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大學前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Lost in Your Indefinitive Gazes

"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  ー William Butler Yeats

 

夢境,是另一世界的現實,也是來自另一世界的杜撰。或許你以為你所夢到的,都是你自己失控的想像,但別傻了,難道你不曾懷疑嗎? 你真有那個才華與想像力去促成這一切!?

說不定在夢境之中,有時你我也只是一個個觀眾與聽者…也只是一個個聽命於劇本流程的角色…

 

 

繼續閱讀「Lost in Your Indefinitive Gazes」

A Machine of Dream Ties

The fact that everybody in the world dreams every night ties all mankind together."

Jack Kerouac, Book of Dreams (1961)

 

前情提要:在夢境中的「另一個世界」,我偶爾會幫「那裏的人」兼兼差跑跑腿~ 如果有夢到的話。

然而,自從上次幫了某位搖滾天堂的名人之後,突然間好像案子多了起來了! 除了找房、做裝潢整修以外,我還幫人訂做高級腳踏車!! 當然這些 “服務" 以及 “工事",大多是靠自己的想像力與夢境的推衍才能達成的…

我也曾經試著以意志力來控制這些怪夢,看看能不能在夢中找到想找的人,不過目前還沒掌握到要領,倒也因此惹了些麻煩,也鬧了些笑話……

 

p.s. 本文撰於2016年4月20日,因版面調整因素,刻意將日期改成於2010年發佈

 

繼續閱讀「A Machine of Dream Ties」

Nightcrusing in Dreamscape XX

本夢誌撰於 2016/04/22

 

昨晚錄完音之後,便拖著恍惚疲累的身心就寢。

 

對於Prince的事情無法思考太多,總之仍處震驚與否定的狀態,而且我一直無法接受網際網路那般無情的”迅速”~ 四分鐘、五分鐘之內一則死訊就傳了幾百遍。我不管,讓它洗版洗到我想接受再說。

 

但是進入夢鄉之後,奇妙的事情又發生了,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奇妙,不過與倒是Prince無關…

 

繼續閱讀「Nightcrusing in Dreamscape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