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少年的肖像 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as Abstration

 

“A thousand Dreams within me softly burn” ーRimbaud

 

遨遊夢境國度,乘坐無形無影的時光機,回到1998年的夏天,我在Big City的市立圖書館渡過另一冗長的下午。

這壯觀的弧形建物,外皮嵌著千百張玻璃眼,內臟裏則存有千萬本書,以及一些像我一樣的過客,如寄生蟲般啃著腹中的書與字。身處如此的建構環境,彷彿書內書外皆是一個個無盡的超現實夢境,而那對年輕又孤立的我言,是如同溫暖的家一般的存在。

而溫暖是個奢侈的詞,對青少年時代的我而言,彷彿它只存在文字之中。

人生一途,無所適從,無處可去,無處可逃,

放任嚮往流浪的魂魄去流浪,帶不走的思與憶,就先暫存圖書館中……

繼續閱讀「抽象少年的肖像 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as Abstration」

[開箱] 攻殼機動隊 Complete Box

 

注意:這是一篇很精簡的開箱文/廢文。

士郎正宗的經典科幻著作「攻殼機動隊」最近推出了新譯版的中文漫畫套書。小的我今天剛去小七領書,藉此跟親朋好友們分享一下開箱心得:

上圖為套書的包裝內容物:漫畫共有三冊,分別為《攻殼機動隊1》、《攻殼機動隊2》以及《攻殼機動隊1.5》,盒內還附有小海報一張,正巧由吾友Pan先生所設計,然後很幸運地抽到藍色版的! 哦耶!

繼續閱讀「[開箱] 攻殼機動隊 Complete Box」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rans. “To such depths of evil has religion been able to drive men."
or “So great the evil religion has aroused."
ーLucretius, De Rerum Natura (物性論, Book I, 101.
中譯:「宗教能叫人爲惡有如斯之大者。」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 men alone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 ― Joseph ConradUnder Western Eyes
中譯:「相信邪惡源自超自然現象是沒有意義的,人類本身便蘊涵各式各樣的惡邪。」

“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
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own table ….”― W.H. Auden
中譯:「邪惡並不奇特,它始終始於人性,因而它總與我們同桌共餐、同床共寢。」

 

極權暴政最為兇殘之處,不是身上穿著的軍裝,不是手上拿著的武器,更非頻頻策劃動輒千萬傷亡的大屠殺,而是其腐化人心的方式~ 他們不殺你,他們殺的是你心中的上帝,而弒殺之後,他們還會剝下上帝的皮囊並披在身上,讓你看到他們時,便誤信此即神蹟顯靈。如此,這些極權暴政方能順利地戕害那些擁有意志、思想與希望的人,並製造出一個個以嗜血為樂的殺人機器…

今天要來淺談已故英國傳奇導演Ken Russell的「驚世鉅作」The Devils (1971) ,中譯為「群魔」。Russell令人嘆為觀止的大膽描繪,精緻無比的場景 (由Derek Jarman所設計),以及演員們精湛驚絕的演出…The Devils步步如實呈現政治、宗教與人心的真貌~ 看著它們是如何輕易地隨著權力的腐敗,而跟著一同腐敗,進而使自由與人權,皆瞬間化為烏有……

繼續閱讀「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Does the future still have a future?" ーJ.G. Ballard (Daily Telegraph, 1993)

 

“It’s always been assumed that the evolutionary slope reaches forever upwards, but in fact the peak has already been reached, the pathway now leads downwards to the common biological grave. It’s a despairing and at present unacceptable vision of the future, but it’s the only one."
ーJ. G. Ballard, in The Voices of Time (1960)

簡譯: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生物的進化只會愈來愈進步,但事實上發展的巔峰期早已過去。如今我們正步步邁向衰退,直至生物世界最終的墳場。如今我們所盼望的未來竟是如此,如此絕望,如此無法令人接受,但這就是唯一的未來。

 

J. G. BallardThe Voices of TIme…要如何形容這則短篇故事呢? 排除The Atrocity Exhibition系列它應該是JGB最為精緻,最複雜,最難懂的短篇作品了…也可以說是20世紀最經典的科幻故事之一(Wymer, 2012)。然而客觀而言,讀者無論母語是英語或其他語言,閱讀此作的過程恐怕都不會太順暢,並且除了語言問題以外,科學幻想的情境、超現實景觀的構圖,以及整體表達意涵的深度,或許真的都不是十幾年前的我可以理解的。

 

接下來我會依慣例稍微介紹一下故事內容,並提供閱讀筆記、相關聯想以及延伸介紹等等。基本上還是建議讀者們先大略把故事讀完,體會一下原作者的筆風與節奏 (有看沒有懂也無妨),再過來查閱以下的筆記內容。不過咧,我很了解我的近親密友們啦~ 你們就是懶啦!! 所以咧,這次還是當做是幫你們編大補帖啦! 能藉此鼓勵大家閱讀JGB也好。總而言之,怕劇透的就先去找書來看,不怕的就來一同抓狂腦燒吧!

 

封面圖片:Max Ernst,Oiseaux rouges (1926). Oil on canvas, 50 x 61 cm

(內文修訂中)

繼續閱讀「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