根雪茄並將之剪頭、點燃。絲絲細煙,雪茄頭靜靜燒出半吋灰。

9點,臥房床鋪紛紛烘熱 。

9點05分,睡前音樂播放:「晚安帕皮耶太太,您今晚想聽點什麼呢?」

房內一片寂默。

「既然您無特定喜好,我將隨機為您播放一首歌曲。」歌曲的前奏漸強傳來。

「據了解這是您的最愛,經典老歌~"Life On Mars"….」

It’s a God-awful small affair
To the girl with the mousy hair

But her mummy is yelling, “No"
And her daddy has told her to go

But her friend is nowhere to be seen
Now she walks through her sunken dream

To the seat with the clearest view
And she’s hooked to the silver screen

But the film is a saddening bore
For she’s lived it ten times or more

She could spit in the eyes of fools
As they ask her to focus on…

壁爐裡紅火吡吡,雪茄燒殆後剩下一小山菸灰。
空闃的隔牆之間,冰冷的沙發椅默默對望。音樂持續奏揚。

10點,屋子開始邁向死亡。

 

屋外隨風而墜的大樹枝穿破了廚房窗櫺,打翻窗邊一排瓶瓶罐罐,清潔劑撒向電爐,瞬間熊熊烈火燃起。

「火警! 火警! 」保全系統大聲作響,天花板自動灑水裝置應聲啟動,但清潔劑亦潑向了廚房門口的亞麻門墊,使得火蛇循之迅速蔓延。屋子試著自救而緊閉門窗,但此刻廚房的破窗不斷讓風灌進,風被烈燄狠狠吸吮。很快地,熱火與它萬億顆兇熖怒光一一輕取房間並竄上二樓,鼠群連忙噴灑小小水柱,隔牆紛紛下起人造小雨,但皆無法阻止惡火急迅恣虐。

大火大口吞食著長廊上的畢卡索與馬諦斯,油彩肌里燒煬似如熱焰所覓之珍饈,畫布燒得焦脆,隨而化做燼炭碎屑。接下來,火躍向床鋪,站佇窗邊,換掉了原本的窗簾。

藏身閣樓的機器人出動,隔著暗門觀望火勢,趁勢張口朝著火海噴發螢綠色的滅火劑,火勢因而稍退,但閣樓外牆另一火線隨即攀升,直搗機器人們操控著的抽水泵浦。接下來火舌耐心巡行屋內每一衣櫥衣櫃,用力觸摸每件衣物。

 

屋子顫抖著,根根橡柱樑骨赤裸裸浸在熱炎中,做為屋房神經脈絡的電線電路全數外露,皮開肉綻,血脈震抖。
屋內鏡子更如初冬的湖面薄冰,任滾滾大火折碎捏破。

「火警!」、「火災警報!」、「失火啦! 」、「救命啊失火了!」、「快跑啊!」…屋內各種人聲警報高低不齊地吶喊著,但聲息漸漸低迷,漸漸啞噤。一、二、三、四、五,五種聲音已經死去。

兒童房裡的叢林燎火野燒,藍獅哭吼,長頸鹿紛紛遁逃,豹焦躁地走圈子,皮紋混亂地不斷變色。
熾火逼近之際,成千上萬野生動物奔向遠處的大河,消失於煙霧之中。再十種聲音死去。

廚房裡赤焰與碎木如雨狂瀉,在那之前電爐瘋瘋癲癲地燒煮著大餐:十打雞蛋,半打吐司,二十打培根,一再被火吞滅,一再重新上菜。

上千件事情同時發生著~系統報著時間天氣,割草機割著草,遮陽傘撐開又收起,像鐘錶行裡滿牆時鐘鬧鐘接續叫響,亂中有序,序中一團亂。清潔鼠僅剩幾隻依舊活潑有力打掃著一地焦塵,並且音樂依舊播放著歌曲,同樣的一首…

 

一陣轟天大爆炸後,屋子在火海中倒塌,揚起蓬裙狀的塵灰炭土。燒毀的閣樓落入客廳和廚房,被撞得滿目瘡痍的廚房又墜向地下,地下再陷至地下二樓。傢俱、電器、床鋪…全如屍骸碎骨拋向一片潰亂的地下墳堆。

唯剩煙與凝寂。厚厚濃煙。

 

淡淡曙光東升,一片廢墟當中,一面獨牆孤佇。

朝暉炎灼,光束射向堆堆破礫,伴隨陣陣熱息,
但牆內一絲聲語如歌輕訴,一再重覆地說問著:

 

… Is there life on Mars?

