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DANCING, moving lingering all memories of past…

  遊蕩、語言、騙術、暴力…

 

有時,你要懂得如何”遊蕩”,如何在時間中遊蕩,如何在歷史中遊蕩,如何在語言系統中遊蕩…而且是那種被視為犯罪行為的遊蕩,並且還要懂得不被逮捕。

 

有時,你必須配合眼前所目擊/見證的事物以及對其的思索與感受(其實這也就是所謂的”現實”罷了),制定出一套套思考與表達所用的”記憶術”、”脫逃術””分身術”…或是你能想到的其他譬喻用詞與形容。而這幾套”江湖騙術”,我恰巧透過節奏與聲音紋理來編寫。

 

前提是,你必須理解到語言與暴力相互之間的運作關係。

 

繼續閱讀「Time is DANCING, moving lingering all memories of past…」

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

 

image

 

One man can change the world with a bullet in the right place.

我會說: So I aim at my words, that both build and destroy my world.

 

都沒人發現NWR的Bleeder(1999)裏面那個負責A片區的老頭Kitjo(由Zlatko Buric所飾演)常提到Lindsay Anderson嗎? 而Lindsay Anderson的電影偏偏沒出現在片中,片尾Kitjo與小弟Lenny才相邀下次一起看Lindsay Anderson。

 

所以我也來看個Lindsay Anderson吧…

 

繼續閱讀「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

Nightcrusing in Dreamscape XX

本夢誌撰於 2016/04/22

 

昨晚錄完音之後,便拖著恍惚疲累的身心就寢。

 

對於Prince的事情無法思考太多,總之仍處震驚與否定的狀態,而且我一直無法接受網際網路那般無情的”迅速”~ 四分鐘、五分鐘之內一則死訊就傳了幾百遍。我不管,讓它洗版洗到我想接受再說。

 

但是進入夢鄉之後,奇妙的事情又發生了,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奇妙,不過與倒是Prince無關…

 

繼續閱讀「Nightcrusing in Dreamscape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