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電影考古清單

 

久違嘍! 排版最囉哩八嗦的年度考古清單出爐啦! 今年看過了幾部值得做點筆記的好電影,在此一次列出。那麼為什麼去年沒有列出觀影清單呢? 就是因為被2014年的排版給嚇到啦xD,太難搞了啦! 並且去年較熱衷於音樂創作,所以看的電影不多,然而就算不多,最重要的三四則觀影心得,皆已個別寫成獨立的篇章,而且這些篇章與同期關於小說、音樂的記事之間,更有讀者未知的關聯性呢! 所以就覺得沒必要再額外列單嘍!

繼續閱讀「2016年電影考古清單」

電影、功夫、夢

 

『無所謂門派的,只要能夠無限制去運用自己的身體,使到在劇烈的動作上能夠從心所欲,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ー李小龍, “猛龍過江" (1972)

 

功夫啊!

功夫是電影語言裏面的嘻哈饒舌,功夫是電影世界之中凡夫俗子的芭蕾,下里巴人的華爾滋,是武功高手眼中的生命哲學,更是習武人心中的藝術境界。

電影這門功夫,亦是動與靜之間的搏鬥;

電影拍攝這門藝術,靠的更是經驗與想像力的功夫。

 

功夫無國界,日本的柔道じゅうどう,韓國的跆拳道태권도,蒙古的搏克ᠪᠥᠺᠡ,中國的少林寺,台灣的羅漢拳,菲律賓的Eskrima(或Arnis及Kali),泰國的泰拳 มวยไทย,越南的越武道Việt Võ Đạo,緬甸的斌道ဗန်တို,印度的卡拉里帕亞特களரி பயட்டு,哦哦還有最近看『全面突襲』系列電影才認識的印尼的席拉(音譯)Silat…上面舉的例子還只有亞洲的功夫而已呢!

電影無國界,有邁布里奇有艾森斯坦,有卓別林,有維克托弗萊明有歐森威爾斯,有楚浮,有塔可夫斯基,有美國製造,英國製造,香港製造……從Fritz Lang到Nicholas Ray,從不設防城市到去年的馬倫巴,從野良犬到醉畫仙,從日落大道到桂花巷,從阿瑪訶德到內陸帝國,從卡薩布蘭加到巴黎、德州,但何處是我家? 何處又是我朋友的家? 是否就在北西北的一方?

…揮別悲情城市,撐起Cherbourg的雨傘,在雨中歌唱,再跟Céline and Julie一起去划船,最後抵達木星,漫遊於2001的太空之中。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通行無阻,你隨時可以大喊一聲「Stella!!!!!!!」再瀟灑地斷了氣 XDDD 但在人生這齣戲之中,你只是另一個許不了,苦不了(台語)…苦得沒完沒了……

 

功夫、電影、記憶、熱忱、感慨與書寫,此時佇立於其錯綜複雜的交叉點中心,竟乍感自己就像站在『全面突襲2』的主角Rama與狼爪刀殺手兩位中間! 喂! 太危險了啦! 那裏大概是電影世界之中最危險的1平方公分了!

以顯微鏡仔細觀看這1平方公分之中的千言萬語,

你會看到渺小的我,還有我更微不足道的單細胞靈魂,

但你或許也會看到一些新奇的事物與溫暖的故事,就待我將書寫投映於你心頭那片空白的銀幕上吧!

繼續閱讀「電影、功夫、夢」

哭聲:幻影之餌

 

“That’s evil
Evil is goin’ on wrong
I am warning you, brother
You better watch your happy home…" ー Evil by Howlin’ Wolf

 

羅宏鎮的新作「哭聲」(곡성) 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懂的電影……如果觀眾只願意懂自己想懂的部份的話。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哭聲」的劇情事實上也不怎複雜 ,只是敘述的迴旋構造,總是會把我們從思路的終點,瞬間帶回起點。

本篇不專注分析劇情架構,不做過度的解碼,只提供一些觀影過程的感觸,好與大家分享筆者我是如何"發現"破綻,又如何解釋片中各種神秘離奇的現象。注意:以下內容依然含有大量劇透線索,請訪客欣賞電影(建議看至少2~3次)之後,再來閱讀本篇,熟友們就無所謂啦。並且電影截圖部份,凡包括照片/攝影、佛像神像、神鬼幻象、駭人血腥畫面的內容,一律不使用,敬請見諒。

(內文持續校正中)

繼續閱讀「哭聲:幻影之餌」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A tough guy, a helpless dancer
A romantic, is it me for a moment?
A bloody lunatic, I’ll even carry your bags
A beggar, a hypocrite, love reign over me.

