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鏡:Hit1er’s Mirr0r ( The CLAN#00

 

#original #shortstory
本篇為本誌作者所撰之原創故事小品集,更多說明介紹請見頁尾附錄

 

話說…

Rod Serling 羅德瑟林、Ray Bradbury 雷布萊伯利、Isaac Asimov 艾西莫夫、Josef Hausvater 浩斯維特、Arthur C. Clarke 亞瑟克拉克、Bunny H. Angstrom 邦尼 H. 安格史東、Frederik Pohl 佛雷得利克波爾、Mary Wollstonecraft 瑪莉溫史東克夫特、Kilgore Trout 克爾哥楚勞特、Albert P. Johnson 艾伯特強森、Usula le Guin 勒瑰恩、Martin Silenus 馬丁賽利納斯、Philip K. Dick 菲利普 K. 狄克以及多位同行科幻小說作家,退休後長居於第四空間某小zone的客製火星地表上,數年來除了持續寫作出書之外,近日更經營起短程夢旅行業~將著作改編成夢境 ,將閱讀轉換成眠夢…並跟我們這幫電影學院留級肄業的「製夢傭兵團」a.k.a. THE CLAN 常有契作關係。

上次敝家車手代我的班去跑業務,就帶回了幾包老人家們贈送的「福袋」說要給我們”進進補“,當中不乏一些新舊皆有的奇想點子與靈感,格式上頗像你們的世界的ƧↃꟼ基金會資料保存系統,但也可以說是完全相反吧,因為福袋裏的點子,無論再怎荒謬離奇,都是一些真實到不能再真實的實例…對你們的世界次元而言。沒鬼的鬼故事,你們世界很多的。本社特約研究專員兼文案小編的蔡老師🐸(人稱慢吞吞美少年🐢)將這些福袋裏的叮叮咚咚小點子稱之為逆SCP~NaN-SCP= So absurd so inhuman and yet just too common to believe so~絕對無法隔離保存。

 

先來開箱瑟林先生的『惡之鏡』,又稱「希特勒之鏡」Hitler’s Mirror~據說創作靈感來自21世紀的科幻作品「黑鏡」Black Mirror以及殊多當下時事,並改編自、濃縮自他生前的幾部劇作。可惜這種福袋送的點子大多只是”試用版“,故事全貌沒辦法完全解碼,原作者也有意把這些樣品預告當做「考題」來考驗我們。與大師們比起只是一群噗嚨拱的本團,這題這麼難恐怕答不來的吧!? 但禮包都給人家收了啊好意思繳白卷喲!至少也努力一下唄…對嚒吼蔡老師!? 暫且在研究員忙著解題(改編)之餘,就來跟你們聊聊瑟林的這個點子,味精不會加太多(嗎),但不足還是留白的地方,你們就得自己去發揮想像了!

 

「你有發現鏡子變得不同嗎?有的話你得當心了。因為這表示你不屬於群眾大眾,表示你不為群眾們所追崇狂熱的政治領袖所動,表示你將見證一場人類史上最慘烈無比的腥風血雨,而這場浩劫是首播是重播…你自己心裡有數。」

試用包包裝背面是這樣寫的。

正面的話…

「鏡非照魔,乃造之也。數人持鏡,即有成魔者。」

這我們小編加上去的。

 

繼續閱讀「惡之鏡:Hit1er’s Mirr0r ( The CLAN#00」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前大學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