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筆記的文體格式相當有別一般書評介紹、閱讀心得(而且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內容主要為談論伊藤計畫的小說「虐殺器官」(Genocidal Organ by Project Itoh, 2012) 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筆記」的一些猜測與探索,因此,極強烈建議訪客先將「虐殺器官全部讀完一遍 (單指小說而非劇場版動畫),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超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或困惑催化劑。

並且本專文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寫一年改三年),讀者絕不可能一次讀完,認真建議您需分批閱讀,當做看小說一樣慢慢讀吧! 隨性跳著看亦可。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Only man can deceive by feigning to deceive…(p121)

 

…在希區考克電影中,「從外面進行到裡面」這樣的一種行為動作(劇情設定),事實上是展現相互主體關係的關鍵要素。通常這種設定如下:雖然我們必須偽裝、扮演成為另一個樣,但實際上,我們說不定真真正正原本就是這個樣,只是靠"偽裝"的動作來顯真,或是我們扮演之後,最後也真的就會變成那樣。(p122)

 

繼續閱讀「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