Schizophrenic? I’m bleeding quadrophenic. 

Pete Townshend, in Quadrophenia (1973)

 

成長,便是透過四分五裂的世界看清自己…便是讓自己那狼狽的四重、五重人格,結晶成為段段乍感錯置,卻又甚是諧和的協奏曲~ 縱然吉他帶領著節奏,鼓聲脫序地亂擊,貝斯流溢至每一音符,歌聲又狂妄得忘我…

…讓我追上Pete的飛快樂句, Keith的疾速獨奏,John的重擊,還有Roger聲聲震懾心頭的咆哮…並一同隨著Jimmy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Love, reign o’er me…Rain on me………

繼續閱讀「Reign O’er Me …Rain on me…」

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Some sort of pressure must exist; the artist exists because the world is not perfect. Art would be useless if the world were perfect, as man wouldn’t look for harmony but would simply live in it. Art is born out of an ill-designed world.”
― Andrei Tarkovsky

略譯:某種程度的壓力必須存在;藝術家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這世界並不完美。如果世界已是完美的話,藝術便會變得一無所用,就如人不再追尋和諧,只因自身已身處於中。因此,藝術源自一個不甚健全的世界。

繼續閱讀「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rans. “To such depths of evil has religion been able to drive men."
or “So great the evil religion has aroused."
ーLucretius, De Rerum Natura (物性論, Book I, 101.
中譯:「宗教能叫人爲惡有如斯之大者。」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 men alone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 ― Joseph ConradUnder Western Eyes
中譯:「相信邪惡源自超自然現象是沒有意義的,人類本身便蘊涵各式各樣的惡邪。」

“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
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own table ….”― W.H. Auden
中譯:「邪惡並不奇特,它始終始於人性,因而它總與我們同桌共餐、同床共寢。」

 

極權暴政最為兇殘之處,不是身上穿著的軍裝,不是手上拿著的武器,更非頻頻策劃動輒千萬傷亡的大屠殺,而是其腐化人心的方式~ 他們不殺你,他們殺的是你心中的上帝,而弒殺之後,他們還會剝下上帝的皮囊並披在身上,讓你看到他們時,便誤信此即神蹟顯靈。如此,這些極權暴政方能順利地戕害那些擁有意志、思想與希望的人,並製造出一個個以嗜血為樂的殺人機器…

今天要來淺談已故英國傳奇導演Ken Russell的「驚世鉅作」The Devils (1971) ,中譯為「群魔」。Russell令人嘆為觀止的大膽描繪,精緻無比的場景 (由Derek Jarman所設計),以及演員們精湛驚絕的演出…The Devils步步如實呈現政治、宗教與人心的真貌~ 看著它們是如何輕易地隨著權力的腐敗,而跟著一同腐敗,進而使自由與人權,皆瞬間化為烏有……

繼續閱讀「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Bitter…달콤한…人生夢鏡

唯獨人生的倒影,才會是甜蜜的人生,而那倒影,僅會出現在一瞬間。

捉住那瞬間,人生將會立即成為與其擦身而過的另一瞬間…

捉住那瞬間的暫影,烙印在電影螢幕上,不停重覆放映…

 

好看得要死的電影。毫不害臊地挪用了許多部經典電影的場景與符號意象。也算是李炳憲處於「絕對究極全盛期」所交出的巔峰代表作。

就像之前看貝托魯奇的「同流者」一樣,一開始會被"劇情大綱"這玩意給誤導,以為是部小混混愛上老大情婦的八股故事,但其實看過一兩次後,反而漸漸從片中一些拼貼的符號元素,以及角色的細膩刻畫,體會出故事的另一層意涵呢!

 

所以,今天要來聊聊這部金知雲 (Kim Jee-woon김지운)於2005年出品的佳作「甜蜜人生」(달콤한 인생),有機會的話先租來看看,蠻推的,建議電影看完以後再來閱讀以下富含劇透內容與主觀見解的筆記:

 

(錯字修訂中,且意外是篇長篇,記得改用筆電或桌電閱讀)

 

繼續閱讀「Bitter…달콤한…人生夢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