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功夫、夢

『無所謂門派的,只要能夠無限制去運用自己的身體,使到在劇烈的動作上能夠從心所欲,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ー李小龍, “猛龍過江" (1972)

 

功夫啊!

 

功夫是電影語言裏面的嘻哈饒舌,功夫是電影世界之中凡夫俗子的芭蕾,下里巴人的華爾滋,是武功高手眼中的生命哲學,更是習武人心中的藝術境界。

 

電影這門功夫,亦是動與靜之間的搏鬥;

電影拍攝這門藝術,靠的更是經驗與想像力的功夫。

 

功夫無國界,日本的柔道じゅうどう,韓國的跆拳道태권도,蒙古的搏克ᠪᠥᠺᠡ,中國的少林寺,台灣的羅漢拳,菲律賓的Eskrima(或Arnis及Kali),泰國的泰拳 มวยไทย,越南的越武道Việt Võ Đạo,緬甸的斌道ဗန်တို,印度的卡拉里帕亞特களரி பயட்டு,哦哦還有最近看『全面突襲』系列電影才認識的印尼的席拉(音譯)Silat…上面舉的例子還只有亞洲的功夫而已呢!

 

電影無國界,有邁布里奇有艾森斯坦,有卓別林,有維克托弗萊明有歐森威爾斯,有楚浮,有塔可夫斯基,有美國製造,英國製造,香港製造……從Fritz Lang到Nicholas Ray,從不設防城市到去年的馬倫巴,從野良犬到醉畫仙,從日落大道到桂花巷,從阿瑪訶德到內陸帝國,從卡薩布蘭加到巴黎、德州,但何處是我家? 何處又是我朋友的家? 是否就在北西北的一方?

 

…揮別悲情城市,撐起Cherbourg的雨傘,在雨中歌唱,再跟Céline and Julie一起去划船,最後抵達木星,漫遊於2001的太空之中。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通行無阻,你隨時可以大喊一聲「Stella!!!!!!!」再瀟灑地斷了氣 XDDD 但在人生這齣戲之中,你只是另一個許不了,苦不了(台語)…苦得沒完沒了……

 

功夫、電影、記憶、熱忱、感慨與書寫,此時佇立於其錯綜複雜的交叉點中心,竟乍感自己就像站在『全面突襲2』的主角Rama與狼爪刀殺手兩位中間! 喂! 太危險了啦! 那裏大概是電影世界之中最危險的1平方公分了!

 

以顯微鏡仔細觀看這1平方公分之中的千言萬語,

你會看到渺小的我,還有我更微不足道的單細胞靈魂,

但你或許也會看到一些新奇的事物與溫暖的故事,就待我將書寫投映於你心頭那片空白的銀幕上吧!

 

繼續閱讀

幻影之餌

“That’s evil
Evil is goin’ on wrong
I am warning you, brother
You better watch your happy home…" ー Evil by Howlin’ Wolf

 

羅宏鎮的新作「哭聲」(곡성) 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懂的電影……如果觀眾只願意懂自己想懂的部份的話。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哭聲」的劇情事實上也不怎複雜 ,只是敘述的迴旋構造,總是會把我們從思路的終點,瞬間帶回起點。

 

本篇不專注分析劇情架構,不做過度的解碼,只提供一些觀影過程的感觸,好與大家分享筆者我是如何"發現"破綻,又如何解釋片中各種神秘離奇的現象。注意:以下內容依然含有大量劇透線索,請訪客欣賞電影(建議看至少2~3次)之後,再來閱讀本篇,熟友們就無所謂啦。並且電影截圖部份,凡包括照片/攝影、佛像神像、神鬼幻象、駭人血腥畫面的內容,一律不使用,敬請見諒。

 

(內文持續校正中)

 

繼續閱讀

Into Each Life Some Rain Must Fall…But too much too much is falling in my town!

