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功夫、夢

 

『無所謂門派的,只要能夠無限制去運用自己的身體,使到在劇烈的動作上能夠從心所欲,一心一意盡忠表達自己…』ー李小龍, “猛龍過江" (1972)

 

功夫啊!

功夫是電影語言裏面的嘻哈饒舌,功夫是電影世界之中凡夫俗子的芭蕾,下里巴人的華爾滋,是武功高手眼中的生命哲學,更是習武人心中的藝術境界。

電影這門功夫,亦是動與靜之間的搏鬥;

電影拍攝這門藝術,靠的更是經驗與想像力的功夫。

 

功夫無國界,日本的柔道じゅうどう,韓國的跆拳道태권도,蒙古的搏克ᠪᠥᠺᠡ,中國的少林寺,台灣的羅漢拳,菲律賓的Eskrima(或Arnis及Kali),泰國的泰拳มวยไทย,越南的越武道Việt Võ Đạo,緬甸的斌道ဗန်တို,印度的卡拉里帕亞特களரி பயட்டு,哦哦還有最近看『全面突襲』系列電影才認識的印尼的席拉(音譯)Silat…上面舉的例子還只有亞洲的功夫而已呢!

電影無國界,有邁布里奇有艾森斯坦,有卓別林,有維克托弗萊明有歐森威爾斯,有楚浮,有塔可夫斯基,有美國製造,英國製造,香港製造……從Fritz Lang到Nicholas Ray,從不設防城市到去年的馬倫巴,從野良犬到醉畫仙,從日落大道到桂花巷,從阿瑪訶德到內陸帝國,從卡薩布蘭加到巴黎、德州,但何處是我家? 何處又是我朋友的家? 是否就在北西北的一方?

…揮別悲情城市,撐起Cherbourg的雨傘,在雨中歌唱,再跟Céline and Julie一起去划船,最後抵達木星,漫遊於2001的太空之中。在電影的世界之中,你通行無阻,你隨時可以大喊一聲「Stella!!!!!!!」再瀟灑地斷了氣 XDDD 但在人生這齣戲之中,你只是另一個許不了,苦不了(台語)…苦得沒完沒了……

 

功夫、電影、記憶、熱忱、感慨與書寫,此時佇立於其錯綜複雜的交叉點中心,竟乍感自己就像站在『全面突襲2』的主角Rama與狼爪刀殺手兩位中間! 喂! 太危險了啦! 那裏大概是電影世界之中最危險的1平方公分了!

以顯微鏡仔細觀看這1平方公分之中的千言萬語,

你會看到渺小的我,還有我更微不足道的單細胞靈魂,

但你或許也會看到一些新奇的事物與溫暖的故事,就待我將書寫投映於你心頭那片空白的銀幕上吧!

繼續閱讀「電影、功夫、夢」

Foire de nóstosálgos

 

Graham Chapman,嗯,最英俊的蒙提派森成員,但我一直記不清楚他的名字,一直稱他為Graham Greene,甚至是Graham Greece。當然他在蒙提派森之中的每段演出我都看過,不過名字…我對名字不太在行吧!

 

我跟「他」約在Sussex某一海灘附近的酒吧碰面,酒吧名稱叫做"Foire de nóstosálgos"。在英國開酒吧卻取法文店名,好像有點詭異,有一些些突兀,但由於這間酒吧真正的所在地,是位於夢境一隅,因而我們只能說…這裏最為突兀的,恐怕不僅是英法戰爭好像從沒發生過的感覺了。

 

(內文訂正中)

 

繼續閱讀「Foire de nóstosálgos」

Into Each Life Some Rain Must Fall…But too much too much is falling in my town!

 

2016年5月21日

南部雨季的前哨,雨水尚是晶透,雨滴的刀刃尚是圓鈍;尚無濃烈的草土味,但也不算清新,若清新的話就不是南部的晚春了。如此的週末雨夜頗像Famous Blues Raincoat~ 當歌語仍是真摰,節奏仍是沉著,當低迷仍不願承認自己的低迷…當Leonard Cohen的歌喉還沒變得像隻沙啞的老驢子,歌詞也還沒狠毒地想領軍攻佔曼哈頓。這樣的日子一年內不會有多少天,在南部,在五月。

繼續閱讀「Into Each Life Some Rain Must Fall…But too much too much is falling in my town!」

Reign O’er Me …Rain on me…

 

A tough guy, a helpless dancer
A romantic, is it me for a moment?
A bloody lunatic, I’ll even carry your bags
A beggar, a hypocrite, love reign over me.

Schizophrenic? I’m bleeding quadrophenic. 

Pete Townshend, in Quadrophenia (1973)

 

成長,便是透過四分五裂的世界看清自己…便是讓自己那狼狽的四重、五重人格,結晶成為段段乍感錯置,卻又甚是諧和的協奏曲~ 縱然吉他帶領著節奏,鼓聲脫序地亂擊,貝斯流溢至每一音符,歌聲又狂妄得忘我…

…讓我追上Pete的飛快樂句, Keith的疾速獨奏,John的重擊,還有Roger聲聲震懾心頭的咆哮…並一同隨著Jimmy疾速奔馳於無盡無息的狂風之中……

Love, reign o’er me…Rain on me………

繼續閱讀「Reign O’er Me …Rain on me…」

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Some sort of pressure must exist; the artist exists because the world is not perfect. Art would be useless if the world were perfect, as man wouldn’t look for harmony but would simply live in it. Art is born out of an ill-designed world.”
― Andrei Tarkovsky

略譯:某種程度的壓力必須存在;藝術家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這世界並不完美。如果世界已是完美的話,藝術便會變得一無所用,就如人不再追尋和諧,只因自身已身處於中。因此,藝術源自一個不甚健全的世界。

繼續閱讀「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