버닝:燒、空

 

當一則故事告訴你說:「我說的就是現在發生的事! 我反應的就是現況,就是現在!」可你卻聽不懂,覺得太誇張了,覺得故事跟現實有什麼關係!? 那麼,你就只是個手錶時鐘幾點幾分都看不懂的傻子…瞎子…

 

幾個月前,去爵士酒吧聽老闆講了幾段故事,或者說就算擺明愛聽不聽的,他都暢所欲言。其中關於一個女孩子的事他講得特別投入,我也聽得入迷…有點不想承認。最近再去店裏,問問他故事中那女孩後來怎麼了,他說…

 

聽他說話,就像是耳窩中窩著一隊The Jazz Messengers 。

 

其實…不要以為真有酒吧,有老闆,有音樂,

只要忘掉故事不曾存在就好了,非常簡單…

接下來望望時鐘,看看手錶…現在,就是現在…

 

繼續閱讀「버닝:燒、空」

2016年電影考古清單

 

久違嘍! 排版最囉哩八嗦的年度考古清單出爐啦! 今年看過了幾部值得做點筆記的好電影,在此一次列出。那麼為什麼去年沒有列出觀影清單呢? 就是因為被2014年的排版給嚇到啦xD,太難搞了啦! 並且去年較熱衷於音樂創作,所以看的電影不多,然而就算不多,最重要的三四則觀影心得,皆已個別寫成獨立的篇章,而且這些篇章與同期關於小說、音樂的記事之間,更有讀者未知的關聯性呢! 所以就覺得沒必要再額外列單嘍!

繼續閱讀「2016年電影考古清單」

哭聲:幻影之餌

 

“That’s evil
Evil is goin’ on wrong
I am warning you, brother
You better watch your happy home…" ー Evil by Howlin’ Wolf

 

羅宏鎮的新作「哭聲」(곡성) 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懂的電影……如果觀眾只願意懂自己想懂的部份的話。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哭聲」的劇情事實上也不怎複雜 ,只是敘述的迴旋構造,總是會把我們從思路的終點,瞬間帶回起點。

本篇不專注分析劇情架構,不做過度的解碼,只提供一些觀影過程的感觸,好與大家分享筆者我是如何"發現"破綻,又如何解釋片中各種神秘離奇的現象。注意:以下內容依然含有大量劇透線索,請訪客欣賞電影(建議看至少2~3次)之後,再來閱讀本篇,熟友們就無所謂啦。並且電影截圖部份,凡包括照片/攝影、佛像神像、神鬼幻象、駭人血腥畫面的內容,一律不使用,敬請見諒。

(內文持續校正中)

繼續閱讀「哭聲:幻影之餌」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rans. “To such depths of evil has religion been able to drive men."
or “So great the evil religion has aroused."
ーLucretius, De Rerum Natura (物性論, Book I, 101.
中譯:「宗教能叫人爲惡有如斯之大者。」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 men alone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 ― Joseph ConradUnder Western Eyes
中譯:「相信邪惡源自超自然現象是沒有意義的,人類本身便蘊涵各式各樣的惡邪。」

“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
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own table ….”― W.H. Auden
中譯:「邪惡並不奇特,它始終始於人性,因而它總與我們同桌共餐、同床共寢。」

 

極權暴政最為兇殘之處,不是身上穿著的軍裝,不是手上拿著的武器,更非頻頻策劃動輒千萬傷亡的大屠殺,而是其腐化人心的方式~ 他們不殺你,他們殺的是你心中的上帝,而弒殺之後,他們還會剝下上帝的皮囊並披在身上,讓你看到他們時,便誤信此即神蹟顯靈。如此,這些極權暴政方能順利地戕害那些擁有意志、思想與希望的人,並製造出一個個以嗜血為樂的殺人機器…

今天要來淺談已故英國傳奇導演Ken Russell的「驚世鉅作」The Devils (1971) ,中譯為「群魔」。Russell令人嘆為觀止的大膽描繪,精緻無比的場景 (由Derek Jarman所設計),以及演員們精湛驚絕的演出…The Devils步步如實呈現政治、宗教與人心的真貌~ 看著它們是如何輕易地隨著權力的腐敗,而跟著一同腐敗,進而使自由與人權,皆瞬間化為烏有……

繼續閱讀「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