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於是,在不久之後,所謂的虛與實…將會突然間只剩下一絲若有所意、若無所意的分界…用來掩飾虛實已然的歸零。而這掩飾是真有在掩飾個什麼,還是只是假裝在掩飾呢? 何不看入真假之間相隔的這一縷細隙,看看裏面是否若有若無地蘊藏著什麼…

 

人體、記憶、生活、犯罪、生老病死…以至社會、政治、國家、世界和宇宙的種種觀維、象徵和意寓~以至所有的輝煌,所有的浩劫,全都與人類文明一同演化,一同凋零消逝。然而宇宙依然是宇宙,世界依然是世界。乘著這無息流變~順流、逆流~只見這些事物已是變得如此複雜、曖昧、捉摸不定。然而定,只是緩變;變,只是毀滅與重生的交通尖鋒時段。剛上路的你我,唯能於中狂奔來去。

在未來,在流變中的一刻,人體將會發展至能夠透過各種大小手術來改造、開拓、解構,順而能與更為先進的電子設備相容、通用、合為一體…消解彼此的限界。固然由此人的所言、所思與所行~包括接受的資訊、產生的情感與各種想得起、想不起的記憶,全都可以透過電子網絡系統做內外雙向/多向的傳輸與操控…甚至還得建構防壁系統以防駭客入侵。因此,你我所知的電腦、大腦…將成歷史~剩下一個字…腦…之後只會剩得更少。如此環境之下,思考判斷,邏輯與時空觀,又將會是如何的模樣? 知識、智慧、思想、生命、存在…到時該知什麼、為什麼而知…又該從何溯知呢?

 

恐怕到那時候,機器人夢到的可不止有電子羊哦!

還有…

 

在近未來的世代,遊戲與戲劇,也將不再有所差異。我的意思是,很快地遊戲和戲劇兩者,將會結合、複合、融合成為一項單純的“戲”而已,之後也只會更加模糊,當然所謂的「鏡頭」也將不再具體實存,甚至將會象徵更多、取代更多。而這其中還包括我們今日所知所見的「動漫」與「真人」的表演…這也只會愈來愈無差別~ 你將分辨不出哪些角色與場景是人工繪作,哪些是程式演算而來的,哪些是真實取景的,哪些又是混合複合體。更正,你將不需分辨。

所以什麼是“真人”?

你自己也是嗎!?

有一天,這些問題都將變得不是問題。

 

….…有一天當我們都老了,或許會懷念起曾經過往的時代…那可是現實世界與漫畫小說還是有所分別的時代呢! 也是戲裏角色與戲外的自己仍有所不同的時代。

說不定,你我多少還會憶起…記得曾經有那麼一部動畫吧! 講的故事都是這些有的沒有的小問題~早已不是問題的問題…而且在我們小時候啊,這部早就精準預言了當今的種種,未來種種。記得這部動畫名字叫做…

~/ Ghost in the Shell / 攻 殼 機 動 隊 _

 

how nostalgic!

繼續閱讀「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Does the future still have a future?" ーJ.G. Ballard (Daily Telegraph, 1993)

 

“It’s always been assumed that the evolutionary slope reaches forever upwards, but in fact the peak has already been reached, the pathway now leads downwards to the common biological grave. It’s a despairing and at present unacceptable vision of the future, but it’s the only one."
ーJ. G. Ballard, in The Voices of Time (1960)

簡譯: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生物的進化只會愈來愈進步,但事實上發展的巔峰期早已過去。如今我們正步步邁向衰退,直至生物世界最終的墳場。如今我們所盼望的未來竟是如此,如此絕望,如此無法令人接受,但這就是唯一的未來。

 

J. G. BallardThe Voices of TIme…要如何形容這則短篇故事呢? 排除The Atrocity Exhibition系列它應該是JGB最為精緻,最複雜,最難懂的短篇作品了…也可以說是20世紀最經典的科幻故事之一(Wymer, 2012)。然而客觀而言,讀者無論母語是英語或其他語言,閱讀此作的過程恐怕都不會太順暢,並且除了語言問題以外,科學幻想的情境、超現實景觀的構圖,以及整體表達意涵的深度,或許真的都不是十幾年前的我可以理解的。

 

接下來我會依慣例稍微介紹一下故事內容,並提供閱讀筆記、相關聯想以及延伸介紹等等。基本上還是建議讀者們先大略把故事讀完,體會一下原作者的筆風與節奏 (有看沒有懂也無妨),再過來查閱以下的筆記內容。不過咧,我很了解我的近親密友們啦~ 你們就是懶啦!! 所以咧,這次還是當做是幫你們編大補帖啦! 能藉此鼓勵大家閱讀JGB也好。總而言之,怕劇透的就先去找書來看,不怕的就來一同抓狂腦燒吧!

 

封面圖片:Max Ernst,Oiseaux rouges (1926). Oil on canvas, 50 x 61 cm

(內文修訂中)

繼續閱讀「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筆記的文體格式有別於一般書評介紹、閱讀心得(而且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內容主要為談論伊藤計畫的小說「虐殺器官」(Genocidal Organ by Project Itoh, 2012) 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文法/筆記」的些許猜測與探索,因此,極強烈建議訪客先將「虐殺器官全部讀完一遍 (單指小說而非劇場版動畫),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超級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或困惑催化劑。

p.s. 本文沒有劇情、人物或作者背景的介紹解析哦! 都著重在小說所述議題、體裁方面的聯想引伸。 因此讀者在這兒可能不會找到所要的答案,比較可能會看到你所想要來好好思考的…無解問題。

本專文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寫一年改三年),讀者絕不可能一次讀完,認真建議您需分批閱讀,當做看小說一樣慢慢讀吧! (看一年哈哈哈) 就隨性跳著看就好啦。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維納斯的笑顏

就像封面圖片所陳列的各種維納斯肖像一樣 (來自Mougins Museum of Classical Art)~ 維納斯可以有不同的形貌,以及不同的意涵…Yves KleinAndy WarholHenri Matisse…不同的思維,不同的見解。藝術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定義,不同的美感,以及不同的生成元素…

 

一般而言我們看到"Venus Smiles"~ 維娜斯的微笑,應該會有相當唯美、奇幻的美好遐想。但現在跟你說這是J. G. Ballard短篇故事的標題,你可能會開始覺得…毛毛的 😯 是不是雕像要轉過頭來對我笑啊XD

 

接下來此篇記事將來簡單介紹一下Ballard兩篇跟聲音有關的短篇故事,分別為"Prima Belladonna"以及"Venus Smiles“。以上故事皆收錄於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J. G. Ballard: Volume 1 ,這兩篇大致上算是JGB早期的作品(1956~67吧)。有興趣者可先依關鍵字去查詢相關圖書或電子書檔案。怕被雷打到的人就書先翻一翻裝完避雷針再來,至於雷神的眾親故們,我知道你們有多懶,那就請笑納這JGB懶人包吧! 等一下進入網誌就隨便瞄一瞄滑一滑吧!

 

繼續閱讀「維納斯的笑顏」

Meet The Overloaded Man

“I have always wanted my colours to sing."  – Paul Delvaux

 

今天要來簡單介紹一下J. G. Ballard於1967年出版的短篇故事"The Overloaded Man" (直譯:超載者/負荷過度的人)。其實這篇是寫給懶得看JGB小說的友人們過過乾癮的,也順便依此感謝他們時常po一些很不錯的閱讀心得給我看。因此…本文內含詳細劇透與分析,而且有許多離題的閒聊內容,若不介意再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Meet The Overloaded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