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少年的肖像 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as Abstration

 

“A thousand dreams within me softly burn” ーRimbaud

 

遨遊夢境國度,乘坐無形無影的時光機,回到1998年的夏天,我在Big City的市立圖書館渡過另一冗長的下午。

這壯觀的弧形建物,外皮嵌著千百張玻璃眼,內臟裏則存有千萬本書,以及一些像我一樣的過客,如寄生蟲般啃著腹中的書與字。身處如此的建構環境,彷彿書內書外皆是一個個無盡的超現實夢境,而那對年輕又孤立的我言,是如同溫暖的家一般的存在。

而溫暖是個奢侈的詞,對青少年時代的我而言,彷彿它只存在文字之中。

人生一途,無所適從,無處可去,無處可逃,

放任嚮往流浪的魂魄去流浪,帶不走的思與憶,就先暫存圖書館中……

繼續閱讀「抽象少年的肖像 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as Abstration」

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Please — consider me a dream.” ー Franz Kafka

 

孩子們都會經歷一個時期,就是過度地忠於字面的意義,而產生類似超現實的意念。

像是很久以前,曾經以為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此句所指的,是書自己閱讀著自己~ 就像是一本書的書皮長出了手臂與手指,翻閱著自己的頁面,看著自己滿是字句的肚腩,讀著自己的故事。當然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一般常用的意涵,絕非如此地字面…

昨天,我夢到一本神奇的自寫之書與自讀之書,而我是書中的某一篇章。

那睡前,聽的還是同樣那幾張專輯…

 

 

繼續閱讀「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橋が落ちる日 #GhostIntheShell

 

 

「你是靠網絡對難民傳播思想對啊,不過…
這是得要有持續回答300萬人詢問的精力才做得到的神跡啊。」尤も、300万人からの問いかけに答え続ける精神力を持っていてこそ出来る神業ではあると思うがね。
「但是,這也有陷阱。」でもそこに落とし穴もありました。
「陷阱?」落とし穴?

「是的。水往低處流,人心也一樣往低處流。」
そうです。水は低きに流れ、人の心もまた低きに流れる。
Just as water runs downhill, the human heart also tends to revert to its basest instincts.

繼續閱讀「橋が落ちる日 #GhostIntheS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