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Meet The Overloaded Man

“I have always wanted my colours to sing."  – Paul Delvaux

 

今天要來簡單介紹一下J. G. Ballard於1967年出版的短篇故事"The Overloaded Man" (直譯:超載者/負荷過度的人)。其實這篇是寫給懶得看JGB小說的友人們過過乾癮的,也順便依此感謝他們時常po一些很不錯的閱讀心得給我看。因此…本文內含詳細劇透與分析,而且有許多離題的閒聊內容,若不介意再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Meet The Overloaded Man」

變形污點

Holbein的名畫〈使節〉(The Ambassadors) 畫中底部出現了變形、突兀的污點。但也就是這個污點(其實是骷髏頭輪廓)才揭示出這幅畫的真正涵意~所有充斥於這幅畫裏的俗世財物、藝術品與知識都是沒用的,這個汙點將這幅畫去自然性,將所有元素都變成可疑的,因此才開啟了追尋意義的深淵~即任何一事物都不是其所呈現的的狀態,每件事都需加以詮釋…

 

…每件事物都具有某種附加、剩餘的意義。這個確立、熟悉的的意義基礎被開啟~我們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種完全曖眛的狀態,但這樣的匱乏迫使我們製造一種新的隱藏意義:這就是無盡的驅動力量。在匱缺與剩餘意義之間擺盪,構成了主體性的適當面向。經由這「陽具 」汙點,被觀看的圖化就形成了主體化:它可以回觀我們,我們也不再是客觀的觀察者了。( p151)

 

 

繼續閱讀「變形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