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SAILS WITH A BUTTERFLY

 

Intro: True / Untrue

為什麼…………

為什麼夢比實更真實?

這樣我要怎麼知道我的感覺是真的,還是假的…….

 

實之中始終伴隨著虛,虛之中始終伴隨著實。

因此若要明白何謂虛實,你就必須要………

 

…因為這是存在的基本要素,也是世間萬物每一生命皆揮之不去的陰影…
總而言之,生命之所以是生命,是因為生命具有違背自我的能力。

 

沒什麼好怕的。不要害怕你的陰影;

這世上最殘惡的人,便是恐懼自己的影子的人。。。

…you must have a dark side also If you are to be whole…..

 

 

#ABOUT 這是一套將殊多BTS元素/ARMY精神融合文哲作品、時事現況及作者個人經驗想法而成的輕小說連載系列。This is a short story/vignette series largely inspired by Bangtan’s music & the spirit of ARMY⁷ as well as manifold literary works, personal experiences and ‘What’s Going On’ MMXX #WARNING #警告 本文多則短篇故事含有偶像同人文化、敏感題材及政治諷剌內容,因此請讀者務必斟酌閱讀:如有需要閱前請做好適當措施,不感興趣者絕不勉強,不喜勿入。This story collection deals with fanfictions/fandom culture, dark humors, political satires and mature subject matters. Reader discretion is advised.

繼續閱讀「TIME SAILS WITH A BUTTERFLY」

A Beautiful Summertime Mystery :夏日的美麗迷蹤

●p.s. 這次的篇章分成了四五則不同的故事,累積了至少半年份甚至更久的寫作與札記,而且是透過書寫在摸索一些想法與記憶(非常私人),因此篇幅極長,體裁格式上亦較不關注讀者閱讀感受(其他的原創寫作倒不會如此),加上一次讀完要一小時半以上,所以建議分個四五次慢慢讀…或隨性看看即可#07082020

 

 

……每當合上雙眼,或是孤自一人的時候,腦海中常會有依稀一絲不成型的光影掠過,像是一種韻動,一種節奏…不知是什麼,但一旦來襲,便會有些什麼湧上心頭…
…似是風的吹拂,雪花緩然的飄落,或是雨水從屋簷流洩而下…
…似是剌眼的烈日,在合眼的瞬間,於眼皮內留下一染黑紅交疊的餘影……

心的悸動,季節的變化,時間的流逝,紊亂的現實,盼不到的的永恆,似遠又近的回憶,交疊餘影一般的夢與思…
一季又一季,一首又一首不成型的歌與詩,聽不及又讀不懂的人生……

 

名為瘋狂的季節。

 

 

繼續閱讀「A Beautiful Summertime Mystery :夏日的美麗迷蹤」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Does the future still have a future?" ーJ.G. Ballard (Daily Telegraph, 1993)

 

“It’s always been assumed that the evolutionary slope reaches forever upwards, but in fact the peak has already been reached, the pathway now leads downwards to the common biological grave. It’s a despairing and at present unacceptable vision of the future, but it’s the only one."
ーJ. G. Ballard, in The Voices of Time (1960)

簡譯: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生物的進化只會愈來愈進步,但事實上發展的巔峰期早已過去。如今我們正步步邁向衰退,直至生物世界最終的墳場。如今我們所盼望的未來竟是如此,如此絕望,如此無法令人接受,但這就是唯一的未來。

 

J. G. BallardThe Voices of TIme…要如何形容這則短篇故事呢? 排除The Atrocity Exhibition系列它應該是JGB最為精緻,最複雜,最難懂的短篇作品了…也可以說是20世紀最經典的科幻故事之一(Wymer, 2012)。然而客觀而言,讀者無論母語是英語或其他語言,閱讀此作的過程恐怕都不會太順暢,並且除了語言問題以外,科學幻想的情境、超現實景觀的構圖,以及整體表達意涵的深度,或許真的都不是十幾年前的我可以理解的。

 

接下來我會依慣例稍微介紹一下故事內容,並提供閱讀筆記、相關聯想以及延伸介紹等等。基本上還是建議讀者們先大略把故事讀完,體會一下原作者的筆風與節奏 (有看沒有懂也無妨),再過來查閱以下的筆記內容。不過咧,我很了解我的近親密友們啦~ 你們就是懶啦!! 所以咧,這次還是當做是幫你們編大補帖啦! 能藉此鼓勵大家閱讀JGB也好。總而言之,怕劇透的就先去找書來看,不怕的就來一同抓狂腦燒吧!

 

封面圖片:Max Ernst,Oiseaux rouges (1926). Oil on canvas, 50 x 61 cm

(內文修訂中)

繼續閱讀「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前大學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