 

(完)

 

註:本文為雷.布來伯利Ray Bradbury短篇故事"August 2026,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p220-228)的濃縮、翻譯與改寫。本文原作者為雷.布來伯利Ray Bradbury,不是本誌個人原創作品(not my work),本誌作者僅將之濃縮、翻譯、改寫並限於個人練習用途。本文非純翻譯作品,非原創作品,並且不適用於專業、學術及商利相關沿用(not for commercial use),敬請注意。

更多解說按我展開 #readmore

 

●根據維基所列,布來伯利的"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最初以一頁的篇幅刊登於1950年5月號Collier’s 雜誌,然而兩天後便以完整篇幅收錄在短篇集The Martian Chronicles (過往繁中譯版書名為『火星紀事』)。我所使用的版本為2012年Simon & Schuster出版社的平裝實體書 (ISBN13: 9781451678192),當中同一故事修訂更名為 “August 2026: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page220~228)。

●與原作不同的是,本故事改寫方向趨向冷調:減少原作中殊多生動的明喻比擬(similies)與擬人(anthropomorphism)手法,並且依需求省略些許段落,更動角色名稱及引用歌曲內容。因此讀者若對此故事有所興趣,強烈建議參考原作,勿以本故事做為原作者布來伯利寫作風格之根據。

本故事採用的改寫手法,主要用意在於接續未來THE CLAN系列的故事主題 (=我家不知何年何月會成型的原創小說系列),欲了解可洽本誌最近的原創集「惡之鏡」。THE CLAN主題涉及未來的"後人類" (人類、生化人、人工智慧系統等等) 在保存、溯取古董文學文物所發生的各種狀況,且此主題仍與布來伯利於火星紀事和The Illustrated Man (『圖案人』,1951) 當中其他故事略有呼應。

●本故事屋主帕皮耶太太為Mrs. Papiers,即Dr. Papiers或Dr. Papers,為上述THE CLAN系列的角色。原作中居家系統為屋主Mrs. McClellan播放的詩歌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由Sara Teasdale於1918年所著。本故事改編後播放曲採用大衛鮑伊David Bowie於1970年發行的搖滾名曲 “Life On Mars“,且打稿時各種畫面描述略以Brian Eno專輯"Here Comes the Warm Jets“(1974)為構思,靈感源自高中時代聆聽該專輯的一些遐想與誤解。然而如上述THE CLAN主題、播放曲的更動等等,亦顯示原作與我的改寫在設定上、概念與觀維方面存在些許差異。

The Martian Chronicles於2006年發行過繁中譯版,書名譯作『火星紀事』,由皇冠出版(ISBN: 9789573322597),然而本故事翻譯/改寫根據還是布來伯利的原文版本。Anex我小說精讀時多以英文作品為主,也一向不太懂得整合華語文本 (文筆尷尷尬尬地自成一格不是沒原因的),所以譯版參考得不多,從本文改寫內容看來亦然。然而上述譯本還是相當有品質,很高興發現台灣有這麼專業、熱情的布萊伯利書迷。讀者有興趣可洽圖書館及二手通路。

○此外新讀者注意:本誌文章不做純翻譯內容 (有的話也是過往舊文/片段引用),不做翻譯服務,且本誌除各文最後的附註解說之外,不打擾不干預不順從讀者的各種解讀詮釋,更不解釋原創部份。重要:本文全文包括註解每一段落未經許可不得任意挪用;本文包括各種防偽內容。除此之外讀著若仍有疑問建議,還是可以投FAQ與我連繫,我會視情況回應。

此故事將持續改寫修飾,往後也可能為與續作接繫而更動內容,敬請讀者見諒。

以上🐢

#歸檔:序號CLS1RR2-R
as THE CLAN Series #002,ReveReel #02 : RAIN

企劃:🍓🍣 🥨 資料研究:🦐🐳 攝影:🍔🍟
時間軸:🍿 壓制:🍜 @ MMXXI Sept20~OCT03


#延伸閱讀
本系列上一篇:last DESERT rain #沙漠
本系列前傳:惡之鏡 (H1tler’s Mirr0r)、TIMES/🦋
本誌原創作品:#幻旅紀實

 

 

One Reply to “last desert RAIN”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