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於是,在不久之後,所謂的虛與實…將會突然間只剩下一絲若有所意、若無所意的分界…用來掩飾虛實已然的歸零。而這掩飾是真在掩飾個什麼,還是只是假裝有在掩飾呢? 何不看入真假之間相隔的這一縷細隙,看看裏面是否若有若無地蘊藏著什麼…

 

人體、記憶、生活、犯罪、生老病死…以至社會、政治、國家、世界和宇宙的種種觀維、象徵和意寓~以至所有的輝煌,所有的浩劫,全都與人類文明一同演化,一同凋零消逝。然而宇宙依然是宇宙,世界依然是世界。乘著這無息流變~順流、逆流~只見這些事物已是變得如此複雜、曖昧、捉摸不定。然而定,只是緩變;變,只是毀滅與重生的交通尖鋒時段。剛上路的你我,唯能於中狂奔來去。

在未來,在流變中的一刻,人體將會發展至能夠透過各種大小手術來改造、開拓、解構,順而能與更為先進的電子設備相容、通用、合為一體…消解彼此的限界。固然由此人的所言、所思與所行~包括接受的資訊、產生的情感與各種想得起、想不起的記憶,全都可以透過電子網絡系統做內外雙向/多向的傳輸與操控…甚至還得建構防壁系統以防駭客入侵。因此,你我所知的電腦、大腦…將成歷史~剩下一個字…腦…之後只會剩得更少。如此環境之下,思考判斷,邏輯與時空觀,又將會是如何的模樣? 知識、智慧、思想、生命、存在…到時該知什麼、為什麼而知…又該從何溯知呢?

 

恐怕到那時候,機器人夢到的可不止有電子羊哦!

還有…

 

在近未來的世代,遊戲與戲劇,也將不再有所差異。我的意思是,很快地遊戲和戲劇兩者,將會結合、複合、融合成為一項單純的“戲”而已,之後也只會更加模糊,當然所謂的「鏡頭」也將不再具體實存,甚至將會象徵更多、取代更多。而這其中還包括我們今日所知所見的「動漫」與「真人」的表演…這也只會愈來愈無差別~ 你將分辨不出哪些角色與場景是人工繪作,哪些是程式演算而來的,哪些是真實取景的,哪些又是混合複合體。更正,你將不需分辨。

所以什麼是“真人”?

你自己也是嗎!?

有一天,這些問題都將變得不是問題。

 

….…有一天當我們都老了,或許會懷念起曾經過往的時代…那可是現實世界與漫畫小說還是有所分別的時代呢! 也是戲裏角色與戲外的自己仍有所不同的時代。

說不定,你我多少還會憶起…記得曾經有那麼一部動畫吧! 講的故事都是這些有的沒有的小問題~早已不是問題的問題…而且在我們小時候啊,這部早就精準預言了當今的種種,未來種種。記得這部動畫名字叫做…

~/ Ghost in the Shell / 攻 殼 機 動 隊 _

 

how nostalgic!

繼續閱讀「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S.A.C. _ Long-Standin’ A Compleχ #18yrs回顧」

高堡奇人: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 Reading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We can travel anywhere we want, even to other planets. And for what? To sit day after day, declining in morale and hope.”
簡譯:生於如此奇異詭譎的時代,我們可以四處遨遊,甚至還能造訪其他的星球,但為的是什麼?
為的只是日復一日地看著信念與希望愈漸凋零。

ー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Philip K. Dick
(Chapter 10, Baynes’s thoughts) #P158/#E467

 

 

繼續閱讀「高堡奇人: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 Reading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2017下半年~2018早春觀影&考古清單://

簡單的早春系列,內容沒之前的觀影清單密實腦燒了,這次就20幾部,有些聊得多…有些就隨便混夠企。那就如往常片單一樣略有潛在主題、略具實驗書寫成份,也一樣選片不分新舊,不寫制式評論,且不抄襲/模仿他人論述,不含商利業配因素介入~ 所以讀者一樣可以安心享用/被荼毒,嘿嘿… #然後文章最後版主要介紹新女友 

好吧,開始吧!  You’re gonna have a good time~ 

 

繼續閱讀「2017下半年~2018早春觀影&考古清單://」

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筆記的文體格式有別於一般書評介紹、閱讀心得(而且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內容主要為談論伊藤計畫的小說「虐殺器官」(Genocidal Organ by Project Itoh, 2012) 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文法/筆記」的些許猜測與探索,因此,極強烈建議訪客先將「虐殺器官全部讀完一遍 (單指小說而非劇場版動畫),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超級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或困惑催化劑。

p.s. 本文沒有劇情、人物或作者背景的介紹解析哦! 都著重在小說所述議題、體裁方面的聯想引伸。 因此讀者在這兒可能不會找到所要的答案,比較可能會看到你所想要來好好思考的…無解問題。

本專文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寫一年改三年),讀者絕不可能一次讀完,認真建議您需分批閱讀,當做看小說一樣慢慢讀吧! (看一年哈哈哈) 就隨性跳著看就好啦。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

 

image

 

One man can change the world with a bullet in the right place.

我會說: So I aim at my words, that both build and destroy my world.

 

都沒人發現NWR的Bleeder(1999)裏面那個負責A片區的老頭Kitjo(由Zlatko Buric所飾演)常提到Lindsay Anderson嗎? 而Lindsay Anderson的電影偏偏沒出現在片中,片尾Kitjo與小弟Lenny才相邀下次一起看Lindsay Anderson。

 

所以我也來看個Lindsay Anderson吧…

 

繼續閱讀「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