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於是,在不久之後,所謂的虛與實…將會突然間只剩下一絲若有所意、若無所意的分界…用來掩飾虛實已然的歸零。而這掩飾是真在掩飾個什麼,還是只是假裝有在掩飾呢? 何不看入真假之間相隔的這一縷細隙,看看裏面是否若有若無地蘊藏著什麼…

 

人體、記憶、生活、犯罪、生老病死…以至社會、政治、國家、世界和宇宙的種種觀維、象徵和意寓~以至所有的輝煌,所有的浩劫,全都與人類文明一同演化,一同凋零消逝。然而宇宙依然是宇宙,世界依然是世界。乘著這無息流變~順流、逆流~只見這些事物已是變得如此複雜、曖昧、捉摸不定。然而定,只是緩變;變,只是毀滅與重生的交通尖鋒時段。剛上路的你我,唯能於中狂奔來去。

在未來,在流變中的一刻,人體將會發展至能夠透過各種大小手術來改造、開拓、解構,順而能與更為先進的電子設備相容、通用、合為一體…消解彼此的限界。固然由此人的所言、所思與所行~包括接受的資訊、產生的情感與各種想得起、想不起的記憶,全都可以透過電子網絡系統做內外雙向/多向的傳輸與操控…甚至還得建構防壁系統以防駭客入侵。因此,你我所知的電腦、大腦…將成歷史~剩下一個字…腦…之後只會剩得更少。如此環境之下,思考判斷,邏輯與時空觀,又將會是如何的模樣? 知識、智慧、思想、生命、存在…到時該知什麼、為什麼而知…又該從何溯知呢?

 

恐怕到那時候,機器人夢到的可不止有電子羊哦!

還有…

 

在近未來的世代,遊戲與戲劇,也將不再有所差異。我的意思是,很快地遊戲和戲劇兩者,將會結合、複合、融合成為一項單純的“戲”而已,之後也只會更加模糊,當然所謂的「鏡頭」也將不再具體實存,甚至將會象徵更多、取代更多。而這其中還包括我們今日所知所見的「動漫」與「真人」的表演…這也只會愈來愈無差別~ 你將分辨不出哪些角色與場景是人工繪作,哪些是程式演算而來的,哪些是真實取景的,哪些又是混合複合體。更正,你將不需分辨。

所以什麼是“真人”?

你自己也是嗎!?

有一天,這些問題都將變得不是問題。

 

….…有一天當我們都老了,或許會懷念起曾經過往的時代…那可是現實世界與漫畫小說還是有所分別的時代呢! 也是戲裏角色與戲外的自己仍有所不同的時代。

說不定,你我多少還會憶起…記得曾經有那麼一部動畫吧! 講的故事都是這些有的沒有的小問題~早已不是問題的問題…而且在我們小時候啊,這部早就精準預言了當今的種種,未來種種。記得這部動畫名字叫做…

~/ Ghost in the Shell / 攻 殼 機 動 隊 _

 

how nostalgic!

繼續閱讀「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前大學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