2016年5月21日

 

南部雨季的前哨,雨水尚是晶透,雨滴的刀刃尚是圓鈍;尚無濃烈的草土味,但也不算清新,若清新的話就不是南部的晚春了。如此的週末雨夜頗像Famous Blues Raincoat~ 當歌語仍是真摰,節奏仍是沉著,當低迷仍不願承認自己的低迷…當Leonard Cohen的歌喉還沒變得像隻沙啞的老驢子,歌詞也還沒狠毒地想領軍攻佔曼哈頓。這樣的日子一年內不會有多少天,在南部,在五月。

 

繼續閱讀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A tough guy, a helpless dancer
A romantic, is it me for a moment?
A bloody lunatic, I’ll even carry your bags
A beggar, a hypocrite, love reign over me.

Schizophrenic? I’m bleeding quadrophenic. 

Pete Townshend, in Quadrophenia (1973)

 

成長,便是透過四分五裂的世界看清自己…便是讓自己那狼狽的四重、五重人格,結晶成為段段乍感錯置,卻又甚是諧和的協奏曲~ 縱然吉他帶領著節奏,鼓聲脫序地亂擊,貝斯流溢至每一音符,歌聲又狂妄得忘我…

…讓我追上Pete的飛快樂句, Keith的疾速獨奏,John的重擊,還有Roger聲聲震懾心頭的咆哮…並一同隨著Jimmy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Love, reign o’er me…Rain on me………

 

繼續閱讀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Does the future still have a future?" ーJ.G. Ballard (Daily Telegraph, 1993)

 

“It’s always been assumed that the evolutionary slope reaches forever upwards, but in fact the peak has already been reached, the pathway now leads downwards to the common biological grave. It’s a despairing and at present unacceptable vision of the future, but it’s the only one."
ーJ. G. Ballard, in The Voices of Time (1960)

簡譯: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生物的進化只會愈來愈進步,但事實上發展的巔峰期早已過去。如今我們正步步邁向衰退,直至生物世界最終的墳場。如今我們所盼望的未來竟是如此,如此絕望,如此無法令人接受,但這就是唯一的未來。

 

J. G. BallardThe Voices of TIme…要如何形容這則短篇故事呢? 排除The Atrocity Exhibition系列它應該是JGB最為精緻,最複雜,最難懂的短篇作品了…也可以說是20世紀最經典的科幻故事之一(Wymer, 2012)。然而客觀而言,讀者無論母語是英語或其他語言,閱讀此作的過程恐怕都不會太順暢,並且除了語言問題以外,科學幻想的情境、超現實景觀的構圖,以及整體表達意涵的深度,或許真的都不是十幾年前的我可以理解的。

 

接下來我會依慣例稍微介紹一下故事內容,並提供閱讀筆記、相關聯想以及延伸介紹等等。基本上還是建議讀者們先大略把故事讀完,體會一下原作者的筆風與節奏 (有看沒有懂也無妨),再過來查閱以下的筆記內容。不過咧,我很了解我的近親密友們啦~ 你們就是懶啦!! 所以咧,這次還是當做是幫你們編大補帖啦! 能藉此鼓勵大家閱讀JGB也好。總而言之,怕劇透的就先去找書來看,不怕的就來一同抓狂腦燒吧!

 

封面圖片:Max Ernst,Oiseaux rouges (1926). Oil on canvas, 50 x 61 cm

(內文修訂中)

繼續閱讀

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的筆記可謂是相當"另類"的記述內容(符合本誌的一貫作風吧!),主要為談論「虐殺器官」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筆記」的一些猜測與探索,因此,強烈建議訪客先將伊藤計畫的「虐殺器官全部讀完 (或劇場版動畫先看完),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困惑催化劑。並且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建議分批閱讀。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對於「虐殺器官」劇場版動畫(2017年3月上映)的相關消息有所興趣的話,可直接瘋狂快轉~滑到最後的附錄查詢啦! 那裏我會不定期更新,並且現在文章底部有附加FAQ填寫區,訪客們閱讀或電影欣賞過程若真遇到不問不行的問題,可向版主求救。

 

(內容長期持續校訂中)

 

繼續閱讀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大學前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內文校訂中)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