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筆記的文體格式相當有別一般書評介紹、閱讀心得(而且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內容主要為談論伊藤計畫的小說「虐殺器官」(Genocidal Organ by Project Itoh, 2012) 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筆記」的一些猜測與探索,因此,極強烈建議訪客先將「虐殺器官全部讀完一遍 (單指小說而非劇場版動畫),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超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或困惑催化劑。

並且本專文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寫一年改三年),讀者絕不可能一次讀完,認真建議您需分批閱讀,當做看小說一樣慢慢讀吧! 隨性跳著看亦可。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Meet The Overloaded Man

“I have always wanted my colours to sing."  – Paul Delvaux

 

今天要來簡單介紹一下J. G. Ballard於1967年出版的短篇故事"The Overloaded Man" (直譯:超載者/負荷過度的人)。其實這篇是寫給懶得看JGB小說的友人們過過乾癮的,也順便依此感謝他們時常po一些很不錯的閱讀心得給我看。因此…本文內含詳細劇透與分析,而且有許多離題的閒聊內容,若不介意再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Meet The Overloaded Man」

變形污點

Holbein的名畫〈使節〉(The Ambassadors) 畫中底部出現了變形、突兀的污點。但也就是這個污點(其實是骷髏頭輪廓)才揭示出這幅畫的真正涵意~所有充斥於這幅畫裏的俗世財物、藝術品與知識都是沒用的,這個汙點將這幅畫去自然性,將所有元素都變成可疑的,因此才開啟了追尋意義的深淵~即任何一事物都不是其所呈現的的狀態,每件事都需加以詮釋…

 

…每件事物都具有某種附加、剩餘的意義。這個確立、熟悉的的意義基礎被開啟~我們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種完全曖眛的狀態,但這樣的匱乏迫使我們製造一種新的隱藏意義:這就是無盡的驅動力量。在匱缺與剩餘意義之間擺盪,構成了主體性的適當面向。經由這「陽具 」汙點,被觀看的圖化就形成了主體化:它可以回觀我們,我們也不再是客觀的觀察者了。( p151)

 

 

繼續閱讀「變形污點」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p137)

 

“昇華通常都會對等於「去性化」,也就是,要將以原慾著迷的「粗魯」對象滿足某種基本驅力,轉移到一種「提升」、「有教養」的滿足形式’…例如寫情書來誘惑女人,或是用筆戰來代替人身攻擊。
不過拉岡認為原來的「粗魯」滿足對象還不是原點,原點是與其相反的空無,這才是驅力所環繞的核心點… “

繼續閱讀「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Only man can deceive by feigning to deceive…(p121)

 

…在希區考克電影中,「從外面進行到裡面」這樣的一種行為動作(劇情設定),事實上是展現相互主體關係的關鍵要素。通常這種設定如下:雖然我們必須偽裝、扮演成為另一個樣,但實際上,我們說不定真真正正原本就是這個樣,只是靠"偽裝"的動作來顯真,或是我們扮演之後,最後也真的就會變成那樣。(p122)

 

繼續閱讀「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