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eautiful Summertime Mystery :夏日的美麗迷蹤

●p.s. 這次的篇章分成了四五段不同的故事,一次讀完要一小時半以上,
所以建議分個四五次慢慢看…

 

 

……每當合上雙眼,或是孤自一人的時候,腦海中常會有依稀一絲不成型的光影掠過,像是一種韻動,一種節奏…不知是什麼,但一旦來襲,便會有些什麼湧上心頭…
…似是風的吹拂,雪花緩然的飄落,或是雨水從屋簷流洩而下…
…似是剌眼的烈日,在合眼的瞬間,於眼皮內留下一染黑紅交疊的餘影……

心的悸動,季節的變化,時間的流逝,紊亂的現實,盼不到的的永恆,似遠又近的回憶,交疊餘影一般的夢與思…
一季又一季,一首又一首不成型的歌與詩,聽不及又讀不懂的人生……

 

名為瘋狂的季節。

 

繼續閱讀「A Beautiful Summertime Mystery :夏日的美麗迷蹤」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前大學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