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少年的肖像 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as Abstration

 

“A thousand Dreams within me softly burn” ーRimbaud

 

遨遊夢境國度,乘坐無形無影的時光機,回到1998年的夏天,我在Big City的市立圖書館渡過另一冗長的下午。

 

這壯觀的弧形建物,外皮嵌著千百張玻璃眼,內臟裏則存有千萬本書,以及一些像我一樣的過客,如寄生蟲般啃著腹中的書與字。身處如此的建構環境,彷彿書內書外皆是一個個無盡的超現實夢境,而那對年輕又孤立的我言,是如同溫暖的家一般的存在。

 

而溫暖是個奢侈的詞,對青少年時代的我而言,彷彿它只存在文字之中。

 

人生一途,無所適從,無處可去,無處可逃,

放任嚮往流浪的魂魄去流浪,帶不走的思與憶,就先暫存圖書館中……

 

繼續閱讀

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Please — consider me a dream.” ー Franz Kafka

 

孩子們都會經歷一個時期,就是過度地忠於字面的意義,而產生類似超現實的意念。

 

像是很久以前,曾經以為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此句所指的,是書自己閱讀著自己~ 就像是一本書的書皮長出了手臂與手指,翻閱著自己的頁面,看著自己滿是字句的肚腩,讀著自己的故事。當然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一般常用的意涵,絕非如此地字面…

 

昨天,我夢到一本神奇的自寫之書與自讀之書,而我是書中的某一篇章。

那睡前,聽的還是同樣那幾張專輯…

 

 

繼續閱讀

The Eternal 21st Century Digital Boy

5月的某一日,那某一日下午應該蹺課去了海港附近遊蕩,寫我的寫生,寫我的故事…最後一定會去市場裡面閒逛…看看瓶瓶罐罐的、一排躺齊的魚肉、色彩繽紛的花果,聞聞煎肉與薯條的味道…

 

比起天色風景,總是更愛市集的熱鬧聲響與色彩斑斕…

 

繼續閱讀

EVERLASTING NOTHINGNESS

 

相信那是一台Harley-Davidson,以及細雨映著霓虹光影的暗夜。

飛嘯而過,炫動著。

重擊與詩句。

 

但是戴著全罩安全帽聽不太清楚什麼,只有模糊、渾厚的風聲。

只是…有那麼一瞬間,想起了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一首歌…

 

繼續閱讀

Into the Heat and Runs the tunnels

連我自己也常納悶,每次到底都在什麼時候,才會回來這篇記事寫寫補補的……

 

♫♪A candy-colored clown they call the sandman
Tiptoes to my room every night
Just to sprinkle stardust and to whisper
“Go to sleep.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午夜沉靜,一陣帶有冷意的愜意襲來;

一旦投身於中,魂魄瞬間便會被黑暗所穿剌,化成灰燼;

低頭看看靈魂的肚腩,唉只是日覆一日的滿腹空洞啊~

該睡了吧!?

但一陣陣慘痛的回憶勾住了我心頭……

 

(內文校訂中)

 

繼續閱讀

Foire de nóstosálgos

 

Graham Chapman,嗯,最英俊的蒙提派森成員,但我一直記不清楚他的名字,一直稱他為Graham Greene,甚至是Graham Greece。當然他在蒙提派森之中的每段演出我都看過,不過名字…我對名字不太在行吧!

 

我跟「他」約在Sussex某一海灘附近的酒吧碰面,酒吧名稱叫做"Foire de nóstosálgos"。在英國開酒吧卻取法文店名,好像有點詭異,有一些些突兀,但由於這間酒吧真正的所在地,是位於夢境一隅,因而我們只能說…這裏最為突兀的,恐怕不僅是英法戰爭好像從沒發生過的感覺了。

 

(內文訂正中)

 

繼續閱讀

Walking through our sunken dreams

Dreams are the guiding words of the soul. Why should I henceforth not love my dreams and not make their riddling images into objects of my daily consideration?

 

Trust in dreams, for in them is hidden the gate to eternity.

 

…但這次夢了一個不太尋常的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